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59章 杀皇!(求订阅)

第859章 杀皇!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415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契机有没有,此刻不好说。

但是万族也做了一些准备,也许就会出现呢?

这一刻,神皇依旧直奔苏宇而来,仙皇依旧没参战,魔皇也直奔苏宇而来……他要对付苏宇身边那几位二等境。

龙凤冥灵四位一等强者,明王这次没有一对二,万族也改变了一些策略,擅长道术的灵皇,对上了明王。

龙皇和凤皇,分别应对镇武王和明王妃。

冥皇受伤极重,这时候纠缠了几位二等境强者。

而万族这边,仙皇依旧不出手,正在给众人疗伤。

在其他万族看来,这一次的进攻和之前没差别,看样子,又是一群人受伤,然后苏宇退去,今日这一幕,重复很多次了,没什么特殊之处。

……

“苏宇!”

神皇一脸冷漠,看向苏宇,一拳打出,神圣之力爆发,这样的战斗,持续好多次了,双方实力差距不大,一等境其实也难受伤。

“你太狂妄了!”

神皇一脸冷漠,看向四周,此刻,剩下的人,大半都是苏宇的人了,苏宇一死,那此战,人族一方会瞬间溃败,死的不止苏宇这群人,苏宇的人完了,那剩下的人全部要完蛋!

神皇也没想到,此战核心,或者说人族和万族对峙多年的核心,现在彻底转移到了苏宇身上。

人皇的人大多重伤,有战力的,居然大半都是苏宇的人。。

越是看清楚了局面,神皇越是心动。

不远处,魔皇也是强大无比,一人独战多位二等强者,岳王、书灵、大周王、武皇,多位二等联手,才和这位顶级强者战了个旗鼓相当。

而苏宇,一看这局势,顿时知道,万族有想法了。

无他,明王那边,他们居然安排了灵皇去对付!

不一样的!

在这之前,对付明王,都是两位一等,龙凤二皇是一直和明王战斗的,万族的二等境也不少,之前都是一些二等,配合受伤的冥皇去对付镇武王或者明王妃。

如此一来,万族才不会出现失误空间,各方面都能挡住人族,还能占据一些优势,仙皇一出,那优势更大!

可现在,他们居然冒险了!

灵皇对付明王!

显然,是不敌的。

但是,在这种场合下,倒是能支撑住。

这样的阵营一出,苏宇心里就清楚了,万族这边真的被钓上钩了,他们有心要杀自己,神、魔、仙三大强者,有心合杀自己!

十分看得起苏宇!

三大最强者,魔皇在附近,仙皇没出手,但是一定做好了准备。

这样,才刺激,不是吗?

苏宇心中想着。

他没说什么,只是冷漠无比,一拳一脚,不断打向神皇。

强大的实力,震荡天地,席卷四方。

他在判断,判断万族这边,在遭遇人皇断道的那一刻,会有什么想法?

其实,最好的办法,是在那一瞬间,想办法断开苏宇和天地的连接。

只要断开了苏宇和天地的连接,那苏宇这边,更容易杀,其他人战力都会下滑。

战斗!

不断的战斗!

双方其实都很疲惫,但是这一次,苏宇不急着撤退,万族这边也是如此,他们也在磨合,不断寻找机会。

……

人群后方。

仙皇生命之力不断蔓延,蔓延到一些受伤的规则之主身上,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他在准备!

若是能击杀苏宇,那此战,万族必胜,还是大胜!

那时候,虽然死了很多人,但是,其他人不会在意的。

能击溃人族,谁会在意死去的人?

可一旦无法击溃人族,出现了差错,没能击杀苏宇……那弄死了万族这边的强者,他恐怕难以推卸责任。

不过,仙皇也不在意了。

真要冒险一搏,却是失败了,那代表万族可能会战败,战败的话,承担不承担责任的,没什么区别。

他不断溢散着光辉,进入那些人体内。

有人有些不太自在,感觉伤势都快好了,有人急忙道:“仙皇,不用给我疗伤了,别浪费规则之力,我休养一阵就好了……”

你再疗伤,我痊愈了,那多不合适!

仙皇平静道:“无碍!大家伤势若是能痊愈,那我们就能占据优势,趁着痊愈,给敌人来一次重重一击!”

他知道大家的心思,传音道:“这么下去,不是办法,哪怕受伤了,苏宇这疯子,也会一直纠缠下去!最好的办法,还是击杀了苏宇!”

众人心中微动,我们知道,可是……难度很大的。

仙皇又道:“我会付出代价,让大家伤势很快痊愈……趁着苏宇没有防备,诸位愿不愿意,在关键时刻,雷霆一击,格杀了苏宇?他一死,此战我们必胜!”

一群受伤的强者,眼神微动,有人传音道:“我们可以瞬间痊愈?”

“可以!”

仙皇传音道:“无外乎付出一些代价,大不了,我学冥皇,以接近断道的代价,帮诸位恢复!”

他的确能做到。

当然,付出的代价极大。

可若是这些受伤的强者,真的恢复了,也许不需要弄死他们,也能击杀苏宇,动用暗手,那是最后的手段。

一群人,你看我,我看你,一时间有些意动。

“那有什么后果吗?”

瞬间痊愈,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?

“你们吗?你们不需要付出太大代价,当然……大道必须要对我的大道开放一个口子,好让我直接将生命之力灌入大家的大道中,这样才有机会很快痊愈!”

众人思考了一下,这倒是正常的,否则,不治疗大道之伤,肉身伤势倒是不难。

他们对视一眼,好几十人呢。

此刻,倒是没想太多。

哪怕防着彼此,可仙皇是万族领袖之一,何况真要害他们,好像也无必要。

众人考虑了一番,都答应了下来。

“能杀苏宇,那是最好的!这家伙自从来了这,杀了我们多位道友不说,而且真的太麻烦了!”

大家还是很厌恶苏宇的,人皇多年都没爆发全面战争了。

苏宇倒好,一天打到晚,你还让不让人消停了?

众人开始放开大道口子,而仙皇,也大道开始蔓延,如同大树,蔓延出一个个分支,一点点输入生命之力,传音道:“诸位小心一点,待到需要的时候再出手,现在大家继续伪装,不要表露出什么。”

众人了然,纷纷收敛气息,继续保持原样。

……

双方各怀鬼胎。

此刻,就差一次天变。

而苏宇,和神皇磨蹭了一阵,见局势大体上定了下来,天地之力微微波动。

可以开始了!

人皇,看你的了。

动静越大,万族越是欢喜,机会,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。

……

万界。

蓝天忽然眼神微动,迅速喝道:“人皇陛下,可以开始了!”

人皇眼神微动。

开始了?

苏宇这家伙,还真是迫不及待啊!

他深吸一口气,下一刻,虚影消散,露出了他的意志海本尊,众人一看,都是心中一震,破碎不堪,如同一个大圆球,但是早已破破烂烂。

意志海中的海洋,波涛汹涌,不断有意志力溢散而出,大海动荡,天地颤动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后方,那些受伤的人王,都是脸色微变。

陛下受伤这么重吗?

这么多年来,都用这副状态,去应对敌人??

整个意志海,极其残破。

就这样,之前他还不顾一切,用意志海之力,对付三大一等。

人皇不管那些,这时候,大道之力牵引而来。

若是开了天门,就可以看到,一条金色大道,从虚空中渐渐呈现出来,强大无比,甚至隐约间不比人族的肉身道差。

那就是他的道,人皇道!

所谓人皇道,具体是什么,也许是责任,也许是守护,也许是教化。

人皇的职责,就在于这些。

承担起人族的责任,守护好子民,教化子民,开民智,强族,强人。

这条道,金光闪烁。

开天门的话,必然会觉得刺眼。

这时候的人皇,连接了人皇大道,气息动荡无比,意志海愈加残破,融入天地之前,他必须要把大道断掉,融入天地才行!

否则,带着大道直接融入,那会涨破他的意志海。

人皇抬头,看着大道之力,眼神复杂。

断道!

自己在最巅峰的时刻开天,但是那时候,开的天,是不如大道强大的,所以他没有选择那时候融道入天,否则动静太大,对开天反而不利。

今日,他得融道了!

人皇气息越来越强!

意志海剧烈动荡,整个万界,此刻好像都听到了浪涛声,那是意志海震荡声,那是强悍的意志力席卷天地的声音。

人皇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天地,远处,那个小小的天地,也在颤动,好像在迎接主人的归来。

断道!

人皇这一刻,却是有些无法下定决心,因为他知道,断道的瞬间,就是苏宇那边爆发的瞬间。

他迟疑了!

真的迟疑了!

我不断道,万族就还会忌惮,哪怕想法再多,也不敢对苏宇如何,他那边假冒的虚影一出,别看仙皇他们准备的多,真等到他虚影一出,大概也得怯,未必敢爆发。

他迟疑了!

多年来,第一次这么迟疑。

苏宇一旦陨落,天崩地裂,那边三十多位规则之主,不止……还有他麾下还有20人左右,总共50多位规则之主,可能都会死。

博一次吗?

用50多位规则之主的性命,去赌苏宇没事?

他迟疑,蓝天好像看懂了,沉声道:“人皇陛下,宇皇陛下请人皇断道,开天!”

人皇陡然看向他,沉声道:“你知道的!”

蓝天肃穆,“我知道!但是,我相信!再大的危机,我们也曾遭遇过,生死之间,体验无数次,我想,这一次,对陛下而言,也只是一次小小的坎坷,陛下必胜!”

人皇深吸一口气,“好,我相信他!”

终究还是选择了信任。

人皇一声低喝:“记住了,我一旦成功,马上融道,融道之后,迅速修养,恢复,随我……杀上前线!”

“诺!”

众多人王,纷纷暴喝!

此刻,肃杀之气,蔓延天地,万界战栗,哪怕受伤,也是人王,何况人皇威压,威震天下!

人皇抬头看天,朗声道:“今日,我断道开天,开人族之天!开责任之天!开守护之天!开教化之天!人族皆可入我天地,重开天地,重演乾坤!我心永固,天地当以责任、守护、教化为己任!若有一日,本心不再,此天,当灭,我星宇,当被人族所弃!”

煌煌天威!

言出法随,此为人皇之天,第一规则!

我若变了,那就让这天,灭了,弃了我!

众人纷纷变色。

人皇却是放声大笑,畅快无比,“我为人皇,人族之皇,苏宇……不过尔尔!”

“……”

蓝天众人无语,每一个拼死的人,都喜欢骂苏宇几句。

敌人如此,自己人如此,朋友如此,盟友如此……

而人皇,也不管这些,笑骂一声,下一刻,暴吼一声:“断!”

一声暴喝,响彻天地!

一条金色大道,轰然一声断裂。

这一刻,整个时光长河剧烈震荡,因为人皇的大道太强,断道,其实也是夺取时光长河的控制权,甚至在夺取时光长河的本源。

轰隆隆!

整个时光长河,这一刻都在震荡,不止是万界震荡,上游,下游,其他地方,甚至包括三门之内,都在震荡!

这一刻,远处的地门中,忽然有几道身影浮现,下一刻,有眼睛从地门中浮现出来……

眼睛刚出现,断道中的人皇,眼神陡然冷厉到了极致。

借着断道瞬间之力,陡然一拳打出!

这一拳,金光闪烁,耀射天地!

轰!

一拳打入地狱之门,这一刻,地狱之门好像都有些复苏,陡然开启了一个小口子,一瞬间避开了这一拳,但是这一拳,直接打入了地狱之门中!

轰!

凄厉惨叫声瞬间爆发,轰隆隆!

地狱之门好像被打穿了,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下,他们看到了,看到了门内三四位规则之主,被这一拳直接打的四分五裂,粉身碎骨!

人皇声音震荡天地,不再柔和,带着煌煌天威,冷漠无边,震荡地狱之门,“本皇让你们出,你们才能出,不让……你们出,就是死!混沌之主也好,狱也好,人祖也好,敢出,宰了你们!”

宏大的声音,席卷整个地狱之门!

这一刻,地狱之门瞬间安静。

那一拳之威,击杀了几位规则之主之后,横扫整个天地,整个地狱之门中,无数强者都看到了那金色巨拳,扫荡天地!

强大的不可一世!

……

此刻,地狱之门中。

一些黑暗之地,都看到了那一拳,都听到了那一声威严无比,盖压天地的冷漠声。

“人皇!”

“是人皇!”

“是他!”

“他回来了?”

“他居然回来了!”

“天,他要杀进来吗?”

“……”

地狱之门,曾在上古时期开启过,但是,最终又关闭了。

因为……那个时代,有人皇,有文王!

这一刻,整个地狱之门都震动了,这位现代时代,最强者之一,今日神威盖天地!

一拳打出,地狱之门都为他让门。

可怕无边!

这一刻,地狱之门深处,数道身影浮现,若隐若现,有人声幽幽传出:“他回来了!”

“三门没开……他回来,看来上游还有人在阻挡!”

“让人退走,不要在地狱之门附近停留……三门不彻底洞开,不要再靠近!”

“……”

一道道宏大无比的声音传荡而来。

而这一刻,又一尊遮天蔽日的身影浮现,带着一些沧桑,古老无比的声音传荡而出:“星宇,门户未开,我出不去,你进不来,无需此刻敌对……”

人皇宏大声远远传来,如同天外之音,带着漠然,带着冷酷,“混沌之主?过去的就已过去,还想翻盘不成?你们那个时代,你都无法逆天,何况,在这个属于我们的时代!你敢出来,我必杀你,爬虫般的东西,再敢放肆,三门一开,本皇第一灭你混沌时代!”

人皇猖狂不可一世,嚣张不可一世,这一刻,人皇之威,镇压三门之一的地门!

“莫要怪我没提醒你们,再敢挑衅,打破地门,搏杀你混沌时代,滚!”

一声暴喝,让无数混沌古族,心惊胆战。

无数强者,纷纷从地狱之门附近逃离。

人皇!

诸天第一人!

当然,文王也有这称号,但是大家顾不上这些了,此刻,唯有惊惧!

门内,居然无法阻挡人皇杀人,这太可怕了!

门内,也有顶级绝世的强者,此刻,有人沉默,有人冷哼,有人嗤笑,有人不语。

人皇,归来了!

他不是苏宇,他是镇压一个时代的强者,镇压无数人的强者,他和地门打过交道,上古时代,无数强者从地狱之门中走出,都被他们这群强大的存在击杀当场。

甚至他们在门外开启了篝火大会,烧烤混沌古族,香味飘荡混沌时代。

那个可怕的人,他又回来了,消失无数年后,他一出现,就是如此可怕。

……

这一刻,躲在暗中的天古他们,个个变色。

人皇回来了!

天古这些人,不管是不是人皇那个时代的,谁不知道人皇的强大?

也许以前不知,今日却是骇然。

地门中的强者,认识他!

而且,都怕他!

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,人皇当年连地门内的存在都威慑了。

……

更远处。

周稷抬头看天,好像看到了人皇的影子,一声轻叹:“真强!”

但是,有些问题。

什么问题?

周稷陷入了沉思。

此刻的人皇,强大的不可思议,天地震荡,那震荡……为何而震荡?

人皇一拳之下,倒是遮掩了这些震荡,可先期,的确是世界震荡,才有了人皇那一拳……周稷陷入了沉思,喃喃道;“不会是生命中的最后一拳吧?”

不好说!

但是,一拳打的地门都选择了短暂复苏,选择了避开这一击,这就有些离谱了!

人皇真要这么厉害,早些年就主动打破地门,直接杀进来拉倒!

何必等到现在?

……

这一刻的蓝天他们,也是个个骇然失色。

而地狱之门,也瞬间封锁,直接关闭,隐入虚空。

人皇伫立一瞬间,下一刻,火烧尾巴一般,再也不复刚刚的霸道,意志海疯狂动荡,大道之力溢散,他一头钻入自己的天地,急的声音都变了,有些尖锐:“快,融天地,融道……啊,我要死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呆滞!

蓝天他们一个个呆滞了起来,人皇……好像真的快死了,不是假的。

一下子,蓝天他们顾不上刚刚那一幕了。

刚刚那一刻,人皇太威严了,太强大了,太震撼了。

一拳打的三门之一的地门都在避退!

打的地门中的古老存在,不敢多言。

那一刻,他们都恍惚了,真以为人皇天下第一,无人可敌,盖压万古,可此刻……幻想破灭,大家都明白了,想多了,只是断道瞬间,人皇大道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实力,这才有了刚刚那一幕永生难忘的场景!

真实的情况是,人皇融入天地一旦失败,那就必死!

平王他们也急了,纷纷怒吼:“快,融道……先融平和之道,镇压天地,其他人不要急着融……”

一位位强者,迅速钻入天地。

刚刚那一拳,大家依旧无法忘却,可是……现实更重要一点,刚刚那一幕,还是留待以后再去吹吧,没看人皇都没来得及吹嘘吗?

换成平日,人皇早就开始吹嘘了,老子一拳镇三门!

这一刻,整个时光长河剧烈震荡起来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。

天门也好,人门也好,都微微颤动。

一位绝世强者,断开大道,引起的波荡,超乎想象的强大!

……

上游。

苏宇他们正在战斗,就在此刻,长河忽然剧烈动荡,就在这一刻,一道金光席卷天地,长河巨浪滔天。

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下,长河中,浮现出一条强大无比的大道。

金色大道!

与此同时,远处,一直伪装的虚影,忽然崩塌,人皇虚影崩塌了。

伴随而来的,是金色大道陡然崩断!

仙皇几人,纷纷瞪大了眼睛,带着不可思议,带着震撼,带着恐惧,带着无数的情绪……

人皇……陨落了?

道崩了!

虚影溃散了,这是道崩了吗?

横行天地无数岁月的人皇,陨落了?

或者是断道求生?

一个个念头浮现,但是这一刻,他们再也顾不上这些了,要不人皇死了,要不人皇在想办法断道求恢复,无论是哪一种,此刻,必须要出手!

杀苏宇!

而且,其他重伤的人族强者,虚影也都溃散,此刻,几位顶级强者其实隐约明白了,人皇他们在求生,不知道在做什么,但是他们在寻找办法,让人皇恢复。

不可让人皇恢复!

这一刻,仙皇陡然暴吼一声,生命大道疯狂颤抖,无数生命之力涌入那些受伤强者的体内,仙皇肉眼可见地苍老了起来,气息虚弱无比,却是眼神雪亮,暴吼咆哮:“人皇死了,杀!灭人族!”

人皇死了!

他面前,三十多位强者,原本都有伤在身,此刻,却是瞬间恢复,哪怕只能维持一会,也是恢复了,一下子,都恢复了实力。

随着仙皇一声咆哮,这些强者,也是纷纷咆哮起来,带着激动,带着惊惧,带着复杂的情绪,好像在给自己打气,咆哮道:“人皇已死,杀!”

他们纷纷朝苏宇杀去!

只要杀了苏宇,此战就可以结束了。

机会!

天赐良机!

而此刻,明王他们纷纷变色,他们知道人皇在断道融天,但是他们真没料到,这一刻,仙皇会有这样的手段,好像自残一般,断了自己大半的道,让所有重伤强者,全部恢复了。

30多位!

这么多强者恢复,一起杀向苏宇,苏宇……必死无疑!

明王他们纷纷变色,他们知道人皇没死,但是苏宇快死了。

苏宇死了,就完了!

明王刚想动,陡然想起苏宇之前的话,哪怕他死了,也记住一点,杀敌,杀敌!

明王见身边众人纷纷要往苏宇那边飞,陡然怒吼一声:“巩固防线,杀!杀!杀!”

一瞬间,他战力全开,疯狂无比,一道道杀阵浮现,朝灵皇杀去。

那边,镇武王、明王妃,纷纷厉喝,杀气撼天!

“杀!”

对面,万族强者,也是兴奋无比,纷纷怒吼:“杀,杀灭人族,此战必胜!”

对万族而言,这样的机会,简直就是上天助力!

在这关键时刻,人皇没了,人族重伤的强者们没了,而自己一方,重伤的强者们却是恢复了,此刻不战,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

机会!

契机来了!

那三十多位之前受伤的强者,纷纷朝苏宇杀来,神皇更是一声厉吼,全力以赴,战力全开,神圣之力爆发,强大无边,疯狂输出,镇压苏宇!

缠住苏宇,苏宇好像想逃!

一旦被苏宇逃走了,那才麻烦。

神皇眼中喜色遮掩不住,旁边,魔皇也是不管不顾,一枪扫飞了岳王,疯狂朝苏宇这边杀来,杀了苏宇,此战结束!

或者说,诸天之战都可以结束了!

岂能不疯狂?

而苏宇,却是面露绝望之色,暴吼道:“杀,杀一个够本,都给我杀!”

神皇不管这些!

魔皇、仙皇也不管。

你们杀去!

只要能杀了苏宇,哪怕损失十几二十个规则之主,又算得了什么?

“你逃不了的!”

神皇这一刻巨拳横扫天地,分身而出,缠绕苏宇,哪怕付出代价,他也要缠住苏宇,等待其他人杀来,苏宇必死无疑!

30多位强者,联手之下,苏宇不死才怪!

人皇都挡不住!

而此刻,苏宇厉吼一声,也是战力全开,气息动荡,一副要拼命的样子,一柄长刀,爆发出无数大道之力,一刀朝神皇砍去!

“魔皇!”

神皇暴吼一声,魔皇也是全力以赴,咆哮一声,一枪朝苏宇刺杀而来!

而这一刻,魔皇身后,大周王气息动荡,岳王、书灵气息都在动荡。

30多位强者忽然恢复,这一点,也许连苏宇都没想到。

没想到,仙皇不是本人来了,而是有这样的逆天手段。

那苏宇之前的一些安排,也许要变化一下。

而苏宇,却是疯狂无比,眼神却是冷静无比,这一刻,迅速沟通天门,声音带着些许急迫:“归,我快死了,快,帮我击杀对手……”

“打起来了?”

归的分身,好像也感受到了天地震荡,门后,归眼神一喜,看向身边几位好友,迅速道:“我要本尊降临过去,几位……稍侯一段时日,我拿下对手,擒拿了苏宇,这万界,就是我们的万界!”

归欣喜若狂,“诸位放心,我一人无法抗衡那些至强者,唯有我们几位联手,融合万界之道,强大我们本尊,才有希望在他们降临之前,抵御他们,称霸一方,而不是在万界苟且而活……”

几人都很激动,很兴奋,纷纷道:“快降临,我们相信归道兄!”

归说的不错,他一人,哪怕融合了万界道,也无法抵御那些至强者。

唯有联手,才有希望!

所以他们不担心归会食言,早晚的事,他一定会让苏宇接引大家!

“哈哈哈,好!”

归本尊瞬间挤入门内,带着一些痛苦之色,但是,再痛苦,比起接下来降临万界,他觉得一切都值得。

一瞬间,归挤压了进去。

后方几人,满眼的羡慕。

“苏宇就是个白痴,居然真让归降临了本尊……”

“他先去,必然会获得无数好处……真羡慕啊!”

“就是,他一定会捕杀无数肉身道强者,夺取他们的肉身大道之力,也许……等我们降临,他都能超过20道之力了!”

“何止,我觉得25道都有希望!”

“哎,羡慕啊,可惜,这苏宇第一个接引的不是我们!”

几位强者,其中也有一等,和归实力差不多。

此刻,都是羡慕的眼睛都绿了。

第一个降临,好处太多了!

归可以杀戮无数肉身道强者,夺取大道,甚至侵占人族肉身大道,迅速进步,阴阳合一,强大自己,等其他人降临,归要是狠心一点,把人杀光了,规则之力剥夺了……大家都得看他脸色才行!

能不羡慕吗?

……

而归,此刻也是兴奋无边。

他感受到了,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天地之力。

他欣喜若狂,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力,从远方袭来,他此刻算是在天门外,也在苏宇掌控范围内,但是,他可以瞬间降临到烙印之地。

一股拉扯力,随之而来!

苏宇声音传来:“杀!”

归兴奋无比,沿着拉扯力,瞬间浮现在苏宇面前,他知道,这是苏宇杀到了自己的烙印之地,就是有些……陌生?

归出现的瞬间,有些古怪。

不对啊!

上次我的分身,不是出现在这,我的烙印之地没移动啊!

这里是哪?

好像是一条大河之上!

什么大河?

古怪!

他没时间去看,没时间去想,因为他感受到了对面袭来的那股滔天之力,他听到了苏宇疯狂的笑声:“哈哈哈,你们吃定我了吗?我的底牌,超乎你们想象!”

归心中微动,说我吗?

的确,我的确是你最大的底牌,一等境的强者!

而且,我还是本尊!

惊喜吧?

而正在袭杀他的神皇和魔皇,都是脸色一变,一等?

苏宇还藏着一位一等!

两大强者,暴吼一声,纷纷咆哮,战力爆发到了极致,苏宇和新来的,都是一等,那就麻烦了,必须要缠住苏宇,那些人到来,还需要一点点时间,大战爆发,他们疗伤,不可能会距离苏宇他们太近。

那会被大战余波侵扰,所以,他们到来,需要那么几秒钟。

而归,欣喜了一瞬间,陡然,脸色剧变。

什么情况?

好强大的力量!

他定睛一看,此刻,他也是一拳打出,那是全力以赴偷袭的一拳,可是……可是不对劲,两个!

两个一等!

而且,居然都比他强!

怎么可能?

不止如此,他身后,苏宇也是一刀劈出,那股强大的力量,也要比他强大,归一瞬间恍惚了,不对劲,太不对劲了!

我在哪?

这是哪?

隐约间,他甚至感受到,附近很多一等气息,而且,没一个比自己弱,足足有多道一等气息,二等的也多,三四等的多不胜数!

恐怕此地有上百强者大战!

怎么可能?

我在做梦?

归真的骇然失色了,不对啊,这和我了解的完全不同!

而苏宇声音急促传来:“想死吗?全力,拼死!”

轰!

一声巨响传出,接着,一声又一声的巨响传出,归一拳打出,如同打到了钢铁,拳头瞬间粉碎,但是也一拳打的魔皇长枪停滞!

他出现的突兀,其实魔皇也被一拳打的有些颤抖,手掌也是崩裂,血流如注!

但是,到了这地步,唯有拼死一战!

魔皇咆哮一声,长枪再次抽回,丢掉了长枪,一拳朝归打去,带着无限的杀机!

而归,脸色剧变!

但是他毕竟是老牌强者,带着一些不敢置信,依旧是怒吼咆哮一声,一拳打出,轰隆隆!

归的另外一只拳头,也是瞬间粉碎!

轰隆隆!

无数大道之力席卷,归浑身爆裂,血流如注,嘴巴张大,带着不敢置信和愕然,我他么到底遇到谁了?

而对面,魔皇之前也被人皇重伤过,此刻归全力以赴,他虽然一拳重伤了归,自己也是手臂断裂,鲜血爆射而出,吐血不止!

而苏宇,这时候一脚将重伤倒飞而回的归踢飞,踢向了远处的武皇。

而武皇,这一次总算是聪明了一次,他知道,苏宇要他融的道在哪了!

就是这家伙!

归还在愕然中,忽然,一只拳头朝他打来,对重伤的他而言,这一拳,全盛时期不怕,可此刻,他却是挡不住,他要死了!

为什么?

我才出来啊!

我来横扫天下的啊?

为什么啊!

苏宇……骗了我!

“想活,断了大道,速度一点,配合武皇融道!”

想活吗?

归看着那拳头瞬间靠近自己,一拳要打爆自己的脑袋了,这一刻,是求生还是死,好像没得选择,没有任何时间给他去讨价还价!

我想活下去!

我不想死!

带着这样的念头,他瞬间剥离了自己的大道,此刻,苏宇操控天地,一条随便选择的无人大道,和归连接,免得归直接挂了。

归要是死了,苏宇还有事准备找他呢。

不划算!

归在茫茫然中,和一条大道融合,而自己的肉身大道,却是被武皇瞬间抓住,武皇也有天门,可以看到,可以抓住,一把抓住大道,疯狂怒吼一声,融入了自己的大道之中,气息瞬间暴涨!

而受伤的魔皇,刚想倒退,忽然脸色剧变!

“神皇!”

他陡然怒吼一声,神皇一惊,他正在和苏宇交手,怎么了?

他想扭头分心去看,但是苏宇带来的压迫感太大,他没时间去看。

可远处,仙皇却是看到了,顿时张大了嘴巴,带着一些震动,一些惊恐,怒吼道:“逃……”

因为无声无息间,魔皇的身后,出现了一人。

就在归和魔皇对拳的一刹那,那人出现了。

大周王!

被他之前摆脱的大周王,居然无声无息地就出现在了他身后,大周王修炼了太多的静默大道,忍耐、静默、迟缓、敛息……

这一刻,大周王掌控的几条大道,瞬间达到了规则之主境。

多条大道融合,眨眼间,大周王就成就了一等。

但是,他没太大动静,依旧悄无声息。

就在归和对方两败俱伤的一刻,他浮现在了魔皇身后,无数大道之力爆发,静默魔皇!

哪怕瞬间,那也足够了!

大周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带着一些疯狂,杀一个一等,难,哪怕对方受伤了,其实难度很大,归只是太怕死了,否则,武皇想杀他,也难。

魔皇这边,大周王知道,和魔皇纠缠下去,他能赢!

可是……时间不够了!

那些人,要来了。

这一刻,他刚提升的多条大道之力,全部汇聚而出,他看向苏宇,露出笑容,我要把剩下的大道之力,也融入你天地,你应该不会拒绝吧?

轰!

七八条大道,瞬间爆裂,就在魔皇背后!

大周王一口鲜血喷出,而魔皇,直接肉身被炸裂,意志海崩溃,刚要强行凝聚,身边一条条大道之力浮现,却是没机会了!

这一刻,大周王身后,岳王、书灵也到了,岳王一枪扎出,书灵封锁天地,大周王空间撕裂……

轰!

一声惊天巨响传出,三大强者联手,重伤垂死的魔皇,带着一抹不甘,一些绝望,咆哮一声:“不……为什么……是我?”

为什么!

我不想死!

我是一等强者啊!

任何时代,我都是绝世无敌的存在,我不会死的!

大战了无数年,到现在,都没有一等陨落过,最多也就二等巅峰的战死过,可今日……他要死了。

一等陨落,在任何地方,都极其少见,在三门之后,这些年也就文王杀过一等。

可今日,先是归不得不让道,接着……魔皇被重创之下,三大强者一起出手格杀他!

轰!

一条粗大无比的魔道呈现,这一刻,却是被瞬间打的断裂,咔嚓一声,大道直接断开!

魔皇还有一抹意志,带着不甘,却是被大周王冷漠地直接撕裂!

没给魔皇任何机会!

你还是去死吧!

轰隆隆!

长河再次震荡,蔓延而出,一直蔓延到万界,蔓延到魔界,魔界哪怕没几个人了,几乎都被苏宇抓走了,可此刻,魔界还是天崩地裂,剧烈动荡,整个界域,都在颤抖!

“我……不甘心……”

魔皇那绝望的意志,传荡整个天地,我不甘心啊!

我居然成了整个诸天,第一位陨落的一等!

轰!

最后一抹意志力,瞬间炸开!

横行天地的一等,魔族的皇,上古之皇,这一日,被斩杀在此!

四方沉寂!

太过震撼!

魔皇……陨落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