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947章 走一遭未来(求订阅)

第947章 走一遭未来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3570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时光长河之中,黑暗侵袭。

灭亡的气息蔓延开来,长河中不断有噬蝗诞生。

噬蝗是什么?

此刻的苏宇,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河中,任由河水冲击,他其实是在感应,感应河流中的那本书,时光长河的河流书籍。

当然,也是在打磨自己的万道。

将万道均衡起来!

苏宇在寻找那本书,血之主的天地,让苏宇确定了,天地核心,任何人,应该都有一本书,他要找到这本书在哪。

除了书之外,他也在思考,这些噬蝗,又代表什么?

之前,据说和人门有关。

可噬蝗,是一种破灭之力的体现,结果又说人门修七情六欲之道,破灭之力和七情六欲之道,有什么关联吗?

“还是说,封印之门代表了七情六欲,而人门这个所谓的老七,修炼的其实是破灭之道?”

“噬蝗的作用,便是破灭长河,解封他自己?”

一个个刚诞生的噬蝗,在苏宇身边游荡。

这些噬蝗,诞生的这一刻,苏宇看清楚了,就是长河中的破灭之力形成的,加上那种腐朽的黑暗气息,造成了噬蝗呈现。

此刻的苏宇,敞开了身心,甚至任由噬蝗进入体内,进入大道之中,腐蚀苏宇。

但是苏宇也发现了,这些噬蝗,好像对他不是太感兴趣。。

倒是对一旁的蓝天,兴趣不小,蓝天附近,此刻已经聚集了许多噬蝗。

“对我兴趣不大?”

苏宇有些古怪,许久,有些明悟。

“因为,我的道,不在长河之中!”

苏宇若有所思,手指蔓延而出,手指之上,一条大道之力迅速蔓延,朝长河两侧蔓延而去,渐渐地,这条脆弱的大道,和时光长河接触。

下一刻,噬蝗朝他飞来,开始朝他刚刚诞生的那条大道腐蚀而去,要吞噬大道!

“还真是!”

此刻,苏宇倒是有些明悟了。

这些噬蝗,其实是要吞噬掉长河之上的道……或者说,噬蝗是清道夫,清理长河之上,那些乱七八糟附着的大道之力。

“时光之主开天,让人融入天地,开辟大道,壮大长河!而噬蝗的作用,便是解决这些大道,让大道附着不再那么多……那的确是有解封的作用!”

噬蝗吞噬很多东西,甚至吞噬空间,吞噬世界。

可此刻,苏宇隐约有些明悟,其实噬蝗吞噬的并非这些,而是为了吞噬那些长河之上的大道之力,清理掉这些东西,让时光长河保持单一。

当天地没了人,没了大道,只有一条孤零零的时光长河,那迟早会和血之主的天地一样,进入寂灭之中!

“所以,解封,也许是真的!长河,可能真的只是封印!而人门老七,可能是真的存在的……但是,和封印之门,未必是一体!”

说噬蝗和人门有关,苏宇有些明悟了。

但是,人门老七到底在哪,却是依旧不好判断,封印之门可能不是人门老七,两者不是一体的!

此刻,苏宇体内,大道之力渐渐平衡了起来。

他默默感悟着,体会着长河之力,隐约有些判断,时光长河若是有核心书籍,可能在人门那一段,也就是开天时代,开辟的长河起点!

甚至就在人门内部!

而人门,按照苏宇的推断,可能还有10天左右降临,本来这门户就要降临了。

“10天……”

一旦降临,天门和地门,哪怕不想和苏宇他们厮杀,也不会让苏宇轻松夺走人门,人门其实是伫立不动的,但是老万需要人门!

人门,也许也和人皇印一样,是一件宝物!

“而且,人门中还有一些超等存在……人门降临后,哪怕所谓的老七不出现,那些超等也许会出现,会降临!”

之前来的,只是八位大圣。

如今六位陨落了!

剩下的两位,也许可以掌控那些家伙。

人门36道以上的都有8位,那32道到35道的有多少?

31道,其实不惧。

32道以上,就是一次蜕变了,三五个超等,打你36道也不是不行,当初穹36道,对付神祖和仙祖两位34道,还有些为难呢。

“所以,哪怕我不动,10天后,可能也有一次麻烦!”

“除非我不管,任由他们出入,另外,地门和天门说是一个月恢复,可是……真的需要一个月吗?”

忽悠人,苏宇拿手本事。

他说一个月,有时候也许只需要一天。

地门这些家伙,不会老实的说多少天就多少天,三天前,地门的话苏宇其实也听到了,说是需要20天,也许……十天呢?

就是在人门降临的那一刻,也就是他们正常情况下,应该降临的时刻,也许就恢复了呢!

一个个念头浮现,一只噬蝗被苏宇粉碎。

破灭劫难之力,涌入苏宇体内。

劫难之道,稍微强大一丝丝。

苏宇眼神微动,其实他不太希望吞噬太多的劫难之力,总觉得未必是好事,可若是地门和天门真的提前复苏,那可就不是39道了,而是40道以上!

那时候,死灵之主都对付不了。

如今的苏宇,提升自己的手段有,他之前不太愿意用噬蝗之力提升自己,这也是苏宇说的,能提升,但是就在于愿不愿意的手段。

噬蝗,是灭世的征兆!

也是人门老七的关联物!

苏宇其实怕……怕什么?

怕自己成为那灭世的人门!

很正常的想法,人门在苏宇想法中,也许只是大家心中的恶念,破灭、灭世、破坏、毁灭!

人门就在心中!

也许,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道人门,就看你会不会打开这道门,让自己成为这万界最大的敌人,人门!

当年,时光之主,封印的也许只是一种恶念!

让万界更光明一些!

然而,这种恶,却是在不断滋生,不断强大。

苏宇很聪明,他一直在想,什么样的东西,时光之主杀不了,还要特意开辟一条长河来镇压?

血之主不弱了吧?

照样被杀了!

那人门老七再强,时光之主杀不了吗?

“也许……他也只是在封印心中的恶?”

封印心中的魔!

而这种东西,也许是杀不了的!

“还有,时光长河,按照说法,是三门汇合后,才有希望吞噬掉……三门聚,核心现?”

苏宇一怔,三门聚,书籍才能现?

又或者,更麻烦一点,干掉三门,才能出现那本书?

一个个念头,让苏宇头疼!

“过去、现在、未来……未来身借的力量,到底是封印之门中的力量,还是人门老七的力量,又或者干脆就是时光长河的力量?”

苏宇有很多办法,去提升自己的。

但是,哪怕他疯狂,也不会贸然去找死。

比如未来身!

上次,苏宇只是融合了一点点未来身之力罢了,他对这玩意,不太放心,这好像是抽调自己接下来的瞬间力量为代价,倒是有些时光逆转,将接下来的力量,借给自己的感觉。

“人门……未来身……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又是什么?难道和血天地一样,其实,只是借用了血天地的力量,但是借了要还的那种?”

“还是说,借用的其实是时光长河书册中的力量,借了一阵,过了一段时间,书册会抽离回去?”

“……”

哪怕苏宇到了36道,对这些东西,了解的也不够深。

“也许,到了这地步,我不该顾虑太多!”

苏宇盘算了一阵,“也许该不顾一切,去疯狂提升自己!劫难之道强大,当成一个杀手锏!未来身凝聚,当成一个杀手锏!关键时刻,也许可以用……借用未来身之力,就算反噬,也许也可以解决!”

是不顾一切的疯狂一次,还是再慢慢打磨一下自己,想办法融合大道?

苏宇陡然睁眼!

一睁眼,眼前的蓝天,面孔浮现在眼前,带着一些笑意,苏宇就这么看着他,蓝天笑呵呵道:“醒了?下面的家伙出来了!”

“几天了?”

“五天!”

苏宇微微凝眉,五天了!

一眨眼的功夫罢了,真的一眨眼,距离天古他们陨落,足足五天了。

在这个时候,五天,可不是个短时间。

也许自己不该再有什么顾虑了!

人皇他们,苏宇能做的都做了,此刻的他,要为自己考虑一下了。

“府长呢?”

“还在经历人生!”

蓝天笑容灿烂,“他现在一定很愉快,刚刚才当了一回女人!”

苏宇不感兴趣,你这变态,又折磨府长了,府长真可怜。

苏宇不说这个,迅速道:“你做好准备,和我万道融合的准备……”

“进入你体内吗?”

蓝天忽然笑了:“就和上次对付天一样,和你相融合吗?这种感觉……很美妙的!”

苏宇翻白眼,忽然道:“蓝天,到了这时候,你有理想吗?”

“理想?”

蓝天笑了:“当然有!打造属于我的圣土!打造属于我的那圣洁之地……”

开玩笑吗?

未必!

蓝天创建了万族教中的原始魔教,不过这家伙,非要自称圣教,收拢了许多圣教徒,苏宇是见过的,在大夏府之战中,这些圣教徒,其实都很疯狂。

都飞蛾扑火一般,自杀式袭击敌人,喊着口号,打造圣土!

的确是魔教!

但是,这教派的理念,未必不是蓝天的真实想法,打造一个圣土!

对蓝天的过往,苏宇其实还是有些兴趣的,也知道一些,此刻,就这么躺在河流之中,问道:“蓝天,当年万府长让你潜入始魔教……”

“错了!”

蓝天笑了:“不是让我潜入,而是我想去完善我的真理,和天圣,也只是合作罢了!那个时代的大夏府,其实也很动荡,叶霸天陨落,夏龙武刚执掌大夏府不久,人境内乱,各府府主不闻不问……再加上多神文的动荡,大夏府对外征战诸天,对内杀戮万族教众,还要抵御其他各府……”

“外忧内患,看似强大,实则大厦将倾!万天圣、夏龙武、夏小二、柳文彦,包括大夏王,那个时期,其实都已经癫狂!他们要以大夏府为核心,展开一场清洗之战!当然,这一战,准备了许多年,最后你还参与了进来……”

苏宇点头,那个时期的大夏府,其实已经是乱到了极致!

夏家不管不问,任由各府强者进入,任由万族教渗透,任由诸天万族捣乱。

可以说,那个时期的大夏府,看似平和,早已是千疮百孔!

大夏王他们,那个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,以大夏府为核心,进行一次大清洗!

而蓝天,也就是在这个计划执行途中,选择了加入魔族,接掌了始魔教。

蓝天笑道:“所以,那个时期,我加入,不是为了听谁的,而是为了打造属于我的净土!进行一次大的清洗,原以为很难,九死一生,结果因为你们的加入,倒是让这个计划顺利了许多,人境被清洗了一次!”

也是那一战,才让人族这边,团结了起来。

镇压一切不服!

苏宇笑了笑,又道:“那现在呢,还有这想法?打造属于你的净土?”

蓝天也笑了:“不好吗?”

“那你的净土,是什么样的呢?”

蓝天忽然笑的妩媚:“有你在,有天圣在,关起门来,过我们的小日子啊……”

苏宇就这么看着他,看着他,继续看着他。

看的蓝天都有些郁闷了,不太自在。

苏宇那眼神,就跟看白痴似的,特别明显,格外清晰。

苏宇笑了笑:“别算我,你把灭蚕王带上,把那些被你伤害的人都给带上,你们过你们自己的小日子去!”

蓝天郁闷了,“我可没伤害人!”

苏宇嗤之以鼻。

忽然坐起,笑了起来:“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坚守!行吧,有些懂了!不说这些,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蓝天,你说,我一旦借力未来,但是我忽然失控,被提取走了力量……那时候,你瞬间带着长河天地之力,接掌我的肉身,你能做到完美操控吗?”

蓝天微微扬眉:“你要再次勾勒未来身?”

“嗯!”

苏宇微微点头:“试试看!”

“可以倒是可以,但是……你的肉身,我不太熟悉啊!”

蓝天顿时笑了,笑的格外的妖艳:“那你把肉身给我把玩几天,我玩的习惯了,就不会有生疏感了!”

“哎!”

苏宇一声叹息,遇到这么个人,真让人头疼啊!

但是,蓝天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苏宇已经在思考了!

如何应对危机!

首先,借力未来,这是一个最容易,最简单,也最好的办法。

但是,很可能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意外,比如力量忽然消失,这时候,蓝天若是带着天地之力,瞬间掌握苏宇天地,掌握苏宇肉身,那这时候,蓝天还能帮苏宇融合万道,顺带着再次爆发一波!

等苏宇度过了这个时期,那这一劫就过去了!

未来身要不要融?

要!

苏宇还是下定了决心,不融未来身,也许接下来三门汇聚,苏宇可能会没办法执掌天地,拿到那时光长河中的书册。

“时光长河,可能真的需要三身汇聚才能拿走!”

“现在不融未来身,迟早还是要融的!”

苏宇看了一眼下方众人,再看看蓝天,开口道:“找个没人的地方,进入记忆长河,去融合未来身!我现在的实力,融合一些强大的未来身问题不大!”

蓝天忽然沉重起来:“真要融?这玩意,还是要小心一些的,小心在你力量失控的那一刻,被人侵占了你的肉身!未来身,也许不单单是借力,还是一种侵夺……就和天门中存在,降临万界之前,会提前打下本源印记,而未来身,也许是一种本源印记,就和周稷、摩多那他们一样,是一种夺舍的准备!”

苏宇点头:“所以,我需要你帮我!”

苏宇看着他:“你若是在我最虚弱的时候,帮我掌控,以你那混乱的意志,将我的意志隐藏,我就不信,对方还能夺取我的意志!”

苏宇眼神闪烁:“而且,真要有这样的家伙存在,想侵夺我的肉身……也许还能坑死对方!你把他给融了!”

苏宇带着一些冷意,冷笑道:“若是有这样的存在,不外乎三个人!”

“三个人?”

蓝天看向苏宇,苏宇点头:“第一,时光之主!第二,人门老七!第三,天地之灵!”

蓝天心中一震。

苏宇幽幽道:“所有人都只知道时光之主,知道人门,但是,为何从未有人提及过天地之灵?我有,因为我就是!人皇有,人皇就是!文王有书灵,现在文钰有豆包,死灵之主其实也有就是我取名亡灵之主的那个家伙……”

“时光之主,不可能自己融身天地的,那我问你,这时光长河,这万界,有天地之灵吗?”

蓝天顿时吸气!

他看向苏宇,别说,真的有可能存在,很有可能!

苏宇继续道:“这万界,只是时光之主开辟的一片天地,他本人可能早就走了……所以,这万界的一切,也许就是天地之灵在掌控!我们假设,若是存在天地之灵,你说,对方想做什么?”

蓝天思考一番,开口道:“想当万界真正的主人!”

苏宇笑了,点点头:“之前,穹问我,苍穹剑的苍,是不是没了?我就在想,若是有一本时光之书在,而苍化为了这天地之灵,你说,对方想不想彻底将整个天地,整个长河,都化为它自己的?”

蓝天再次点头!

此刻,有些凝重,看向苏宇。

苏宇笑道:“所以,我现在就在想,若是存在这家伙,那事情其实有些复杂!你说,人门老七若是也存在,这家伙也存在,一个希望打破封印,也就是断了时光长河!一个却是希望长河永存,最好干掉人门老七……这俩暗中在对峙呢?”

蓝天继续吸气!

苏宇这么一说,他倒是有些觉得不是不可能的感觉了!

“你觉得,可能存在?”

苏宇点头:“我觉得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!而所有人,没人去想,时光长河,为何不可能诞生天地之灵……大家都有,就时光长河没有吗?一个寂灭的天地,都能诞生豆包,虽然是文王促成的,可也代表,天地存在,其实还是需要一个意志去掌控的!”

此刻,苏宇不断推演着,思考着,继续道:“还有,稷天他们说,人门存在,真实存在……那为何没人见过?一会说是伟岸,一会又说是灭世……你不觉得伟岸和灭世,其实完全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况吗?”

蓝天不断点头。

想了想,蓝天开口道:“还有一件事!”

“什么?”

蓝天开口道:“你可能疏忽了一点,地门其实是时光之主亲自封印的!而非人门导致的!”

苏宇微微一怔,是啊,我知道,有问题吗?

“也就是说,地门在开天之前,他其实就已经被封印了,那地门有什么理由,一直说人门是坏人,是敌人,是灭世之人……你要知道,人门按照他们的说法,其实是时光之主封印的,而地门也是,所以地门和人门,按理说,其实是一伙的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苏宇顿时一动,看向蓝天。

蓝天笑道:“敌人的敌人,就是朋友!我若是地门,我被时光之主封印了,我巴不得解封了人门,让人门去找时光之主麻烦,我还帮着大家一起对付人门?”

苏宇沉声道:“对,是这个道理!当然,地门忌惮人门的强大……也想杀了我们,让自己更强大!”

杀苏宇他们,其实和地门的立场不冲突。

蓝天继续道:“我们假设一下,存在两位,一位是天地之灵,一位是人门!人门其实是希望破开封印的,而天地之灵,是不允许他破开封印的,因为天地之灵需要长河存在!”

“假设,这两位一直在斗争,彼此纠缠了!”

“而现在,这两位都需要借助外力,一个希望人破坏万界之道,一个不希望破坏万界之道……”

蓝天看向苏宇:“站在你的角度,你应该帮助谁?”

苏宇想了想,“都给干掉!”

“……”

蓝天忽然有些无力,无言以对,我去,我还以为你会选择帮天地之灵,结果你给我来了这么一句,你还真是小天才!

蓝天苦笑:“为何都要干掉?”

“都不是好东西!”

苏宇无所谓道:“现在情况很复杂,若是我们推断的成立,那情况超乎想象的复杂!甚至天门和地门之间,也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,而是各有盘算!若是我们假设,地门、人门、噬蝗是一个阵营,那天门和天地之灵,是否是一个阵营?”

“稷天他们呢?他们其实也很复杂!”

“当然,无论复杂还是不复杂,我们都会倒霉!”

苏宇笑道:“如果地门和人门是一伙的,希望破灭万界,那地门一定会对付我们!”

蓝天点头。

苏宇继续道:“如果天门和天地之灵是一伙的,也会对付我……因为我们这些开天者,把时光长河的羊毛薅走了太多,他们也不允许大量开天者存在,带走了大量修者,带走了大量规则之力!”

也是!

蓝天也是点头,看向苏宇:“那这情况,的确有些复杂了!你确定吗?若是确定的话,那天圣、封印之门,又代表什么?”

“代表时光之主!”

苏宇笑了:“封印之门,也许真的是封印存在!万府长,也许代表的是时光之主!只是他自己未必清楚罢了,时光之主是不希望自己的天地之灵,产生夺取天地的想法的,也不希望人门老七解封……那就需要一个中立点存在,封印之门!”

理,越辩越明!

说到这,苏宇看向蓝天,蓝天也看着苏宇,这一切,都是有可能存在的。

若是如此,其实反而更明朗一些!

苏宇顿时笑了:“大体上猜测一下,具体的不清楚,也无所谓了!不管谁要对付谁……我们就一个目的,全部干掉!”

蓝天笑着点头。

“那我就需要更强大才行!”

苏宇起身,“天门和地门,也许各有盘算,那他们一门心思地躲着,藏着,不愿意出手,其实就有原因了!不单单是怕死,没恢复,也有可能这俩各怀鬼胎,各有想法!”

“甚至,他们希望三门汇合……又或者,其实他们根本不是那些家伙的安排,而是他们自己有想法,也想成为赢家!”

“他们其实在等,等待人门出现,等待时光之书出现!”

到了此刻,苏宇愈加明悟起来。

起身道:“走,去记忆长河!我很少去未来,今日倒是可以去看看,未来都是虚幻的,但是,可能是时光长河对自己未来的一种推演,还是有点借鉴意义的!”

苏宇笑道:“你看一下,我融了多少未来身,借力了多少,是什么时候去借力,也许能用得上,关键时刻,可能就在那些节点,我会倒霉!”

“那时候,就靠你了!”

蓝天再次点头,看向人境的那些人,问道:“其实文钰也能配合你,最近你好像并不是太亲近他们,包括文钰,文钰的时光册,才是你起步的根源!”

苏宇考虑了一会才道:“不一样的!我简单说个事实,我若是死了,明知无法匹敌他们了,人皇这边,你猜他们大概率会怎么做?”

蓝天思索一下:“带着他们的人撤离,逃离此地!”

“你们呢?”

苏宇笑了:“我若是战死了,你们又会怎么做?”

蓝天妩媚笑道:“当然是和宇哥哥一起长眠地下,做一对快活的……”

砰!

苏宇一拳打飞了他,原地再次浮现一个蓝天,苏宇也不在意,笑道:“这就是区别!说句现实点的,几万年的交情,还不如你几天的交情吗?当然,不是说他们不好……我若是和几万年后的一位强者联手对付强敌,结果那家伙死了,我还管其他人?当然是带着我的人跑路了,难道为了守护那些人,我把自己兄弟们都给搭进去?”

这才是人性,才是现实!

苏宇拍了拍蓝天,笑道:“这是人皇自己教我的,其实,我想和他们交心,可人皇自己将这最真实的一面,血淋淋的现实,告诉了我!我知道他的意思,能提前告诉我,其实已经很好了!”

这些,不是苏宇自己去猜的。

而是人皇和文钰他们,用最诚恳的态度,告诉了苏宇,他们的一些真实想法。

蓝天这一刻不再说什么了。

而苏宇,带着蓝天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两人出现在一个隐蔽的小界之中。

苏宇一挥手,一条长河浮现在眼前,这就是记忆长河,其实也是时光长河的一部分,但是相当特殊。

苏宇其实从未去过未来,哪怕上一次,他也只是在下一瞬间,捕捉了一个未来身罢了。

今日,他却是想走的更远一点,去看看未来如何!

哪怕这个未来,很不真实,只是一种推演。

亿万种可能中的一种罢了!

苏宇和蓝天,一起钻入长河之中。

过了一会,滔滔大河浮现。

今时今日的苏宇,对这些感应更明显,这条记忆长河,其实有些特殊,处于时光长河之中,但是又好像不属于时光长河。

那很可能,是这长河书册中的一种能力,推演!

就和万天圣当初使用通天镜,推演未来一样,只是那时候,万天圣推演的未来,太过短暂,而且推演起来,也只能推演一些弱者。

上方是过去,下方是未来。

过去,苏宇不在意!

过去的就过去了,过去身也就那样,但是未来身,有无限可能。

这一刻,苏宇带着蓝天,踏上了记忆长河,朝下游走去,浪花滔天,刚进入下游,巨大的浪花,席卷天地,浪花越大,代表事情越大!

一朵朵浪花,拍击天地!

苏宇前行了一段距离,一个巨大的浪花呈现。

苏宇和蓝天瞬间进入。

进入的一刹那,苏宇看到了未来一刻的自己,一柄长刀贯穿天地,一刀斩杀了一位强者……

苏宇瞬间朝对面看去,这应该是不久后的未来,他一刀斩杀了周!

苏宇微微扬眉,我在不久后杀了人祖周?

这就是未来的可能性之一吗?

而此刻,苏宇抬头看去,空中悬浮着一道巨大的门户,好像就是人门,一群人就在人门附近厮杀,而战争就发生在这时候。

人门降临的时候!

光影一闪而逝,苏宇和蓝天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冲击力,被挤出了浪花。

蓝天看向苏宇:“人门降临,大战爆发,你杀了周!”

苏宇点点头,笑道:“继续!这东西,谁知道真假!”

蓝天点点头,继续朝第二个浪花钻入。

这一次,浪花声更大,苏宇刚进入,就听到了一声怒喝:“找死!”

这一刻,苏宇再次看到了自己,也看到了蓝天,还看到了万天圣,万天圣好像真融入了人门,强大无比,这一刻,几人联手,没多久,光影一闪而逝,惊天被杀!

苏宇看到了!

自己好像又赢了!

带着万天圣他们,好像延续了之前一战的胜利,再次将惊天斩杀!

“先是周,接着惊天……”

苏宇喃喃一声,倒是符合自己的一些想法,不过他依旧没说什么,也没捕捉未来身,此刻的未来身,感觉都有37道甚至38道之力了!

苏宇瞬间离开,继续朝前走,越往前,越难!

浪花也越来越强!

苏宇继续走……进入第三个浪花!

轰!

他一进入,就看到了多道门户碰撞,天门地门人门甚至包括苏宇自己,都化身成门,在空中鏖战,天地浑浊一片!

死灵之主几人,好像受伤了,甚至是陨落了,他好像看到了武王的尸体……

苏宇皱眉,他再看,又好像看到了人皇他们,正在逃窜,带着一些人,逃离了此地!

而苏宇,正在鏖战天地二门!

蓝天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还真跑了?”

苏宇没说什么,看着天空,剧烈的战斗声,强大的余波,席卷天地,自己好像比之前更强大了,正在和门户作战!

蓝天又道:“不捕捉?”

苏宇摇头,轰隆一声,浪花破碎,苏宇和蓝天再次跌落出来,苏宇微微喘息一声,还真够强大的!

他继续进入下一个浪花。

这一刻的浪花……黑暗!

无边的黑暗!

世界,好像被毁灭了!

尸横遍野!

虚空中,好像只有苏宇一人,白发飞舞,手持长刀,其他人,好像都陨落了!

他好像赢了!

但是,大家好像都死了。

蓝天声音再起:“我们都死了吗?这就是未来?有些遗憾啊……就你活着,不孤单吗?”

苏宇皱眉,看着虚空中那个人影。

人影忽然回头,看向苏宇!

这一刻,苏宇微微一怔。

蓝天也是微微一愣,那个苏宇,好像又不是苏宇,冰冷的眼神,如同地狱!

“都死了……这个时代,这个世界……都没了!”

那虚空中的苏宇,喃喃一声,带着一些没落,一些冷意,轻蔑一笑,忽然消失在原地!

苏宇怔神,半晌,浪花开始破碎。

而苏宇,也和蓝天,再次浮现在长河之上,再朝前看,却是看不到什么了,只有无边的黑暗!

蓝天看向苏宇,笑了:“你好像赢了,就是最后的你,好像不太像你了……”

苏宇沉默一会,点点头:“一种未来可能的推演,也许是我被天地之灵或者人门夺舍了,也许是你这家伙占据了我的意志,这就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……别说,还是有可能发生的!”

说着,苏宇忽然笑了,摇头:“别当真!”

他没说太多,只是想说,有点假!

因为,他推演的一些东西都没出现!

天地之灵呢?

时光之书呢?

人门老七呢?

什么都没出现,就一些光影,有点假,或者是那些存在太强,导致根本无法推演出来!

当然,苏宇不太在意这些。

他现在思考,自己现在还能进去吗?

进去捞一下未来身!

这最后一刻的苏宇,感觉不弱啊,但是,这个苏宇可能存在一些问题,也许是借力给自己的存在的一些意志投影,苏宇又不傻,隐约有些猜测。

这个苏宇,很强大!

但是,很可能会成为苏宇接下来的一次大麻烦!

他看向蓝天,传音道:“刚刚那个家伙,你若是和他交手,夺取我的肉身控制权……你有把握赢吗?”

蓝天龇牙咧嘴的,传音道:“别闹,十有八九赢不了!那眼神……说实话,看我一下,我感觉自己都要裂开了,最少40道以上的实力!”

苏宇舔了舔嘴唇,蓝天迅速道:“找个弱的,比如说之前杀了惊天的那个你,大概38道左右,融一下就行!你别非要找厉害的啊!”

“38道左右的那个你……我觉得还是相当和善的,还是可以争一下的……最后那个你,看着就有些怕!”

他也会怕的好吧!

“少废话,那提升起来,提升的太少了!”

苏宇摸了摸下巴,传音道:“就刚刚那个,你得想办法,对付他才行!那玩意,大概率是借我力量的存在的意志投影,力量越强,对我影响越大!要不是天地之灵,要不就是所谓的人门老七……你得抗住才行!”

我都想哭!

蓝天也是无语了,我怎么抗?

“放心,我和你一起扛!”

苏宇笑了,传音道:“怕什么!富贵险中求!起码在我解决一些人之前,这玩意不会夺我肉身,夺我天地的……另外,我也会克制他的!”

如何克制?

苏宇有点明悟,劫难大道!

劫难大道,应该是克制天地之灵或者说借力给自己的存在的。

而这,需要苏宇掌握一个平衡。

再加上蓝天,去打破这个平衡!

蓝天思索一番,半晌才道:“试试看吧,反正你就是个疯子,不劝你了!”

苏宇咧嘴笑了。

下一刻,破碎的浪花再次浮现,苏宇一把抓住蓝天,再次进入,而这一次,再次看到了刚刚的那个苏宇。

苏宇压根不管太多,瞬间朝那个苏宇抓去!

那个白发苏宇,陡然回头。

好像要反抗,却是微微停顿一瞬间,被苏宇一把抓住,苏宇愈加肯定,百分百有问题!

算了,谁在乎啊!

苏宇抓住这白发苏宇瞬间,一把将对方拖入自己体内,一股强大的力量,瞬间在苏宇体内爆发,而苏宇感应了一下,笑了!

没有劫难之力!

这就有意思了,未来的自己,体内一点劫难之力都没!

扯淡呢!

当然,自己劫难之力不强,若是想法不多,倒是真没那么多想法,可偏偏,苏宇想法特多!

轰!

苏宇肉身陡然裂开,强大的力量,撑的他肉身龟裂!

这个未来的苏宇,起码有40道之力,甚至更强!

而苏宇,忽然疯狂轰击头顶上方的一个苏宇,也就是未来苏宇的投影,苏宇疯狂轰击,好一会,才把这玩意给轰的爆碎!

此刻,整个记忆长河好像要坍塌了,被苏宇汲取了太多力量,无以为继!

苏宇一把抓住蓝天,迅速朝回飞去!

而体内,一股股强大的力量,不断填充着苏宇整个肉身,所有窍穴,一个加强版的苏宇,被他融合了!

“进了我肚中……想夺走……也没那么容易的!”

苏宇这一刻,大体上猜到这些力量的来源了!

时光长河中的力量,天地之灵掌握的时光之书中的力量!

这样,更有趣,不是吗?

苏宇露出一些笑容,笑的有些森冷。

倒是和之前那个未来身的苏宇,有些类似,蓝天瞥了他一眼,刚想说点什么,有点担心,下一刻,苏宇眼中,露出一些璀璨,嘴角微微扬起。

那笑容……更森冷!

蓝天瞬间放心了,笑的这么恶心的,除了苏宇,很少有人会笑的让人这么发寒了!

这家伙,比反派还要反派。

一般的坏人,都笑不出他这种恶心的笑。

打心底的发寒!

既然如此……嗯,问题不大,比坏,苏宇还真未必比谁差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