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19章 不配!(求订阅)

第819章 不配!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1047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后方。

苏宇此刻如同反派,追杀一位天命主角,诛杀那些护卫的忠臣。

实际上,苏宇也没把自己当什么好人。

这个时代,谁是好人?

谁是坏人?

各有各的目的,各有各的立场罢了,我之英雄,彼之敌寇罢了。

对长眉、长青这些人而言,苏宇就是最大的坏人。

而苏宇,对他们也没什么不忿不满,正如长眉所言,各为其主罢了,只是他的主,不够给力。

融入了时光册之后,苏宇在自己的天地中,差不多就有三等规则之主的实力了。

而那些规则之主,全部融道天地,苏宇的实力,再次出现飙升,从三等恐怕要接近二等了,当然,实力越强,提升越难。

不过,此刻有人皇天地加成,苏宇可能真正意义上在这片天地中,达到了二等的地步。

当然,也只是暂时的。。

人皇的天地,毕竟是人皇的天地。

可这时候的苏宇,的确强大无比!

借力,也是苏宇一直在做的事,从很久之前借力时光册,到如今借力人皇大道,苏宇也不觉得有何不妥,实力不够的时候,能借力,也是本事!

那个虞,不弱。

恐怕和武皇相当!

搁在上古,也是顶级的存在。

可此刻的苏宇,以自身开天为基础,多位规则之主融道,时光册融入,人皇加成,种种因素下,也是实力骇人!

这一刻,他天地蔓延? 继续追杀!

出了自己的天地,那就不好办了!

苏宇真出了天地,会失去人皇之力的加成? 也失去了自己天地的加成? 那样的话? 他实力会迅速下滑,可能会下滑到三等偏弱的地步。

那样的话,他也只能和百战交手? 也许可以击溃百战? 可对上虞,他必败。

唯有在这片天地中,苏宇才是如今万界的最强者!

“今日不解决你们这些麻烦? 麻烦只会越来越多……”

苏宇喃喃一声? 下一刻? 默默念叨了一声? 轰!

远方? 正被百战他们拉着遁逃的雷暴? 忽然体内一股股雷霆之力溢散了出来,砰地一声,雷霆之力爆发,炸的百战都一个趔趄。

而雷暴,更是口吐鲜血? 面露哀色。

他回头看向苏宇? 叹息一声:“宇皇陛下……好算计!”

他体内? 居然有一股不属于自己的雷霆之力? 此刻忽然爆发了!

他知道了,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上次,对付月昊的时候!

苏宇上次联手三月、雷暴? 在苏宇的天地投影中,苏宇给他融入了许多雷霆之力,让他们去杀月昊,事后雷暴其实检查过自己,没什么问题。

可如今,今日才发现,大量的雷霆之力,来自苏宇世界中的雷霆之力,潜伏在了他体内。

此刻,这些雷霆之力爆裂,顿时炸的他重伤,连百战都被他牵连了,炸的一个趔趄。

后方,苏宇一脸淡然:“我的敌人,永远也不会在我这边拿到任何好处,我明知你是百战的人,我岂会一点不准备?”

多正常的事!

上次雷暴入他天地,苏宇赋予大量雷霆之力,那种情况下,他岂会一点不限制这位,机会难得,当然要限制他才对!

雷暴苦涩!

苏宇!

可怕的家伙!

不但可怕,而且心狠,那一日,他还是苏宇的盟友呢,不曾想,那时候起,苏宇就开始谋划他了。

雷暴被炸的重伤,非但如此,此刻,虚空中大量雷霆之力朝他席卷而去,借助他体内的雷霆之力,不断爆发,有些要失控的迹象。

雷暴叹息一声,陡然一抖手,将百战的牵扯力撕裂。

刚刚被炸的有些趔趄的百战,微微一怔,雷暴叹道:“陛下先走吧!圣母也好,陛下也好,都是巨人族的希望……在这,苏宇不可敌!我来为诸位,争取一点时间吧!”

他摆脱了百战,主动朝苏宇那边飞去,不止他,此刻,月罗忽然挣脱了百战,迅速朝雷暴后方飞去。

百战脸色微变。

月罗笑声传荡而来,带着魅惑之意:“圣母和陛下先出天地,我和雷暴联手战他,两大规则之主,他苏宇再强,杀我们也需要时间,足够二位离开此地了!”

两大规则之主,要为他们断后。

百战脸色变幻,看向虞:“联手战苏宇,还有希望!”

一开始不逃的话,长青和长眉都在,也许希望更大。

但是哪怕现在,只要虞愿意出手,还是有希望的!

虞,的确很强!

虞脸色冷漠,继续朝天地外飞,苏宇的天地,此刻几乎覆盖了上界,地方太广,而且在他的天地中,还受到压制。

飞行速度不算太快!

距离苏宇没覆盖的区域,还有一段距离。

虞听到此言,眼神冷厉,看向百战,边飞边传音喝道:“愚蠢!出去后,苏宇敢出来,我独自杀他!在这,非要和他死战,白痴吗?”

从利弊上来看,的确飞出去后战苏宇更划算。

在苏宇天地中战他,岂不是给苏宇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?

用自己最弱状态,对战苏宇最强状态,这是极其不划算的一件事!

“趁着月罗和雷暴可以纠缠他,我们马上撤离!”

虞回头看了一眼,差不多,问题不大。

这俩怎么也是规则之主,足够拖延苏宇一会了,若是在外面,苏宇也没办法轻松击杀规则之主,可在这,他可以镇压两位规则之主,削弱他们实力,强大自己实力,一反一复之下,双方差距会被拉大。

那时候,再杀两人,难度就显得很低了。

不止如此,虞一枪扎出,扎的虚空破碎:“想拖延的久一点,你我轰击他的天地,消耗他的实力,也比此刻和他死战要强!”

虞的选择,也并非错误。

如此一来,他们必然可以出苏宇天地,到了那时候,苏宇的天地想挪移,也没那么简单,上次从混沌挪移到人山,苏宇花了七天。

此刻,想带着天地跑,没有混沌的地方,比如进入万界,苏宇的天地是会被排斥的。

那时候,苏宇不出来就算了,双方可以达成平衡。

出来了,那虞就有把握击溃苏宇!

百战沉默。

而就在这一刻,月啸忽然低喝一声,挣脱了百战的牵扯,百战再次一怔。

月啸白发苍苍,实力只是天尊,在此刻,并不怎么样。

可他,还是迅速挣脱了百战!

头也不回,迅速朝月罗那边飞去!

百战伸了伸手,飞回去的月啸,忽然开口笑道:“阿罗,哥哥来救你了!”

哥哥!

那边,朝苏宇飞去的月罗,脚步一滞,扭头看去,眼中忽然露出一抹哀色,“你……回去啊!”

“阿罗!”

月啸笑呵呵道:“是哥哥没用,让你一直受人欺负,今日,你我兄妹,一起战一场,哪怕死,哥哥也会死在你前面!”

他没有迟疑,迅速朝他们追去!

远处,苏宇面色平静,继续朝他们追来,淡淡道:“好一副兄妹情深,好一个替主赴死!我都羡慕了呢!”

敌人的感情再好,那也是敌人!

我若战败,也不见得比他们好。

也许会更惨!

苏宇将心中那微弱的荡漾,迅速压下。

我若是战败而死,我不是一个人,所有融入我天地的人,可能都会死。

我承担的,更多!

他们信任我,我一声令下,所有人融道其中,我若是因为一些想法,放弃诛杀敌人,那是对我自己的残忍,对我这些战友的残忍。

苏宇的心,瞬间冷静下来,冷漠下来。

就如刚刚诛杀云水侯,他知道,云水侯后来也许后悔了,可是……他不能留下任何后患,否则,哪怕只是一位二等侯,都可能会造成万劫不复的局面!

永远不要小看敌人!

苏宇从未小看他的对手,哪怕他的对手,表现的很愚蠢,哪怕如今的万族,五大规则之主,都在围杀狱青和月战,苏宇其实也小心无比,没敢大意,一直都在防着他们!

相信敌人会守诺?

相信敌人会仁慈?

那都是放屁!

今日战胜的是我,若是我败了,我会比他们更惨!

……

苏宇快和月罗他们碰上了。

而就在这一刻,一直遁逃的百战,忽然脚步一滞,旁边,还在飞行的虞没顾得上他,刚要继续飞行,忽然,斗转星移,眼前一花!

百战720个肉身窍穴呈现,其中一个,忽然破碎,强行挪移虚空!

一眨眼,百战和虞出现在了月罗他们身边。

“百战!”

一声滔天怒喝,响彻天地。

虞的气息瞬间爆发到了极致,冷漠无比地看向百战!

这一刻的百战,却是不再恐惧,不再害怕,面色淡然,仿佛回到了当年,平静道:“走不了了,现在朝我发火,无济于事!不如想想,如何联手战苏宇吧!难道你要对我出手,给苏宇捡个便宜?”

这一刻的他,好像又成了当年那位横扫天下的人主,看向对面走来的苏宇,笑了笑:“苏宇,你……真年轻啊!”

羡慕!

而他身边,虞脸色铁青,下一刻,人门浮现,好像还想再逃,而百战人门也瞬间浮现,镇压虚空,让她动用人门的机会都没。

“虞!”

百战平静道:“想逃,唯有死亡!我们联手一战,还有机会!不战……唯有绝路!你若想逃,我便联手苏宇,先杀你!”

“你敢!”

虞怒喝一声,带着震怒,威压爆发:“周奇,你要造反?”

百战平静道:“非也!既然都到了这地步,再更弦易辙,那更愚蠢!都已成了叛逆,再造反,岂不是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兄弟们?唯有一条道走到黑了!可是……你要陪我战他一场!”

虞脸色铁青!

“蠢货,我说了,出去后,他不敌我们!”

她很愤怒!

明明可以逃走的,只要出去了,苏宇不敌他们的,你这蠢货,这时候居然犯蠢了!

百战淡笑道:“你又岂知,出去后,他能不能对付我们?苏宇成名不久,短短岁月,成就如此辉煌,开天者之威能,你我又了解几分?不要老是按照自己所想,去判断他!”

百战看向对面的苏宇,笑道:“一直小看你了,哪怕知道你可能开天了,知道你开天了,我也觉得,你以如此弱小之力开天,所开之天,不过贻笑大方……而今,倒是我坐井观天了!”

百战感慨一声:“正如你所言,我虽比你年长许多,可我经历……未必有你多!”

“我好像也不曾体会到绝望的感觉……今日,倒是可以体会一二了!”

百战笑道:“今日,我才发现,比起恐惧,最大的绝望,是更恐惧,更绝望!”

他笑道:“当年,我怕了虞,今日,你的出现,打破了我对她的恐惧!”

苏宇挑眉:“长眉所言是真?你不会真被一个不过武皇层次的女人给威慑了吧?若是如此,你算什么人主?区区一个武皇,区区一个虞,在上古初期,也不过是第三层次的存在!若是连她你都畏惧,你还想战那些混沌、天门强敌?”

不过一个偏弱的二等规则之主罢了!

是,苏宇现在出了天地,三等都难。

的确不如她!

可苏宇,从未畏惧过,别说畏惧,他连害怕都没害怕过,这样的人物,在苏宇眼中,不过是上古苟延残喘下来的一些废物罢了!

如今是强,可他们算什么?

苏宇初入星宇府邸之时,的确不知武皇什么实力,但是他也知晓,武皇强大无比,随意一声怒吼,都能让永恒炸裂。

那时候的苏宇,连永恒实力都没有呢!

武皇的强大,在那时候,简直就是天人,无所不能,一口气能喷死他,苏宇害怕是有,要说恐惧,那还真没有。

他怕强者,但是不恐惧强者!

百战好歹是九代人主,十万年来第一人,他居然被一个虞威慑住了?

不可思议!

百战自嘲一笑,微微点头:“一个虞,倒也不至于让我恐惧到这个地步……我……看到了人祖投影!”

一旁,虞脸色大变!

百战却是不管她,笑道:“你可知,那时候看到那一幕,我有多恐慌!可怕的不可思议!哪怕今日回想起来,我也背后生汗!”

“挥手间,界域覆灭,挥手间,大道断裂!人祖之强,超乎想象!我曾问询过一些人,上古,可有人做到?他们都说没有……哪怕文王,哪怕人皇,他们也不曾见到这一幕!”

百战唏嘘道:“如此强大的人祖,对手却也不弱丝毫,太强大了!强大的让我绝望!于是,虞的出现,让我看到了一抹希望……人祖若是可以提前出来,也许可以解决这些麻烦!”

苏宇挑眉:“人祖的对手是谁?”

“不可名!”

百战笑了,苏宇也笑了:“什么玩意就不可名!行吧,我也懒得问!人祖强大,人祖不敌,那也是人祖的事,看到这些,你就绝望了,被震慑了?”

“算是吧!”

百战微微点头:“其实也不止这些,当我知道,狱王一脉的存在,也是人祖一系,知道虞的存在,也是,还知道上古侯中,也有一些是……我便觉得,无法匹敌了!”

“你挺废物的!”

苏宇笑道:“不是我嘲讽你,这些人再强,又能如何?现在,是我们的天下!就如我知道,人皇很强,文王很强,时光之主很强……那又如何?他们不在,这里,我说了算!等他们真出来了,真出现了,那时候是当孙子还是当儿子,跪地求饶还是被人挥手所灭,那也是以后的事了!”

苏宇笑容灿烂:“我不怕他们强大,此刻,我是爷爷!我就是喊一声他们都是孙子,又能如何?”

我知道他们厉害!

时光之主,不用问,强大的可怕的存在。

可是……我照样薅他羊毛!

人又不在!

有能耐,你回来!

回来了,该认怂自然认怂,可人都不在,我因为看到你的投影,我就吓尿了?

那亡灵之主出现的时候,我就该自杀了,我可是把死灵之主得罪死了!

百战苦笑一声:“也许你是对的!也许你和我真的不同!也许,我真的太顺利了!我自小天赋惊人,百战百胜,不曾尝试过一败……然而,败一场,便会一蹶不振了!”

他自嘲笑道:“所以,我很难体验你那种感觉,你也很难体验到我的感觉!”

百战而无一败!

可见到虞的那一刻,他心理上、实力上都遭受了打击,多重打击,心灵上就战败了,败一场,对他而言,太过打击!

有些人,可以走出来,再次崛起。

有些人,却是很难走出来了。

百战这么多年,都不曾走出来,今日,他坦然说起这一切,其实已经走了出来。

然而……迟了!

苏宇也是唏嘘:“可惜了!我看你现在提起,并无太多害怕,也没太多恐惧!”

“对,因为我说了,压制恐惧的最好办法,是更大的绝望和恐惧!”

百战笑道:“而这一切……还是你给我的!”

“我可没人祖强大!”

“可是……你能杀我……不是吗?”

百战叹息:“你杀了长眉,杀了长青,而今还要杀雷暴,杀月罗……苏宇,他们,都是我的战友!”

苏宇点点头,看向他,再看愤怒的虞,笑了:“不如联手先杀了虞如何?”

百战失笑:“你手段真不少,此刻,还想占点便宜!杀了虞,那我们都会死!我虽恨她,却也不恨她……只能怪我自己,心志不坚,我之错,如今,我还需要借她之力,对付你,岂会翻脸?”

苏宇笑了,“虞,联手杀了百战,我承诺,你可以出去!他现在不死,出去后,真赢了我,也得和你翻脸,你若是有脑子,就该明白!”

虞脸色微变!

百战也是微微变色:“苏宇……”

苏宇笑的阴险:“怎么了?百战,你以为堂堂正正的交战,是我给你的尊重?不不不,你是叛徒!你可知,因为你,导致多少人陨落?”

“不是因为你六千年前的放弃,人族不会死那么多人!”

“百战,你害死了太多人,此刻,你居然想让我给你英雄的待遇……不可能的!”

苏宇一声冷喝,震荡天地:“你是叛逆,是罪人!是人族耻辱柱上的存在!因为你,人族大胜的局势,瞬间一扫而空!”

“因为你,传火一脉几乎覆灭,人族传承,差点彻底覆灭!”

“因为你,我们鏖战五百年,无数人战死!”

“因为你,我们无法肉身合道,只能停步永恒!”

“因为你,人族内讧,上古遗留强者,战死九成九!”

“因为你,我人族盟友,不是覆灭,就是衰落!”

苏宇好像在给他定罪,此刻,喝声响彻天地,怒喝道:“你现在幡然醒悟,想让我给你英雄的待遇吗?可笑!何况,你还不是醒悟,若是真醒悟,你就该杀了虞,而不是和他们联手,再来战我!”

“百战,你就是个伪君子,装什么圣人,装什么君子!”

“你想让我给你什么样的待遇?给你什么样的礼遇?你就是叛逆,就是罪人,就是耻辱,你还想我对你如何?”

苏宇哈哈大笑:“可笑!若是你和我单打独斗,我还敬你三分,虽是罪人,好歹还有点气节!你现在联手你口中的仇人,来对付我这位人族堂堂正正的人主,你要我如何?”

“我……才是英雄!”

苏宇冷喝道:“我才是这个时代的英雄,你来杀我,还想留个英雄之名吗?不,你注定就是耻辱,万万年不会被人遗忘,你会一直被人谨记,人族第九代人主,就是个叛逆,罪人!”

百战脸色发白。

天地下方,大周王这些人,都是微微怔神。

当百战回来的那一刻,当百战说要和苏宇战斗的那一刻,红月和血影这些人,的确有些心理上的变化,陛下……好像回来了!

可当苏宇,并未给他任何礼遇,而是大声为他定罪的那一刻……众人愣住了!

今日,因为苏宇的强势,大家好像忽略了许多东西。

而今,苏宇一说,大家忽然醒悟。

百战……回不来了!

他此刻再如何,也改变不了一些事实,错了,就是错了。

不是一句认错,就可以挽回的。

他是罪人!

因为他,人族才会在这个潮汐,衰落到了极致!

因为他,才导致人族损失惨重,一次次地挣扎求存。

红月几人,脸色发白,低下头,一个个陷入了沉默中。

按照苏宇的说法……他们也是罪人。

……

天地之中。

苏宇气势勃发,带着冷漠,“弱者,自古以来都会被人同情!哪怕他犯了错,有人会说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可错,也大小之分!你百战,若是只是怯战,未必不可原谅!可你不是!你带走了人皇他们赋予你的一切,你杀了人皇留下的后手,你灭了传火一脉……你比万族更可恨,更该杀!”

“万族和我之争,我从不觉得他们错了!”

“换在我的角度,仙族想要统一我人族,让我人族当奴仆,我也会反抗,种族之战,不过弱肉强食!”

“我狠,他们就弱!”

“他们狠,我们就倒霉,就这么简单!”

苏宇冷漠无比:“你不一样!百战,你比他们可恨十万倍!对万族,我大不了一个杀字,不需要讲理!对你,我要说,我要让大家知道,你是罪人,而不是英雄!你是人主,人族的主,而你这个主,却是叛变了自己的国,自己的家,自己的族!”

“你这种人,想死前留下清名?想让后世人记得,第九代人主,也是一代豪杰,最后时刻幡然醒悟……可笑!别痴心妄想了!我苏宇活着一日,你就是最大的叛逆!我会将你的一切,铭刻在时光长河、死灵长河、道源之地、我的天地,以及所有书本之中!”

“我要让你遗臭万年,让后来人谨记,你这种人,不配留下任何清名!”

百战脸色瞬间发白!

这一刻,苏宇的气势,完 全压倒了他!

当他觉得自己醒悟了的那一刻,当他觉得自己也许没有那么大罪过的那一刻,苏宇告诉他,不,你比任何人都要有罪!

你是最大的叛逆!

苏宇对狱王都没有如此,只是剥夺了他的王位,对万族也没如此,只是击杀了事,对虞也没太多愤恨,唯独对他……恨之入骨!

是真的恨之入骨!

此刻,苏宇声音再起:“我原本以为,你有什么苦衷!你若是不和罪族联手,我会想,你只是为了等待一次机会,那样的话,你算不上好人,但是,你也算枭雄!”

“你只是倾向上有些不同,你更倾向保留精锐,制造更大的战果……那时候,你在我苏宇眼中,还算个人物!是不太满意你的选择,可是,你如此选择,若是可以击败万族和罪族,那你也算是一方豪杰,枭雄般的人物!”

“可现在……当我知晓,你和罪族是一伙的!你的目的,居然真的只是为了接引人祖,而原因只是因为害怕……百战,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!”

苏宇句句诛心!

的确,百战刚出现的时候,苏宇猜到了他的一些目的,觉得百战虽然心黑,可也是一方枭雄,他在等待机会,创造更大的战果!

苏宇虽然不满,可也没恨,只能说百战的选择和他不同。

可今日一切暴露,苏宇忽然只有愤怒,愤恨,嘲讽,不屑!

所以,他没给百战留下任何颜面,他不配!

对面,百战脸色发白。

而虞,也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之意。

这就是你留下来的结果?

结果就是,苏宇根本看不起你,没觉得你留下来是英雄般的决定,只有愚蠢,只有白痴!

虞此刻倒是发话了,带着淡淡的笑意:“苏宇,你果然与众不同,与他人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苏宇一声冷喝:“你这狗东西,最好给我闭嘴!威慑九代人主,唆使九代人主叛变,你也是罪不可赦!你与百战同罪!当然,你不算叛逆,因为你本就不是我族之人!你这种敌寇,斩你头颅即可!百战有资格遗臭万年,你这种垃圾,没资格在我人族史上,留下任何笔墨!”

虞脸色微变。

苏宇这嘴,真的毒!

而就在这一刻,说话间,苏宇万道齐聚,身上气息陡然暴涨,带着一些冷漠:“你们既然愚蠢的选择了不逃,那就都去死!”

“宇为皇,乾坤四方由我掌!”

轰!

天地压缩,瞬间缩小!

苏宇气息更盛!

虞脸色一变,怒骂一声:“还不杀!”

既然百战这白痴选择留下来,那就只能杀了!

还看着做什么?

轰!

一杆长枪,配合720个肉身窍穴,爆发出无限强大的规则之力,一击打破虚空!

而百战几人,也是同时出手,朝苏宇杀去!

“文明长河现文明,万道齐聚破万道!”

轰!

万道之力齐聚,一条长河环绕天地四方,此刻,那文明长河中,走出一位位苏宇,一位位苏宇,手持书本,好像在讲述万族文明,万道文明。

“我为魔,魔道慑万族,魔运覆天地,接引魔祖!”

轰!

无尽虚空中,好像出现一道虚影,魔族天赋技,魔临!

接引冥冥中强大的存在!

一瞬间,魔道苏宇,瞬间强大无比,朝几大强者杀去!

“我为仙,只求长生不求名,长生不灭方为仙……”

一尊仙族苏宇出现,仙气缥缈,岁月环绕,岁月老,而我不老,长生不死方为仙!

“我为神,神圣不可扰,高坐九重天,神祖镇乾坤……”

一道道苏宇出现,一位位绝世强者出现,好像在冥冥中接引力量,长生不死,神圣不可侵,魔焰焚天地!

远处,那些万族强者,一个个看的怔神!

这一刻,他们好像真的看到了魔祖,仙祖,神祖……那一位位开辟了时代,开辟了种族的存在!

他们……真的存在吗?

此刻的苏宇,在他的天地中,制造出了一位位强悍无比的存在。

轰!

这些苏宇的化身,在讲述万道文明,在阐述开天辟地,在播散文明,在创建种族,在开创时代!

一本本书册,覆盖天地。

魔祖火焰焚天,瞬间将雷暴、月罗、月啸三人笼罩在了自己的书籍中,神祖找上了百战,也拉扯到了自己的神道之书中。

仙祖找上了虞,也是瞬间将对方包裹在了自己的书中。

然而,虞的确强大,刚被拉扯进入,一杆长枪,直接击破了书籍,仙祖直接被击杀当场,可很快,仙祖复生,“我为仙,长生不灭方为仙!”

那仙族化身,被灭瞬间,居然再次复苏!

不过,虚空中,苏宇脸色微微一白,很快,冷哼一声,再次操控天地!

一道道化身再次浮现!

此刻,有冥,有龙,有凤,有灵,有魂……

这些化身,纷纷朝几人杀去!

都手持书本,为他们阐述大道之根,文明之始!

百战疯狂无比,拳镇天下,打的书籍中的神祖也不断破碎,然而,神祖神圣无比,光芒四射,百战几次攻打下来,自己都受到了影响,目光稍显茫然!

……

这一刻,万族那边,狱青他们,都是脸色变幻。

苏宇……太可怕了!

不,开天者太可怕了!

而狱青,此刻也是面色变幻,回头看了一眼地狱之门,死了太多人,此刻地狱之门有些动静了,她传音道:“几位,此刻苏宇这边,唯有他、死灵帝尊还有战力,他在对付那些人……我们若是联手,必杀苏宇!苏宇必死无疑!”

这时候,机会太好了!

好到,只要他们这些人出手,苏宇必死无疑!

万族五位规则之主,她这边,她和摩天尊都是,月战也接近,这么多强者,足以联手打爆苏宇!

勉强算8位规则之主了!

哪怕一起进入苏宇的天地,也可以打爆苏宇的天地,一对十几,苏宇再强,除非他是人皇那个层次的,否则,他哪怕和武王一样强大,对付十几位规则之主,也不可能赢的!

这时候,万族这边,纷纷看向天古。

这一刻,的确,机会太难得了!

而天古,脸色变幻,低沉道:“我们族人,都在他天地中,上界如此,下界如此……以他狠心,哪怕败,你我各族,种族覆灭!哪怕胜,我们也只剩下这么多人了!”

可能会赢!

但是,苏宇之狠心,无法想象,他哪怕败了,也会击杀所有人,这一点,毋庸置疑!

天古传音众人,沉声道:“是博一次机会,苏宇释放我们的人,让我们带走……还是……博苏宇杀不了我们的人,我们先杀了他!”

几人微微变色!

赌吗?

“就算杀了苏宇……罪族和百战他们联手,真的不会对付我们吗?他们……还未必有苏宇讲信用!”

天古最后还是传音道:“杀了狱青和月战吧,再拖延下去……苏宇一旦战胜,我们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!苏宇此刻解封,让我们晋级……我怀疑……他可能会选择驱逐我们,进入地狱之门,或者天门之后……封印地狱之门,不给我们出来捣乱的机会!”

天古迅速道:“我们五位规则之主,也许进去了……还有一搏的机会!但是,在外,也许连博一次的机会都没了!”

神皇妃扭头看了一眼苏宇那边,传音道:“天古……你觉得,他会把我们驱逐到地狱之门后?”

“他若不杀我们,这是最好的选择!此刻,好像也只有地狱之门,才被彻底定位,可以进出!狱青他们能进去,那我们便能!”

神皇妃几人迅速思考,真要这样,去了地狱之门后,会有什么下场?

天古迅速道:“危险肯定有,甚至遭遇狱王这些强大的存在!可危险……也未必就比现在更危险,运气好,找到栖息之地,等待仙皇他们回归……我们也许也能在地狱之门后,拉拢一批混沌古兽强者,再次回归!”

天古传音道:“趁着现在,灭杀狱青他们,我们和苏宇讨要族人,主动进入……不给他驱逐的机会!这样,也许还能避免被苏宇算计!”

几位规则之主迟疑了一下,天古沉重道:“几位,你们是否忘了……南王他们是融了道,但是,没废,只是弱了一点,但是,一直没动!防的,就是我们!”

你们是不是看苏宇单打独斗,就忘了这些让人了?

他们是比之前弱了一点,可那么多强者,哪怕弱一点,加上没衰弱的死灵天尊,几位规则之主,真的可以去灭了苏宇他们吗?

还有,那混沌龙和八翼虎,此刻鬼鬼祟祟的,你们也忽视了他们了吗?

苏宇,在防着他们呢!

真到了关键时刻,这些人,还是能一战的,最终的结果,也许是苏宇得人全灭,他们……也可能会死伤殆尽,那可是苏宇的天地!

众人这才惊醒,人就在眼皮子底下,他们居然差点忽视了,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!

苏宇好像故意在塑造一个理念,南王他们无战力了!

可事实,真的如此吗?

下一刻,神皇妃脸色一变,陡然传音:“杀!”

轰!

一声巨响传出,龙凤两位强者,瞬间缠绕狱青,荒天尊和圣侯联手朝摩天尊打去,而神皇妃,长剑之上,规则之力再次爆发,这一次,又一次爆发到了极致,一剑朝月战斩去!

月战脸色一变,狱青更是怒吼道:“何其愚蠢!”

太愚蠢了!

轰!

一声巨响,响彻万界,月战暴吼一声,地狱之门虚影浮现,却是被瞬间斩裂,头颅之上,瞬间浮现一道血痕。

月战带着一些不甘,带着一些绝望,忽然扭头看向狱青,嘴巴张了张……也许,你给我混沌意志,吞噬了它,我晋级,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!

狱青……你们……也变了!

你们也放弃了族人,更愿意用我们的命,去换取地狱之门开启!

他忽然露出了笑容,下一刻,扭头看向月罗他们那边,大滴大滴的血液从口中落下,暴吼道:“月罗,月啸……记住了,牺牲族人,成全他人的种族……不配存在!活下去!”

轰!

一声巨响,月战炸裂,临死的那一刻,他看透了一切。

所谓圣族,都是笑话!

狱青他们,早已变了!

接引狱王,接引人祖,才是核心,至于其他人死去,没人会在意的!

这样的种族……不配存在!

我们,其实连万族都不如,万族,还在为种族征战,而我们,又是为谁?

可悲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