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919章 人门(万更求订阅)

第919章 人门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242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苏宇对大周王好奇,对星好奇,对当年时光册副本融入自己也好奇。

此刻,他想去找大周王聊聊天。

不过思考再三,还是决定等等。

等文钰那边出结果!

那边散修极多,看看什么时候能彻底清理出来。

而此刻的他,等彻底融合了天地,便让大家各自散去,留下少数几人,以及日月和黑月、法三人在。

了解一下人门和天门的具体情况。

其实仙祖和咒应该了解的更多,不过这样的强者,只能杀,活捉太难了。

……

大殿中。

苏宇喝着茶,没喝酒了,茶叶一直用的都是茶树的茶叶,都快把茶树薅秃了。

也不知道文钰还记不记得茶树,记得的话,会不会来要人?

反正苏宇不太想给。。

茶树,跟我混了。

此刻,万天圣也在,见苏宇喝茶悠闲自在,不由笑了笑,也不打扰苏宇,笑容灿烂,看向黑月。

日月和法,待会再审。

“你叫黑月?”

万天圣看向黑月,黑月此刻浑身都在颤抖,哪怕他已经修炼到了28道,也是一位极强的强者,可此刻,在苏宇这,依旧忍不住颤抖:“是,我叫黑月!来自枉死城……”

苏宇打着哈欠:“枉死城?我上次问你的时候,你不是说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大人……”

黑月急忙道:“之前我真不知道……”

轰!

雷霆劈下,带着阳刚之气,劈的黑月痛呼一声,一股黑烟溢散而出,苏宇笑了笑:“阴阳结合后,我发现一个问题,你们这些过去之人,其实惧怕真正的阳刚之气,比如这雷霆之力,全部以万界规则之力爆发,对你们伤害很大,甚至可以劈散你们的本源!”

黑月战栗:“大人,我没说谎话!我本是散修,后来被神秘人收服,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咒是人门在天门内的使者,这次大人击杀了咒,我才知道……”

苏宇笑了笑:“那你只是个小人物了?”

黑月露出惧色:“大人,我知道的东西很多,因为当初为了拉拢我们,人门那位亲自现身过,虽然只是投影,可也强大无比!我对人门,多少也有一些了解,为了拉拢我们,对方也不会一点人门消息不泄露……当然,都是那位说的,具体真假,我无法确定!”

“说说吧!”

苏宇笑了笑,“别颤抖,来,坐下聊,喝杯茶!好歹28道的顶级强者,在这万界,都没几人可以匹敌你,多厉害的角色,跟我装的这么可怜……怎么,装可怜给我看?”

“……”

黑月无奈,那也要看面对的是谁,他面对的是一位击杀了多位禁地之主的存在。

可苏宇这么说,他也不敢反驳。

胆战心惊地坐下,拿起茶杯,半晌都不敢喝,许久才道:“大人,我说出我所知道的一切,不知大人可否饶我一命?”

苏宇笑了笑:“不好说,看对我有没有用!没用的话,那就断道,融入其他人大道,灰飞烟灭!对待敌人……我从不手软!有用的话,不是不可饶了你,我这人,没别的,说话比较守诺……嗯,万界都知道,你要试试吗?”

黑月无奈至极,低头,回想了一下,这才道:“我一直是天门内的散修,并无禁地从属,开天末期诞生,后来被封印!大概在八千多年前,我还是24道,在散修中也算较为出名了,散修中25道以上极少!”

“那时候,我遭遇了一次危机,被人追杀……当时我不知道是谁,现在知道了,应该是咒!”

黑月解释道:“那时候,对方能杀我,但是没有杀我,而是囚禁了我。后来才知道,是为了收服我,为他卖命!”

苏宇淡淡道:“行了,编什么编!”

苏宇不耐烦道:“你之前就是不说而已,真以为我不知道?咒要收服你,需要那么麻烦?找到你,直接说他是咒,一位34道禁地之主,我还不知道天门内中人什么德行?巴不得马上倒头就拜,喊一声爸爸收下我!至于什么勾结人门,在你们眼中,能强大,能活命,还在乎勾结谁?”

苏宇哼了一声,眼神冷厉:“之前不说,我看你还有几分狠劲,被折磨几天都不肯说!那是对咒,对人门那位有信心,后来发现咒被我杀了,你才怂了!”

“黑月,你若是觉得我苏宇白痴,你尽管继续编!信你一个字,算我苏宇白痴!我也会让你尝尝,生不如死,到底是什么滋味!”

一声冷哼,冲击的黑月耳膜破碎,七窍流血!

黑月脸色剧变,这一刻,才有些颓然:“是,大人教训的是,是我……是我想活!因为之前我知道咒太强,大人哪怕实力强大,我觉得……觉得也不是咒的对手,我若是背叛,他们是知道的,那我就麻烦了!”

苏宇懒得多说,靠在椅子上,继续倾听。

他叹息一声:“很早之前,咒就投靠了人门,我真的见过那位人门强者!我隐约听过咒叫过一次对方的名字,应该叫稷天。”

苏宇眉心跳动,没说话。

稷这个名字,很少有人用。

他只知道一个,周稷!

稷天?

稷天大圣?

有一个微信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,可以领红包和点币,先到先得!

又一位大圣吗?

这也是苏宇之前才知道的,人门内,顶级的存在,好像被称为大圣。

周稷是他的人,还是说,周稷就是他的分身?

直接通过周稷的人门,早就侵占了周稷的肉身?

周稷自己说过,他生来就是为了接引人的,那是接引人祖,还是接引这位稷天大圣?

这两者有关系吗?

一个个疑惑,在苏宇脑海中浮现,他没插话,继续听着。

黑月也不知道苏宇的心思,继续道:“在人门内,我曾隐约听咒和这位聊过,人门和其他二门不同,人门内,人门是真正的主宰!在这位主宰之下,便是大圣,也就是稷天这一层!人门,是有规矩的,也是统一的,只是那些大圣,可能彼此有竞争,有任务……”

苏宇这次打断了他:“你是说,人门意志是清醒的,还统一着人门?”

“是,当然,我只是听说……”

黑月哪敢说肯定,急忙道:“有一次,稷天曾和咒谈过一次,不知是威慑我们,还是威慑咒,他曾说过,人门应该是时光之主那个时期的一位超级强者……人门曾和时光之主有过争锋,只是失败了,才被镇压了!但是,而今时光之主消失,人门才是当今第一强者!早些年,一直沉眠,但是,这个时代,人门会复苏!彻底的复苏!再次席卷天地,找到时光之主……”

黑月继续道:“还有一点,人门可能和噬蝗有关!”

苏宇一愣,噬蝗?

那种灭世的怪物?

什么鬼!

黑月解释道:“这个是咒无意中说的,有一次我们灭杀了一些噬蝗,咒看到后,随意说了一句,说人门真的可能彻底复苏了……噬蝗可能是人门的一些意志呈现……”

苏宇眼神闪烁:“意志呈现,噬蝗,灭世,毁灭……人门代表毁灭和灭世?”

他微微皱眉,“人门发动了灭世?”

很快,将这些念头压下。

苏宇不急,一点点收集情报,还原事实,当情报足够的时候,他就可以推演出自己想要的结果,无法推演,只是因为信息不够多罢了。

黑月继续道:“人门的情报,除了这些,还有……还有所谓的大圣,可能是空他们那个级别的存在!”

苏宇微微一动:“36道以上?”

“很有可能!”

黑月马上道:“具体的我其实不清楚,但是有一次,咒提及穹的时候,稷天曾说过,不要去招惹,除非他本尊降临,否则,他也拿这个层次的存在没办法!所以我推断,他本尊应该也有这样的实力!”

36道以上,为大圣!

“大圣有多少?”

“这个小人真不知道!”

黑月摇头:“但是一定不多,因为稷天说过一次,他说,那几位也有布局……几位,而不是那些、那十多位……所以我想,应该不超过10位!”

这个还是有道理的。

苏宇想了想,如今三门中,有哪些是36道的?

空,石,穹,死灵之主,天门,地门……

目前已知的,就这6位应该都是。

天门和地门肯定是!

剩下的,人祖、混沌之主不确定,人祖可能是,也可能不是,混沌之主的话,地门中唯一的顶级存在,据说文王被对方击退,那对方肯定不弱。

人皇现在若是能彻底恢复,又开辟了天地,人皇还是有希望很快进入这层次的,就看怎么恢复了。

文王双天合一,万界的天,他本来有32道之力,但是门内的天,他才开辟,可能能到34道,能不能达到35道,不好说的事。

还有狱王!

苏宇想到了这位,这位,也是四极人王中彪悍的存在,还学过时光师走万法之道,甚至想过开天的事。

文王和人皇这些年都陷入了麻烦中,她呢?

她若是一路顺利,也许……也很可怕!

狱,够狠!

按照武王对狱的说法,狱是个相当冷静、毒辣的女人,她有自己的主张,当年她应该不如文王强大,但是现在,不太好说。

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算上这些人,天门、地门和外界的36道加起来,也不到10位。

36道和35道,其实也没什么质变过程。

但是36道强者,符合天罡之数,大道之力形成稳固闭环,苏宇见过他们出手,大道和肉身几乎彻底相融,真正做到了道身合一。

这样的人,难杀!

不过死灵之主也很强大,此次他天地合一成功,可能进入39道,苏宇觉得,哪怕在人门中,也难找敌手!

三门具体什么实力,苏宇倒是不太清楚,但是地门就在附近,也许可以试探一下,或者问问看,能不能得到答案。

死灵之主……

苏宇还是感慨一声,还是厉害角色!

到哪都是厉害角色!

从万界到天门,从天门到地门,哪怕到三门齐出,这位也是最顶级的存在,自己当年一直把他封为万界第二,还是有道理的!

眼光很不错!

苏宇自我夸赞了一下,他眼光相当不错。

黑月见苏宇陷入了沉思,等了一会,见苏宇看来,这才继续道:“当年文钰被困的事,其实就是这位的布局!他联络了法,也联系了天门,他掌握了很多情报,万界的情报!”

“他知道万界这边,文王天赋强大,也知道文钰的具体身份,甚至知道文钰在谋求开天……所以,他在那个时候,和天门达成了一致,削弱万界的力量!引诱文钰探查时光长河,天门负责布置陷阱,法负责用自己的万法道引诱文钰……文钰为了开天,为了强大,一定会上钩!”

“果不其然,文钰最终上钩了,她是在游荡时光长河的时候,被天门主动吸入了门后,之后,就被法困住了,但是文钰也很果决,在那个时候,选择了瞬间开天!和法的万法域纠缠在了一起,法不得不选择开天,想要侵吞她,结果却是被反制了!”

苏宇笑了:“为了谋划文钰,你们倒是舍得下本钱,天门、法、稷天都出动了,那既然把文王和武王引去了,其他人不说,咒为何不去杀了文王?”

黑月讪讪道:“牵制法!以免真的被法吞噬了文钰,成功晋级!其实,这种合作是很复杂的!我们一方面希望能牵制万界的力量,但是,又不希望天门这边,人道圣地太强!所以,法这边,大家都在看着,都在等着,就是不希望法彻底成功,成为门后第四位36道的强者!”

苏宇摸了摸下巴,看向那边一声不吭的日月,笑道:“那天门这边,为何不帮法解决文王的牵制?刀、武、日、月。足足四位顶级存在,出动一位,都可能解决掉文王了!”

日月没吭声,而此刻,角落处,法的虚影浮现,淡淡道:“还能为什么?怕我尾大不掉罢了!人还没彻底复苏,我32道,日、月还能对付我,一旦我真到了36道,他们怎么和我斗?一方面希望麾下强大,一方面又怕我们超越,一旦真达到了36道,日月阻挡不了我,那我可能反制人,能答应吗?”

“御下之道!”

苏宇笑了:“哎,有意思,哪怕到了这时候,也不忘御下,以免以下犯上。”

法倒是平静:“很正常!习以为常!和禁地一样,为何禁地不会出现第二位禁地之主?是真的无法晋级吗?有些达到了30道的强者,有时候无声无息地就消失了……这种情况,十有八九,都是禁地之主自己出手干的!散修中,为何没出现禁地之主?没人再开禁地?也是如此!”

苏宇笑了:“何必呢!”

“何必?”

法笑了:“苏宇,到了你我这个地步,有些事,你还是没看透彻,不,应该说你太年轻!门后……末世啊!”

苏宇微微一怔。

“末世,末法!”

法平淡道:“你不会真觉得,我们修炼,完全不需要外物吧?规则之力要不要?很多禁地,几乎修一样的道,虽然不是完全相同,可大道几乎都挨在一起,你一旦晋级了,那我怎么办?我还能修炼吗?原本只够我一位合一修炼,现在你也要纳道入体,以大道淬体,那我怎么办?那就有冲突了!”

苏宇想了想,点头:“也是……我倒是没在意这些了,主要是我修炼,现在不太用那些,主要靠抢,靠剥夺别人大道,也对,你们大多靠规则之力!”

“……”

这话才是最狠的!

他不靠那些,他靠抢来的,杀来的。

苏宇见法主动开口了,笑道:“法,既然主动开口了,日月不想多说,你倒是和我说说,天门那边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”

法淡淡道:“你不是都知道了吗?人有四大门徒,八部首领效忠!刀、武,还有我,都是门徒,其实还有一位,但是当年就死了,人的门徒都是在暗,首领在明!八部首领,周背叛了他,甚至取代了他的人祖名号,其实从这就可以看出一二……人祖……除了一族开创者,后来的,哪敢称祖?”

“辰也是当年战死了,日月文星都在人道圣地,也就是门内,天和明没死,可能在地门当中。”

苏宇微微点头:“你是他的门徒,那你应该知道,他开了天,是吧?”

“对!”

法微微点头:“他当年就开了天,实力极强,当然,他很低调……可是没用!人门早就知道他的实力,当年我们和你们一样,也面临灭世之危,那时候不是三门开启,而是人门和地门开启……但是人门极其神秘低调,地门当年是先锋……地门当年可比现在强多了!”

法自嘲道:“那个时代,我们的主要对手就是地门,也就是我们的上一个时代,混沌时代!开天时代,强者是真的多,可混沌时代,封印的都是当年纵横天地的古兽……现在你看到的不强,那是因为当年强大的一批,大多都被我们斩杀了!”

“很多强者,在那个时代战死!万族的开创者,其实大半都死在了那个时期!比如我记得,当年纵横天地的五行灵!金木水火土,五行五人,极其强大,都战死在了那个时代!”

“阴阳二老,也战死在了那个时代!”

“……”

法一声感慨,“像我们,在那个时代,其实处于二线,一线就是人、穹、石、空这些存在,都是大有来历之辈!人在这其中,更是顶级的存在!”

苏宇笑道:“那为何会失败呢?按照你的说法,的确很强大!”

“因为地门和人门联手,人门暗中插手了,否则,单独地门,还真未必能赢我们!”

法平静道:“还有,不要小瞧了地门!我看你们,好像觉得地门不太行……这很可笑!地门是那个时期真正的顶级强者,开天时代,陨落的强者,大半都是被他杀的!他受伤太重,也是需要杀的人太多……最终被众人联手击溃,打爆了门户,不得不退走!”

苏宇挑眉:“地门比人还要强?”

“当年是这样的,但是现在他受伤了,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,应该也没痊愈!”

苏宇这下来了兴趣:“他这么强?那他多少道之力,你知道吗?”

“36道以上,具体以上多少,我不清楚!”

他说着又道:“如今,最强的死灵之主,可能比他还要差一些,但是,人在那个时期……可能和现在的死灵之主相当了!”

苏宇笑了:“这么弱?”

“……”

愣住了!

法真的愣住了,猛然看向苏宇,什么意思?

苏宇轻咳一声:“抱歉啊,我不是故意的,我是说,三门这么厉害……就和死灵之主差不多?”

“……”

法有些呆滞,半晌才道:“人……可能有40道之力!”

弱吗?

我不觉得啊!

真的弱吗?

我很懵!

还有,你这意思,是觉得死灵之主不强?

可是……那家伙现在真的很强啊!

恐怕有三十八九道之力了吧?

现在可能是能活跃的,第一强者!

苏宇笑了笑:“这么说,天门可能有40道之力,而地门比他要强一些,人门也许最强,是这样吧?”

“大概……是吧?”

法一下子被苏宇搞的有些懵!

苏宇再次笑了起来:“别误会,是很强,可是……真没超过我想象!我想象中,三门强悍无比,现在一听你说,可能就和死灵之主差不多,我这和死灵之主接触多了……总觉得也就那样吧,你这一说,我忽然安心了!”

这么说来,老死真的厉害啊!

可以!

法不太想说什么。

死灵之主,他要是不强,他敢这么狂吗?

他敢招惹天门吗?

可他就敢!

因为他双天合一,哪怕这次没领悟生死大道,合一之下,彻底合一,也可能会进入38道,超越万界第一兽,第一石,第一剑!

“明白了!”

苏宇点点头,继续道:“那人道圣地,还有别的强者吗?”

“没了……当然,若是有后代崛起,那就另当别论了,但是可能性不大,末法末世,没有未来的时代,除了老古董,哪还有新人出头。”

这话,有些自嘲!

也是事实!

三门中,强大的其实都是老古董,新生代进入一等的几乎都没有,比万界还可怜,万界这边,人皇他们都算是新生代,万族也都算是新生代,一等还是诞生了不少的。

而禁地中,活跃的强者,都是开天时代的存在,被封印后,除非继承上一代的大道,否则,几乎没人崛起,剑空这样的二代,也只是达到了22道。

“那,天门……哦,就是人,最后如何被算计了?我听说,他还想献祭所有人,结果失败了,反而被他们坑的自动封印了时代?”

法想了想才道:“那是战争后期了,人受伤了,和地门的一次交战,受伤不轻!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战争,他和地门两败俱伤……所谓献祭,其实你开了天地也知道,就是想把其他人纳入天地,强大自己,其实也是互惠互利,未必一定要杀他们……结果被周背叛了,消息提前泄露,而周添油加醋,说是直接杀了所有人,献祭所有人!”

“这导致几位强者在关键时刻,给了人致命一击!”

“最后,为了自保,为了能活下去,人选择了自封时代!”

苏宇疑惑:“为何自封时代就能活下去?”

这一点,他很好奇!

法又道:“因为你这边还没感受到真正的末日降临!那个时候,其实时光长河都在坍塌!大家本源都在消散!那时候有两个选择,第一,彻底打爆地门,消灭地门内的末日气息蔓延!第二,自断长河!将长河截取一段,封锁在天地之内!让长河本源不再溢散!”

“人就是选择了第二种,将那个时代的长河直接截断,封锁天地,这时候,大家没有其他选择了,只能选择自保,巩固黑暗长河,维持长河不崩!”

苏宇似懂非懂,还是疑惑:“长河这么容易截断?”

很厉害的!

别说苏宇,现在的死灵之主,也截断不了吧?

“不一样的,末日的时候和现在不一样!”

法叹息一声:“到了那时候你就知道了,长河动荡,随时可能坍塌!所谓截取长河,只是将我们所在的那一段截取,存在于过去的长河截断……这也是开天者才能做到的事!其实死灵之主开天,和那个时期也有关,长河动荡,死气蔓延,他才有了在那个时期,开辟死灵天地的资本!”

原来如此!

所以,死灵之主是在后期,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,才开天成功的。

也有几分借助了时代的意思。

“那周,就是人门的棋子?”

“对。”

苏宇摸着下巴:“那他在后期,还活跃在新时代,后来为何跑了?他不跑,一直留到现在,他可能是第一人,直接掌控时代,安心等待人门降临好了!”

既然是人门的棋子,那何必跑呢,就这么等着,等到现在,不给人皇他们机会,万界还能有现在?

法笑了:“没人愿意当一辈子棋子!”

苏宇一愣,笑了。

“所以说……周,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了?”

“对!”

法倒是一点不意外:“你若是周,你甘心吗?若是你一开始是人门的棋子,等你强大了,你甘心一直等待着人门降临,夸赞一句,干的漂亮,然后……继续当小弟?”

“周大概率也开了天地,开天者,几个甘于人下的?在那个时期,死灵之主离开,他就是诸天第一人,这个时代,甚至是他带着人族彻底崛起,他就是人祖!那他为何,不成为这个时代的霸主,将三门彻底解决呢?”

苏宇一愣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周,可能也在庇护这个时代?”

“为何不会?”

法笑了:“这是你的时代,也是他的时代!他又没被封印,他的大道也许都留在此地,他也可以和死灵之主一样归来!既然如此,他为何非要灭了这个时代,而去给人门时代当属下?”

苏宇一听,有道理啊!

在这之前,他把周,也就是人祖当假想敌的!

可法这么一说……未必啊!

周,可能也想解决三门的!

苏宇来了兴趣:“听你这么一说,都是有些意思了!不过……算了,哪怕他要庇护这个时代,跟我可能也有仇,他后裔被我干掉了不少!”

苏宇笑了一声,又道:“还有别的要说的吗?”

“没了,其他的你该知道的都知道。”

法依旧平静:“对了,最后再说一点,人门可能真的复苏了,彻底复苏的那种!甚至……就在你身边!人门状态可能有些特殊,你身边任何人,都可能是人门所化!”

苏宇笑了:“挑拨?”

“不,事实而已!”

法倒是没兴趣挑拨什么,平静异常:“人皇重伤,可能就和人门有关!是,当年是有人从天门中进攻,击伤了人皇,可虚弱期,不是随便就会到来的,未来的本源,其实和人门有些关联!凡是修炼了三身法的修者,都可能被人门占据了肉身……而人门,还能操控你何时迎来虚弱期,否则,哪有那么巧合!刚好虚弱期到了,刚好人皇天门被攻打,刚好一切都被人皇遇到了?”

法笑了笑:“这些,是我自身的一些判断,但是三身法,一定和人门有关的!天门中当年其实也流传过三身法,但是后来被消除掉了,我们这些人都知道三身法是有缺陷的……而这功法来源不明,大概率是人门流传下来的!”

苏宇摸起了下巴:“你的意思是,未来的本源之力,其实不是借的时光长河,而是人门的!人门掌未来长河,所以,其实未来身,是朝他借力?”

“对!”

苏宇顿时笑了:“厉害!若真是如此……人皇败的不冤!早在抽取未来身实力的时候,就入瓮了!”

这个,倒是很关键。

苏宇还得问问,文王他们有没有抽取未来身实力。

苏宇也抽取过,但是很快他就解决了未来身,增强了一点点实力而已,很快又迎来了虚弱期,算是还回去了。

可其他人,不知道有没有遇到过虚弱期。

若是没有,一旦和人门遭遇上,可能会出大问题!

“还有其他吗?”

“没了。”

苏宇点点头。

“人门和毁灭、破灭、未来身都有些关系,是时光之主同辈人,同时代的人,甚至争锋过……门内有多位大圣级存在!”

这是他对人门的了解,还是不够详细,但是起码比之前知道的多多了。

苏宇再次看向黑月,黑月也连忙摇头:“小人也不知道其他了……”

苏宇看向日月,日月一脸沮丧和绝望,见苏宇看来,有些无奈,轻声道:“劫主何必再看我,当日我知道的,都告诉劫主了!”

当日我可是把你当救命稻草对待,结果我发现,我就是个白痴!

这下好了,坑了自己,坑了法,坑了很多人,法看他眼神,那叫一个冰冷,而日月,也很无奈的,我真以为过去了百年呢!

苏宇笑道:“你真是日和月的后裔?”

不等日月开口,法就淡淡道:“勉强算吧!”

什么叫勉强?

苏宇疑惑。

还有勉强算的?

法淡笑一声:“日、月经常一起修炼,修炼之时,日月之道相交,大道都能成灵,何况其他!时间久了,大道交合,诞生了新的生灵,也就是此人了!说他是日月后裔也没错,但是并非肉身交合的后裔,而是道合之下,诞生的生灵。”

苏宇顿时兴趣来了:“这也行?日月,你这和大道之灵有些类似了啊!合着,你不是人啊?”

“……”

日月无言,半晌才道:“一样的!”

苏宇笑了:“可是……你为何没掌握日月之道?”

法淡淡道:“他是日月大道交合诞生,他一旦修炼日月之道,到了后期,是他掌握日月大道,还是日和月掌握?所以,能修炼,也不会给他修炼!日和月又不是白痴,在门内,谁不防着一手?”

日月冷冷道:“我父我母,可没你那般心思!只是我修日月之道,根本不顺畅罢了!”

法一脸嗤笑:“当然不顺畅,我说了,你是日月大道交合诞生,那当然要修融合之道,你单独修一道,要不大日之道太过强烈,导致你自爆,要不就是冷月之道太森寒,导致你冻毙!你唯有修炼日月融合之道,才能顺利修炼,这个道理都不懂?我懂,日和月自然也懂,可你修炼过日月融合之道吗?”

“就和生死之道一个道理!”

法也是万法道的专家,此刻,幽幽笑道:“生死融合,诞生的大道之灵,你让他单独修炼生之道或者死之道,他也不行!可修融合之道,那就没问题了,而且速度极快!明白了吗?”

日月脸色难看,没吭声。

苏宇却是来了兴趣,笑了起来:“日月,要不回头试试?我弄个日月融合之道给你修炼试试?”

日月不吭声!

苏宇再次笑了起来:“有趣!门内,还真是……无情啊!”

日月闭目,不语。

“行了,那就差不多了!”

苏宇也不再问了,三人知道的都说了,天门其实不存在太多秘密了。

人门这边,想必这些家伙也没办法给自己提供更多情报了。

苏宇起身,万天圣见状道:“要出去?”

“对!”

“去找文王他们?”

“嗯,怎么了?”

苏宇疑惑,有问题?

万天圣半晌才道:“你……才离开一天!”

你之前不是说,天塌了都别找你,你要闭关吗?

合着,你的闭关就一天?

我怀疑,苏宇现在忽然出现,那几位大概会很无语!

苏宇古怪道:“闭关一天还不够吗?”

“……”

行吧,你说的都有道理!

苏宇哈哈大笑,忽然一把抓向虚空,抓出一人,看向监天侯,带着一些不太满意:“我说,我这提升到了35道,你坐着提升到28道,还在迅速提升,到底是我给你打工,还是你给我打工?”

“……”

监天侯其实也很……很无语的!

他沉默了一会才道:“我乃陛下气运所结,陛下气运……越来越昌盛!”

我也不想的!

我哪知道,你气运为何会如此昌盛!

苏宇挑眉:“你这么搞,提升的太快,我不太爽!也不太舒服,你被击溃了,我觉得我会倒霉!去,自己散掉一些气运,去给人皇他们补补身子!气运聚于一身,不是好事!还有,我气运昌盛,身边若是一群倒霉鬼,再昌盛也没用!”

监天侯古怪无比,还有嫌弃自己气运太昌盛的!

苏宇想了想道:“给那几个倒霉鬼,一人散一成气运之力!我严重怀疑,有人故意剥夺了他们的气运,聚集在我这,把我击溃了,大家都倒霉!散掉!”

好吧!

监天侯真的觉得苏宇……太牛!

这不好吗?

而此刻,法有些异样,半晌才道:“你是我见过气运之力最强的,也是……最敢做的,没人会散掉自己的气运之力!”

这不是给自己找倒霉吗?

苏宇嗤笑:“有得有失,你懂什么!所以,你是失败者,我是成功者!当你气运昌盛到了极致,盛极而衰,你就知道,你被一群猪队友坑,是什么下场了!”

一群倒霉鬼围着你,你不倒霉也得倒霉了!

人皇这些人的气运,一定被人动了手脚,可能就是人门。

而自己,气运太强,没那个必要!

法不再说什么,监天侯也没吭声,他是苏宇气运聚集,苏宇要散,他也没办法,只是觉得好不容易到了28道,一下子散掉,其实还是很可惜的!

“陛下,那散给人皇?”

“人皇、文王、文钰、武王、死灵之主,一人散一成!”

苏宇无所谓道:“留下一半就行了!这几个都是倒霉鬼!”

一半!

真舍得啊!

此刻,万天圣都咋舌,这小子,有时候办起事来,真的是毫不含糊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