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937章 我就是赢家(求订阅)

第937章 我就是赢家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174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(修仙,开通天窍去了)

神祖被杀,天门强行复苏。

这一刻,长河颤动,天门内,一股死亡灭绝的气息,也迅速动荡起来,朝万界蔓延而去。

天门时代、地门时代,都在迅速朝万界融合。

两大时代强行复苏,这一刻,万界的时光长河中,下游,也有一股力量渐渐朝万界席卷而来,波涛汹涌,长河动荡,好像人门也快降临了!

天旋地转!

天地动荡,噬蝗横行!

这一刻,天地间大量噬蝗出现,灭世,真的要来了。

远处,空和石,疯狂穿梭空间,不顾一切,终于在苏宇他们追上之前,和空汇合了。

这一刻,天门也呈现出人形。

那是一位慈眉善目,白发白须的老人,看起来像个好人。

他身边,日月两位超等,一男一女,如日月光辉璀璨,伫立天门左右。

等到空和石剧烈喘息着逃来,天门内超等强者汇聚。

5位!

也就只有这5位了,天门、空、石、日、月。。

没看到文,不知是不是因为实力太弱,没有过来。

周天文明,日月星辰。

昔年的八部首领,如今苏宇也就没见过文明二人。

汇合了!

苏宇正在强行吞噬神祖大道,此刻,也迅速赶到天门对面,看向对面五人,面无表情,不算遗憾。

空和石,毕竟是36道强者。

而天门又强行复苏,赶来的速度很快,没能斩杀那两人,倒也正常。

好事!

这一日,天门和地门都强行复苏,强行复苏,这些人战力并未恢复到巅峰,也相当于自损战力,能逼迫的两门提前复苏,也是不错的结果!

此刻,天门化身的人,叹息一声:“苏宇,你这是在自取灭亡!我和地门若是正常复苏,实力都还可以,对付人门,更有把握一些!”

“而今,你非要逼迫我们强行复苏,如此一来……我和地门,实力都有损伤,人门本就强大,而今更是难以匹敌……苏宇,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”

苏宇笑了笑。

看着他们,轻笑一声:“不是,这可不是我要的结果,我要去对付人门,需要几十条超等大道,我百分百可以杀了人门,还请诸位,让出大道和天地,给我吞噬掉!为了万界和平,为何世界和平,诸位前辈,已经活的够久了,有必要这么做,成全我,去对付人门!”

苏宇声音宏大无比:“还请诸位前辈让道!不让,就是冷血无情!不让,就是心存私心!不让,就是自取灭亡!不让,就是万世之敌!不让,就是畜生不如!不让,就是狗杂种一个!”

苏宇哈哈大笑:“我说的有没有道理?这不就是你们的理论吗?我不会吗?一群狗东西,让不让道?过来,排队给我杀!”

他笑声席卷诸天,随着天门复苏,天门时代也在降临万界。

此刻,他的话语,连地门他们都能听到。

一个个眼神有些异样。

苏宇,有时候很难缠,言语上,他从不吃亏。

道德绑架他?

还没开始绑架,他就开始绑架你了!

苏宇声音再起:“诸位活了这么多年,也活够了,为了我们的未来,我这个年轻人,有必要承担起对付人门的重任,诸位,你们还不让道?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

苏宇怒斥:“你们还有良心吗?你们还配当个人吗?你们看看,多少人流离失所,可怜无比,你们就不愿意让道让我成功吗?”

苏宇大吼一声:“诸天万界,请人族始祖让道,请古兽始祖让道,请诸老让道!”

这一刻,天地之间,一阵阵暴喝声响起。

“请诸老让道!”

诸天响声接连而起!

“请人族始祖让道!”

“请古兽始祖让道!”

“成全宇皇,还天地清明!”

“……”

呼喝声响彻四方,震荡长河,一股股大势之力,磅礴无比,席卷天下!

请大家给我让道!

这一刻,天门化身的老人,眉头紧皱,轻声叹息,没再说什么。

苏宇,比他们会玩!

这还没开始绑架苏宇呢,苏宇把诸天万界都给拉上了战车,反而用大势压他们去了!

这一刻,苏宇气势勃发,看向四方,哈哈笑道:“承蒙厚爱!若是几位前辈让道与我,必然可以击杀人门,万界太平!若是几位前辈怕死,不想死,只想独霸天下,为了野心,那就不让道!”

“什么人族始祖,什么兽族始祖,什么前辈高人……都是笑话,真正的高人,有德之士,此刻就该退位让贤!”

“成全我,我来承担起这个责任!”

苏宇声如洪钟,震荡四方,“诸天万界,谁不知我苏宇,是我敌人,我必杀之!诸位成全我,人门就是我唯一敌,我必杀之!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远处的地门,也是一声不吭。

得,别再用大家联手对付人门那一套去和苏宇说话了,这位,可不是那种吃了闷亏不说的家伙。

他蛊惑人心,比他们可不差丝毫。

他在请你让道,让天地,你让不让?

不让……你还说个屁。

天门也沉默了下来。

死灵之主几人则是笑呵呵地看着四方,你们还绑架苏宇?

这些家伙,出来都喜欢来一句,苏宇,你犯下大错了,因为你,我们实力受损,无法对付人门……现在好了,苏宇比他们更能说!

苏宇再次大笑起来,朗声道:“我在大明府期间,大明学府牛府长告诉我,有些人,他不会说,明明是做好事,最后桃子却是被别人给摘走了,你还得被千夫所指!”

“我苏宇,征战多年,杀戮四方,谁不知我苏宇功盖天地?我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救世主!你们这些老东西,战败了一次又一次,败者还有资格再战吗?出来了,就给我苏宇戴个大帽子,扰乱了对付人门?可笑至极!一群失败者,对着一位成功者咆哮,责怪救世之人,为何不给你们杀了吞噬阳气,也亏你们有脸开口!”

苏宇声音巨大无比,万界皆能听清!

“我苏宇,也用计,用的都是阳谋!正大光明!我说杀你就杀你,我说你是敌人就是敌人!不像你们这群东西,恨不得马上杀了我,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我是好人的姿态,欺骗谁呢?万界生灵都是白痴吗?会被你们欺骗?三门降临,必须要吞噬阳气,杀戮万界所有人恢复,谁不知道?”

“像你天门,人族的始祖,你想保持阳气充足,杀不了我们这些人,也许需要杀戮百亿生灵才能保持阳气充足!”

“你们这群家伙,屠戮了万界所有生灵,也许才能保持阳气补足!”

“万界的白痴很多,比如神皇这群人,为了一己之私,出卖了万界所有生灵,还自诩为了反抗人族暴政,都是扯淡,就是背叛罢了!出卖了万族利益,只为了自己给你们当狗!神皇,你说对吧?”

苏宇眼如利剑,陡然朝远处长河中飘荡的那些人看去!

神皇想开口反驳,还没来得及说话,一股滔天意志就镇压席卷而来,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!

你说个屁!

我说是,你就是!

这一刻,天门叹息一声,不再说什么,说不过苏宇。

何况,万界现在不是他们的主场。

说多了,也毫无意义!

轰隆!

一声巨响,响彻天地,天门时代,彻底降临万界!

时光长河被压缩,万界的混沌深处,一座灭亡的世界,和混沌接触,轰隆隆,一座巨大无比的天地,开始和万界接壤!

天门时代,降临了!

提前降临!

而上空,地门时代也在降临,或者说,早就接壤了,本就处于一个空间

这一刻,那如拱桥般的时光长河,一端是已经降临的天门时代,中间是降临而来的地门时代,唯独人门时代,人门并未到来,并未提前出现。

时光长河,此刻被灭亡气息缠绕,不复之前的光明。

而就在此刻,轰隆一声巨响,恶天一声怒啸:“稷天,你们不会赢的!”

轰!

地门和稷天,围杀了一阵,终于在天门降临的一刻,斩杀了恶天!

一条大道呈现,很强大,但是有些残破,恶天选择了一直拖延,到最后,也就没时间没机会去自爆了。

不过,毕竟是一位38道的强者。

此刻,稷天也是气喘吁吁,而地门,也有些喘息,他算是倒霉的,计划刚开始,按理说,不该此刻强行复苏的,可他被迫之下强行复苏。

此刻,也有些损耗严重!

那边,惊天和狱王围杀思天,思天也有些力不从心了。

这时候,人皇几人纷纷看向苏宇。

强行逼迫天门开启,没能斩杀两位36道,反而让天门这边,出现了5位超等,再加上稷天、地门、惊天、狱王,对方反而有了9位强者!

反观苏宇这边,苏宇、人皇、文王、武王、死灵之主、穹、文钰,满打满算,也才七位!

关键在于,对方的质量更高!

这反而比之前还要难缠了!

这可如何是好?

苏宇没说什么,一掌捏的掌心的人祖爆裂开,一条大道蔓延天地,被他强行抽离,人祖在地门中,也开了大道,甚至隐约有些天地雏形的样子。

看样子,也有开双天的想法。

当然,这个苏宇不管。

也不管人祖的咆哮声,带着冷漠:“既然狱不让出大道,那就让周,为我人族大业,为我诸天大业,付出一些力量!穹,有功于天地,周的天地雏形,穹,你吞噬了吧!强大之后,为诸天大业,多多出力!”

穹哪在乎这些,顿时大喜,急忙道:“好好好……”

我他么还在乎这个?

你随便怎么说!

我只知道,我有一条阳间大道可以吃了。

就在这一刻,一直没吭声的狱王,忽然喝道:“我用开天剑换他!”

“……”

四方皆寂!

稷天这些人纷纷变色。

就在此刻,狱王陡然探手,一把抓住了虚空中多条大道,悲天大道、惑天大道、鸿天大道,以及一枚五彩斑斓的石头和一把小剑!

此刻,恶天大道在稷天那边,擎天大道在石手中。

狱王一把抓住三条大道和两样至宝,看向苏宇这边,看向混沌深处,喝道:“苏宇,我用开天剑换他!你快住手!”

这一刻,她天地震荡,刚开的天地,剧烈震荡起来。

她的天地,主要核心,是有的,不是万法道,不是七情六欲道,而是法道!

法道森严!

公平公正!

可她,此刻交出这些,换取人祖的性命,她并不公平!

核心大道起了冲突,这才是大麻烦!

稷天忍不住想骂人!

该死的,狱还是出了问题了,当苏宇真要杀人祖的那一刻,她还是出了问题。

狱再次喝道:“还有,让蓝天撤离,万道石可以给你!”

她要用万道石和开天剑来换,换她父母的性命。

狱王声音巨大:“三条大道,并非我独有,我无法换给你……苏宇,你若是不答应,那便作罢!”

这一刻的狱王,天地开始崩塌。

核心大道不稳!

一旁,惊天也是惊怒不已:“狱,你敢……”

该死!

他怒道:“周和天,只是将你当傀儡罢了,并无父母之情,你……”

你狱,无情无欲,周和天,对你也只是当傀儡对待,你为何会选择这样做?

狱王恢复了平静,看着天地中刚刚建立的大道混乱一团,不断有大道崩塌,关键在于核心大道在坍塌,不由一声叹息:“既然是人……哪怕为恶,岂能……真的无情!”

一瞬间,众人失声!

完了!

狱王此举,会导致之前很多算计,都化为一空,甚至会导致她天地彻底崩塌的!

狱王却是平静:“非我有情,只是,你们自己不曾考虑过……我与星宇几人相处数万年,和炎火相处数万年……”

自嘲一笑。

无情无道!

是,她的确比其他人要冷血,要冷酷,可要知道,这不是一日两日,而是动辄万年!

她进入地门十万年,地门中也度过了万年,万年来,炎火言听计从,日日夜夜的和她谈人生,谈理想,谈笑风生,足足万年!

最终,更是为她而死,义无反顾,哪怕知道,他被算计了!

或者说,一开始,他就明白!

道,不是一日被破的。

而是日积月累,一日又一日!

周和天,的确只是生了她,未尽父母责任,甚至只是当成了对付人门的工具,可是,终究还是父母,何况,周除了培养她无情无道,刚刚那一刹那,却是并未向她求救,而是让她不用管自己……这反而让狱王动摇。

而天的凄厉惨叫声,更是让她心神动摇。

蓝天太过变态,天这么下去,下场太过凄凉。

哪怕最后活着,也是一个疯子,一个意志混乱的疯子。

当她看到苏宇真的要杀她父亲,要被穹活活吞噬,她还是大道动摇了!

狱看向其他人,带着一些叹息:“我,我父,我母,都为诸位付出许多!难道此刻,都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?”

稷天有些恼火,手持长剑,长剑染血,带着一些恼怒之色,沉声道:“你可知,开天剑给了穹……”

狱王平静道:“他吞了我父,提升的实力,和拿到了开天剑的实力有区别吗?那样一来,我们反而少了一位强者,救下我父,还能多出一位强者,稷天,不是吗?”

这一刻的狱王,倒是能说了,之前,那是一声不吭。

可当大道开始崩塌,有些东西,被打破了!

她无法维持之前的状态了!

而稷天,眼神冷厉。

麻烦了!

狱王的无情道被破了,法道不再森严,这代表,他哪怕不答应,狱王也会交易,而且,他拒绝,一旦周被救回来了,那反而多了两位敌人!

并非苏宇破了狱王的道,而是这无数岁月来,一点点的累积,最终,在周快被杀的这一刻,狱王彻底无法维持这条法道了!

怎么办?

此刻,狱王还掌握着三条大道呢。

之前,为了引诱苏宇他们上钩,好东西可都是丢到了狱王那边。

还有,现在狱王忽然罢战,惊天一人想杀死思天,难度开始增加,稷天和地门想过去,可狱王却是眼神冰寒地看着他们,显然,是担心他们去强行夺走大道和宝物!

她还需要用这些换取周和天的性命!

而此刻,天门也是一声叹息:“地门,罢了,狱要换,那就换吧!苏宇,放了周!”

周当年所谓的背刺,也不过是一场大戏罢了!

人族八部首领,并未真的出现叛徒,当年只是明知不敌人门,无法匹敌,天门才选择了在那时候蛰伏。

远处,地门没说话。

周,毕竟和天门关系不一般。

稷天和他不答应的话,人祖周算是中间人,没了中间人……也许合作会出现一些问题,周还是很重要的,他不单单是地门和天门的中间人,还是稷天、惊天和大家合作的中间人。

没了周,接下来的合作,也许还会出现一些麻烦。

……

他们在纠结,在挣扎。

苏宇却是不管他们,继续剥离天地雏形,之前大家还没在意,此刻,天门顿时皱眉:“苏宇!”

我们在说换人了!

你还想怎么样?

苏宇一脸意外,看向四方:“我答应了吗?谁跟你说开天剑和万道石就行的?奇怪的家伙!我说了,我会答应吗?我白痴吗?就这两东西,我放了一个36道,然后给你们来杀我?有时候,命更值钱,不懂吗?”

苏宇平静道:“这两东西要换,也能换,换周成为一位1道修者,嗯,我准备把周纳入我天地,我够意思吧?保他一命!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愤怒不已!

废话!

周真成了一道修者,那还有救他的意义吗?

“你想如何?”

远处,狱王也是语气冰寒!

苏宇笑了:“不想如何,现在除了思天没死,你们有五条大道,都给我就行!对了,思天你们杀了,可以留下她的大道,我这人够意思,不会全部都要!”

“你在做梦!”

稷天冷冷道:“苏宇,你真的觉得,我们会答应?”

苏宇摇头:“肯定不会啊!但是……又有什么关系呢?破了狱的道,让狱恨你们,谅你们也不敢再相信她,不敢让她吞道!如此一来,谁吞?你稷天?大家相信你吗?如此一来,你们就无法制造出一位可以匹敌人门的强者了,那样的话,我们完蛋了……你们也死定了,结果是一起死!”

苏宇笑了,笑的开心:“一起死,我吃点亏,活的少一点!算了,便宜你们了!当然,若是救回了周,我可以将周交给你们看管……狱虽然动了私心,可一旦周被救回去了,也许还能挽救一下,你们控制了周,还能继续利用一下……到了此刻,死马当活马医吧!”

苏宇笑的开心,笑的放肆:“别拿死亡威胁我,没用的!我苏宇,若是惧怕死亡,我就不会走到今日!当然,你们可以威胁一下老死他们,嗯,试试看!看看他们会不会背刺我!”

苏宇笑的玩味!

稷天森冷地看着苏宇。

苏宇却是无所谓,也看向他,带着笑容:“看什么?老同学,我什么性格,你在万界也有段时日,不懂我吗?”

稷天缓缓道:“你也有亲人……”

苏宇点头:“那就都寂灭吧!”

苏宇笑了:“目前来看,我没胜利的希望,既然如此,我有资格让你们也绝望,那我就跟你们一起斗到底!”

地门开口了:“苏宇,何必呢?我说过,我们的敌人,是人门!明明是有机会合作的……至于阳气不足,我也说了,我们会想其他办法解决!”

苏宇不理,只是自顾自道:“你们现在厉害了,我现在没办法,只能想办法弄死了周,把狱的大道弄的崩溃,还有,我们毕竟还有这么多人,聚在一起不动了,就等你们来,来了,干死一个算一个……我看你们还有多少实力去对付人门!”

苏宇嘿嘿直笑:“我喜欢这种三足鼎立!你们杀我,就得考虑,付出多大代价,老死还是很厉害的,说39道,你们俩提前复苏,恐怕也就和老死实力相当!穹吞了周,可以匹敌稷天了!我呢,打打惊天还是可以的!文王,你们几个就受累一些了,对付一下石和空他们……玩不过,就自爆,这么厉害,自爆的话,多少有点用……然后把人门接引出来……嘿嘿……两败俱伤给人门捡便宜好了!”

四方再次安静了下来。

天门和地门这边,因为两人提前复苏,实力下滑,不具备直接碾压苏宇他们的实力。

苏宇提前打破天门和地门,虽然麻烦很大,可是,也给了大家机会,否则,死灵之主一个都斗不过,可现在,39道的死灵之主,真拼命,这俩可能会有一个要完蛋。

大概率是地门,他消耗太大!

这时候,天门轻叹一声:“都是人族……”

苏宇打着哈欠:“人门可能也是人族,不然,你们怎么修炼出人门的?时光之主还有可能也是人族,怎么着,人族就该成全你?你要不要成全我?天门,你是老前辈了!别那么幼稚好不好?你们的什么大义,对我有用吗?若是有用,我早该自杀成全你们了!”

说着,苏宇又笑道:“还有,地门可不是人族!石和空也不是,也是啊,天门,我们可都是人族,要不我们联手怎么样?我比地门靠谱一些吧?地门算个屁啊,他现在孤家寡人一个,我这边不比他强吗?”

苏宇忽然来了兴趣:“文呢?他可是我老祖!还有啊,我修炼出了天门,天门,咱们可能都是你后裔啊,我们才是自家人啊!对,我都差点忘了!我们一家人啊,自己人打自己人?联手吧!你把石和空打死,我吞了道,绝对更强,合作吧!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天门无声。

苏宇迫不及待道:“合作不行吗?你刚刚不是说要合作的吗?我答应了!咱们打死外族,合作啊!”

“……”

天门再次沉默。

而他身边的石和空,却是有些忌惮,稍微远离了一些,此刻,石和空,也是忌惮无比,天门不会真突然给他们来一下吧?

那才可怕!

天门叹息:“无法合作的!”

苏宇哈哈大笑:“打脸不?之前不是叫嚣着合作吗?怎么又无法合作了?切!”

苏宇一声鄙夷,天门也不在意,看向死灵之主,平静道:“阴,你要和他一直这么疯下去吗?”

苏宇一愣,看向死灵之主。

死灵之主微微皱眉。

苏宇一脸震撼:“啥玩意?”

“……”

死灵之主看着苏宇,皱眉,有些恼火:“怎么?”

有问题吗?

“不是,他喊你什么?”

死灵之主有些无语了,“你有问题?”

阴,怎么了?

老子当年先修阴死之道,之后才彻底转换成了死亡大道,当年大家的名字,一开始很多人都没名字,后来修道有成,有的根据大道给自己取了名字,有问题吗?

苏宇急忙摇头:“没问题,阴!”

去你大爷的!

死灵之主都快气笑了,“这时候了,你小子还敢招惹我?”

此刻,他若是不站苏宇这边,苏宇这边没了他……绝对完蛋!

你小子,还敢这时候嘲讽我?

“爷爷!”

“……”

死灵之主瞬间语塞,看着苏宇,又一次见识到了苏宇的无耻!

半晌,硬是没能说出一句话!

一旁,人皇他们都笑了。

在这一刻,大家却是笑的开怀,苏宇,有时候不要脸起来了,那是真不要脸!

到了这时候,天门看他还在剥离周的大道,无奈,开口道:“苏宇,放了周吧!开天剑、万道石、愤怒之道给你,至于其他的,无能为力!你要明白,我和狱也许想救……不代表大家都愿意去救!”

苏宇笑了:“也行!这样,你把开天剑和万道石先拿来,我让人皇用万道石进入36道,让穹用开天剑进入37道或者38道,然后我放了周,你再给我愤怒之道!”

你当我们白痴吗?

此刻,稷天见天门和狱都是这意思,再看地门沉默不语,大体上知道了他们的心思,此刻,他们还没恢复到巅峰。

显然,这两位不愿意此刻和苏宇他们开战。

可是稷天明白一点,不能给苏宇太多时间,他看向几人,沉声道:“诸位,东西给了苏宇他们,让他们更加强大,那我们的麻烦,只会更大!等到二位恢复了伤势,那苏宇他们,也许……无法克制了!”

苏宇懒洋洋道:“切!你觉得天门和地门,愿意在没达到巅峰的时候,和我们死战?若是死在了非巅峰期,大概肠子都能悔青了!稷天,老同学,你了解我,你知道的,我可没吓唬他们,真打起来,我就逮着地门打,打死了地门再说……你觉得地门愿意在这时候和你并肩作战?”

苏宇嗤之以鼻:“你们这些人,我早就看透了!再怎么合作,也只是面和心不和!”

稷天沉声道:“苏宇,你说的好像只有我们不和,你这边,穹呢?死灵之主呢?”

“我们若是只针对你……”

他话都没说完,苏宇叹息一声,打断道:“你傻啊,我找的合作伙伴,都不是那么聪明,武夫当道的那种,聪明人才喜欢想太多!我可喜欢穹了!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穹瞪大了眼睛,看着苏宇,半晌没说出话来!

诸天安静一片!

死灵之主几人也是嘴角抽搐,半晌没吭声。

稷天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他懂了!

苏宇的意思太简单了,我不怕,因为我找的人,都是莽夫,莽夫算计不多,所以我不太担心,而你们,天门、地门、稷天、人祖,可没一个善茬!

这人多了,都喜欢算计,凑合到了一起,这问题就多了!

偏偏,稷天一时间还无法反驳,只好冷冷道:“死灵之主,穹,你们也听到了……”

苏宇回头,笑眯眯地看着死灵之主:“爷爷!”

死灵之主讪讪,艹!

无言以对!

穹有些愤怒,苏宇龇牙笑道:“穹哥,我帮你要好处呢!”

“……”

穹有些无语,也没吭声。

一时间,诸天安静的吓人。

苏宇嘿嘿笑道:“老同学,还有什么要说的?来,你继续挑拨,看看能不能把人皇给挑拨走,人皇和我不和很久了,我早就说杀狱,他一个劲地阻拦,你要不把人皇拉回去?”

苏宇看了一下目前的局势,又笑道:“行了,石和空现在还一头雾水,我要是不追杀他们,他们都为你愿意搭理你们,还帮你们?真以为你们吃定我们了?休战吧,咋样?好东西送一些来,咱们都修养生息,回头再战?”

几人憋屈无比!

这一次,他们也没损失什么,可是,拿到的好处,却是要让给苏宇,还是有些憋屈的。

真正损失惨重的,还是人门那边!

就是有些不太舒服!

不太爽!

这一次,其实计划大半都完成了,思天一死,人门六位大圣全军覆没。

可是,战利品却是要让给苏宇!

这让稷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!

合着,最后给苏宇打工了?

苏宇也不着急,继续剥离大道之力,人祖闷哼声不断响起,对面,天门微微皱眉:“要不现在出手斩杀苏宇他们,要不……换人!”

他带着一些愤怒了!

马上抉择!

因为稷天在废话,苏宇不断抽离大道之力,周都快跌落36道了。

稷天打的主意,他清楚,可此刻,他和地门都没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。

苏宇有句话说的对,不死在巅峰期,死在这衰弱期,谁都不甘心!

稷天叹息一声,“苏宇,你又赢了!”

苏宇得逞了!

只能换人!

他不太愿意,他知道,这是资敌,还不是一点点,可是,天门和地门都不愿意现在死战,那他一人愿意有什么用?

再反对下去,他们这联盟,都要破碎了!

原本以为坚固无比的联盟,大家都会对付人门,结果人门还没出来,这个联盟就被苏宇搅合的快崩溃了。

打生打死了半天,战利品被苏宇他们拿走了大半……真的不甘心啊!

憋屈无比!

而苏宇,还火上浇油,笑呵呵道:“稷天,我能赢,不得谢谢你吗?要不是你叭叭叭个没完,我能想着你们这些人都是一伙的吗?我能想着你和人祖一伙的吗?你好端端地,跑到人祖的碧华山不走,他还不杀你,你还之前跟我展露过人门……话说,你故意的吧?”

“……”

安静无比!

稷天有些憋屈的厉害,废话,他不是非要在碧华山不走,而是他需要人祖给他强大肉身,他那时候走,反而有些欲盖弥彰!

可此刻,在苏宇口中,完全就是他暴露了一切!

苏宇又笑道:“不过别说,你叭叭叭的,给我争取了好多时间,不愧是万府长的孙子,我的老同学,让我进入了36道!现在又和我叭叭叭个没完,你看,我都快把人祖剥离到35道了……”

“这一次我能有这样的收获,都是老同学的功劳,回头我请你吃饭!”

“……”

稷天气机动荡,有些憋屈的厉害,甚至想吐血了!

下一刻,喝道:“换!一手交人,一手交宝物!”

不能拖了!

再拖,这联盟真要破碎了,关键是,苏宇这疯子,还在继续剥离大道,再搞下去,他收获更大!

稷天有些无力。

我知道不能换,大家都知道,可是,大家不得不换!

地门和天门不想此刻开战,换人,也只是为了不现在厮杀。

狱是为了救人,她是非要换不可。

到了这地步,他反对也没用。

苏宇,又赢了!

强行打破天门,让天门提前解封,这一步,看似让他们强大了,实际上,却是加大了他们的分歧,苏宇赌赢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