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38章 虚伪的笑(求订阅)

第838章 虚伪的笑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101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此刻,苏宇和人皇相谈甚欢……大概是这样!

苏宇其实还是有很多疑惑想问,但是考虑了一下,不急于一时,现在没必要都问,他很快转回了正题:“那我们现在从后方赶来,前线的万族一旦发现我们出现……这就相当于我们给了他们齐心的机会!人皇陛下,是否有什么计划,去对付他们?”

都对峙这么多年了,苏宇不信一点想法都没。

既然人皇早就做好了后方来援军的准备,那现在呢?

而此刻,人皇忽然叹息一声:“若我还在全盛状态,此刻,强行杀出就行!斩杀几位一等规则之主,万族当中,自然有人会怯懦……不是人人都不怕死的!那样的话,对付他们就简单了!”

可惜,现在不是。

人皇又道:“打万族,还不能太过,否则,一旦对方鱼死网破,我们没时间再去发展了,三门一开……我们也要完蛋!”

损失还不能大!

80多位规则之主,对战120多位,双方超过200位规则之主。

大战一起,哪怕人族胜了,绝对是惨胜。

若是剩下个一二十位规则之主,那三门一开……完蛋了!

三门中,强者可不少。

如今聚集在这的,都算是太古时代和上古时代以及新宇时代三个时期留下的,再严格一点,其实,就是一个时代的强者!

三门中,有多少强者呢?

想到这,苏宇问道:“人门中封印的是什么时代?天门是开天时代,这个我知道,地门是混沌时代,我也知道。但是我奇怪的是,人门封印的又是什么时代?”

这个,苏宇的确好奇!

人门,和人祖好像有点联系,但是,又好像和时光之主有联系,这人门,可能是时光长河的一端。

“人门……”

人皇沉默了一会,纠结了一番,这才给苏宇解释道:“时光之主,强大在混沌时期,这点没毛病吧?”

苏宇点头,当然没毛病了!

“就如你,强大在这个时代……那我问你,你强大了,你会把你这个时代封印吗?”

苏宇一怔,不会吧?

我若是强大了,我封印我的时代干嘛。

他眼神微动。

人皇笑道:“就是这个道理!人门,应该是时光之主,开天之时,大道的起始部分,所以,封印的是时光之主之上的那个时代!混沌之前的时代!”

苏宇吸气:“那……百战他们怎么会人门呢?”

“和人祖有关系,人祖可能去过人门。。”

人皇果然知道很多,笑道:“万界轮转,其实,人门中封印的时代,应该也是一个辉煌的时代,这可能才是第一个时代!而时光之主,应该是来自那个时代,但是在混沌时代强大的存在!”

“他的时光大道,开辟了出来,具体为了什么,我不清楚,但是,一端是人门,一端是天门,中间封印者地门……你不觉得,时光之主的大道,更像是一种封印吗?”

苏宇心中剧震!

人皇继续笑道:“是的,就是封印!时光之主开道,可能就是为了封印这些,至于开天时代被封印到了天门之中,天门时期,按理说时光之主早就消失了……可是,到底是消失了,还是没消失,谁知道呢?”

“而开辟万界,让人修道,不过是增强封印之力,万界修道者越多,封印越强!”

人皇轻声道:“我们,都在壮大时光长河!增强封印之力!按理说,封印只会越来越强,而不是越来越弱,可现在,三门将开……这其中,可能是出现了一些变故的!甚至有人在故意削弱时光长河的力量!”

说到这,苏宇眼神闪烁:“陛下知道三身法吗?”

“三身法……”

人皇沉默一会:“你看出来了?”

“嗯!”

人皇自嘲一笑:“这应该就是手段之一了!有人传出了三身法,其实就是为了弱化时光长河,但是,之前被我压制了!”

苏宇眼神闪烁,人皇……压制了三身法!

人皇好像也猜到苏宇可能用了,叹息道:“当我们抽离本源的时候,我们是强大了,但是时光长河却是被削弱了……当然,现在无所谓了,反正三门都快开了,抽就抽吧!”

他叹息一声:“何况,这事也不是你先做的,抽离三身本源,我也做过!”

他无奈道:“一开始,其实我抽离后就知道存在一些问题了……所以,那个时期,我封存了三身法!可当时三身法还是被传播了出去,除非杀光了那些强者,否则,不好禁止了!”

“三身法从哪传出来的?”

苏宇带着疑惑,按照人皇的说法,他知道三身法存在,甚至知道其中的弊端,果然,这位人皇是真的无所不知,或者说,苏宇现在获得的一些情报,他都知晓。

可怕的存在!

这么可怕,还被人坑个半死,可见,幕后的黑手也不弱。

三身法,必然是三门中传播出来的!

果然,人皇开口道:“三身法……百分百三门中传播出来的!具体是谁传的,我就不清楚了,这个不好追溯了,在我之前,就存在三身法了!到了我那个时期,我把三身法的影响压制到了最小,但是到了你这个时期……可能死灰复燃了!”

苏宇点头:“不但死灰复燃了,到了第六次潮汐,三身法已经成为主流,不走三身道,就得被规则覆灭!”

人皇眼神闪烁道:“规则覆灭?这个星月倒是没说……这么说……第六潮汐后,可能有人更改了一些万界规则……”

“第六潮汐……”

他盘算了一下,想了想道:“可能是三门中出来人了,强者!三门在第六潮汐,也许开启过一次,或者借力走了出来,第六潮汐……”

他想了一阵:“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吗?”

苏宇摇头,这个他还真不清楚,但是苏宇很快看向那边的一群人,也许这些人知道,苏宇喊了一声:“天命,来一下!”

比起别人,天命一直没沉眠,也许知道的多一点。

很快,天命侯飞来,朝人皇微微躬身行礼,看向苏宇,轻声道:“陛下!”

苏宇沉声道:“第六潮汐的时候,是否有什么变故发生?”

“变故?”

天命侯思考了一下,半晌才道:“第六潮汐,要说变故,倒是有一些!第一,猎天阁在第六潮汐后,就不再和人族一个阵营了,监天选择了中立!”

“第二,第六潮汐时期的人主很强大,当初打赢了万族,虽然没陛下这么强大,按照现在的说法,也是天尊级的存在,甚至是五等规则之主境了,但是后来人族战胜了之后,他修炼突破的时候,陨落了,导致第六潮汐提前结束!”

“第三,第六潮汐末期,六代人主其实出现的次数就很少了,当时没急着对付万族,而是一直自顾自地闭关修炼,不知道算不算奇怪的事?”

除了这些,他仔细想了想,也好像没有什么变故了。

人皇轻声道:“天命,第六潮汐的人主,开过三门吗?”

“嗯?”

天命侯想了想,摇头:“人皇陛下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我毕竟不是人族。”

也是。

至于人族……也未必知道。

苏宇摆摆手:“行,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老臣告辞!”

天命侯很快离去,人皇轻声道:“第六代人主……可能开了三门,出现了一些变故,导致三门中的存在走出来了,杀了他!从而扭转了一些规则,让第六潮汐后,主要开始走三身法!”

人皇笑了笑道:“所以,三门开启的时间,可能都提前了!要不然,也许还可以拖一拖!”

只是一些简单的话,他便做了推断,又道:“三门中走出的存在,恐怕不会太弱,可能比周天要强,否则,周天应该知道一些,他既然没和你提这事,可能也不知道。”

苏宇挑眉:“那可难说,那家伙对我,都是99假话,一句真话!人皇陛下倒是选的好暗卫统领,除了人皇,一概不认!”

人皇笑了。

他也没纠结这事,继续道:“三门中的存在,是想要三身法扩散开的,可我们……其实也希望三身法可以强大自己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!”

苏宇点头,三身法还是有好处的!

而且,消耗的资源也不多,主要便是因为本源的力量,可以省掉那些资源,直接本源提升,感觉消耗不大,其实消耗的是本源力量。

消耗的是时光长河的力量!

而人皇,给时光长河的定义,居然是封印,封印了三门的存在,无数人修道,就是为了加强这个封印。

那到底是人门更强,还是天门内的存在更强?

人祖,到底什么立场?

苏宇想到这,继续道:“陛下,我听说当年狱王就是想开启地门,放出人祖,但是陛下拒绝了,是这样吗?人祖,是不是变了心了?”

“人祖?”

人皇笑了笑道:“狱……不好去说!释放人祖,我也未必觉得就是坏事,可是,不是时候!开地门,三门可能都会被开启,那时候,不是开三门的时机!”

“那狱不知道这情况吗?”

苏宇沉声道:“他为何要背叛呢?”

作为四极人王,明知道开三门有危险,非要坚持,这又是为什么?

甚至不惜背叛!

人祖,难道在他眼中,就那么重要?

别闹!

狱王是四极人王,当时可能是二等巅峰甚至已经达到了一等,这样的强者,会和百战一样,把希望寄托在人祖身上吗?

对于狱王的背叛……苏宇到现在也没弄明白,到底图什么!

何况,人皇不是不清楚情况,他知道,也许也和狱王说了,对方还是不听!

“狱……”

人皇谈起这位昔年的老战友,沉默一会才道:“狱,其实有狱的理念,有自己的想法!所谓接引人祖,也不过是一个托词罢了!她想开三门,未必就是开地门,也许是想通过开地门,来开其他门户,我曾问过她,她没给我回答,我也不欲为了此事,和她闹僵。”

“文王当初去劝过她,她也不愿理会,文王当时也很愤怒,恰好那时候地门有些裂缝出现,文王便让她去杀古兽,杀古族,杀地门中出现的强者……以此断绝她的希望!”

苏宇挑眉:“杀古族就断了希望?文王是否想的太简单了?”

文王不至于想的这么简单吧?

人皇却是苦笑:“文王……心比我狠一些!他其实……想借机坑杀了狱!狱当时若是开启了地门,文王就会杀她,但是狱自己也知道这情况,所以镇守的那段时间,兢兢业业,并未敢造次!”

苏宇瞬间明悟!

啧啧称奇!

文王,的确狠啊!

都是老战友,他不好直接对狱王下手,毕竟狱王也没说一定就要开,但是……文王老钓手了,他在钓鱼,他故意安排狱王去镇守,就是给他机会开!

结果狱王也是聪明人,大概猜到了目的,没有动手!

最后,文王不得不提前离开了,狱也从地狱之门被人皇调离了出来。

这不就是钓鱼执法吗?

挺狠的!

老战友了,也是毫不留情,只是没有直接出手,那也是顾念最后一些感情了。

苏宇一下子判断了这些,看向人皇,人皇微微点头:“文王的确是这心思。”

他知道苏宇能听懂,笑道:“可是……毕竟一起战斗了几万年!从一统诸天之后,到后期皇庭镇压天下,狱,是我们一起打江山的老战友,老伙伴!文王离开后,我就召唤她回来了,没再继续了!”

苏宇皱眉:“那后期,狱可是没少造下杀孽……”

“此事我知道一二。”

人皇摇头道:“当年,她并未制造什么大麻烦,只是最后时刻,我想带万族打向上游,她却是想带着大家撤离到地门之后,我没同意,她不甘心,我便亲自将她镇入了地门之中!不曾想,她倒是留下了一些尾巴,这倒是我有些疏忽了,昔年也没太过在意这些尾巴。”

实际上,他也不想多说什么,这些小尾巴,不算什么大麻烦,周天按理说能搞定,结果,对方蛰伏了无数年,大周王这边还没察觉到太多,就被百战坑了一把大的!

否则,在这之前,狱王一脉也不敢惹事。

苏宇也想到了这一点,忍不住道:“这么说,还是大周王比较废,信任了百战,一下子就被坑了!”

“百战……”

人皇尽管没见过他,但是还是笑道:“此人,周天既然看中,必然还是有些能耐的!不过按照你的说法,他开了人门,可能被人门影响了一些心性!”

苏宇脸色微变:“三门可以影响我们?”

“嗯!”

人皇微微点头:“地门中都是一些古兽,问题不算太严重,可以召唤一些古兽虚影大概就是极限了!人门神秘,我也不是太过了解。至于天门……”

他笑了一声:“天门其实对修者也有影响,当然,你开天门,对你影响不大,反正你也没真的怎么用天门,当成观道神器用,那也不错!”

苏宇愣了一下,半晌才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,我的天门……其实就是摆设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

人皇笑了!

我一看,就看出来了好吧!

他笑道:“天门真要运用得当,不是现在这样的!三门都有一个共同的作用,封印!一般情况下,同等强者,都能被封印!那我问你,你的天门,可以封印一位二等吗?”

呃……不能!

苏宇都没体验过,他的天门,最大的用处就是来观道!

人皇又道:“天门第一作用是封印,第二作用是借力,你会借吗?”

苏宇眨眼,我不会,咋借?

“就是利用天门中的存在,有些天门中的强者,力量大道可能和你类似,你可以召唤对方,借力一二!”

有些类似于时光册的作用!

但是苏宇很快察觉到了弊端:“这个……会让对方的力量渗透出来吧?甚至操控自己!”

“对,这就是弊端!”

人皇点头:“所以你不会,也是好事!”

苏宇却是吸气:“不对啊,陛下的意思是,我一旦借力多了,对方可能会通过我,直接从天门中走出,比如投影之类的,是吗?”

“嗯。”

苏宇龇牙:“这……这不是钓鱼的好手段吗?以前担心天门会被打开,现在也无所谓了,这完全就是钓鱼的好手段啊,不行,人皇陛下,这个你得教我!”

苏宇顿时来了兴趣:“我借力对方,对方通过我来渗透万界,从天门虚影中投影出来,投射力量出来……甚至本尊出来……啧啧……钓几个二等规则之主,那就赚了!钓到了一等……咱们也有希望干死啊!”

苏宇兴奋道:“难道武皇就是如此?”

呃!

人皇欲言又止,你大爷,果然不是啥好人啊!

他笑了起来,倒也没劝阻,只是道:“这东西,不好确定,你要是借到了一些顶级存在,对方通过你出来了,危险很大的,甚至你会被对方的意志占据肉身!当然,也不用太过担心,如今,哪怕强者,通过天门虚影渗透,撑死了出来二等!还是可以对付的!”

他口气也很大,当然,他有这个实力,虽然现在重伤中。

“当年最好不要做,那时候,我们是不想天门出现的!”

也直到这一刻,苏宇才知道,天门作用好像很多很多!

而人皇继续道:“天门还有别的用处,这东西,靠自己开发,你对天门的利用率太低,其实也是好事!”

苏宇深吸一口气,点头。

也许吧!

怪不得我觉得天门除了观道,好像还不如人门和地门,合着,是我自己不懂,也没办法,毕竟天门这东西,之前就武皇有,武皇知道了怎么用,也不会告诉苏宇。

“所以,人皇陛下的意思是,百战此人,也许被人门影响了?”

“很正常!”

人皇对此不太在意,苏宇却是道:“他好像是被人祖的证道之兵震慑了!”

人皇想了想道:“那就是双重影响!人门的影响概率更大一些!这家伙,也许被渗透的一些人门意志影响到了,这样的人物……”

人皇迟疑了一下还是道:“有点垃圾,算了,不用太过在意!一点点意志影响都无法承受,这样的人,注定也成不了大事!真正能做成大事的,也不会被影响!”

说着,他看了看苏宇,懂了没?

做大事的人,都是我这种!

百战被影响了,代表他很垃圾!

我这么说,你会自卑吗?

苏宇想了想,也点头:“有道理,是百战自己垃圾!别说人门虚影意志,就是三门本尊在这,老子也把三门给砸了,融成一团,让通天给吃了,所有不听话的,不想杀的,全部关进去!”

苏宇又道:“实际上我觉得三门用处不大,封印其实没意义,要是我,敌人全部干掉算了,搞的那么麻烦,干嘛呢?”

他看向人皇,龇牙笑道:“陛下说,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“……”

人皇无言以对,有点道理,不过你这小子看我眼神不对,好像在说,你人皇不听话,我也给你砸碎了!

不是好人啊!

此刻的人皇,也不由失笑,也许是好事,无法无天,看出来了!

而苏宇,也笑呵呵的。

人皇知道的秘密就是多,听起来很劲道,这一刻的苏宇,对一些不太了解的东西,都简单梳理了一下,很快,再次回归正题:“那人皇陛下,现在对万族的想法有吗?”

“万族这边……”

人皇沉默一会,想了想道:“有点想法,但是……未必能成功!”

“陛下说说看!”

苏宇来这,可不是打酱油来的!

他也想听听,人皇的想法。

“得冒险!”

人皇开口道:“要不就等,等到回归万界,三门都开,天地大乱,那时候,万族也好,我们也好,都未必有时间去管其他人了!但是,那时候必然也是最混乱的时期,一旦万族被三门收拢,那我们麻烦就大了!”

苏宇摇头:“不等!”

等待,这不是个好选择!

真要愿意等,他苏宇就不带人来这了!

人皇笑了,猜到了,这孙子,不是甘于寂寞,甘于平凡的人。

“第二……冒险一搏!”

人皇扬眉:“万族其实胆子很小,不敢拼命!但是……我若是出事,他们胆子就大了!所以,得需要我来博一次,赌万族敢冒进一次!万族胆小是好事,但是也是坏事,好事就是,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!坏事就是……我们哪怕设下陷阱,一般的陷阱,他们也不敢踩,不会踩!”

胆小,也得分时候。

人皇也不是没布置过陷阱,但是,人家不理会,你也没办法,你又没办法强攻!

而苏宇,眼神闪烁:“陛下的意思是,用你重伤的事,来诱惑万族上钩?”

“对!”

人皇笑道:“当然,一般情况下,他们不敢博,不敢信!但是我多年不曾出手,一直都是虚影对峙,其实万族也担心,也怀疑,怀疑我出了问题!可他们,还是缺一次契机,才敢对我动手!”

苏宇笑呵呵道:“那陛下若是博这一次,如何能让他们进入陷阱,而这陷阱,目标是什么?如何设置?最终目的是什么?以及具体如何操作……陛下介意说说吗?”

人皇看了一眼苏宇,陷入了沉思。

沉默一会道:“你要明白,万族不傻,我一旦搏这一次,他们就会知道,我是真的重伤了,一旦陷阱不成功,你接下来的压力,会超乎想象的大!”

“至于目标,简单,击杀一些人,削弱万族力量,以最小的代价,再次达成双方的实力平衡!一点点去削弱万族,在回归万界之前,把万族削弱到无法动摇我们的地步!”

“具体的呢?”

苏宇再次询问。

人皇笑了笑:“诱敌深入!分而歼之!切割,分化,杀敌!”

诱敌深入!

苏宇陷入了沉思中,半晌才道:“我不好埋伏,时光长河太明显了,难道藏在水底?”

至于如何诱敌深入,苏宇也摸着下巴笑道:“人皇陛下要是真愿意博一次,其实……简单!万族不相信你重伤了,可陛下可以让他们相信,你真的重伤了……比如,残破的肉身归来了……陛下想搏最后一次,灭杀一些万族至强者!”

“万族一旦得到了消息,一定会分而歼之!一边歼灭肉身,一边灭杀陛下意志海!”

其实,分割万族,倒是不难。

就看人皇敢不敢赌一次了!

肉身和意志海分离,表示出,双方合一,拼死一战,击杀一等,大家相信人皇有这个实力,分开的灵肉,当然要比合一的情况下容易击杀!

那时候,自然就有办法切割万族!

人皇轻声笑道:“我其实无所谓,但是你要想好了……若是失败了,我重伤的消息,就彻底泄露了!还有,我的这些老弟兄……未必听你的!你呢,你愿意听他们的吗?若是不能,你觉得,一群老古董,活了无数年,会听你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的?毕竟,不是一起成长起来的!”

“还有,最失败的情况是,我彻底陨落,我这边,人心恐怕也得散了……你,又能拉回来吗?”

人皇说着,叹息一声:“所以啊……我有些时候,想搏一次,又怕失败,死,都没法死啊!”

没办法死!

他死了,上古这群人王,必乱!

哪怕明王,现在也很难镇压那些骄兵悍将!

文王若是在,倒是有把握,但是明王还是差了一点,这个人皇也没办法!

而苏宇……太年轻,太弱,缺乏威望!

苏宇倒是个胆大包天之辈,人皇一说,他就接话了,显然,这家伙也有这心思,而不是采取拖延战术!

他想速战速决!

苏宇笑呵呵道:“也是,的确不好赌!”

赌赢了还好,赌输了……麻烦大了!

这两位,第一次见面,就开始谈及这些了,苏宇也是干脆的人,不太想拖延,沉思一会又道:“我们到来的消息,能瞒住一阵,未必能瞒住多久!趁着现在,对方还不知道底细,那还有机会,否则……机会就少了!陛下觉得,还有别的办法,可以引诱万族分割、深入吗?”

“难!”

人皇摇头:“主要是被我们坑怕了,这一代的万族强者,当年没少被我们坑,坑出经验来了!”

“……”

这话,苏宇忽然有些没法接。

干笑一声。

这个……有点道理,其实知道文王、人皇的一些事,就知道,这批人当年也不是好东西,没少坑万族的强者,这被坑多了,万族也有经验的。

总之,除非看到必胜机会,否则万族很少会出动。

这也是僵持多年的原因!

当然,为此,万族也错过了很多机会!

人皇也笑了,不是太在意这个,万族怕了他们,是好事,这是功绩!

可现在,苏宇的到来,他也想借机利用一下,可惜,眼瞅着,好像也没太多的机会。

他叹息一声:“可惜,你不是一等,甚至更强一些,否则……我倒是不介意博一次了!”

真可惜啊!

苏宇摸着下巴,也是!

我还是弱了点,哪怕到了二等,也弱了点!

“天门借力呢?”

苏宇问道:“能借力到一等吗?”

“难!”

“那……”苏宇挑眉道:“陛下,那个……星宇印你不用了吧?借我融入我天地算了!还有,陛下反正快死了,要不干脆融入我天地算了,还能有希望再活一次,说不定把我很快推到了一等境!”

“……”

人皇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,这……咱俩才第一次见面,不合适吧?

你当初占我道场,借我天地,现在倒好,你都要借我本人了?

这是不弄死我,不罢休?

人皇笑了!

“其实,你别说,你若是真有战绩,强大的战绩,其实我还真不介意,可是……现在不行,说句现实点的,你没让我看到你有镇压万族,镇压三门的能力,那我不会放心将我那些老弟兄交给你的!”

苏宇龇牙笑了笑:“开个玩笑,陛下真来了,我还得头疼!何况,你开的那天地还在那边,真放弃了,其实也是损失!”

“而且,真指望我一人……我也没把握,陛下若是能恢复,也能让我轻松一些,现在把陛下弄死了,我反而要承受更大的压力,死可以,也不能现在死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人话不会说吗?

什么叫死可以!

人皇好笑道:“你……真不怕我?”

苏宇太直接了!

“怕什么?怕陛下对付我?还是怕陛下觉得,我在夺权?”

苏宇有些感慨道:“说句实话,我其实不想当这老大,赶鸭子上架罢了!太累,太疲惫,我其实都不想来救陛下你们,可是……我手底下的人不同意,我自己也觉得得出把力……可若是陛下忌惮我,想坑害我……呵呵,我很快就会走人的!”

苏宇耸肩:“我不怕陛下对付我,你对付我,也是为了接纳我手底下那批人,可是……我出了事,这些人一个都没好下场!陛下接收不到任何好处!这么不明智的事情,人皇陛下若是做了,那太愚蠢了!”

“哈哈哈,有道理!”

人皇点头:“小小年纪,倒是算计的清楚!不过你既然来了,亮个相,还是有必要的!”

他沉吟一会,想了想道:“你给我个准话,若是我放走了30位规则之主,其中也许有一等存在,你可以拿下他们吗?”

“不杀个二三十规则之主……说实话,暴露了我的情况,那是不划算的!”

人皇凝重道:“125位,死个20位,不,是净死亡20位以上,才能让我们在我重伤的情况下,依旧保持稳固!我若是放个30位过去,你这边,能解决掉吗?若是解决不掉……这计划就没必要深入研究下去了!因为毫无意义!”

现在,还得靠他假装着迷惑万族。

30位,还有一等存在!

苏宇龇牙:“陛下真看得起我!”

太多了!

10位,哪怕有一等,也能干!

30……都和苏宇这边人数相当了,关键在于,还有一等,二等的不知道多少,那要是不顺利,一个意外之下,苏宇这边拼光了……第一次来,全军覆没!

完犊子了!

人皇这边52位强者,哪怕放来了30,也有95,人皇那边,压力可是也很大的!

苏宇笑了起来:“陛下还真有心思干一票?”

“那当然!”

人皇不以为意:“说实话,不是万不得已,谁愿意和万族对峙多年?我若是有实力,早就出手了!可惜,就是实力不足!进取之心,还是要有的!这些年来,我朝思梦想,如何解决万族,早日回归,抽出手来去解决三门的事……可惜,没机会啊!”

遗憾的是,三门之事,他现在是真没时间去管了!

天不在我!

否则,给我时间,三门之患,也不是没希望解决掉的。

而今,看到苏宇,见他进取之心十足,人皇其实想到了自己当初年轻的时候,也是如此,然而,我也回不到过去了!

“30位……”

此刻,苏宇还是在思考,半晌才道:“陛下觉得,一位一等规则之主,可以对付几个二等?”

“三五个还是没问题的!”

人皇解释道:“那几位,在一等中不算太强,你、武皇,若是再喊上战王,三打一,倒是有希望对付了!”

还得算上战王才行!

要不然,苏宇这边,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匹敌一位一等,因为其他人,差距就开始大了。

苏宇迅速衡量着:“陛下愿意借一下战王?”

“可以!”

人皇笑道:“一等的,得留下,二等的,可以走个把,多了也不行!”

苏宇继续判断,盘算着,风险太大了!

可是,不冒险,那就只能等,只能熬了!

在这熬……鬼知道熬的时间长了,万界会不会出变故。

“那……陛下有办法将消息泄露给万族,而万族又不会怀疑吗?”

这也是一个大难点!

人皇见他细问,眼神闪烁:“当然有,毕竟对万族,我太了解了!你若是觉得你能解决麻烦,其他的问题,我可以解决,不要觉得我们在这,就什么都不做,这么多年,我们不会什么都不布置!”

苏宇点头,这倒是,人皇有时候还是很靠谱的!

人皇声音有些幽幽了:“可是……你真想做?坑死了我……对你没好处的!”

小家伙,为何我觉得,你很想坑我一次大的!

我是不是太过冒险了?

第一次见面而已,我都没怎么考察呢,相信这孙子,我要是挂了,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!

苏宇笑的憨厚:“陛下,富贵险中求!咱们都到了这一步了……还能干等着?我来,又不是吃闲饭的,真的揍战王一顿就完事了,那有什么意思?”

“……”

呃,战王被揍了吗?

“录像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人皇这突兀的一句,让苏宇愣了一下,半晌,龇牙,丢出一份拓本,人皇收起,心满意足,笑道:“做的不错,我看好你,有前途!”

就冲这,我看好你!

苏宇想说,你是不是太草率了?

艹!

合着,我录个像,你就看好我了?

就想定下来了?

人皇笑呵呵道:“由小见大!其实,我对你不是真的一点不了解,有些事,需要深入了解,花费的时间太长,可如今,咱们缺的就是时间!”

“苏宇,客套话,说多了没意义!”

人皇严肃了起来:“你若是能解决掉我放到你那边的强者……那计划就可以做,能不能成功,看天意!”

苏宇扬眉,半晌,龇牙笑道:“我试试,全力以赴,没办法……那就没办法了!”

人皇和他对视一眼,都是眼露神芒!

那就……试试好了!

人皇笑了,苏宇也笑了。

两人忽然都笑出了声,后方,战王和明王他们朝这边看了看,这聊的相当愉快啊,还不错的样子!

而此刻,苏宇和人皇,却是已经达成了默契!

干!

怕什么!

人皇没那么草率,可是他知道,也许……这是唯一的选择!

趁着苏宇这边还敢干,还愿意干,那得尽快,怕就怕一点,苏宇这孙子看情况不妙,人跑了,这才可怕!

得防着这个才行!

得找个办法,限制一下苏宇,不然,人皇很担心,这个看起来不太好招惹的小子,真能干出来这事!

想到这,人皇笑着笑着,忽然道:“对了,你上次借我天地之力,我也借了,我要是死了,我就在我临死前,把我的天地,全部融入你的天地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一怔:“陛下……可以遥控?”

“人都快死了,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没事!”

人皇笑呵呵道:“我毕竟还是有点实力的,那时候,我的天地大道,应该会成为你天地中的主流大道,你也算继承我的遗志了!”

苏宇嘴角抽动了一下。

简单来说,人皇的意思很简单,我死了,我把我的大道,责任大道,给融到你天地中去!

然后,他的责任大道很强,占据苏宇天地主体……一下子,苏宇天地的主体结构出现了变化,然后……苏宇就是下一个人皇了!

责任大道为主!

他看向人皇,笑了,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思,“陛下,没必要吧?”

“有必要的!”

人皇笑呵呵道:“我要是死了,大家不服你啊!我的天地融入了,你实力强大了,又继承了我的大道,我的那些老兄弟,他们也服你!这多好?是吧?”

“……”

去你的!

苏宇暗骂一声,你就是想坑我,呵呵!

合着,你怕我坑你是吧?

所以,给我打个预防针,你死了,我苏宇,就跟你一样倒霉了,继承了所谓的责任大道,我他么岂不是成了保姆?

人皇见苏宇懂了,呵呵笑了。

我送好处,我可没威胁你,小家伙,你得考虑清楚了!

一时间,两人再次对视而笑,只是,这一刻都笑的有些虚伪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