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98章 岁月催人老(万更求月票)

第898章 岁月催人老(万更求月票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358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门内,暗流涌动。

三大禁地之主被杀,不可能一点风波没有,新的禁地万劫山开设,也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。

死灵之主和苏宇的出手,也是一个巨大的新闻。

而禁地之会,其实也快了。

而今,各大禁地其实已经浮现,禁断峡谷外围,如今已经有禁地直接就在此地伫立,没有选择离开,整个禁断峡谷,此刻已经是强者如云。

新出现的强者苏宇,新的禁地之主苏宇,也成为了很多人议论的目标。

当然,此刻的苏宇,人在死灵地狱,无人敢招惹。

……

死灵地狱。

苏宇展开了天地,此刻,一个窍穴中,被封印着一人,如同死人,但是还活着,哪怕寂灭,对他也没任何影响,因为他此刻就处于一种寂灭状态。

日月!

苏宇不知道,这到底是不是他的真名字,但是此人,应该和星这些人是有关系的,和天门也是有关系的,一位24道的强者。。

不算弱了!

再强一点,到了25道,那就引人注意了,被禁地之主看到了,都要关注。

因为25道,便是各大禁地的高层了。

24道,恰恰好。

散修中的顶级存在,禁地中仅次于几大高层的存在,能说的上话,又不会太引人注意。

所以,24道实力的强者出现,还是很符合苏宇的一些想法的。

距离禁地之会,不到一个月了,严格来说,还有22天。

对强者而言,一眨眼,睡个觉,练个功,22天就过去了。

而苏宇,却是希望能抓住这22天,不要虚度。

因为此地的22天,便是万界的两个多月。

浪费两个多月,对苏宇而言,那就是浪费生命。

两个多月,太宝贵。

在这个世界,无人珍惜,苏宇却是极其珍惜这样的时间,时间于苏宇而言,太过珍贵了,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珍惜。

17年前,他拿到了时光册。

也许在这,只是过去了四五年,甚至没人会想到,那个拿到了时光册的人,会是他苏宇,起码苏宇觉得,时光师很难想象到。

不止时光师,当日将时光册融入他体内的星,恐怕也无法想象。

因为这17年,苏宇过的很珍惜,尤其这几年,进入学府后的五年,他太珍惜了,没有浪费过任何一分一秒。

五年时间,苏宇做了别人五百年,五千年,甚至五万年的事!

人的一生,强者的一生,所有的事,他五年来都给他做了!

此刻的苏宇,看着眼前被封印的日月。

嘴巴很严!

哪怕知道必死,也不肯吐露任何真话,这是一个有信仰的家伙。

是的,唯有有信仰,才有这样的意志。

唯有有信仰,才能不惜生命!

苏宇很尊重这样的人,哪怕是敌人……当然,尊重不代表心慈手软,他没有手软的资格。

这一刻,苏宇头发变白,如同岁月打磨,恢复了当日寿元耗尽的样子。

白袍浮现,一身雪白的苏宇,气质都有了一些变化。

而苏宇,考虑了一下,在日月身上摩挲起来,渐渐地,一缕缕寿元被抽离,很少,很微弱,时光之力微微冲刷了一会。

显得岁月流逝,不留痕迹。

渐渐地,日月眼皮子微微颤动起来。

但是没有清醒。

身上的气息,也一点点恢复。

渐渐地,日月心中微微一震。

24道之力!

他恢复了24道之力,全部的力量!

在这之前,他可没有恢复过24道之力,是有上限的。

我沉眠多久了?

我被封印多久了!

他隐约感受到身边有人,黑墓?

他睁开了眼,忽然,脸色微变。

此刻的苏宇,气息沧桑,好像就在他跟前,却是又好像很虚无。

那种感觉……不一样!

和他记忆中的黑墓,完全不一样了,不单单是气质,还有气息。

白发垂落的黑墓,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感觉。

好像岁月流逝,好像沧桑无比!

他有些震动,不对,这气息,这种气息……他隐约有些熟悉,瞬间脸色微变:“合一……”

这是合一的气息?

我沉眠多久了?

怎么可能!

那黑墓,之前20多道,到合一,这得经历多少岁月才行?

他有些惊恐,我到底沉眠了多久?

“醒了?”

苏宇睁眼,眼如星辰,看着他,带着一些沧桑,一些笑意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黑墓?”

他甚至不确定眼前这人,是否是黑墓了?

“不,苏宇!”

苏宇笑了笑:“认识我吗?”

“苏宇……”

日月想了想,摇头,这个名字不熟悉,他只记得黑墓!

“你……你是黑墓?”

“黑墓……久远的名字……久远的称呼……都快被我遗忘了!”

苏宇笑了笑,带着一些回忆,笑道:“那个岁月,真美好!”

日月愣住了!

他仔细看苏宇,半晌,结结巴巴道:“你……你什么实力了?”

“我?”

苏宇自嘲一笑:“哎!见笑了,刚跨入超等三十年……蹉跎岁月!”

超等!

合一?

日月脸色彻底变了,有些紧张道:“我……我被封印多久了?”

“不久!”

苏宇笑了,“没多少时间,刚过了百年罢了,百年前封印了你,我都快遗忘了,今日闭关,忽然想到了你,一眨眼,百年时光了……”

百年?

长吗?

不长!

百年时间,眼前这个人,从20多道,跨入了合一,而且还跨入了30年,这算什么?

天才!

绝世天才!

不愧是开天者,天赋绝顶,无法想象。

也就是说,对方在遇到自己后,仅仅70年,跨越了无数难关,进入了合一,这是不可思议的事。

这一刻,日月在思索一切。

百年过去了吗?

那自己当初奉命前往永生山的任务……早就结束了!

禁地之会,都结束百年了?

而这百年,自己却是被彻底封印了!

他正想着,下方,有人沉声道:“劫主!”

苏宇微微皱眉,看向下方,而日月,也下意识地朝下方看去,微微一怔,这位……有些眼熟啊!

对,冥土!

冥土大帝!

他……他怎么在黑墓这?

“何事?”

苏宇淡淡说着,冥土沉声道:“劫主,万劫山……”

苏宇摆摆手:“不用说了,自己去处置!”

冥土只好应声离去。

日月等他走了,仔细看了一会,这才道:“冥土?”

“你认识?”

废话!

日月有些古怪:“他不是死灵地狱的人吗?”

怎么会在你这!

“死灵地狱?”

苏宇失笑,“死灵地狱……早就没了,哪来的死灵地狱!不过现在,也有个新名字,万劫山!”

“什么?”

苏宇轻笑道:“这种感觉,真有趣……忽然觉得,有点回忆的美好了!死灵地狱啊……”

他说完,天地旋转,下一刻,日月出现在了一个地方,四方黑暗一片,死气沉沉。

但是,有人!

看到苏宇,一群人纷纷崇敬无比:“拜见劫主!”

日月震撼,这……好像是死灵地狱!

我在死灵地狱中?

怎么可能!

这可是死灵之主的地盘!

死灵之主呢?

苏宇没管他,微微点头,笑道:“都免礼吧,该做什么做什么!”

说罢,苏宇带着他,游走在虚空之中,感慨一声,摇头:“死灵地狱……死灵之主……白痴一个!”

日月心中微微一震。

“80年前,这白痴,非要和天门较劲,斗了个鱼死网破……可惜了他一代雄主,落得个凄凉下场!”

苏宇自嘲一笑,“可惜了……真可惜……也可惜,我居然是他后人,而今,却是要背负起这如山的重担!”

“你……你是死灵之主后人?”

日月震撼无比!

“你不是文王后人吗?”

苏宇失笑:“还记得当年的话呢?”

废话,对我而言,就是昨日!

什么当年的话!

在我这边,昨天你跟我说,你是文王后人,结果今日,你成了死灵之主的后人!

什么鬼?

死灵之主死了吗?

那么强大,怎么可能!

他环顾一圈,仔细判断,障眼法?

自己好歹也是24道强者,他仔细感应了一番,一点点地探查,苏宇也没阻拦他,探查了一阵,他心脏狂跳,艹,真的是死灵地狱!

造假若是能造成这样,能造成这种威势……那也太不可思议了!

这一刻,日月有些懵!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百年过去了,死灵之主陨落了,黑墓……不,苏宇成了劫主,真正的禁地之主?

这一刻,他懵的不行!

冥土成了他属下,死灵地狱都被他继承了。

什么鬼?

“我们还在门内?”

苏宇微微点头,叹息一声:“在门内!我祖父,和你们那位首领打的两败俱伤……白痴的选择!这天地,快要覆灭了,门户却是无法开启……门,重伤了!再次陷入了沉眠,谁能想到,门,居然如此强大!”

苏宇苦笑一声,很快,又笑道:“也好!挺好的!只是,苦了我了,我那白痴祖父,一番举动,让我举世皆敌!”

“而今,各大禁地之主出不去了,隔山差五地找个麻烦……也好,要不是如此,区区70年,我也难以跨入超等!”

这一刻的日月,脑补了许多。

死灵之主和首领大战,死灵之主陨落,首领再次沉眠,门户无法开启,门内越来越糟糕,禁地之主迁怒苏宇,不断厮杀……百年下来,他继承了死灵地狱,还成了禁地之主,正式跨入了合一!

这百年,想必是波澜壮阔!

一定充满了各种传奇色彩!

日月想着这些,忍不住道:“那……那当年的禁地之会……”

“禁地之会?”

苏宇笑了:“乱,乱成了一锅粥,一切大乱,都是从那一日开始!这些年,大量禁地之主陨落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禁地之主死了?

“有禁地之主死了?”

苏宇失笑:“我祖父这等强者都陨落了,何况其他人?落魂谷主死了,魂主死了,魔祖死了……”

说到这,苏宇笑道:“死了的多了!”

日月张大了嘴巴!

发生了什么?

死了这么多禁地之主?

“不可能……他们……他们都要出门内,怎么会互相残杀,死了这么多人?”

“白痴!”

苏宇摇头:“当你无望出去之后,你会绝望吗?绝望之下,一切都有可能!”

说着,摇头道:“还有法那个白痴,要不是他乱来,也不会死那么多人!”

苏宇冷笑一声:“想谋夺时光师的时光册,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,被时光师控制了天地,逆转乾坤,被反杀了…”

“不可能!”

日月无法相信,“法……被反杀了?”

“废话!”

苏宇笑了笑:“这些年,门内之乱,也和他们有些关系!”

苏宇却是没说太多,多说多错。

而日月,却是已经无法想象,这百年来,到底发生了多少大事!

而苏宇,笑了笑道:“今日,难得心情愉悦一些,这些年,大家都愁眉苦脸的,倒是日月你,让我开心了不少,不如带你玩个刺激点的?”

“什么?”

苏宇笑道:“带你去找其他禁地之主玩玩,这些时日,这些家伙一直想杀我,对我恨之入骨……你没感受过禁地之主的愤怒吧?我带你去玩玩……看看你喜欢不喜欢?”

什么玩意?

有一个微信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,可以领红包和点币,先到先得!

我不喜欢!

刚想说话,忽然眼前一黑,穿梭空间,速度奇快无比。

下一刻,他可以看到星空了,忽然,脸色剧变。

那里……虚空中,残垣断壁!

好像是……落魂谷?

那是落魂谷?

真的覆灭了?

他看到了,他不敢相信,一大禁地,他封印之前还好好的,强大无比,眨眼间,就没了!

而就在这一刻,一声冷喝,响彻天地:“苏宇,你想找死吗?”

此刻,苏宇笑声爽朗:“路过……我来看看魔祖死后,有没有遗留什么宝物……你们都在呢,误会,误会,我先撤,我没敌意……”

这一刻,日月急忙朝那边看去,数位禁地之主,从虚空中浮现,强悍无边!

气息滔天!

说话的好像是神祖!

这群禁地之主,聚在这做什么?

看他们的样子,也极其敌视苏宇!

而苏宇,马上遁逃,声音在日月耳边响起:“先跑,艹,出门没看黄历,这几个家伙聚在了一起,倒霉!若是单独一个,今日让你看看,吊打禁地之主……可惜了!”

日月早已惊的说不出话来!

真的!

他敢保证,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,这造假……造不出来啊!

那气势,那威压,那威严……

不可能造的出来的,造出来了,也没必要糊弄我啊!

我一个24道,不值得这么大场面!

落魂谷真的灭了,魔祖真的死了,天下大乱……

我这百年沉眠,到底经历了什么?

三门还没开呢,居然感觉好像过了万年,十万年!

沧海桑田!

这片天地,都不再是他认识的天地了!

……

很快,苏宇带着他回归死灵地狱。

苏宇很快带着他回到了自己天地,有些遗憾道:“可惜了,我其实是想带你去看看空和石的大战的,那俩最近发了疯,在那边大战……结果,这群孙子一天到晚盯着我!”

此刻的日月,有些消化不良了,半晌,问道:“那……那门那边……”

苏宇耸肩:“别问我,我不知道!当年我祖父第一个杀出去,结果和门大战,导致门户重伤,他陨落,具体那边发生了什么,谁也不清楚,这些年来,天门一直不开,大家都煎熬的要死,只能一直熬着,熬着熬着都快疯了,你看,那些禁地之主,看了我,跟看到杀父仇人似的,废话,我也不想门户不开,我也不想在这等死,可这又不是我想要的结果!”

日月已经有些恍惚了!

百年岁月而已,一切都变了吗?

他看向苏宇,有些紧张道:“你……把我复苏,是想问我什么?”

苏宇摇头:“不重要了,门好像又自我封闭了,和门有关的一切,现在知道还是不知道,都不重要了!当然,也许你能告诉我,如何让门复苏,让大家一起出去……现在,都疯了!”

苏宇苦涩:“你知道如何复苏门吗?你肯定不知道!不是激将你,而是你实力太低,地位太低,他重伤后,如何复苏,你能知晓?”

日月苦笑,我也不知道!

“那别的门开了吗?”

“不清楚!”

苏宇摇头:“如今随着门彻底封印,我们已经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,现在……对外界一点不了解了!”

日月一脸沮丧,忽然道:“你……你可以……带我去门那边看看吗?”

苏宇暗骂一声!

看你大爷啊!

都这么真了,一切都是真的,你还怀疑呢?

苏宇微微皱眉:“去门那边?我倒是想,可是,天穹山主现在见了我就不爽,不许我路过那边,我一旦过去,他必然找茬,我可不是他对手!”

你连天穹山主都给招惹了?

你怎么活到现在的!

日月也是无语了,忍不住道:“他……不给你去……”

“是啊,我祖父干的好事……我算是倒了霉!”

苏宇苦笑,无奈!

见日月好像有些迟疑,苏宇笑道:“那要不……我带你玩个好玩的,去找茬一下天穹山主?”

你疯了吧!

而苏宇,眼珠子转动一下,笑道:“对,带你去玩玩,和他好好说,他要是不拦我,那我们就去门那边玩玩,你毕竟是那边的人,也许可以感受到什么,说不定能开门,要是过不去……那就没办法了!”

日月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

天穹山主很厉害的!

你可别乱来!

而苏宇,说做就做,迅速穿梭空间而去。

速度极快!

……

天穹山上。

天穹之主还在研究人皇印,忽然眉头微微一皱,苏宇?

朝我这边来的?

干嘛?

他正想着,忽然,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:“山主,我来是想借八堂堂主用一下,都是自己人,让他们融入我天地行不行……”

“滚!”

一声愤怒的咆哮,响彻天地!

下一刻,苏宇头也不回,迅速朝回飞,此刻,一脸无奈,传音日月道:“不好玩,这家伙老远看到我就发现了,没办法了!”

日月一脸懵!

真的是天穹山主,而且……这位不多管闲事的存在,见了苏宇,隔着老远,居然就让苏宇滚,苏宇这边,把人得罪狠了啊!

这能活到现在,太不容易了!

那股其实,日月感觉,自己只要看一眼,都有被撕碎的感觉!

他也是尴尬无比,恍惚无比,忍不住道:“劫主……如何得罪了这么多人?”

“都说了,门被关了,大家迁怒我……可是,和我有关系吗?我也没办法!”

苏宇郁闷无比:“这不,百年来,我麻烦不断,连死灵地狱都不敢出去,现在还好了,打了几场,自从我进入超等,大家也忌惮了一些……可惜,还是太弱了!”

日月此刻也是颓然无比。

百年时间,其实也不算长啊,可是,居然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。

眼前这人,成了劫主,禁地之主。

门封闭了!

死灵之主死了……他确定死了,不死了,苏宇要是外人,大张旗鼓地一次次地朝他天地飞,早就被打死了!

打死日月也想不到,这一切发生的时间,加在一起不到一个月。

……

当两人再次回到苏宇天地。

苏宇笑道:“算了,别跑了!当年我封印你,如今时过境迁……最近我麾下战死不少人,有没有兴趣在我这效力?反正门自封了,现在天下大乱!你为我效力,我帮你进入25道……如此,你也是一员战将了!”

日月知道他的意思了,收编自己!

这是损失太大,才想起了自己?

这要是没想起来,我还要被封印多久?

他有些欲哭无泪!

“劫主……这……你祖父和我的首领……”

苏宇摆摆手:“那是他们的事,他们付出了代价,你只是个小人物,区区24道而已,我麾下这些年,战死的24道没有三十也有二十了……但是我现在缺人!”

区区24道!

如今,24道都不值钱了吗?

日月想到这,有些无奈了。

我该何去何从?

苏宇的这场戏,太逼真了,或者说,除了苏宇说的是假的,日月看到的一切,感应到的一切,都是真的!

一群禁地之主,在配合他的演出!

眼见未必为实……可日月无法想象,一个20多道的,几天不见就是禁地之主了,那不可能。

也不会想到,几天不见,就死了多位禁地之主。

这些人,永恒不灭的!

可现在,都没了!

也不会想到,几天不见,苏宇之名,就传遍了天地,大家都认识他,连禁地之主看到他,都想吃了他!

这一刻,日月一脸颓然,带着一些不甘心,带着一些无奈:“我……当年若是我能及时赶到,也许……也许不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苏宇失笑:“你一个24道,你太高估你自己了!我知道情况,你和法,严格来说,是一伙的,可你去了那边,又能如何?当年的禁地之会,参与的强者多了,你一个24道,能改变什么?”

苏宇笑了起来,安慰道:“跟你没关系,当年法自己太大意了,被文钰扭转了乾坤,那是他命薄……”

日月无奈道:“那也未必!当年我若是能及时赶到,也许就不会如此了!”

他叹息一声:“若是能改变一切,那死灵之主,我们的首领……也许都不会出事,不会有现在的乱局!”

他很郁闷!

苏宇笑而不语,但是明显没当回事的感觉。

日月见他不信,有心想说点什么,又忍不住叹息一声,时过境迁,一切都过去了,我还能说什么?

而苏宇,却是暗骂一声,他么的,你说啊!

你说,我听着!

你欲言又止的,我都快急死了,你知道吗?

都过去百年了啊,这么点破事,你还要瞒着吗?

苏宇见他不语,笑了笑,开口道:“当年你去了,又能如何?当然,这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日月道友考虑一下,我这边现在需要人手……你也融了我天地,其实,你也没别的选择了不是吗?若是当年,我都懒得说这话,你有你的追求,我有我的追求……可如今,你的信仰再次沉眠了,说句难听点的,你占据了我几条重要大道……”

苏宇笑了笑道:“道友也感受到了,几条大道现在都很强大,足以支持26道甚至28道强者!咱丑话说在前头……既然都到了这地步……道友还是觉得不能跟着我……那我只能选择……击杀道友了!”

苏宇脸色变的严肃了一些,对他当年的事好像不感兴趣,只是敷衍一说。

而关键在于,他占据了几条大道!

日月脸色一变!

是的,我还占据着人家的天地大道呢!

他面露苦涩,若是当年……你杀了就杀了好了,我不怕死,我有追求,有信仰!

可如今……门户再次沉眠,需要多少年复苏?

百年,千年?

那我呢?

我在这干等着吗?

不,我在这等着都没时间,显然,苏宇要杀自己,他这次解封自己,只是因为几条大道,需要剥离,但是恐怕也难以找到合适的人选继承……

一时间,日月心乱如麻!

半晌,日月低下了头颅,带着一些茫然无措,天下,无我容身之地了啊!

我……还要活着吗?

对,活着!

门还没彻底死亡,只是再次沉眠,也许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,那些人,也许还活着,就活在门内呢?

但是,我需要时间,需要实力,去唤醒首领!

这一刻,日月有了决定,下一刻,抬头,看向苏宇,沉声道:“我……愿效忠劫主!”

苏宇笑了起来,却是没太多惊喜和意外,点点头:“我知道,日月道友会识时务……那不多说什么,你如今也没的选择,我助你跨入25道!”

苏宇沉声道:“关键在于,你得有足够的领悟,当然,我昔日吞噬过一些魔祖的领悟之力,他死的时候,我就在附近,但是,你未必能接受!不管了,试试吧,等你突破了25道,才能在我这站稳脚跟,才能在这乱世站稳脚跟!”

而日月,却是颓然道:“我可以的,其实当年我就可以,可是当年我若是25道,目标太大……算了,劫主,给我一点时间,我自己突破!”

苏宇皱眉:“时间很紧急,现在可不是过去!”

“放心,劫主,给我三天……我必能突破!”

苏宇想了想,点头:“那给你三天!”

苏宇瞬间消失!

……

下一刻,死灵之主浮现,微微皱眉:“一个24道,你用得着和他演戏吗?”

还大张旗鼓地,去了外面,招惹禁地之主。

疯了吧?

为了一个24道的弱者!

苏宇眼神带着笑意:“不好说,此人是我目前唯一能抓住的和人瑞有关的存在!法,你也说了,应该就是那位的得力支持者!而他上次应该是想路过光明城,去永生山的,可惜,被我半路给抓了!”

“他此次前去,可能带着一些任务,禁地之会还没开启……我想,人瑞的部下,也不会轻易走动,这位可能就是唯一的联系人!”

苏宇笑道:“若是他能吐出一些东西,也许我可以借机进入永生山,甚至知晓一些秘密!而对他而言,这些,都是百年前的事了,时过境迁,当年的秘密不值钱了!”

“严刑逼供好了!”

死灵之主还是觉得没必要,苏宇无语,废话,我不知道吗?

可是,这位是硬骨头!

有信仰的存在!

必须让他信仰崩塌才行,否则,哪有机会撬开他的口!

“你造谣我死了……”

苏宇淡淡道:“我这不是说我祖父吗?我说你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死灵之主无语,也是啊!

这便宜占的,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。

“那你就等他突破?”

“对!加强他的信心!”

好吧,死灵之主也无所谓,随你好了,反正几天时间罢了!

……

就这样,苏宇在虚空中等待了三天。

不得不说,这日月,真的有25道的感悟,只是之前没突破罢了,三天后,气息震荡!

苏宇瞬间浮现,带着一些笑容:“恭喜!没想到,还真自主晋级了,恭喜了!”

日月也笑了笑,笑的没那么愉快,是突破了,可是……有何用呢?

这三天,他其实想了很多。

此刻看到苏宇,忽然道:“劫主,若是我想复苏……首领……”

苏宇大喜:“真的?好事啊!卧槽!真要能复苏,大家都出去了,没人盯着我了吧?现在大家出不去,都疯了,一个个的,都盯着我打!我哪怕32道,也不够他们打的!”

日月其实也猜到,苏宇可能愿意,可也担心他因为死灵之主的事,不会答应。

此刻,他是带着一些纠结才说的!

苏宇笑道:“不用担心当年的往事,说实话,过去近百年了,我现在就一个想法……出去!不出去,我迟早要死!”

日月松了口气!

下一刻,忽然道:“时光师还活着吗?”

“对!”

“那劫主也许可以找她联手……”

苏宇失笑:“联手?开玩笑呢?”

“不!”

日月认真道:“劫主知道我们的身份,时光师未必知道!在时光师眼中,我们其实是帮她的……”

苏宇微微皱眉,“你是说当年的事?这都多少年了,她还能记着这个?”

日月却是郑重道:“我觉得她会记得!因为当年我们还安插过文进入永生山和她商谈过……对了,文王死了吗?”

“死了!”

“那最好,文王死了,时光师未必知道什么!”

日月急忙道:“当年我若是能赶到,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乱世发生了,可惜……我没赶到,领地大概也没派其他人过去,导致出了差错!否则,法应该可以成功融合时光师的……”

他遗憾的不行!

苏宇无语:“说的简单,当年的事情,我后来也听说过,可没那么简单,法被人家控制的死死的!”

“这个我知道!”

日月苦笑:“这事,其实还和我们有关!为了让时光师文钰心甘情愿地在这开辟她的时光册,我们费了很大代价,才说服了她,甚至帮她掌控了一半的天地控制权,才让她相信了我们……否则,她不开天,法就没办法开天,那就没办法融合她!否则,法成功了,可能会成为35道的强者,甚至冲击36道……太可惜了!”

他遗憾的不行!

而苏宇,心中微动,总算是说到正题了,这一刻,他要是不好奇,那才有假,苏宇顿时好奇道:“真的?还有这么一回事,当年可没有这情况,法就那么被时光师控制了,给干掉了……”

“应该是出了岔子!”

日月解释道:“否则,时光师也没那么容易控制法的!他们在天地中,各自占据一半的控制权!保持一个平衡,这也是让时光师愿意融合时光册的妥协之一……但是,我们其实也在想办法,加大法对天地的控制权,而我当年去永生山,其实就是为了给法送去解决时光师的办法!”

“不止如此,我们还有别的安排,禁地之会,其实是为了推动法,成为门后的领袖的……结果……居然失败了!”

推动法成为门内领袖!

这就很有趣了!

而日月继续道:“法要是真成功了,那就会成为石、空、穹几位同阶的强者,而那几位,都很低调,也不太有兴趣联络其他各方……其实成功的希望很大!”

法要是成为领袖,那带着禁地之主,解决了文王、死灵之主这些人,禁地这边,能达成一致,那杀出门外……就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了!

苏宇顿时来了兴趣:“来,和我详细说说,我倒是好奇,百年前失败的事,你到了,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?”

此刻,日月见他来了兴趣,考虑了一下,还是开口详细叙述起来。

都百年前的失败计划了!

如今,这可是新主子!

他还要借苏宇的力量,再次复苏首领呢,法死了,没了法支持,靠自己,也许连门户都没办法靠近了,没看天穹山主都不给任何人过去了?

既然苏宇感兴趣,反正都过去很多年了,他也就不在意了,开始解说起来。

其实,这几日,他也感受过一番,自己真的老了百岁!

加上那些看到的,苏宇变强大的速度,百年都超过他想象了,要不是苏宇说百年,他都以为过去万年了!

这一刻,苏宇兴致勃勃地听着。

眼神却是微微变幻!

有意思了!

……

而外面,死灵之主一脸的唏嘘!

骗人……这么简单的吗?

不,其实超级难!

只能说,苏宇骗人的条件太好了,他要是还是29道,你看日月怀疑不怀疑?

可苏宇到了32道!

这样的先决条件,想不信都不行!

而且,真死了几位禁地之主,这个……大概常人一辈子也想象不到,封印几天,亘古不灭的禁地,一下子没了三座!

而不久前毫无知名度的苏宇,一下子,人尽皆知,这一点,也是关键,正常人做不到几天内被所有人知晓,苏宇做到了,因为他杀了禁地之主!

死灵之主此刻也是无奈摇头,这个让我去骗,一样的手段,大概都没人信!

只能说,苏宇这家伙,太牛!

“这是……要混入永生山了?”

他吸气了,这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!

这些人倒霉,非要招惹他,这下好了,这小子知晓了日月的一切,虽然日月未必全部说了,可大体上不是太隐秘的事,他也没必要隐瞒。

伪装一下,只要不被对方发现真实身份,混进去没难度!

死灵之主活了无数年,第一次觉得,苏宇这家伙,年纪轻轻的,坑蒙拐骗,已经超越了无数老前辈!

……

片刻后,苏宇出来了,一脸唏嘘,看向死灵之主:“你觉得可信度多大?”

死灵之主看着他,半晌才道:“你觉得,一个正常人,会把百年前一次失败的计划,当成绝密对待吗?”

也是!

那可信度还是很高的!

苏宇摸了摸下巴:“你说,我混进入,难度大不大!”

“你肉身开天,天地内敛,只要不傻到直接和法干架……问题不大!”

说到这,他忍不住道:“你闲不住吗?这才几天啊,你又要搞事情?”

苏宇无语:“我休息两天了!”

“……”

去你大爷的!

谁到了这境界,算时间是按照天算的,我们都按照百年、千年算了!

我老了啊!

这一刻,死灵之主很唏嘘,岁月催人老,我真的老了!

PS:双倍月票快结束了,来一波啊!可怜兮兮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