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901章 初见时光师(万更求订阅)

第901章 初见时光师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225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时光师,苏宇真的很期待见面,比想看到文王,还要期待和时光师的见面。

这个影响了自己一生的女人!

阳山之上。

苏宇等待了一阵,禁地中天色渐黑,这一日过去,距离禁地之会只有15天了。

很快,苏宇朝山下飞去。

路上,几大脉主迅速出现,苏宇也不废话,冷冷道:“封锁天地关,任何人不得出入!尤其是那外来者,但凡敢擅闯禁地……杀无赦!”

他看向几人,阴冷无比:“也许有人投效了对方,但是记住了,此刻,法主还没彻底投靠,人门就比我天门强大?就比我天门难缠?莫要忘了,大家到底在哪!”

他说着,看向几位脉主:“互相监督,但凡有人敢异动,杀无赦!”

苏宇杀气十足!

几人都是心中一凝,此刻,六大脉主中实力最强的死脉脉主低沉道:“日月脉主,我们知根知底,法主也还在山内,不至于如此……”

苏宇冷哼一声:“知根知底又如何?我丑话说在前头,有人要是坏了我的事,我看法师叔到底是杀还是不杀?我没死之前,这永生山,一半属于我们,另一半,也轮不到一个不敢露出真面目的家伙做主!”

人门中人!

到了这一刻,其实大家都很明白了。

而苏宇身后,大量强者跟上,25道之上的没有,但是16道之上的,也有十多人,此刻,都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。

那老者,实力更强,也是一位24道强者。

之前,一直低调无比,今日也是气息勃发,凝重道:“大人放心,真有人捣乱……属下定当竭力斩杀!”

苏宇微微点头,此刻,一个巨大的峡谷呈现在众人眼前。

这里,是禁地,真正的禁忌之地,平日,任何人都不会来这,也不敢来这。

而在峡谷四周,都是禁制。。

唯一的入口,便是苏宇口中的天地关。

此刻,苏宇看向人群中一人,一位实力不强,甚至还很弱的老妇人,白发苍苍,好像饱经风霜,是禁地中那种饱受欺凌的底层。

一眼看去,就带着好人的面孔,慈眉善目,虽然实力微弱,身上却是收拾的干净利落。

眼中,还带着一些弱小者的悲哀。

不过,见苏宇看来,老妇人很快挺直了佝偻的背,谦卑道:“大人!”

苏宇微微点头:“你和她最熟悉,你带我进入!其他人都不要进去,人多了,对方反而会怀疑……”

说着,苏宇看向几位脉主,又看了看那位24道的老人,开口道:“玉恒,此地暂时交给你负责,几位脉主,希望能尊从玉恒的安排!”

苏宇沉声道:“我怀疑,那家伙必然不希望我能成功,我的成功,法师叔虽然会强大起来,可不符合对方的利益,那时候……若是捣乱,导致我死了,法师叔别无选择,只能一条道走到黑!杀他也无济于事!真到了那一刻,我想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这一幕!”

他不断给几人制造一种危机感,一种同仇敌忾感。

将敌人树立起来!

而那个敌人,就是黑影。

黑影未必会出现,就算真出现了,在苏宇没成功之前,对方也不一定会有什么想法,可苏宇却是不断给他们灌输一种感觉,那人一定会捣乱!

此刻,几位脉主也凝重起来,雷霆脉主声音沉闷:“放心便是!我们也知轻重!日月道友,若是我们都无法信任,那也太过谨慎了!”

“希望如此!”

苏宇不再说什么,看向老妪,开口道:“进去吧!”

老妪点点头,在前方带路,苏宇跟着一起,很快,两人走入了天地口。

天地口外,众人默默看着,还是有些小小的紧张。

这一次能成功吗?

还有,人门那位……会出手捣乱吗?

……

这一刻。

高山大殿之中。

黑影幽幽道:“法主,这位可是一再污蔑我,敌意极重!”

法淡淡道:“不理会便是!”

黑影却是有些凝重:“法主,这位我觉得不简单!按照一句老话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,若是来了,老老实实,法主也未必会在意,而这位来了,闹腾了一番……法主轻易将一脉交给了他,连其他六脉都暂时交给他掌管,未必是好事!”

法笑了,“难道,我的脉主们会背叛我?”

他虽觉得日月过于放肆,可正如日月所言,这也是一种威慑,双方对彼此的威慑,日月他们怕自己背叛,而自己,其实还是希望日月成功的。

至于掌管六脉……那又如何?

这有什么!

我还在呢!

我在,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我若是不在了……那也没问题,人都不在了,还用担心这些?

他看向黑影,淡笑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,玩弄人心多了,看谁都不是好人,何况,你和他,如今的确有竞争关系。”

黑影无言以对,许久才道:“法主还是谨慎一些,那边希望你能成功,但是,当法主表现出不受控制的情况下,也要小心他们反将一军,让时光师吞了法主……”

法微微皱眉,淡淡道:“那不至于!文王不是白痴,谁算计的他,他其实也有一些数,文钰不知,文王还是知晓的……”

“那杀了文王呢?”

黑影步步紧逼:“毕竟事关法主未来大事,我觉得还是需要谨慎一些!”

法主点点头,许久才道:“我会小心!”

“那法主不如探查一二,看看他们说什么……”

法这一次皱眉了,低沉道:“好了,你不是不知文钰情况,我若是探查,那一旦被发现,之前的一切安排都彻底化为无用功!你们若是想争取我……那拿出实际办法来,而不是一再破坏!”

哼了一声,法瞬间消失。

监察?

文钰和自己同掌天地,一旦探查,很容易被发现,那所有的布置,都会彻底废掉,这黑影,也没安好心。

黑影见他消失,也是无奈。

我认真的!

谁知道天门那边会不会这么做?

何必将人心看的太善良!

人性本恶不懂吗?

“终究还是那边的人啊……这日月一来,就掌握了七脉实力,偏偏他还不在意……”

黑影心中想着,还是没法比的。

法虽然有投靠之心,但是建立在人门可以帮他炼化时光师的基础上,是纯粹的利益合作,没有任何人情可言,不过法对天门那边,还是有些同门情分的感觉。

否则,这日月一来,直接就成了脉主不说,说执掌其他六脉,法也没拒绝。

黑影相信,若是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……法会马上干掉自己!

这就是老东家和还不确定的新主的区别。

没法比!

“天门真的有办法吗?”

“若是那边成功了……法这边可就没办法拉拢了……”

黑影一个个念头浮现,别说,对方真要成功了,他还真想去捣乱一下,哪怕不能,也得离间一下才行,反正,这日月最好失败!

……

天地口的尽头,是一张水一样的大屏幕,实际上是禁制,时光师就被困在其中。

此刻,那老妪小心翼翼道:“大人,那文钰最近有些暴躁,大人千万小心一些,她实力极强,虽然被困,也有可能会暴起!”

苏宇微微点头。

老妪继续带着他往前走,等走到了那大屏幕之下,妇人取出一枚令牌,解释道:“这是唯一可以开启一丝丝禁制的令牌,主要是为了送一些东西进去准备的!而且对进入的人,实力有限制,正常情况下,没有法主的许可,是绝对不可以进入其中的……”

“达到了规则之主境的修者进入,大道就会干扰屏障,会被法主发现……所以大人最好就在屏障外和对方沟通,我会为大人开启一个小小的裂缝,可以不用触动屏障!”

苏宇再次点头,笑道:“这些年来,她没怀疑什么吧?”

“怀疑过,不过我们一次次地打消了她的怀疑。”

老妪解释道:“如今,她笃信我们是来救她的,是门后唯一愿意为了人族出力的势力!数年前的事,让她更加信任我们。”

苏宇点头,“也对,我们连时光册副本都帮她弄出去了!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,若是还不能取信她,那也不值得……那这些年,她从未提及过,将时光册正本交出来?让我们带走吗?”

“没有!”

老妪无奈道:“我们不能主动提及,其实前些年我们就以为那是正本,后来发现是副本,我们也很无奈,只能说,她警惕性还是很强的!”

苏宇笑了笑,“行,我明白了,开禁制吧!”

“诺!”

妇人拿起令牌,对着屏幕划了一阵,渐渐地,屏幕荡漾了起来。

而就在这一刻,一声清脆的笑声传来:“王婆婆,你来了!”

下一刻,忽然声音一变,冷厉无比:“谁?”

“钰大人,小声一些……”

老妪急忙开口,小心翼翼道:“是我!”

“还有谁?”

声音带着警惕和冷漠,老妪急忙道:“是我人道圣地的一位强者,来谈救援大人之事……”

“哦!”

文钰淡淡回应了一句,好像兴趣不大。

而苏宇,此刻忽然额头上浮现出一道门户,一瞬间,看穿了屏幕,看到了一人!

文钰!

一个如同邻家姑娘的女子,这一刻,那女子嘴巴还在咀嚼着什么,忽然一愣,嘴巴鼓鼓的,也陡然朝外看来,下一刻,额头上也浮现出一道门户,看向苏宇。

这一刻,文钰察觉到了,对方……看穿了禁制,看到了自己!

她瞬间将手中的东西收起,那好像是一只羊腿,还有热气升腾,不知道从哪弄来的。

不止如此,鼓鼓的嘴巴,瞬间恢复了正常。

有些松垮的特制白袍,一下子恢复了正常,长袍一摆,秀发飞舞,一下子好像成了一位女先生,女儒士。

嘴角好像还有些油腻,一下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苏宇却是嘴角抽搐!

你哭的好惨的!

你全家都要挂了的!

不止如此,那屏幕后的空间,此刻苏宇觉得格外眼熟。

好家伙,我真的好家伙!

花谷,秋千,河流,瀑布,大院……

艹!

这不是文王故居的翻版吗?

合着,你在这过着美滋滋的小日子呢!

不止如此,苏宇好像看到了一些小动物在跑动……这是养殖园都给建起来了?

你可真行!

文钰,你真的可以!

都快被人吞了,你还有心思在这开养殖场呢!

而此刻,文钰也是迅速恢复镇定,声音带着一些威严:“何人窥探本座?还不速速收回道法,非礼勿视,不懂吗?”

“所谓君子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……你岂可窥探女子闺房?无耻之徒,登徒子!王婆,替我送客!”

……

禁制之外,老妪瞬间紧张起来,连忙看向苏宇。

苏宇沉默一会,天门消失。

但是,老子还是忘不了你吃的满嘴流油的样子,气人!

合着,我被折磨了十几年,来救的,就是你!

不平衡啊!

你要是真痛苦万分,我还好受一些,你居然在大吃大喝,气死了!

好一个食光师,好一个食谱……你都死到临头了,还不忘吃呢!

苏宇无语中,但是很快恢复了情绪,算了,也许对方只是强装镇定,其实早就慌的一批,只能靠吃安慰一下自己,要理解她!

嗯,理解一下,包容一下。

苏宇自己安慰了一下自己,不能想,一想,肺都能气炸了。

很快,苏宇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文宇!”

“什么?”

文钰惊诧声传来:“谁?”

“文宇!”

“文钰?”

“宇宙的宇,非和你同名!”

这下子文钰古怪了起来,声音传荡出来:“你姓文?”

“是,我乃文脉传承……严格来说,按照辈分,你可以喊我一声老祖宗……”

文钰忍不住骂道:“去死吧你!”

一旁,老妪也是眼神复杂。

大人,不必这样吧?

但是,这么说,其实也不算太大的毛病,文的后人……多正常!

日月说自己是日和月的后人,那现在,来了个文的后人,也没毛病,关键是,你非要伪装成文的后人干嘛?

套近乎?

血脉其实都隔离了无数代,这个近乎,未必套的上啊!

而且,你还要装文钰的老祖宗,还取了个和对方差不多的名字,为何听着听着,都有些挑衅的意思了?

而苏宇,却是不在意。

我伪装了吗?

没啊!

按照星的说法,南元一系,其实都有文的血脉,那我姓文有毛病吗?

回归祖姓罢了!

所以,我叫文宇,这也是真名吧?

我说是文的后人,也没什么毛病吧?

至于我和文王他们辈分谁更大……谁知道呢!

也许文王的祖宗,二十年就生一代人,我们家祖宗一开始是万年传承一代,这么一算,我辈分更大一些呢!

苏宇心中想着。

对,就得这么算!

而禁制内,文钰气呼呼的,很快又有些恼火,“你是来挑衅的吗?”

“不,是来救人的!”

苏宇笑了笑:“王婆,你先退避,去帮我盯着点,别给人闯进来了,我和文钰单独聊聊!”

“诺!”

王婆迅速离去,临走的时候,眼中还有些忧虑,日月大人不按套路来啊!

这么刺激文钰,不会前功尽弃吧?

而门内,文钰很快镇定下来,忽然笑嘻嘻道:“你真的是文的后人?我们一脉的?那你来的时候,带了吃的来吗?我饿了!”

饿你个头!

苏宇暗骂一声,你饿什么,我都几年没吃东西了,你也好意思说你饿了!

“没带吃的,很快就能出去了,我看你院子中不少好吃的,杀一只羊,招待一下我!”

文钰无语了,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和我抢吃的家伙!

“没有,你看错了,都是障眼法,我这哪来的吃的!”

苏宇笑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杀只羊招待一下都舍不得?真正的食光师,也要学会分享美食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一个人吃的再开心,吃独食,也没太多滋味,人多了,才有滋味,不是吗?”

文钰古怪的很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和我在吃的上面较劲的家伙!

“你在外面没吃的吗?”

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。方法:关注微信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。

“没时间去吃!”

苏宇淡淡道:“太忙,忙着救你!”

说着,他几乎有些咬牙切齿:“是的,忙着救你!为了救你,我寝食难安,好不容易今日看到了你,很快就可以把你救出去了,可我现在忽然不想救你了!”

禁制对面,文钰眨眨眼,这话听的……怎么有些咬牙切齿,情深意切的意思。

好像……感觉上,对方就是这么想的,也真的这么做的。

古怪!

骗子现在手段更高了啊!

是的,骗子。

她又不是白痴,其实早就怀疑了,当然,演戏而已,谁不会啊。

真能演戏演出去,也是好事嘛。

哪怕不行,也能混吃混喝,没看她这边好东西不少吗?

都是混来的!

人嘛,既然被困住了,那就对自己好一点。

可今日,对面的骗子,怎么感觉比我还能演?

这语气……不知道的,还真以为是为了救我寝食难安呢!

“那个……你为了救我,这么拼的吗?咱们又不熟……”

苏宇咬牙切齿道:“对啊,可是,我得救你啊!我若是救出了你,关在一个小黑屋里,五年,不,五十年不能吃喝,不能睡觉,每天都派擅长精神大道的家伙去折磨你!”

“……”

文钰都懵了!

你们现在都用反套路手段了吗?

故意用这种手段,博取我的信任?

太好玩了!

她忽然笑了,“文宇……你真叫文宇吗?你这么说,不怕我翻脸?”

“不怕!”

苏宇忽然笑了:“我怕什么,你敢翻脸吗?你能翻脸吗?你翻脸……有的是人教训你!你哥都救不了你!”

好大的口气!

“你好像没多强!”

苏宇幽幽道:“没多强?强起来,怕吓到你!”

“呵!”

文钰都快笑了,切,吹牛谁不会啊!

苏宇没好气道:“杀头羊出来尝尝,别废话,我现在心情不好!”

哟呵,好嚣张啊!

文钰也乐了,好有意思,这家伙演戏好真啊!

苏宇又道:“速度点,边吃边聊,就这么隔空对话,太累了!我顺便给你说个小故事,放心,现在法不会窃听,第一次罢了,真等咱俩面对面地聊着天,聊到了时光册核心,他才会想办法窃听!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文钰陡然一惊!

什么意思?

她声音瞬间变了,变成了警惕,变成了凝重:“什么意思?”

苏宇哼道:“你被骗了吗?我看你是在骗吃骗喝吧!你鬼精鬼精的,谁都说你不好惹,你哥都不会上当,你会?”

“……”

文钰呆滞,什么鬼?

外面到底是谁?

你怎么知道我在骗吃骗喝……呸,我没有,瞎说!

我相信你们人道圣地的!

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,你不是人道圣地的人?你是法的人?对不对?”

“少废话!快点,杀头羊来!”

文钰有些郁闷,她还是第一次被人一个劲地怼,怼的还很无奈的那种感觉。

她有些不乐意,但是……很好奇啊!

他会对我说什么故事?

或者说,怎么演戏?

片刻后,她考虑了一下,还是探手一招,一只羊浮现,很快,羊毛消失,开肠破肚,文钰手法娴熟,问道:“你吃红烧的,烤的,炖的,清蒸的,还是卤的……”

“烤的!”

苏宇盘坐下来,面前浮现出一张桌子,过了一阵,裂缝中,一个羊腿飞了出来。

“你尝尝!然后可以说故事了!”

苏宇没说什么,拿起羊腿吃了一口,这一刻,忽然觉得,这也许是自己吃的最好的食物。

香,嫩,爽口,烤的外焦里嫩,肥而不腻,恰到好处……

苏宇没想过第一次和时光师见面,会是这样的场景,但是,这一刻,又忽然觉得,其实挺好的。

这女人,不愧是打造出食谱的存在!

苏宇吃着,吃了一会,开口道:“来点酒,有吗?”

“你还要?我没多少储备的……”

要酒,文钰有些不乐意了,我真没多少的!

而且酿酒很麻烦的!

“反正快出去了,速度点,出去后,要多少有多少!”

忽悠谁呢!

文钰无语,你一个忽悠,来我这忽悠,我信你才有鬼了。

可为了听故事,她决定还是出点血好了,选了最小的,最差的一瓶酒传送了出去,苏宇一打开,花香四溢!

酒香味也蕴藏在其中,这是用花酿造的酒。

苏宇喝了一口,顿时只觉得酒真是个好东西,以前,他不爱喝,也很少喝,可这一刻,却是喝了一口,只觉得酒真是个好东西!

喝着酒,吃着肉,苏宇平静道:“这个故事,要说起来,得从17年前,一个偏僻的小城说起!”

“在那个小城中,有个孩子,那一年6岁!”

“他从小就没了母亲,父亲独自抚养他长大,而那时候,这小城不太平,或者说整个世界都不太平……当然,虽贫困,但是日子过的很舒心。”

“内忧外患,种族灭亡,天地覆灭……其实都和这孩子无关,太高大,太遥远……而一切的变化,得从17年前说起!”

“那个孩子,有一日,得到了一本书,融入了体内,记住了,他才6岁!”

禁制中,文钰也在吃着,一边吃着,一边好奇地听着。

好多年都没听故事了!

“可自从这孩子融入了那本书之后,他苦日子就来了!”

苏宇平静地叙述着:“你经历过那种精神被撕裂的痛苦吗?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那种?6岁的那一天,他经历了,记忆不太清晰了,只记得,是一头强大的猛兽,在梦境中撕裂了他的身体,四分五裂,肉身破碎,血肉迷糊……”

“痛苦,剧烈的痛苦!他不是修者,不是战士,不是兵士,他只是个从小没有母亲,只有父亲陪伴的单亲家庭的孩子,他很小……他不知道该如何叙述,不知道该去找谁求援,他只能痛苦地煎熬着,他只能求他的父亲,救救他,他好怕,好痛,他病了……他做了噩梦,梦到了有妖怪杀他!”

“可他父亲,也很弱小,他父亲只是以为他生病了,因为他没看出来,孩子的精神力被撕裂过,然后又被一股力量复原了!”

“他父亲带着他,找了很多人去看,但是什么都没看出来……”

“而这样的梦魇,一直伴随着孩子,那时候,每一天,每一日,只要一闭眼,就会做梦,梦中,各种怪兽咬碎他的身体,咀嚼他的血肉,吞噬他的灵魂……”

“一日接连一日,他不敢睡觉了,他熬着……熬的双眼都是血丝,熬的走路都想闭着眼睡觉,熬的不想吃不想喝,恨不得马上死去!”

“可他舍不得……他舍不得父亲,舍不得就这么死了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在叙述着,时光师脸色却是渐渐异样起来。

17年前,一个6岁的孩子,每日都持续不断的梦境,精神一次次被撕裂……

有种熟悉,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的感觉。

而且被苏宇这么一说,她听的有些身临其境的感觉,此刻,不由道:“那书应该是宝物吧,梦境应该是每一日都在淬炼他的精神……只是太强大了,撕裂了他的精神,这样的宝物,不该是一个小孩子继承的,那会让那个小孩子彻底崩溃的……不是精神上的灭亡,而是意志上的寂灭,那孩子一定死了!”

时光师笃定道:“不死的话,也应该彻底成了疯子,疯疯癫癫,自我崩溃,对不对?”

苏宇淡淡道:“你听我说完!他没死,也没疯,他就这样,挺过了12年,一直持续到了18岁,经历了数千次噩梦,他还活着,活的很好!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时光师意外道:“那样的经历,除非有高人帮他化解,否则不是死了就是疯了!”

“也许吧!”

苏宇低沉笑道:“文钰,你觉得这孩子要不要感谢这位赠他宝物的强者?没有那本书,他没有这12年的日日夜夜的淬炼,也没后来的强大,你知道他后来的情况如何吗?”

“你还没说呢!”

文钰急切道:“那他后来怎么样了?他到了18岁后呢?没了噩梦,应该过的还不错吧?”

“挺不错的!”

苏宇笑了:“他18岁进入了书院学习,学习修炼之道!正式跨入了修炼之途!而就在那时候,他被卷入了之前赠送他书籍的那位强者的哥哥传承之中!”

“这一家子,和那孩子,真的有缘!”

苏宇笑的灿烂:“他开元时期,你知道开元吗?”

“开元?有些印象……”

苏宇继续道:“那时候,他成了那个多神文系的唯一继承人,哦,不对,他还有个师姐,至于师父、师伯都是上一代的了,也一直被打压……他因为不甘心被欺压,一直反抗,惹怒了对方,后来被一些日月带着许多人追杀……”

文钰诧异道:“然后被杀了?”

“没,他暗中联络了其他人,反杀了对方!”

“真厉害……”

文钰说着,又道:“后来呢?”

苏宇笑道:“继续听我说!”

他将大夏府大明府的事情都说了一遍,文钰听了一阵,唏嘘道:“那他后来就在大明府一直搞研究了吗?”

“怎么会!派系的磨难,老师们的磨难,他哪能干看着……于是,蛰伏了几个月,跨入腾空之后,他去了诸天战场……”

苏宇继续叙述着。

文钰听着听着,有些怜悯道:“好惨,他去了诸天战场,也被一路追杀吗?他好可怜,后来呢?是不是被杀了?换成我,还不如被杀了算了……好可怜!”

“哪能啊!”

苏宇笑呵呵的:“他后来可厉害了,你继续听着,好好听着!”

苏宇说的咬牙切齿:“后来的故事还多着呢,尤其是当他坚持不下去了,有一日,他书中忽然冒出一个人,告诉他,她好惨,她要死了,她坚持不下去了,她的哥哥在战斗,她哥哥的兄弟在战斗,都快死了,她需要救援!”

“而这个孩子,死心眼,他觉得吧,自己受人恩惠,是的,这书籍虽然带来了苦难,但是也带来了天赋和实力,他受人恩惠,定当涌泉相报,他得救这人啊!何况,他还担心了那人的狗,一定会救它的主人!”

“他虽不是君子,可也一诺千金……为了有实力救她,他疯狂地去强大自己,去杀戮敌人,去征战诸天,去一次次地搏杀那些强者,五年,整整五年,他不合眼,不休息,他不断地杀戮,不断地去强大自己……只因为,他每次都会想起,那人悲伤的背影,告诉他,她撑不住了……”

……

这一刻,禁制内。

时光师脸色彻底变了!

她陡然开启天门,看向外面的苏宇。

苏宇吃着东西,喝着酒,面上带着笑容,灿烂无比,“于是,有一日,那个孩子成长起来了,冒着无数危险,他杀来了,来救那个书的主人!而那本书,叫食谱!”

苏宇笑容灿烂,“他用了17年时间,走到了这一步,花了五年时间,去搏杀诸天强者,他来救人了!履行自己的承诺!而那一刻,那位哭泣的,悲伤的,要死的女人,在愉快地吃着东西,吃的满嘴流油,你觉得,他是该恨,还是该哭,或者……该笑?”

苏宇笑了,笑的灿烂无比,笑的时光师一时间忘了该说什么。

不可能!

不可能的!

他是那个孩子吗?

我不信,这不可能!

五年,搏杀诸天,杀到了她的面前,只为了救她……

时光师彻底沉默了,许久,有些艰难道:“你……你的故事……不好听,我不喜欢听这样的故事,太悲伤,我喜欢……喜欢阳光一些的……”

“悲伤吗?”

苏宇淡淡道:“不悲伤,只是有些曲折,但是,最终的结果,他成功了!他来了,来到了那位影响了他一生,改变了他一生的女人面前!”

“他吃上了她做的菜,喝上了她酿的酒!他不怪她,因为她也没想到会选择那个孩子……只能说,造化弄人!可是,当他看到她吃的很开心的时候……他很愤怒,你知道吗?”

时光师嘴中的肉忽然不香了!

忽然有些委屈:“可是……我唯一的爱好就是吃……那我总不能天天在这哭吧?”

苏宇咬牙:“那也别让我看到!”

“我又没给你看!”

时光师愈加郁闷了,半晌才道:“我还是不信!”

苏宇哼了一声,手中忽然浮现出一滴泪,咬牙道:“我想知道,这是泪,还是口水?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天地安静了!

禁制内,时光师眼睛陡然瞪到了极致!

而下一刻,一本食谱浮现……只是封面依旧存在,苏宇咬牙道:“告诉我,这是不是泪水?”

“……”

时光师迅速扭头,疯狂扭头,不看苏宇。

完了!

他会杀了我的!

“呜呜……我也好惨的,真的,法天天想吃我,我只能靠吃东西安慰自己,不然这么多年,我早就死了,不是被杀死了就是被吓死了……”

苏宇哼了一声!

陡然有些无力!

我他么都不想救你了,让你吃,继续吃,吃就算了,你还在里面开了个养殖园,我都快气炸了!

有酒有肉,过的比我好的多,我能不气吗?

手中的泪珠,到底是不是眼泪,真不好说。

搞不好就是口水!

信不信我一拳打的你哇哇大哭!

而时光师,一边叫屈,一边偷偷看苏宇,这一刻,真的震撼!

不可能吧!

一本副本,真的可以几年时间,培养出一个来自己面前解救自己的人?

我为什么有些梦幻呢!

我哥都没这么厉害!

这一刻,时光师好像经历了他的一生,忽然道:“你要是说你骗我的,我可以不报复你,不然,我会报复你的,我在酒菜里面下毒了!”

苏宇平静道:“你要是能毒死一位32道的开天者,还是开双天的存在,那你就毒死我好了!”

“……”

时光师震撼,“32道?”

苏宇淡淡道:“你觉得呢?你以为我是你那个一天到晚光会装厉害,实际上不厉害的哥哥!”

“……”

怎么能这么说呢!

时光师很没底气道:“我哥……也很厉害的!”

苏宇心累,也许吧!

这一刻,默默吃着,不吃一点东西,实在是无法安抚我的心啊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