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29章 天道好轮回(求订阅)

第829章 天道好轮回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041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(昨晚一晚上没睡,好困,精神萎靡)

苏宇深感实力不够!

哪怕提升的极快,麾下战力强大,他依旧觉得不够,这一点的原因,就来自于人皇的坑。

否则,苏宇现在可能已经带人去上游了。

之所以此刻不去,就是担心。

可如今,万界之中,目前所知,有希望提升他的,只有地狱之门了,可这里,比人皇他们那边还要危险。

光靠薅羊毛,是薅不到一等的。

若是那么简单,那就容易了!

……

死灵界域。

苏宇再次到来。

死灵帝尊很快感应到了,看到苏宇来了,急忙道:“陛下!”

苏宇微微点头,看了一眼辰,这位是极其古老的存在,死灵之主那个时期的人物。

苏宇想了想,开口道:“死灵王,问你个问题。”

“陛下请言!”

“在你们那个时期,强者是如何修炼到那么强大的地步的?”

“光靠时间去堆积吗?”

苏宇疑惑一个问题:“单纯的靠时间,去积累底蕴?”

这个问题,倒是有些难到了死灵帝尊。。

一时间,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,苏宇口中的强者,显然不是一般的强者,一般的规则之主,他未必看得上,苏宇看得上的,是那些恐怖的存在。

死灵帝尊迟疑了一下,这才道:“陛下,万界强者强大,其实追根究底,还是和时光长河有关的!在我们那个时代,门户不现,其实大家的一切根基,都是时光长河!包括死灵之主也好,还是其他人,强大的根本,都在于时光长河!”

苏宇微微点头,不错。

时光长河,才是万界最神秘的存在,最强大,也最恐怖的存在。

而自己,对时光长河的了解,其实不算太多,比如,他没去过上游,没太过深入下游,他不敢贸然前去,担心出现问题。

去了上游,可能那边一天,这边就过去了很久,当然,去了下游,也可能直接出现在未来了,也是如此,时光长河,不在万界的这一段,到了其他地方,都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。

上游,存在于过去,下游,存在于未来。

接引过去未来身……这是三身法的理念。

就是从时光长河中,捞取过去未来,强大自己。

死灵帝尊,给的答案就是这个,包括死灵之主他们,大家的强大,其实都在时光长河之中。

“过去未来身……”

苏宇喃喃一声,被抛弃的三身之法!

算是证道中最弱的一种功法,但是,可以死三次,而且三身法有个好处,其实真的很厉害的话,是可以捕捉未来,捕捉过去,不断套娃的。

当然,正常情况下,正常人是做不到的。

三身法,苏宇没去研究过,因为大家用了都说弱。

此刻,苏宇想着天门,想着地门,想着去上游……但是,死灵帝尊说,一切的根本,还是在时光长河,大家的强大,都是在这强大的。

苏宇摸着下巴,思考一些问题,忽然道:“三身法,你知道吗?”

“三身法?”

死灵帝尊听说过,当然,当他解封的时候,苏宇这边,已经废弃了三身法,哪怕之前走三身之道的强者,大部分都换方法了。

苏宇又道:“我弱小时期,曾和人一起进入过时光长河,但是,那时候我看到的长河,和现在的长河是不一样的!”

苏宇解释道:“那时候,我是可以看到一些过去的记忆的,甚至可以去看未来!当然,我没看过未来!按照大家的解释,那是因为走的支流……可以看到一些记忆痕迹,可如今,我再看时光长河,为何和之前又不一样了,我看到的都是主流,而没有当初那些气泡了!”

这个问题,苏宇没太在意,因为那时候,他看到的,也许只是自己记忆中记下来的一些画面,而烙印在了长河之中,如今他强大了,烙印不容于长河,也是很正常的。

“记忆?”

死灵帝尊倒是有些意外:“陛下的意思是,你口中的三身法,可以通过时光长河看记忆?”

“对!”

苏宇点头,“我还曾看过别人的记忆,但是现在,因为我们不走三身法了,我都是带人直接走时光长河主流,所以,好像大家也都看不到了。”

“三身法……陛下可以和我详细说说吗?”

三身法,是上古消失之后,后期才流传下来,应用最广泛的一种功法。

死灵帝尊,几乎没什么了解。

苏宇很快解释了一下,开口道:“在我的看法中,三身法的过去未来身,其实就是规则之力,对过去的一些感悟,对未来的一些探索,所以三身融合,就会强大无比!”

死灵帝尊来了兴趣:“三身法……陛下,这功法,我确定,在我们那个时代是没有的!这三身法,是谁开创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苏宇真不知道!

只知道,在上古,这功法就有了,但是很少有人会用,因为太弱,三身分离,就弱的不行。

三身证道的存在,比起其他证道法,都要弱。

保命的话……强者杀你一次和杀你三次没区别。

可是,死灵帝尊却是开口道:“陛下,三次……居然可以复活两次!你说的被杀,是意志海破碎,大道断裂,肉身粉碎,这样的情况下,居然可以复生?”

苏宇也是一怔!

是啊,是可以复生的!

三身法,就是这样的。

死灵帝尊却是再次吸气:“陛下,你也是开天者,死而复生的事,哪怕在你的天地中,你也做不到吧?”

苏宇沉默了一会,点头:“很难很难,可能是我现在太弱,我是无法做到的死而复生的,要不然,我天地中的强者,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了!”

“那就是了!”

“可按照陛下的说法,只要达到了日月巅峰,所谓的准无敌境界,有了过去未来身,居然就可以复活了……这简直不符合常理!”

死灵帝尊意外无比:“可这样的功法,陛下居然说是最弱的功法……”

苏宇不由道:“不是我说,是大家都这么说,而且……也是事实,三身法弊端很多,三身分离之下,很弱的,哪怕合体,其实也不如正常修炼的!”

说到这,苏宇微微挑眉:“三身分离,击打大道,打的对方三身不得不分离……三身法,为何感觉有点像是分身之道,在大道中,烙印三次,将整个人分成了三份……所以死了一次,可以再次复活……”

三身法,如今苏宇再看,也是,这死而复生,难度极大的。

三身法谁创造的?

感觉很不简单啊!

然而,死灵帝尊想了想道:“陛下,三身法一道,有什么代表性人物吗?”

“没!”

苏宇摇头:“上古不修三身法,上古之后,其实修炼的也少,活着的,要不死了,要不改道了!如今修三身法的……”

还有吗?

苏宇想了想道:“应该还有一些永恒,万族的永恒,没走的那些,应该修的都是三身之法!”

死灵帝尊沉默一阵,开口道:“这三身法,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死灵之主!”

这和死灵之主有什么关系?

苏宇意外,怎么扯上死灵之主了,难道是他创造的功法?

死灵帝尊解释道:“在开天时代末期,死灵之主其实有过一个想法,当然,很骇人的想法,后来他放弃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吞噬时光长河!”

苏宇龇牙,我去,果然霸道,果然疯狂,我都没想过!

死灵帝尊回想了一阵,继续道:“当时,死灵之主很是霸道,他曾在诸天中提过,找三位强者,前中后,托举整个时光长河,将时光长河压缩,给他吞了!”

“不过,按照当时的一些说法,时光长河存在于不同的维度……也就是陛下所说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!”

“所以,一个人,是没办法同时存在于三个时空维度的……难道……三身法就和死灵之主这个想法有关?”

他带着一些疑惑,而苏宇,却是凝眉:“你的意思是,死灵之主说,当一个人,他在时光长河一端,是没办法出现在第二端的?”

“对!”

死灵之主点头,“分身也不行!比如陛下现在去上游,哪怕在这里留下分身,当你离开了万界范围,分身也会崩溃的!”

苏宇凝眉:“那灵肉分离呢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不太清楚,可能是可以的吧?”

苏宇微微点头:“也就是说,想同时分身,一处在时光长河发源地,一处在末端,一处在此地,是行不通的?”

“是,死灵之主是这个意思,具体的,我倒是不太清楚,毕竟涉及的东西太高端了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点点头,陷入了沉思中。

他来,是为了复活死灵帝尊的,可聊着聊着,忽然聊到了三身法的问题上了。

而三身法,这一刻,忽然感觉有些神秘了。

死而复生,这是很多人无法解决的问题,包括人皇,包括文王!

大家都不行!

可是,三身法这垃圾功法,修炼者,居然可以活三次,要知道,是真正的三次,肉身、意志海、大道都被打爆了,对方都能复生的!

这……很可怕的!

尤其是,这不是特例,而是所有修炼者,都是这样的情况。

自从苏宇觉得三身法太弱之后,他都没太在意这功夫了,三次?你就是复生三百次也没用,能打死你的,照样打死你!

可亲自主导过复生的苏宇,却是知道复生有多难。

在死灵界域复生一位死灵,可是会触怒死灵之主的。

一个个念头升起,三身法只是突然想起来的一件事,苏宇很快强行压下,沉声道:“暂时不研究这个,我这次来,是为了你复生而来!等你复生了,我去万界抓捕一些修炼了三身法的修者,看看三身法的特征,也让你看看。”

其他人,都身在此山中,大家都习惯了默认三身法是垃圾,倒是死灵帝尊,还没接触过三身法,也许会有些发现。

“复生……”

这一刻,死灵帝尊茫然了一下,我……要复生了?

“陛下,可是那亡灵之主……”

苏宇笑道:“上次他阻拦我,堪堪达到了五等规则之主的地步,那这一次你复生,你觉得,他能达到什么地步?”

就算对方再次清醒,苏宇觉得,他提升速度没自己快。

只要我提升的快,我就是一直复生,你也拿我没办法,第一次,你五等,这一次,你四等甚至三等,我照样打你!

死灵帝尊心中微动,也是啊。

苏宇提升的太快了!

若是如此……他也有些激动,复生,这是好事!

谁都想!

不过苏宇想了想还是道:“复生的话,你只能复生到我的天地中,而我的天地……说实话,现在是不可以再次复生的!”

死灵帝尊一下子没太明白苏宇的意思,苏宇笑道:“简单来说,我的天地和死灵大道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,所以,他是无法接引我天地中陨落的人的!所以之前说的死而复生,其实都是忽悠大家的,增强一下士气罢了,目前我天地中生死大道也不够强大,也没办法接引死者……所以,我这边,死了就是真死了!”

不存在什么成为死灵的机会,这一点,上次南王把万界强者吓的一愣一愣的,那是因为那家伙不了解死灵大道接引的程序。

死灵帝尊失笑:“这个和我们关系不大,目前的死灵长河就算接引,也难接引规则之主,否则,那些死去的规则之主,早就都复生了!”

“你生前不是规则之主吗?”

苏宇对这一点,还是存在一些疑惑的。

不错,按理说,死灵界域是无法接引规则之主的,那死灵帝尊生前难道不是规则之主?

死灵帝尊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:“我算是吧!”

“算是?”

“我……算是永恒!陛下理解吗?”

“开道者!”

苏宇懂了,“就是说,你在生前,具备规则之主的实力,但是还没到大道开辟完成的地步,是吗?”

“对!”

死灵帝尊点头:“我和肥球他们类似,开道者,但是开道者,想把自己的大道开完全……其实会出现一个蜕变期,就是大道不再延伸了,这才算开的完全,大道彻底化为时光长河的支流!我还没达到那个地步,所以我只是永恒,但是我开的道不弱,所以也不惧一般的规则之主。”

“你开的是什么道?”

苏宇倒是来了兴趣,那个时代,开道倒是不稀奇,一开始,天地间也没那么多道,就是前人在开道,才有后来者融道。

那死灵帝尊,当年开的什么道呢?

能在没开完之前,就具备规则之主战力,还是很厉害的,这道不算弱!

“星辰之道!”

死灵帝尊解释道:“陛下也看到了,诸天有日月存在……”

苏宇点头,忽然一怔,是的,诸天有日月存在,多正常。

日月境,还有这名字呢。

怎么了?

可日月……大家习惯了日月的存在,还真没太在意,日月……到底是啥玩意?

苏宇忽然有些走神了,今日,为何会想到这么多。

日月,多寻常的东西,是个人就知道,诸天有日月,日为阳,月为阴,怎么了?

日冕天尊和月食天尊,最后爆发的时刻,还爆发出了规则之主战力呢!

死灵帝尊倒是没在意这个,继续道:“星辰之道,或者说,便是日月之道!吸日月之精华,召日月之力,其实也许算是阴阳之力吧,但是我这道,以阴月之道为主……”

大体上,苏宇听懂了,沉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的道,是以日月为基础,类似于月天尊那种?”

“算是吧!”

苏宇了然:“这道,是你自己开辟的,有什么特性呢?”

他解释道:“就是问问,有些好奇。”

“特性?”

死灵帝尊倒是没太在意,继续道:“就是阴寒无比,冻结灵魂,但是有淬炼肉身之效,大体上就是这些。”

苏宇点点头。

日月之道!

有点意思了。

日月,到底在哪?

他也能看到日月,但是不知道在哪,天上是没有的,天上你再飞,飞的再高……到上界了,上界你再飞,你就到混沌中了!

一个个念头呈现,很快,苏宇道:“星辰之道,我这边好像没收录,但是,阴阳之道,我倒是有,你可以选择阴阳之道!大体上差距不大!或者,你可以自己考虑,后期在我天地中开辟新道!”

死灵帝尊笑了:“这倒是无所谓,其实差不多,而且阴阳其实是大道,比星辰之道潜力还要更大!”

苏宇再次点头,喊道:“刘洪!”

片刻后,天地震荡,刘洪一闪而逝,看到死灵帝尊,再看苏宇,有些抽气:“陛下……要复生死灵王?”

“对!”

我的天,要老命了!

而苏宇,看向刘洪,沉默了一会,忽然道:“你别想阴着了,我可能要用到你!”

“什么?”

刘洪微微一怔,什么意思?

不给我当暗卫?

苏宇沉默一会,“我要去上游的话,不可能挪移天地跟着我,就算可以挪移……我挪移到了那边,也来不及了!你的墨道,之前我不是帮你挪移到了生死交集地吗?”

刘洪心中微动,是的,咋了?

“你……想办法,看看能否将墨道一端,接连我的天地!将时光长河、死灵长河、我的天地,三条道,都给连接在一起!”

苏宇想了想道:“这样的话,我的天地之力,也许可以辐射范围更大,甚至辐射到上游!”

刘洪疯狂抽气,“陛下,蓝天不是在做这事吗?”

蓝天好像在负责连接啊,你又找我干嘛?

这也太危险了!

苏宇摇头:“第一,蓝天这边,我让他断了道,融入了我天地,现在就算恢复到时光长河中,麻烦也很大,当然,也不算太难!第二,蓝天他主攻时光大道,而不是死灵大道,我想把死灵大道也给连接上去!”

刘洪不解,有意义吗?

苏宇没好气道:“你白痴吗?不连接上死灵大道,如何让人复生?如何让死灵长河接引?如何盗取死灵长河的力量?”

苏宇沉声道:“我现在天地中,生死不平衡!星月执掌生命大道,我生死平衡了没用,她一直在抽取生命大道的力量强大她自己,导致我的生死也不平衡了,现在,我还得需要死灵大道的力量,去完善我的生死,达成平衡!”

这个,他没办法劝阻。

星月本就执掌生命大道,苏宇总不能让她不修炼。

可如此一来,其实也打破了苏宇天地中的生死平衡。

刘洪龇牙道:“陛下,那我……那我不就真成了管道了?”

“对!”

苏宇点头:“你不乐意吗?你不但是管道,你还是三接头的!”

“……”

刘洪欲哭无泪,这话说的,三接头,也是,他现在大道在生死交汇之地,苏宇的意思很明显,一部分抽取时光长河之力,一部分抽取死灵长河之力,一部分再去连接苏宇天地。

苏宇此刻也笑了:“如此一来……倒是有希望达成生死平衡了,那星月执掌生死大道,应该会更强三分,而她强大了起来,我天地的生死大道就强大了起来,倒也算是一种变相增强我自己!”

很好!

这个想法,之前是准备让蓝天去做的,可现在想想,蓝天也不见得就比刘洪更合适,这家伙,之前让自己挪移他大道到生死交汇地,想吃上下两家,苏宇觉得,可以吃了上下两家,再来满足自己!

很好!

而刘洪,那是一脸无奈,合着,我还是得给你打工才行啊。

苏宇不管他答应不答应,继续道:“待会,你继续和上次一样,接引死灵王进入我的天地中!”

苏宇一挥手,远处,归墟之地,一处天地投影呈现,苏宇开口道:“和上次一样,死灵王进入其中,吞噬本源力量,通过墨道,接引生死之力,连接我天地中的大道之力,我再给你灌输足够多的生命之力,助你复苏!”

死灵帝尊深吸一口气,来的就是这么突然。

他以为苏宇短时间内,不会再去考虑复生的事了。

没想到,这才没多久,苏宇就开始第二次复生了!

而苏宇,那是干脆无比。

毫不犹豫,说完这话,低喝一声,一拳轰击天地,上空,一道长河浮现,苏宇瞬间轰破了一个口子,直接踏入其中。

他一进入,长河动荡起来!

因为他上次来了一次,复苏了一次,导致长河对他的气息感应极其敏锐,当苏宇一进入,整个死灵长河都颤动了起来。

好像在说,上次那个王八蛋又来了!

这就相当于,有人把南王从苏宇的天地中剥离,夺了南王的大道之力,然后逃离了苏宇天地,换成苏宇,也得和人干一架才行!

显然,他现在就是这么弄死灵之主的。

……

“混账!”

一声宏大无比的怒喝声,在整个长河中震荡!

那冥冥中带来的压力,哪怕此刻的苏宇,都有些受到压迫。

整个长河,巨浪滔天!

这一次复苏,比上一次要快的多,太快了,几乎是眨眼间,一尊死灵巨人浮现,带着一些迷茫,先是迷茫,接着,那巨人眼中露出一抹精芒!

陡然看向苏宇,带着冷漠:“你又来了?”

苏宇笑了,“你是死灵之主,还是亡灵之主?”

那死灵巨人,手持巨大的叉子,朝苏宇一步步走来,带着淡漠之意:“死灵也好,亡灵也好,都是一体!你此次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“复生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那个死灵帝尊……”

“哼!”

一声冷哼,响彻长河,这一刻,死灵巨人也愤怒了:“你要抽离长河中第一位规则之主?”

开什么玩笑!

这相当于把苏宇天地中最强的一位给抽走了!

苏宇真要复生个把小人物,他还真未必太在意,可复生死灵帝尊,这是不可以的!

一瞬间,一把巨大的叉子,朝苏宇叉来!

而这一刻,苏宇单手抓住了叉子,看向下方,笑道:“速度上来,这一次复苏的太快了,你赶快去吞噬你的本源之力,咱们发生了就走,也不打扰亡灵之主!”

下方,死灵帝尊迅速破空而来,而死灵巨人,暴吼一声,一叉子再次叉出,想要袭击苏宇,结果,又被苏宇抓住了!

死灵巨人有些震动:“你……过去多少岁月了?”

难道距离上一次,过去无数岁月了吗?

上次他看到苏宇,也只是一位天尊,接近规则之主,但是还不是,可这一次,他一复生,其实就有上次的实力,也是五等规则之主左右的实力!

上次,苏宇靠着龙血侯,炸的他散去。

这一次倒好,苏宇直接就抓住了他的叉子!

苏宇笑道:“道友,没必要打打杀杀的,你想复苏到四等三等,都需要时间,我来,对你有好处的,你现在把我打跑了,你还得继续沉眠。”

“可我在这,你就可以不断增强自己,和死灵之主抢夺控制权……”

苏宇笑呵呵道:“这叫办公家的活,肥了自己!你现在马上把我打走了,死灵之主的意志不会一直给你提供力量,那不好,你看,现在你又变强了,不是吗?”

“……”

死灵帝尊迅速破空而来,听到这话,也是无言,这苏宇,真的是……能说会道。

骗了活人骗死人,骗了死人,现在连死灵之主的意志投影都要骗!

哪天死灵之主真回来了,感受到了自己的意志投影居然有了自己的想法……还是苏宇怂恿的,大概能把苏宇切成万段!

他也顾不得这些了,迅速朝深处飞去,他要去找自己的死灵本源,至于巨浪,对他这个四等规则之主而言,影响不是太大。

主要的核心力量,是死灵巨人,现在被苏宇阻拦了。

没一会,深处,轰隆一声巨响!

整个长河,那是剧烈波动!

死灵帝尊,作为最强者,甚至是第一个被接引的死灵,此刻,他在融合本源,这下子,整个长河都在抗拒了。

而亡灵之主,眼神也是瞬间冷漠无边,这一刻,和刚刚好像有些不同,一眨眼,他的气息也达到了四等,而且还在继续攀升!

感应到了自己大道中,有强者想脱离,死灵巨人一下子强大了起来。

这一刻,他口中传出一声霸道无比,带着一些怒意的喝声:“大胆小辈!你敢夺我蓄养的死灵,找死!”

话音落下,亡灵之主手中的叉子,忽然一变,一眨眼,化为一本书!

是的,书!

和之前完全不同!

那死灵巨人气息,也瞬间再次强大起来,直接翻开书页,手中浮现一支笔,一笔点下,在那书籍上,落在一滴死灵墨,那墨水,一眨眼化开,化为苏宇的模样。

而这时候,他再次一笔点出,苏宇的眼睛被他画出一只眼,轰!

就这一下子,苏宇眼睛忽然剧痛无比!

好像被死气灼烧!

那死灵巨人冷漠无比,“小辈,同为开天者,不欲以大欺小,可你欺人太甚,胆敢占我道场,哪怕一缕意志,也不是你可抵挡!今日,诛杀你!”

话落,再次一笔落下,苏宇又一只眼浮现,这一刻,苏宇双眼瞬间化为死灵眼,苏宇痛呼一声,双眼剧痛无比,好像要瞎了!

“这是我的道场,你在我道场中和我争锋,真是……送上门的找死!”

话落,那死灵巨人,再次画出苏宇的鼻子,苏宇的鼻子,也一下子被无数死气腐蚀,那是死之大道的力量!

“你是死灵之主!”

苏宇低喝一声,这一刻,才是真的死灵之主意志,甚至是刚投来的意志。

苏宇暴喝一声,陡然,万道之力汇聚,也是书本浮现,万道之力浮现,手中出现一支笔,怒喝道:“你非本尊,你也能斗过我?”

“画画是吧,你玩这套,我也会!”

苏宇一笔在文明志上写下了一个字,“封!”

一个巨大的封印,朝对方飞去。

“生!”

无数生命之力,朝对方涌去,而对方的死气,也席卷而来,双方都手持书本,大道之力在半道上撞击,苏宇强在他此刻比死灵巨人强。

而对方强大在,现在,这里是他的地盘!

一下子,倒是平分秋色,而且苏宇还隐约赢了一头。

那死灵巨人微微变色,冷哼一声,一瞬间,画出了苏宇的双手,而苏宇的双手,瞬间焦黑一片,可苏宇不在乎,咬牙低吼一声,也画出了一道门!

这门户被苏宇画出,不但如此,苏宇天门浮现,忽然,书中门户和他额头上的门户同时出现,瞬间融合,万道之力汇聚,一眨眼,朝对方覆盖而去!

“天门?”

那死灵巨人眼神微变,有些愠怒:“好一个天门投影,可惜……弱了点,本座连天门本尊也不惧,何况只是投影……”

“废话,你也是投影!”

苏宇也是冷哼,你把你当本尊了吗?

此话一出,死灵巨人微微一怔,是的,我……不是本尊!

可是,来不及了,刚出手,轰隆一声,天门投影中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威压,带着一些生气,瞬间化为锁链,无数的锁链,朝他覆盖而去!

“放肆!”

死灵之主怒喝一声:“时光之主本尊在这,也别想锁我,何况区区一条封印之锁!碎!”

一声低喝之下,他手中那死灵之书瞬间爆碎,一击打的天门投影也在暴动,颤动,虚影有些破碎的迹象!

而苏宇,却是迅速将这些话记下。

眼神闪烁,冷哼道:“投影奈何不得你,我就去时光长河上游尽头去找天门本尊对付你……”

死灵巨人冷喝一声:“你去的了吗?大言不惭!”

话落,他身上死气再次爆发,整个长河剧烈颤动,一击打出,打的天门投影再次颤动!

而苏宇,再次笑道:“我外攻,文王、武王他们内击,内外夹击你,你自然难逃一死……”

“呵!”

嗤笑声传出,“你是说那两人?你们是一伙的?先解决了自己的麻烦再说,麻烦还没解决,也敢来掺和我的事?”

苏宇心中剧震,果然,死灵之主也在天门之内!

那里聚集了这么多强者,关键是,听这意思,文王和武王的敌人,好像不是他,他们打交道不多的样子。

苏宇还想再套几句话,那死灵巨人,忽然眼神一冷:“套我话吗?幼稚!知道又如何,你连天门都进不去!”

轰!

他气息再涨,瞬间打出一击,打的天门剧烈颤动。

而此刻,远处,死灵帝尊暴吼一声,气息瞬间强大无比,眨眼间,钻入刘洪的墨道中,朝苏宇的天地进发,有了上次的经验,他可是知道如何复生的。

而死灵之主,眼神微变,低沉道:“辰,昔年我给了你一次生存的机会,连你也背叛我!”

远方,死灵帝尊眼神微变:“我……只是想活一次……”

“哼!”

一声冷哼传出,死灵之主面色冷漠,再看苏宇,冷冷一笑:“天门中太乱,我无法投射太多力量,否则……杀你如杀鸡!此次,给你占点便宜,你最好别来天门,或者……天门不开,否则,你死定了!”

苏宇笑了笑:“到时候再说,何必打打杀杀……”

轰!

一股巨大的力量,辐射长河,一瞬间,死灵巨人消失,最后的话音传荡而来:“有胆量,来天门找我!你很好,那两人是你的同伙?也好,我本不想管闲事……既然是你同伙,我便收回利息,找他们去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一怔,下一刻,脸色微变,急忙喊道:“别啊,我和他们不熟!”

“……”

声音没了,长河不波动了,世界安静了!

死灵帝尊在复生,苏宇都顾不上了。

此刻的苏宇,嘴巴张了张,半晌,讪讪道:“这……完了吗?”

文王他们坑人皇,人皇坑苏宇,现在……苏宇好像又把那俩坑了。

这就是天道好轮回,苍天绕过谁吗?

我……真没想到会是这情况的!

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,我可没想到,他会这么说……”

苏宇无言以对,这下是不是不需要去救文王他们了?

他们可能挂了!

……

同一时间。

那天门之后,无尽虚空,文王和武王还在躲躲藏藏,忽然,一股滔天死气,在某个区域爆发,一股骇然至极的力量爆发而出!

一道森冷声传荡而出:“文、武二王?好样的!本座就说,那人有些眼熟,原来是你们一伙的,夺我道场,占我大道,你们……准备好了吗?”

轰!

一股滔天气息升腾而起!

……

武王看了看文王,眼睛眨了眨:“说我们?”

什么个情况?

不太懂!

这是……要干我们的意思吗?

而文王,脸色一变,嘴角抽动,半晌,低不可闻道:“完蛋!是那个小子……把这位招惹上了,关键是,好像……让我们背锅了!”

武王一滞,那个苏宇?

完蛋!

这位,不好惹啊,哪怕老文,也斗不过的!

武王吸气:“你儿子,坑了咱们?”

太可怕了!

“我就说,和你很像,你看,死灵之主也这么说,果然,他都知道是你儿子……老文,你太坑了吧,你儿子更坑!”

“……”

我去你的!

此刻,文王想吐血的心都有了。

我招惹谁了?

这和我无关啊!

合着,我都到天门内了,还得给人背锅?

而远处,那股滔天之气,再次爆发,带着冷漠:“我会找到你的,那人是你传人,还是你后裔?白袍……故意针对我吗?果然,早就敌视我之心,当杀!”

他传黑袍的!

这下子,文王脸都绿了,合着,我穿件白袍,就和他有关系?

这是什么道理?

而武王迅速传音:“老文,我说的吧,白袍不能穿,你非要穿,这下完了,这位真要也来找茬,咱俩挡不住啊!”

单独若是就这一位,那还好点,打不过也没什么,关键是,现在这位是半道上跳出来的,可不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对头!

文王眼神闪烁,下一刻,一声畅笑响彻天地:“多谢道友为我解围,道友速走,小心被围攻……撤!”

话落,文王抓着武王就逃!

你非要跳出来,别怪我拉你下水了啊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