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56章 苏宇当家(求订阅)

第856章 苏宇当家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273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大周王是功是过,角度不同,想法不同。

最凄凉的,莫过于柳文彦。

他才是这几十年来的第一天才,并未言过其实,一个腾空没到的修者,承受了日月境的神文而没意志海崩溃,这一点,哪怕苏宇都没去尝试过,他可能做不到。

那个黄金时代,夏龙武这样的存在,都在给柳文彦打下手,包括那个时期的夏侯爷这些人,都在以柳文彦为核心进行活动。

大周王,是想让柳文彦继承笔道的,继承文王的道。

这一点,从那么多强大神文,被柳文彦继承,就可以看出。

最终,柳文彦却是并未成功。

所以,柳文彦也许也算是大周王的弃子,因为一直没成功,大周王对柳文彦失望了,甚至是放弃了,不再多管,有些事,可能更复杂。

苏宇是柳文彦的学生,柳文彦带了苏宇五年。

此事,苏宇无法替柳文彦去原谅大周王。。

而苏宇本人,也只能去遗忘这一切,因为,这样的结果,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。

大周王是功臣吗?

是。

起码这个潮汐,他从头到尾,都在庇护人族,否则,也许人族早就覆灭了。

第九潮汐的失败,让大周王更多了几分警惕,做事手段,也更狠辣了一些,牺牲小部分人,成了大周王的选择,而这小部分人中,就有柳文彦他们。

这一刻,苏宇不再说这些。

人皇他们,也纷纷沉默。

苏宇是当事人之一,大周王也是,苏宇的老师更是,这些事,很难说出个对错之分。

就如很久之前,白枫问苏宇,战场上,牺牲一队百人卫,去灭杀一位敌方强者,划算吗?

苏宇一开始说,划算!

等白枫再问,那牺牲的那百人卫,有你父亲呢?

苏宇很快就变了口,谁敢这么干,他杀了谁!

这才是人性!

……

人皇见气氛有些凝重,很快轻咳一声,开口道:“苏宇,你过来,我们聊聊别的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他喊走了苏宇,否则,这僵硬的气氛,也许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……

两人走到了无人地。

人皇轻叹一声:“抱歉。”

苏宇平静道:“人皇何必说这些?”

人皇轻声道:“此事,还是由我而起,由文王他们而起!当年文王离开是一个局,我带万族离开,也是一个局!有人算计我们,我们也反过来算计别人!都是顺势而行,你在布局,我也在布局……结果,我这边棋差一招,这才有了第九潮汐的变故,才有了百战的背叛……”

文王离开,去天门,一方面是救妹妹,一方面也是反向布局天门,只是文王不敌那位,一直到现在没能成功。

人皇带着万族进入时光长河,逆流而上,也有镇压三门之意,否则那个时期的万族,未必一定会背叛。

武王的离开,可能是人皇自己叫武王去援助文王的,这一点之前人皇也隐约提过。

站在人皇的角度,这一切都是他该做的。

只是,计划未必都能成功,他在万界的布局,就出现了差错。

而此刻,影响的,是苏宇。

他不得不站出来,接下这一切,以免苏宇出现一些想法。

苏宇却是平静无比,“我早就过了那个时期,过了那个怨天尤人的时期,过了那个恨天地不公的时代,只能说,只是因为我不够强,所以我才想变强,才想去逆转这一切!”

“大周王也许是对的……起码,他逼得我不得不去想办法,强大我自己!”

苏宇嘴角带着一些嘲讽,一些自嘲,“我在求天天不应的那一日起,我就告诉自己,这世界,一切还得靠自己,靠拳头,靠智慧,靠脑子!遇到了麻烦,自己去解决!”

人皇叹了口气,许久才道:“也是,我无需安抚你,你比我想象的要坚韧强大许多!对你而言,外人的安慰,不过是个笑话。”

人皇忽然平静了下来,笑了,“算了,我担心你会因此而愤怒……其实你不会,你也许早就猜到了一切,若是愤怒,也许早就爆发了。”

他忽然发现,不需要去安抚苏宇,没那个必要。

苏宇是年轻,但是,苏宇却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,他内心比谁都坚韧,很少有挫折,能击溃苏宇。

此刻,人皇带着一些疑惑:“你才二十多岁,很少遭遇失败……”

苏宇笑了,“很少吗?不,很多!我得感谢时光师……她让我知道了一个道理,失败没什么,死也没什么,你撑过去了,你就赢了!”

人皇眼神微动:“她那个食谱?”

想到这,他忽然想起来,自己可能忽略了一个问题,有些异样:“你多大继承了她的食谱?”

“6岁。”

6岁!

人皇脸色微变,有些异样:“食谱很强大,哪怕只有一丝丝余波,对你而言……也是不可抵挡的威能!”

他喃喃道:“食谱中,万道威能溢散,哪怕被封印了,被击溃了,穿梭消耗了力量……溢散出一丝丝威能……对你本人实质上没影响,但是应该会有一些精神烙印留下……你经常做噩梦?”

他陡然看向苏宇,眼神微动:“你能开这个天,开数千大道……我想,我明白了什么!”

他忽然有些明白了!

苏宇的天赋……和别人的天赋不一样,他有些吸气:“每次,若是都出现一点意志烙印,那就是大道残留,每一次,都会击溃你的精神意志,留下一点大道之力……所以,你能感悟万道,而实际上,很多人其实是很难感悟,或者说需要绝对的时间去感悟……”

苏宇开天,是借助了众人之力,可若是他自己没一点感悟,那苏宇连头都开不了,其他人如何帮他完善?

所以,苏宇是真的完成了万道的感悟!

而这个,不是凭空来的,不是他真的天赋强大到了绝顶,超越所有人。

而是因为,苏宇从小就不断被一条条大道之力洗刷本我,冲击精神,所以苏宇勾勒神文,都是瞬间完成,不是他比别人牛,而是他本就掌握了一些大道,只是太小太弱,苏宇又不会运用,无法呈现出来罢了。

神文既规则!

规则化神文!

遇到白枫的那一刻,苏宇其实已经掌握了许多规则雏形。

后来,不断勾勒出神文,别人都是慢慢勾勒,唯独苏宇,瞬间化成,因为别人需要一个过程,去了解规则,而苏宇不需要,他只是需要一个体系,一个感悟,将规则之力凝聚成型罢了!

然而人皇却是有些明白,这个过程,一定充满了凶险,充满了危机,充满了痛苦!

苏宇,太小了,也太弱了。

那个时期,他可能都没修炼,却是在承受规则的传承和冲击。

也直到此刻,人皇才明白,眼前这个年轻人,到底经历过什么。

人皇忽然道:“你那时候,不曾绝望,想过放弃吗?”

一死了之!

他扪心自问,自己若是在那个时期,遭遇这样的事,会如何选择?

每一日,每一夜,都要承受痛苦,承受噩梦,承受绝望……自己会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吗?

苏宇笑了,“绝望?有过!一开始,我很绝望,我太恐惧了,我甚至不想睡觉,一辈子都不要睡觉……我那时候,恨不得我就是强者,可以不眠不休,现在我其实做到了。”

6岁以后,到如今,十多年了,苏宇好像不曾睡过一次完整的觉。

哪怕在学府中,那时候不怎么做梦了,因为大道之力差不多都被他体验了一遍,可那时候,苏宇就开始忙着修炼了,每日睡一会就足够了。

完整的觉,是什么样的感觉?

记忆,早已模糊了。

苏宇自己都不清楚,6岁之前,睡一个安稳的觉,会是什么样的感觉?

而今,他想过尝试,但是压在心中的东西太多,上次死亡了瞬间,他去体验了一下,可惜,被文王和武王打断了,实际上不打断,苏宇也没时间去体验。

人皇默默地看着他。

直到这一刻,他好像才有些明白了苏宇,许久,轻声道:“外人都说,你苏宇天赋绝顶,而今看来……也许只是一般!食谱一方面让你体验大道之力,一方面护住你不让你崩溃……这是来回捶打敲击的一种体验,将人不当人,若是强者,也许还可承受,对一个孩童而言,太过残忍!”

时光册一方面在不断敲击苏宇的意志,一方面在敲击之后,又去修补,百炼成钢。

然而,这个过程,其实冰冷的,是毫无人性的一种摧残。

也许苏宇不会被直接敲死,但是,他会崩溃的。

人皇说着,又道:“文钰大概也没想到过,她的宝物,会被你拿到手,一个6岁的孩子……”

他苦笑一声:“按照道理,不该被你继承才对。”

苏宇笑了:“那得感谢星,也就是你祖宗,不是吗?”

此事,苏宇之前提过一次,人皇此刻再听,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:“也许也是害了你……至于星……也许是祖宗,也许早已没有任何关系,倒也不用在意。”

隔着一门,什么都变了。

人皇再次看向苏宇:“你没过崩溃的时刻?”

苏宇看着他,就这么看着,露出笑容,灿烂无比。

人皇微微一怔……

半晌,他心中有了个判断。

有的!

不止有,而且……一直都是!

眼前这个白发青年,其实早就崩溃了,疯了,他歇斯底里,他疯狂绝望,但是,他没有和其他人那般,表露在人前,他疯在了心里。

“文钰……”

人皇心中呢喃一声,你大概也不曾想过吧?

文钰,成全了苏宇!

但是,也害了苏宇。

她也许不知道,她制造了一个疯子出来,歇斯底里的疯子。

冷静而又疯狂!

这一刻的人皇,和当日的周稷一样,都看出来了,苏宇,从头到尾就是疯子。

然而,这个时代,好像只能靠这个疯子来拯救。

人皇深深看着苏宇,苏宇却是笑容灿烂,许久才道:“我脸上有花?人皇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吧?”

人皇失笑,过了一阵,才低不可闻地说了一句:“你也许需要三门开启……”

苏宇看着他没说话。

而人皇,已经迈步离开,去继续和岳王他们交流了。

苏宇,也许需要三门开启。

因为,他需要战争。

战争的压力,会让苏宇压下一切。

否则,人皇担心,当苏宇没了压力,失去了战争的逼迫,他会变成什么样?

彻底崩溃?

还是能渐渐恢复?

他不知道!

但是他的确猜到了,看到了,苏宇早已处于一个崩溃的边缘,也许,只要稍微安静下来,苏宇可能就会崩溃了,也许不会,因为他眼中的苏宇,太坚韧了!

就如赵立第一眼看到苏宇,就认定了苏宇,觉得苏宇可以继承他的衣钵,这家伙,坚韧不拔的超乎赵立的想象。

……

看着人皇离去,苏宇笑了笑。

我需要三门开启?

这话说的!

不过话说回来,三门开启,这才刺激,不是吗?

这要是不开,还真不够刺激。

苏宇呵呵直笑,忽然喊道:“跑什么,正事还没谈呢!”

那边,人皇摆了摆手,急什么。

让我消化一下!

你这疯子,我这一走,还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呢,我得考虑一下了。

……

随着岳王几人到来,苏宇这边,战力再次有了提升。

人皇和几位新来的家伙,聊了一阵,因为这几位,有当年留守的顶级强者,也有断后的强者,还有文王天地的灵,他得多聊聊。

顺便,也了解一下灵的存在,融合天地后的感受和实力。

人皇的眼光,还是极其毒辣的。

不需要苏宇介绍,他其实就看出了书灵的状态。

……

而这时候,万天圣走到了苏宇身边。

他见苏宇一人在看对面的万族,轻声道:“不用把刚刚的事情记在心上,我们的事,我们自己解决,你老师的事,也由他自己来解决!”

苏宇微微点头,“我无所谓,老师那边……战争结束后吧。”

或者平定了万族之后再说。

万天圣也不再提,看向对面,那边,一道道气息纵横,强大无比,他沉声道:“万族不好对付,哪怕现在,战力依旧强大。”

之前的一次大战,倒是让万族团结了。

万族,每一次都是如此。

而苏宇,沉思了一阵,开口道:“府长最近进步慢了,是不是断道融入我的天地,感悟反而少了?”

万天圣和蓝天,之前进步很快,现在倒是慢了许多。

万天圣到了此刻,也才和其他人一样,堪堪三等罢了。

这还是得益于他掌握的大道多,不过有些大道,万天圣也没到掌控的地步,只是融合了而已,否则,光是七情六欲,就有13条大道了,何况,他修的人道,不止七情六欲。

都掌控的话,他怎么着,现在也是个二等了。

万天圣想了想,点点头,的确,比起苏宇的进步,或者比起其他人,他在这个阶段,并没有太过特殊。

不是他万天圣非要特殊,而是作为这个时代的顶级天才,他必须要特殊。

考虑了一下,万天圣轻声道:“我掌七情六欲,喜怒哀乐,贪嗔痴恶……更多的还是一种泛指,而非固定!这些时日,我也反思了一番,我六欲不强!”

“给你找个女人?”

苏宇打趣了一句,万天圣失笑,“瞎说!所谓六欲,不是单纯的色欲,六欲囊括许多!对生死的渴望,对未来的求知,对强大的期盼,对安定的寄托……”

他说了很多,谈道这事,他很久没和苏宇聊了。

上一次,还是聊时光长河的时候。

万天圣说了一阵,继续道:“我想了想,也许,最近因为你的存在,定鼎一切,让我少了一些对未来的忐忑和不安,缺了一些危机感……”

苏宇失笑:“我才刚跨入一等,你就少了危机感了?”

万天圣也笑了:“何止我,其他人也是!因为……你百战百胜!”

苏宇笑了起来,侧头看了一眼,再看万天圣: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打一场硬仗吧!”

万天圣吐气道:“你总是一个人想承担起一切,总是担心有人陨落,总是想谋划完成一切,可你要明白,哪怕人皇他们谋划多年,也有失败的时候!”

“趁着此刻,还没到战败既死的地步,刚好万族实力和我们相当,打一场硬仗吧!”

万天圣认真道:“你专心对付你的对手就行,你操心的太多了,管的太多,未必就是好事。”

苏宇沉默了一会,“这也是大家的意思?“

“对!”

万天圣点点头:“打一场硬仗,这一次万族刚好和我们实力差不多,我们隐约还能占据一些上风!你这么下去不行,强行提升大家,大家自己会愈发依赖你,导致大家自己对大道感悟不深,这其实不是一位合格的将帅该做的事!”

“苏宇,你没发现,大家越来越不喜欢去思考什么了吗?”

“这么下去……大家都会出现退化。”

苏宇笑了:“管的多,也不好?”

“可能是的!”

万天圣也笑了,“适当的放手!”

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这一次人皇离开……我们打一场硬仗?”

“不!”

万天圣看着苏宇,忽然笑了起来:“为何非要人皇离开?为何非要人皇走了,等他断了道,你才战?苏宇,这不是你的风格!趁着人皇还在,还能压下他手底下的骄兵悍将,咱们此刻就打一场!和人皇这边磨合一下!人皇坐镇后方,威慑万族更好!”

“然后,开启第二战,第三战……一直打到万族不敢抬头,这时候,人皇离开,哪怕断了道,万族也担心,是不是陷阱,是不是有问题存在!”

万天圣忽然笑了,笑的奸诈:“你甚至可以说,人皇陨落了!每一次都说……几次下来,大家不信了!还有,那些想融道人皇天地的强者……你为何不废物利用了?”

“咱们自己人,你都知道在断道之前,炸他一次……怎么,到了人皇的人,你舍不得下手了,还是不好意思下手?”

万天圣舔了舔嘴唇,笑道:“就得趁着人皇在,压下他那些骄兵悍将!当着人皇的面,去压制!我看的出来,人皇是支持的!苏宇,我知道,你未必在意这些人,也没心思和人皇夺权……但是你不想,其他人呢?”

他笑道:“不是夺权……而是……大家会下意识地去思考,我是该听人皇的,还是该听你苏宇的?人皇的人,大战的时候会想,人皇走了,那我要听苏宇的吗?人皇又不是死了,一旦听你的,损失惨重,那人皇会不会削弱?”

苏宇看着老万,人生有很多迷茫的时候,有时候自己度过,有些时候却是要人来提点。

万天圣,其实指点过苏宇许多次。

他化身人魔的那一日,告诉苏宇,什么才是达则兼济天下,那一次,苏宇深有感悟。

也正因为那一次,苏宇在登上人主的时候,第一时间强行收权,不赞同自己的,强行镇压,没顾忌丝毫。

而今,万天圣又开始给予自己一些感悟了。

苏宇原本的想法是,人皇走了,断道的时候,自己再考虑战斗的事,可万天圣的意见,却是和自己不一样。

苏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过了一会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还是要收拢人皇的人?”

“当然!”

万天圣沉声道:“你可以有事和人皇商量,但是,人皇不在的时候,你必须给大家一个印象……你的话,就是唯一!”

“不,甚至要做到,哪怕在,你的话,也是唯一!”

万天圣低沉道:“可以事后找人皇去申诉,让人皇来找你,你可以和人皇洽谈,但是,你不需要和他们去说太多!”

万天圣看向苏宇,“他们要做的,就是听令!在人皇没有反对你之前……他们的话,你可以不用理会,而你要做的,就是让他们听话!”

苏宇陷入了思考,过了一会笑道:“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“这有什么?”

万天圣笑了:“对你而言,人皇和大秦王有区别吗?当初,你成人主,你不也照样压制了那些老古董?四百多岁,还是四万多岁,在你眼中,都是老古董,你管他们多大!你可别区别对待,不然大秦王大概该悲伤了,为啥和人皇待遇不一样?”

苏宇笑了起来!

有点道理!

万天圣又道:“如今,不是太平时期,人皇又遭受重创,文王不在,武王离开,明王不擅长做大决策,那此事,只能你来!”

苏宇笑了:“也是,除了我,谁有这能耐?”

万天圣顿时笑了起来,这家伙,总算恢复了,他笑道:“你对人皇,其实还是多了一些敬畏之心,因为你觉得,他可能永远都是对的,你不希望因为这些事,和他产生了隔阂……可你要知道,大秦王会因为你惩罚一些人,就和你产生了隔阂吗?越是明白人,越是懂的这个道理!”

“真要因为这些事,人皇就觉得你做错了……那恰恰证明,人皇其实不够明智!”

“那他,连大秦王都不如了!”

苏宇笑道:“你老是说大秦王干嘛?大秦王听到了多悲伤!”

万天圣无语,很快也乐了:“那也不见得,我看大秦王乐在其中,可没悲伤的意思。还有一点,在战场上,分成两个团体,其实是很不明智的一件事!万族就是教训,这样的话,会导致协同、配合、救援都出现一些问题,所以,趁着人皇没走,得协同配合起来才行!”

苏宇摸着下巴:“那样的话,我们得主动出击才行……”

苏宇看向对面:“我的天地现在倒是能蔓延到那,但是一旦对方继续朝上游跑,我就无法覆盖了!”

“那有什么!”

万天圣不在意道:“那就逼迫对方继续前往上游,此刻,前往上游,会逆流的厉害,消耗极大,其实在这,已经是极限了,否则,人皇他们没必要顺流而下,一直保持原地不动,岂不是最好?”

苏宇认真听着。

身边多一位老人,时不时地给点建议,其实也不错。

苏宇很少听人建议,但是有些人例外,比如万天圣、赵立、牛百道、朱天道、柳文彦他们,给苏宇的建议,苏宇哪怕不认同,也会认真思考。

不过,如今跟着苏宇的,只有万天圣了。

其他人,大多被苏宇藏了起来。

因为他们太弱!

苏宇,自然也有自己的私心,人人都有私心,多少而已,他的父亲,他的老师,他的一些好友……他都给藏了起来,不给任何人知道。

他甚至考虑过,自己战败后的下场,死无全尸那是必然的。

万天圣说到这,也不再说了。

剩下的,苏宇自己都清楚。

……

苏宇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,也许老万的想法,比他之前的想法,要更合适。

很快,苏宇转身,朝人皇走去。

人皇见他走来,也上前和苏宇短暂交流了一阵,听到苏宇的想法,人皇思考了一下,微微点头,算是认同了苏宇的建议。

苏宇说的不错,虽然人皇此刻有些着急,想回去融合天地,但是苏宇这么做,对接下来也许更有利一些。

……

众人这时候还在聊着,谈着,说着。

而就在此刻,人皇轻咳一声,顿时让所有人停下了动作。

人皇轻声道:“诸位,我的情况,大家知道!不适合参与一些激烈的战斗了,再战一场,也许我就要彻底陨落了!”

众人凝重。

人皇笑了笑道:“我想了想……苏宇,大家都看到了,看到了他的实力,他的能力!也知道了他在万界的所作所为,可以说……他是传奇,也许比我差一些……哈哈哈,但是,他的确很传奇!”

众人露出笑容,他们喜欢人皇的自信,虽然觉得人皇又吹牛了!

人皇笑声爽朗:“所以我考虑了一下,接下来,大家便听苏宇的命令,服从军令,进行一些战斗,在战场之上,大家跟了我多年,都知道一点……军令如山,令行禁止!”

众人心中微微一凝!

人皇又道:“当然,大家未必都认同苏宇,但是……有意见,大家可以在战斗结束后,和我说,咱们做一些战后总结,不足之处,就加以改进……但是,绝对不能在战场上违令!”

人皇声音陡然严肃起来,带着肃穆和郑重:“都是老兵了!很多弟兄,一路跟着我从人境杀到了诸天,从诸天杀到了时光长河上游!到了今日,不会不懂!所以,哪怕是错误的军令……我会及时制止,或者战后跟我说,不要战斗中途,给我出什么幺蛾子,丢了我们的人!”

此刻,明王若有所思,轻声道:“陛下,那若是苏人主让我们去送死呢?”

他笑了笑道:“比如,苏人主说,你们全部去自爆,先炸万族个人仰马翻,其他人再去收割……我们也答应吗?”

人皇淡淡道:“苏宇应该不会下这种无脑的指令……”

不远处,苏宇抱着胳膊,忽然插话:“那也难说!”

人皇无语了,你跟我唱反调呢?

我正在给你授权呢!

苏宇淡淡道:“战场之上,一切皆有可能,大战激烈,自爆才能胜利,那我让你自爆,你难道要抗令不成?”

苏宇漠然道:“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,这不也是很多人追求的吗?只要战争胜利了,一切不都可以解释吗?”

众人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大周王,熟悉苏宇的明白,他这是又开始针对大周王了。

明王笑了笑:“也是……可是……我们怕就怕,苏人主更信任嫡系,收割的时候是嫡系,牺牲的时候,就是我们了,那我们可不服气!”

“不患贫而患不均……这也并非空话!”

明王看向苏宇,这个,你又该如何解决?

苏宇想了想,随意举了个例子,玩味道:“就在当初我去上界的时候,我当时统领着一批合道,包括万府长、大周王、定军侯、暗影侯、云水侯、南溪侯、天灭……一大批人!”

“此事,我不知道雪兰这些人有没有告诉你们……当日,我让所有人自爆!”

有人心中顿时一凝。

苏宇淡淡道:“当日听令的人,都活了下来,无一陨落!当日没听令的,没自爆的,暗影、云水、雾山、江海全部死了!南溪这边,我只是既往不咎,懒得追责罢了!雪兰这边,没听令,但是也被敌人自爆,粉碎了肉身,若不是雪王留下了保命的封印,她也早就陨落了!”

苏宇淡然道:“若是这个例子,大家还是无法接受,那我说再多,都是没用的!听我的,我自然会尽最大努力,去让你们活下来……不听我的,这种人死了,与我何干?”

明王沉思一会,又道:“那我们若是和苏人主,有些不同意见呢?”

“憋着!”

苏宇淡漠道:“等战斗结束了,去找人皇哭诉,人皇自然会来找我!我自然也会给人皇一个交代!至于你们……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,当然,觉得我太霸道,可以不参加,和人皇一起在后方坐镇就行!我丑话说在前头……觉得我苏宇没资格领导你们的,那就可以退出,我不介意少一些人,若是都不愿意,我带着我的人,照样可以抵挡万族!”

有人觉得被羞辱了,战王闷闷道:“苏人主这话说的不妥,我们既然在这征战无数年,那就没有怕死的,真要怕死,当年就逃了!”

苏宇笑了:“我没说你们怕死,诸位前辈在前线厮杀多年,我不否认前辈们的功劳……可是……”

苏宇顿了顿,肃穆道:“可是,我们也不是吃闲饭的!你问问在场的这些人,这些年,厮杀了多少场?既然都是英雄……再说一些夸赞的话,没有必要!比起杀人……诸位恐怕杀的没我们多,我们从人境,杀到诸天,杀到上界,杀到死灵界域,而今杀来了上游……谁怕死?怕死,没必要跟着我来!”

论功勋,在场的都有大功勋,苏宇懒得多说什么。

夸功,这些人的功勋,也未必就比大秦王他们大。

不远处,人皇看了一眼苏宇,笑了笑:“苏人主,我对你,没别的要求,就一点,或者说是我的底线……战死可以,不能被冤死!明明可以救,而不救!明明你的嫡系死一人可以解决,你让我的这群老弟兄死三个,死五个……那就是你私心太重!”

人皇又道:“一些正常的偏袒,我是可以理解的,比如说,同样要救援两人,一人是战王,一人是万府长,你只能去救一人,救了万府长……大家可以恨你,但是,我们依旧不会反对你……可若是你都可以救,救完了万府长,不管战王……那你就不配当这个领袖!”

他笑容收敛,化为了严肃,说的也很直接。

偏袒一些,那是必然的。

但是,苏宇不能太过了,否则,那苏宇就不配当这领袖了,他也不会将自己的人交给他去送死。

苏宇笑道:“你督战便是!”

人皇点点头:“我会看着的!”

苏宇也不多说,直接看向战王他们这群人,平静道:“人皇的话,大家听到了,诸位有何意见,此刻可以提,过了此刻,我说一不二,质疑不许存在!”

人群中,之前显露三只眼的瞳王迟疑了一下,开口道:“苏人主,那我们是战时听令,还是战后也需要听令?”

“战时,战后随便你们!”

苏宇淡淡道:“宇皇府,也没兴趣再招收新人,人皇不还活着吗?我现在算是借兵,借兵期间听我的便行,当然,战后也许你们舍不得离开我,哭哭啼啼地求我收你们入宇皇府……那时候再说吧!”

气氛,瞬间不再凝固,而是有些异样。

一群人,有些别扭。

这话说的!

谁会哭哭啼啼地求你收留,这多不给人皇面子啊?

人皇也是哭笑不得!

好家伙,你这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啊?

而苏宇,也眯眼笑道:“一切都很难说,别现在觉得不可能,以后自己打脸!”

众人干笑,也不接话。

你开心就好!

我们也懒得反驳你。

苏宇很快,几乎是瞬间变脸,肃穆道:“从现在起,便是战时,所有人听令!”

众人一凝!

苏宇喝道:“改口,叫我宇皇!”

“……”

战王他们一怔,万天圣笑了起来,一群人迅速躬身,齐喝:“拜见宇皇陛下!”

“……”

战王他们,你看我,我看你,一个个的,半晌,明王笑道:“拜见宇皇陛下!”

下一刻,数十位规则之主,或无奈,或郁闷,纷纷开口:“拜见宇皇陛下!”

苏宇大笑,再次吼道:“请人皇退后,退出战区!”

众人对视,只得跟着呼喊:“请人皇退后,退出战区!”

“……”

人皇无语了,但是,还是笑了笑,开始后退,退出了苏宇划出来的战区,一人独自站在了后方,带着一些笑容。

这一刻的人皇,不知该是欣慰,还是苦恼。

苏宇,还是有点意思的。

而且他也相信,只要苏宇私心不是极重,那自己这边的老弟兄,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磨合几次,就可以发起大规模作战了。

而就在他欣慰的下一刻,苏宇陡然一声暴喝:“听我号令,冲锋,杀!”

话落,瞬间冲向万族所在方向!

万天圣他们毫不迟疑,纷纷冲出,战王他们一愣,都惊呆了!

艹!

明王他们也呆了,卡了一下,下一刻,一个个的有些发狂,你……你这就冲上去了?

一群人犹豫了一下,也纷纷咬牙跟上。

对面,陡然气息大涨,一位位强者悬浮。

而苏宇,瞬间止步:“停,退回去,一群混蛋,为何要犹豫?”

苏宇大怒!

在对面万族呆滞的眼神下,瞬间带着人撤离回去。

不到五分钟,苏宇再次暴喝:“冲锋!”

轰!

一群人,迅速跟着冲锋!

“撤!”

苏宇带人撤回!

这下子,万族懵了,明王他们也懵了,因为苏宇很恼火,不断训斥那些迟缓的人,一下子,让那些老牌强者面红耳赤,我……我只是没想到,你说冲就冲,说撤就撤。

没反应过来!

真的被苏宇弄的有些发懵!

而苏宇,不断重复着这一幕,渐渐地,对面,万族强者都凝重了起来,并未放松警惕,而是极其凝重。

他们隐约看出来了……苏宇好像在磨合队伍。

起码,此刻做到了令行禁止。

人皇的那些人,在苏宇一声令下,再也没有迟疑,说冲就开始冲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