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955章 天地合一(求订阅)

第955章 天地合一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114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死灵之主,融入长河之中,死气滔天!

这群人,此刻正在争夺对长河的控制,都想吞噬长河。

天门也好,地门也好,蓝天还有死灵之主,这些人这一刻,都在争夺对长河的控制。

而天门,这时候淡笑一声:“吞噬长河,不是那么简单的!”

苏宇没管他。

他在观察,观察了一阵,忽然道:“长河之书都没出来,你们争个球?”

任何天地,都有一本书!

人祖有,狱王也有。

只是被苏宇直接击碎了,天地崩溃,书也就碎了罢了。

此刻,长河之书都没出现,这些人争夺,真的能夺走长河吗?

苏宇说完,又看了看那刚降临的人门,神圣而又伟岸,苏宇笑了:“人门到底是谁?是这扇门,还是另有其人,还是说……是稷天或者万府长?”

稷天,其实很有可能。

当年时光之主要封印的,到底是什么?

是流淌的本源吗?

本源中的恶?

苏宇不清楚,但是他知道,稷天是人门中诞生的存在,是万道本源汇聚的存在,这家伙,是人门老七吗?

“都到了这个地步,还要隐藏吗?”

苏宇声如洪钟,响彻天地!

他朗声喝道:“到了这个地步,长河之书在哪?人门在哪?不要告诉我,这扇门,就是真的人门!”

他说的人,没有出现。

倒是稷天的声音,从人门中传荡而出,带着一些笑意,带着一些玩味:“这门,是封印大家口中所谓的人门存在!所以这扇门,还真不是人门……苏宇,你不是说,人门就在心中吗?”

苏宇站在长河之下,笑容灿烂:“人门在心中?你不会告诉我,其实万界没有所谓的人门,真正的人门,就是我们心中的恶吧?”

苏宇说着,忽然摇头:“不,我不这么认为!我说人门在心中,只是说我!若是万界真的存在人门,那可能是时光之主的恶,或者他的恶念诞生了人门!所以,他选择了封印!”

“稷天,老同学,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要欺瞒我吗?”

苏宇笑声爽朗:“你是不是人门,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

“我还真不是!”

稷天笑了,声音从门内传荡而来,夹杂着一阵阵的凄凉惨叫声,那不是稷天的,而是他在屠杀人门中所有的本源化灵。

“苏宇,你很聪明……可聪明,不代表实力!”

稷天笑容灿烂:“我不是大家口中的人门,我只是人门被封印脱逃之后,剩余的一些本源罢了!”

说着,他又笑道:“苏宇,你知道人门背后,到底是什么吗?”

“不知道,还请老同学为我解惑!”

稷天笑了,淡笑道:“这么说吧,整个万界,就是时光之主开辟出来,封印你口中人门的所在!其实,不算是封印,而是一种……度化!”

苏宇露出疑色:“度化?”

“不错!度化!”

稷天声音响彻天地:“用苍生万道,用七情六欲,去度化人门!人门无情,人门无心,诞生为恶!所以,需要洗涤,需要长河汇聚万道之力,冲刷人门!”

“你看到的人门,只是时光之主的一件宝物罢了!”

“我知道,你想让万天圣继承这件宝物……这宝物,神圣、伟岸,的确很难得!”

“而这件宝物,有一个作用,放大七情六欲之道,整个时光长河的基调,包括核心,其实都是基于这扇门,而这扇门的主要目的,便是为了度化那位真正的人门!”

苏宇露出好奇之色:“也就是说,真正的人门,是真的邪恶或者无情,所以,需要汇聚万界的七情六欲之道,去度化他,感化他,让他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存在?”

“不错!”

稷天笑声响起:“而我们这些人,这些人门中的存在,其实只是一种情绪的化身,最初的目的,是为了感化那位,我们是不可能成为真的人真的灵的!但是,那位逃了……”

稷天哈哈大笑:“时光之主,也不是真的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!他没想到,他留下度化人门的长河,结果也诞生了灵!这就是天意,就是天道!一切皆可成灵!而长河诞生了灵,自然也希望成为真正的灵,真正的生灵,自然也不再甘心成为度化人门的工具……”

“于是,长河之灵有了一些骚动,甚至是故意截留了一些万道之力,于是,造成了这扇封印之门,出现了一些漏洞,让那位跑了……”

“长河之灵,为了弥补过错,也为了自身长存,选择了去封印那位!”

稷天声音响起:“你要知道,度化那位,是这长河存在的基本,一旦那位跑了,没被度化,或者离开了长河,那就代表,任务完成了,长河的作用,就该消失了!所以,长河之灵对那位,是杀也杀不得,封印起来也难如登天……”

苏宇笑道:“有点意思,相辅相成,是这意思吧?”

“差不多吧!”

苏宇笑道:“那我更好奇,你如何受惊之下,分裂出了惊天?而且你也想成为真正的生灵,你就不怕被这两位给弄死了?”

稷天轻笑道:“就知道你好奇!受惊,那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些秘密,真的有些惊讶,当然,也是人门内需要一个惊天,于是诞生了惊天……”

“秘密?”

苏宇好奇道:“什么秘密,介意说说吗?你都说到了这份上,还有什么不好说的?”

稷天笑道:“也是,其实也不算什么大秘密!”

稷天声音传荡而来:“我发现的秘密其实……”

“还是我来说吧!”

就在稷天要说的时候,地门忽然传出了声音,此刻,这位肩负长河的至强者,忽然显得极其平静:“稷天,你拐弯抹角的,磨蹭了半天,不就是想拖延一点时间吗?”

苏宇一脸好奇,瞪大了眼睛:“地门,你也知道?那快说啊!”

地门笑声传出:“苏宇,你知道,长河为何有尽头吗?”

苏宇一怔,这次真的有些发怔,半晌才道:“长河因为二门堵住了两端,自然有尽头的……”

“苏宇,你是聪明人,你就不曾想过,天门明明是后来诞生的,难道天生就堵住了长河吗?”

此话一出,苏宇瞬间陷入了沉思中。

地门笑了起来:“苏宇,长河并非天生就是有尽头的,当年时光之主开辟长河,长河只有一端,另外一端,其实是无限延伸的!懂吗?”

苏宇若有所思,点头,“也是!天门是很久以后才诞生的了,这么说,一开始长河是没有尽头的,后来才有了尽头?”

“不错!”

地门笑道:“天门存在的意义是什么,你知道吗?”

苏宇思考了一下,再看看此刻的场景,半晌才道:“为了封锁时光长河,不再蔓延,也有将时光长河压缩的目的!”

“对了!”

地门笑道:“长河若是一直蔓延下去,那根本无法封锁长河,无法压缩长河,那时光长河可能真的会化为永恒的存在,不会消失!所以,为了让时光长河,能被压缩……于是,才诞生了天门!”

苏宇眼睛眯起!

看向地门,看向这位三门之中,最简单,最直接,最明朗的存在。。

这一刻,他忽然发现,有些东西,自己可能真的想岔了。

这位……好像不简单!

地门继续道:“苏宇,你知道门的本质是什么吗?”

苏宇扬眉:“门的本质……”

“对,你知道吗?”

“封印!”

苏宇开口:“封印人门,封印时代……”

“你又错了!”

地门笑道:“门的本质,怎么会是封印呢!难道我们天生就是为了封印别人的存在?门的本质,其实是为了圈地盘……”

苏宇继续发怔,有些傻傻地听着。

“圈地盘?”

地门笑着点头:“不错!将一些不需要的东西,排斥出去,关起门来,自己做主!顺带着,吞掉门内的一切,你觉得我们后面的时代,是在门内……那你错了,真正的门内……为何不是万界呢?”

他笑道:“你看看,你现在再看看,三门汇聚的这一刻,是不是万界就被关起门来了?虚空才是门外,包括旧的,腐朽的时代,都是门外!门内,才是新时代!”

万界,在门内!

三门门内!

苏宇眼神闪烁,看向四方,的确,此刻,除了万界之外,其他的都是门外,都在毁灭!

唯独万界,还安然无恙。

苏宇吐气:“有些明白了,所以说,天门是后来诞生的!而地门……也许不是被封印了,而是被堵在外面了!”

苏宇沉声道:“是这意思吗?”

“聪明!”

地门笑道:“你还是聪慧,说到这,你果然明白了!”

此刻,人皇他们也是微微变色。

倒是穹,依旧茫然,有些急躁,有些恼火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穹……你这智商……真是愚蠢啊!”

地门笑了一声,穹顿时大怒。

人皇此刻吐了口气,轻声道:“还不明白吗?”

穹一脸无语,我明白什么啊?

我压根不明白!

人皇缓缓道:“他在外,我们在内!这么说吧,地门为何不在万界,而是在上界?”

说啥玩意,我怎么知道,地门一直都在上界!

人皇无语了,只好再次解释道:“再说的明白点,当年时光之主开天,应该是圈定了一些人进入,而非任何人都能进入!而地门,就是被排斥在外的存在……所以,他想法设法地,渗透了进来!”

地门插话,笑道:“不是非任何人都能进入……而是,只要是人族,都可以进入这片天地,非人族,是无法进入的!”

地门笑道:“所以,所有的古兽,其实都是被排斥在外的!包括我!”

穹,却是越来越迷茫了。

苏宇几人同时叹息。

武王感觉自己都听懂了,此刻解释道:“还不懂吗?时光之主开天,只要是人,都能进来!结果这家伙不是人,无法进来,所以他为了进来,不断渗透,一直死赖着不走,不是时光之主封印了他,而是这孙子死活不肯走,一直想打万界的主意!”

“话糙理不糙!”

地门笑了起来:“是这个意思,时光之主是大人物,他随意开的天地,也是万道齐全,强悍无边!所以,我不肯走,也不愿走!什么混沌时代被封印……并非封印,只是我想强行打破一些壁垒,开启裂缝,强行撑着,让一些古兽渗透万界罢了……这些年,我还算成功!”

苏宇这时候也惊讶了:“这么说,你才是最大的幕后黑手?”

“那倒不是!”

地门笑道:“我只是想吞噬长河,想吞噬掉你们,结果,万界也有自己的东西存在,我这不是在争取吗?”

穹此刻也懂了,古怪道:“不对啊,石这些家伙,不都自由进入了万界吗?”

“不一样的!”

地门笑道:“石是在天地内诞生的石头,你是时光之主的剑,至于空,那是我耗费不小的力量,一点点渗透进来万界的古兽……可惜,我比空强大的多,它能通过我开启的一些裂缝进入,我却是不能!早些年,我渗透大量古兽进入,结果,每次都被击退了,击杀了!可惜了!”

穹此刻很呆滞。

而苏宇,也是感慨一声,“这么说,天门,是你安排的?所谓的灭绝时代,其实是在削弱长河的力量,将长河腐朽一部分,然后你可以渗透更多的力量进入万界?”

“不错!”

地门笑了,“我还在抽取一部分本源之力,万界的本源之力,削弱万界!这就是地门和天门最大的不同,地门内,是不存在什么阴间大道的,不存在大道互补的!”

人皇冷冷道:“所以,灭绝时代,其实就是你一手策划的?”

地门再次笑道:“不不不,我只是其中之一!另外一位,就是想逃离此地的人门了,他想逃走,我想进来……所以,我们才达成了一致!他不在乎万界会不会被我吞噬,而我,也不在乎他逃离不逃离……一拍即合之下,所以,我们互相配合,灭绝了开天时代,就是为了让长河之力削弱一部分……而这个时代再次灭绝的话,长河的力量,就能被削弱到我可以吞噬的地步了!”

地门笑道:“稷天,你想说的,便是这些吧?”

而这一刻,不等稷天回话,穹就抓着脑袋,头疼道:“让我捋捋!我有些懂了!时光之主开天后离开了,封印了人门在这,而你,觊觎长河的力量,所以你想进入……可是你进不来?所以,你就一直在外面守着,甚至就伫立在万界上空,一直观察着,随时等待灭世,是这意思吧?”

地门笑道:“你总算回过味来了!”

“那天门……”

他指了指天门:“是你安排的人?”

地门再次笑道:“不是!”

穹吐了口气,“那还好,不然我都傻了!”

地门忽然笑道:“天门是我的分身,当然不是我安排的人!”

“……”

穹彻底目瞪口呆!

地门笑道:“我力量强大,被排斥的厉害,根本无法进入!所以,我切割一些本源,在空他们进入的时候,随同一起进入,最终化为天门,消灭了开天时代,大幅度削弱了长河的力量!”

地门再次笑道:“另外,天门存在的意义,就是让长河不再继续强大下去,封堵长河,不然长河继续蔓延下去!”

他看向众人,感慨道:“你们不懂!时光之主,太强大了!他是一位极其可怕的存在!这里,他来了一次,下次再来,也许是无数年后了……所以,在他下次再来之前,我必须要吞噬掉此地,离开此地,否则……再遇到他,就很危险了!”

“当初,纵横此地的血祖,只是因为冲撞了他,被他轻松格杀……很可怕的存在!”

苏宇眼神微动:“血祖?”

“你应该拿到了他残破的天地吧?”

地门笑道:“血祖也很强大,按照你们的话说,他也有45道之力左右,可怕的存在!可遇到了时光之主,照样无法匹敌,轻易就被击杀了!”

“所以,我可不敢轻易招惹那位……也只能选择一点点地渗透,一点点地削弱长河之力,再想办法吞噬此地!”

地门感慨一声:“古兽,太难了!不像你们人族,提升起来很快,我们修炼起来,难如登天!到了我这地步,更是机缘难得……时光长河,就是我的机缘!”

而这一刻,穹已经彻底惊呆了,他还在想着刚刚的话,结巴道:“你……你是说……天门……也是你?”

地门失笑:“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?天门是我,我,一直都在!在观察万界,在想办法让万界强大,也想办法让万界削弱!”

“不……不可能啊!”

穹有些震撼:“既然你这么强……天门都是你,你把万界直接灭了就是了!”

“愚蠢!”

地门还是骂了一句:“作为那位的剑,你居然如此愚蠢!本座不是说了吗?我要做的,不是灭了你们,而是让你们强大,但是又在可控范围之内,再让你们吞噬长河之道,削弱长河,腐朽长河……”

“唯有如此,我才有力量和机会,去吞噬长河,懂了吗?”

说罢又道:“而且,天门没有顺着长河流淌下来,你以为我可以前行汇合三门吗?不可以的,我只能等,等待天门慢慢流淌下来,如此一来,才能将长河自然压缩,而我无法将长河强行压缩到这个地步……”

说完,又笑道:“这些,还得感谢苏宇你们!开天者多了,对我而言,其实是好事,你们一次次地削弱长河的力量,才能让时光长河一点点地汇聚起来,若不是你们将长河力量剥离了许多,我也很难将时光长河压缩到了现在这个地步!”

苏宇笑了笑:“这么说,你是吃定我们了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地门笑了:“当然有把握了,才会如此做!苏宇,我说了,你是聪明人,可有时候其实也不太聪明!你可能猜到了长河之灵的存在,你吞噬了所谓的未来身,强大了自己,却是一直在防着长河之灵,是吗?”

“你的防范,有道理,也没道理!你能轻易吞噬大量未来的力量,那是长河之灵主动给你提供的,就是想让你阻挡我,可惜,长河之灵,也分身乏术……一方面需要对付你口中的人门,一方面还要抵御我的入侵……那怎么可能!”

苏宇点点头,不断吸气,“厉害!合着,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地门前辈,才是幕后赢家啊!这么一说,我就懂了!万界有三位真正的顶级存在,地门前辈,人门老七,长河之灵!地门前辈和人门老七联手了,一个想逃,一个想吞万界,而长河之灵,一方面想掌控万界,一方面又不能让人门老七逃了……于是,上演了一场持续了无数年的大戏,时代灭绝,无数人战死,其实就是你们在争夺长河的归属权,是吧?”

“人门老七?”

地门一怔,很快笑道:“这个名字……取的不错!”

有些违心!

地门微微点头,笑道:“算是吧!”

苏宇笑道:“那我就有些纳闷了,稷天他搞来搞去的,想搞什么呢?”

“稷天,你知道地门就是天门,是吗?”

苏宇问了一句,稷天说的秘密,就是这个吗?

这一刻,人门内再次传来一些生灵的惨叫声,很快又传来一阵笑声,稷天的声音响起:“地门前辈,还真是坦诚!算是吧!苏宇,你要知道,当我知道时代的覆灭,所谓天门地门,都是一体的,你要知道,我的确很惊讶的!”

苏宇却是笑了:“不见得吧!稷天,都是老同学了,你可别骗我!你分裂的时间,应该是在开天时代覆灭之前吧?那时候你就知道了?然后裂开了?”

“还真是!”

稷天感慨道:“要不然,你以为呢?你以为周是用来做什么的?周最大的作用,其实就是分割一部分天门的气运,免得真被他汲取了太多万界之力……当然,天门也需要周的存在,再次带领人族崛起,不崛起,不汲取长河力量,如何削弱?”

“当年也正因为发现了这些,我才会选择和周合作,选择通过周,和地门前辈合作,合作也有好处,这不,人门就成了我的吗?不合作……哪有这机会!可惜了,苏宇,你这个老同学非要阻拦我,你看看,现在弄的我不上不下的,要不还是把二爷爷给我吞了吧!地门前辈可不好对付!”

此时此刻,人皇几人,忽然都有些颓然。

人皇轻叹道:“所以这么多年,你们彼此都知道彼此的目的,唯独我们,只是你们用来削弱长河的工具,是吗?”

地门淡笑道:“不算是,这个天地中,人族为尊!你不崛起,迟早也有其他人族崛起,和你是谁无关!星宇,明白了吗?比如这个时代,苏宇不崛起,其实注定会有其他人族崛起的!因为,这片天地的本质,就是人族为尊!只是可惜,每一次崛起的人族,好像都不是我培养出来的……”

他有些遗憾道:“比如上个时代的死灵之主,这个时代的苏宇,很遗憾!狱、周,其实都是备选,我原本以为,他们会有希望的,结果,还是没希望!否则,就要容易对付的多!”

地门摇了摇头,一脸感慨,有些惋惜。

苏宇却是笑道:“那我就好奇了,既然上个时代,你能造就一个天门出来,这个时代,你难道全部精力,都放在狱他们身上了?怎么不再次切割一个分身,看看能否再次引领人族,成为你的棋子?”

“我也想啊!”

地门叹息道:“可是上个时代,切割出天门,已经让我受伤不轻了……你不会真以为我这些年,就在默默看着,故意沉眠吧?还真不是……天门的存在,需要一直和天地意志对抗,这些年来,我是真的受伤了……”

地门笑道:“我不得不选择沉眠,和天门一起,去抵御万界的自我抵抗之力,顺便,也是在恢复伤势!我说了,时光之主太强大,他留下的天地,既然不允许我们这些外族进入,那进入,自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!”

一声感慨:“可惜,这天地,不是古兽开辟的,否则,就没那么麻烦了!人族……果然是大千世界,无处不在,强大无比!也不知,我若是吞噬了这长河,能否更进一步,走出这黑暗混沌,迈向新世界!”

苏宇眼神微动:“时光之主,到底来自何方?”

“何方?”

地门笑了:“一个强者无数的地方……当然,和你无关,也和我无关!他开的天地,只是随意留下的一处天地,你我都无法控制,何必去追根究底?”

苏宇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还有个问题,八部首领中的明,去哪了?”

七部首领都见到了,一直没看到明,苏宇倒是有些好奇了。

“明?”

地门笑了起来:“你倒是喜欢什么都给研究透彻了!知道那么多,又有何用?”

说着,笑道:“我和你说的人门老七,既然希望削弱长河之力,那长河之灵,自然不会答应!明是长河之灵当年的棋子,明唯一的任务,就是阻拦我们覆灭开天时代,他以自身陨落为代价,在天门中开启了一道缝隙……让死灵之主进入了其中,死灵之主的存在,让我的很多安排,都付诸东流……你还是没看透,看透的话,你会发现,死灵之主锻造的死灵界域,让死人复生,其实是在掠夺本源,和我夺取本源之力!”

地门感慨道:“这个世界,我在掠夺万界的本源,稷天也是,死灵之主也是,这一切的一切,其实都是长河之灵的盘算,让我无法掠夺更多的本源,无法大幅度削弱时光长河!”

死灵之主,是可以收集本源的,要不然,他也无法打造出死灵天地,汇聚大量死灵!

不止在万界,在天门内,死灵之主其实也汇聚了大量的强者,带着这些强者,进入了万界。

如此一来,死灵之主成就了39道。

“这么说,当年死灵之主进入门户……是明做的,开了裂缝,让他进入了其中?”

“不错!”

地门淡淡道:“当年我消耗太大,不得不沉眠,那家伙抓住了时机,否则,我是不会让他进入其中捣乱的!”

苏宇点点头,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,还请前辈解惑,为何我们可以修炼天门?天门不是你的化身吗?那干脆彻底封印,不给我们进入就是了,为何又给了我们进入的机会?”

地门笑了:“我说了,这个天地,是你人族的天地!门后,也是时光长河的覆盖区域,不可能完全封死的,只能在最大的限度内,不让你们进入!能修炼出天门的有几人,有些事,无法避免的!这个天地,毕竟不是我的,任何事,都会给你人族一线生机的……这也是很无奈的一件事!”

“那我就明白了!”

苏宇点点头,盘算了一阵,看向地门,“前辈今日全部说出来,这是说明,觉得自己要成功了?天门地门合一,真能吞了长河?”

“把握很大!”

地门点头,好像很和善,“人门既然降临了,那把握就极大了!尤其是你破了稷天的盘算,稷天原本想继承人门的,现在你让万天圣继承……那我把握就更大了!”

就在这一刻,那神圣的人门,剧烈震荡了起来!

人门之上,好像浮现出一张脸,好像是万天圣的。

这下子,地门笑了:“若是稷天继承了人门,我还有些担忧,万天圣的话,毕竟差了一筹,如此一来,那我的把握,就更高了!”

此刻,人门剧烈颤动,稷天的声音也传荡而来,带着惋惜:“苏宇,你坏了我的好事,这次,你要付出代价了!也是你自找的!”

苏宇笑了:“说的你好像好人一样!装什么犊子呢!你以人族本源和情绪之力壮大,无论是恐惧、害怕、灭亡,对你而言,都是一种提升,你才不会在意万界人族灭亡不灭亡,你们都是一丘之貉罢了,装什么呢!”

苏宇冷笑一声:“稷天,这么说来,你和长河之灵一伙的?而地门和人门老七一伙的?”

稷天笑了:“你非要这么说,也不是不可以!其实本质上,我和长河之灵都不希望万界覆灭,万界覆灭了,人族没了,对我而言,人族真灭了,不是好事……没了人族,那谁给我提供强大的情绪?所以,真正想灭万界的,是地门和人门老七,从目前来看,我们还是一伙的,不是吗?苏宇,你觉得呢?若是你让二爷爷给我吞噬了,我来继承这道封印之门,我想,我应该会做的更好一点!”

他又道:“天地二门合一,起码有42道之力,甚至43道都有可能!一旦吞噬了万界,他也许可以提升到万界的极致,达到49道之力!那时候,他就可以成为真正的无敌者了……”

“苏宇,你如何匹敌他?”

稷天声音再起:“而今,万界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苏宇,如今能拯救万界的,也许唯有我……”

他说到这,苏宇都没开口,穹就怒道:“都给我闭嘴!这天地,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了?这天地,是老子的!”

“……”

四方安静!

穹怒道:“怎么了?一个个不把老子当回事吗?这天地是时光之主开的,老子是他的神文,是他的剑,你们有什么资格吞噬、继承,这天地,按照继位顺序,那也该归老子,一个个的,抢什么呢!”

“……”

好有道理!

苏宇都笑了:“这个……好像也没什么问题!这天地,要说谁最有资格拿走,当然是穹,我就说,穹才是这天地老大,没毛病!”

穹哼了一声,冷冷道:“一个个的,玩弄这个,玩弄那个,玩弄人心……真把自己当回事了?42道如何,43道如何,真就觉得自己无敌了?老子已经知道苍在哪了!”

苏宇意外,看向他,你知道苍在哪了?

我都不知道!

甚至地门和稷天都未必知道,否则,早就取走了吧?

穹见苏宇看来,开口道:“苍在剑中!”

苏宇怔神,苍在剑中?

开天剑吗?

之前苏宇也看了,没感受到什么,穹也融入了剑体,若是真在,早就发现了才对。

穹冷笑一声:“就在剑中!苏宇,你眼神不好使!”

苏宇愣了,你说我眼神不好使?

穹没好气道:“看什么?你眼睛瞎了?没看到这长河压缩之后,他么就是一把剑吗?”

苏宇一愣!

其他人也是纷纷一震,全部朝长河看去,这一刻,连地门都朝长河看去。

压缩之后的长河……真的……好像一把剑!

大家都没太在意,唯独穹一直盯着看,好像发现了什么,此刻,穹居然觉得,这是一把剑,他不说,还没这种感觉,一说……大家觉得的确很像!

穹哼了一声:“我算是知道,为何苍穹剑会破碎了,因为这天地,就是苍穹剑所化……老子算是残骸,苍……也许就是你们说的长河之灵了!”

苏宇之前猜测过,可此刻,再看看这压缩的长河,忽然觉得,也许真的有可能。

苍,可能真的化为了长河之灵!

而穹,也许就是消耗完了所有力量后,留下的一些残骸碎片罢了,最终化为了穹,时光之主的这把剑,超乎想象的强大!

“剑……”

这一刻,地门也呢喃一声,喃喃道:“这是苍穹剑所化吗?”

他也不太清楚,开天那一刻,他根本不敢靠近,谁靠近谁死!

这一刻,众人纷纷陷入了沉思中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