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10章 斗将之战(万更求订阅)

第810章 斗将之战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9780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剑拔弩张!

这一日,上界,合道气息纵横,人山之上,万族强者凝重无比。

惧吗?

有点!

哪怕万族强者很多,天尊还有一批,甚至出现了一位规则之主,可他们的对手是苏宇!

一个不断创造奇迹的家伙!

一个不断逆转局面,一个将狱王一脉,强者无数,差点覆灭的存在。

万族盯上狱王一脉,全是因为苏宇。

而当苏宇这一方,蓝天这些人出现的时候,其实,再傻的人,也明白了,那一切,都是苏宇的计谋,他故意的,他故意把狱王一脉牵扯了出来,把他们的强者逼了出来。

……

人山之上,道天尊沉声道:“天古,该联手狱王一脉了!”

唯有联手,才能有希望。

其实,到目前为止,苏宇一方并未展露出能覆灭万族的实力,可就和天古一样,大家对苏宇这个年轻人,就是有些畏惧。

心理上的畏惧!

因为苏宇上界没几次,一次释放了百战,一次覆灭了狱王多位天尊。

这一次,苏宇人还没来,大家倒是有些怯懦了。

无来由的!

这一点,和当年战百战的时候都不一样,因为百战虽猛,可要说杀了多少万族强者,那还真没有。

苏宇倒是没打几年? 万族强者被他杀了一个遍。。

联手狱王一脉?

天古屹立人山之巅,并未开口。

联手吗?

能联手吗?

他没说话,神族那边? 刚恢复肉身不久的月天尊? 看向神皇妃? 沉声道:“皇妃,您……有把握吗?”

这是现在的万族最强者!

刚刚续道成功的规则之主,讽刺的是? 她续道成功? 是苏宇这个要来覆灭他们的敌人帮忙的,真讽刺啊!

也正因为如此,万族更担心。

苏宇没把握? 他会帮神皇妃续道?

这不合逻辑!

何况? 苏宇一方? 还有个武皇呢!

武皇? 神皇妃是必然不敌的。

神皇妃也沉默不语。

把握?

什么把握?

是有把握对付苏宇? 还是有把握对付武皇?

昨日武皇破封? 气息撼天,然而,就在他不远处的苏宇,淡定自若,那一刻? 武皇若是真要对苏宇出手? 苏宇有把握吗?

神皇妃可是感受到了? 当时武皇刚破封? 明明是对苏宇充满了怒意和怨气的,可很快,武皇跑了? 压根没找苏宇麻烦。

是因为苏宇帮他解封了?

不!

神皇妃不想去想,因为很可怕,苏宇才多大?

他有什么资本,能去匹敌武皇?

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至于答应苏宇杀了月战,报答续道之恩,自己到底需不需要去做?

或者说,有没有这个机会去做?

苏宇,又是什么想法?

他若是一早就准备对付万族,为何要帮自己续道?

此刻的神皇妃,也是复杂无比。

而这一刻,人族大军来了。

六大天尊强者,气息纵横。

有冲动的,如荒天尊,咬牙道:“苏宇没来!只有六大天尊,不如趁机……”

他想说,趁机杀出去!

他们这边,强者不少。

仙族圣侯、道天尊、元圣,加上他,足足4位天尊强者,神族两位天尊,一位规则之主,冥、凤、龙还有三位,这么多强者,打六位天尊还不简单?

哪怕天命也很快朝这边汇合而来,只有七位!

斩杀了七位天尊,哪怕损失惨重,苏宇这边,战力也会大损。

苏宇麾下,还有天尊吗?

他刚说到一半,天古和神皇妃同时喝道:“不可!”

荒天尊憋闷,为何不可?

苏宇自己猖狂,武皇离开,苏宇没来,一旦此刻爆发大战,狱王一脉两位规则之主和月战都来参战,覆灭人族,也不是不可能!

荒天尊感受到了,何止苏宇没来,百战也没来!

人族,猖狂!

两位人主,居然都没来。

这两位没来,居然想对付他们和狱王一脉,真不怕栽了跟头?

“为何?”

荒天尊脸色阴沉:“二位,这是种族之战,延续了十多万年的种族之战!这关系种族存亡!我们和人族……无转圜之地!”

你们到底怎么想的?

怕苏宇吗?

是,他也担心。

但是,再担心,到了这一刻,就当奋力一战,拼死一搏!

杀人族一个人仰马翻,让人族知道,万族纵横万界十多万年而不灭,也不是他苏宇一人可灭的!

天古微微凝眉:“好了,荒,我们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!不过,再等等!你真以为苏宇会让人来送死?你没看通天在这?通天门户一开,你知道会出来谁吗?”

苏宇再猖狂,也不会拿人命开玩笑,何况还都是他麾下底蕴。

大战一起,马上会有强者来。

此刻,天古沉声道:“苏宇没来,代表他现在只是围困,而非决战,还有机会!可以谈谈看!”

“嗯?”

荒天尊微微凝眉,到了这一刻,还谈?

谈什么?

不过苏宇没来……是有心要谈的意思吗?

这一刻,荒天尊也陷入了沉思中。

而对面,人族大军中,大周王一步走出,踏空而行,身后,一道道合道气息纵横。

大周王看向人山,那熟悉的人山,他曾见过。

当然,按照他的说法,他没来过上界的。

至于上次来,那不算。

此刻,大周王看向人山,眼神略显复杂,这是当年人族准备用来建造皇庭的地方,当年,人皇其实准备搬走了,不再继续以星宇府邸为根基。

星宇府邸,只能当行宫。

可还没来得及搬走,人族就出事了!

一个个念头,在大周王脑海中闪过,到了今日,十万年来的种种,都在脑海中回荡,和万族,缠斗太多年了。

人皇留下的暗卫,也都损失殆尽。

一切后手,都被起底。

这个潮汐,人族再不胜,那十万年来的拖延,人皇他们的征战,都会显得毫无意义。

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了!

好在,这个潮汐出了苏宇。

否则,大周王都无奈了。

万族很强的,今日显得有些虚弱罢了,那是因为他们的对手是苏宇。

这一刻,大周王走到了众人之前,孤身面对人山,他看向人山之上的那些强者,看着那有些惶恐,但是深藏眼底的几位天尊,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“诸位,十万年了!”

大周王轻笑道:“十万年来,十代人主,八位死在了你们手中!兵窟死了,丹玉死了,岷山死了,镇北死了,定南死了……”

大周王笑着笑着,叹息道:“血债累累!”

“上古遗留人侯109位!”

“而今,还有多少?”

“十万年来,人族诞生合道数百,还有多少?”

“万族杀我人族多少子民,灭我多少强者?”

“此仇,倾尽时光之水,也难熄灭!”

人山之上,天古平静道:“大周王,这是战争!你人族灭我各族多少豪杰?杀我多少才俊?从上古起,人族就欲凌驾诸天之上!你们才是侵略者,我们……只是自保!”

“你人族动荡,文王武王离去,人皇不求自保,不退守人境,反而用计带走了各族之皇,还欲继续称霸诸天万万年,我们……只是在反抗!”

天古声震天地:“我们,只是在求存!”

“我们,也是为了后世而战!”

“我们的先辈,被人族镇压了,我们战斗了十万年,只是希望,我们的后辈,不会和我们一样,一出生,就低人一等!”

天古声嘶力竭,“我们有错吗?”

“你们才是侵略者!”

“这诸天,不是你人族的诸天!”

“这天地,是我们万族的天地,人族也是万族之一,为何非要霸占诸天?”

大周王冷喝道:“天古,你说的一切,只是你所想!上古之前,太古时期,天地不一统,征战还少吗?死了多少强者?死了多少天骄?何况……这天,就是我人族的天!这地,就是我人族的地!”

“仙族也好,神族也好,魔族也罢,追溯开天时期,你们敢说,并非出自人族?”

“万族非人形种族,大多来自混沌古族演化……而这天,可不是他们开的,而是时光之主开的!时光之主,是人族吗?我想……是的!”

大周王声音宏大无比:“所以,人族一统,才是这天地的意志!因为,我们本就是主人!”

双方彼此呼喝一声,也算是战前叫阵,给彼此正名!

谁是正统?

谁具大义?

天古也只发表了那番言论,很快,沉声道:“苏宇是聪明人,和我们就算杀个鱼死网破,他也获得不了什么,要知道,我们的先辈,还在时光长河中,他们快回来了!”

“此刻,苏宇和我们拼命,并无益处……大周王,你也是聪明人,万族还有一战之力,破釜沉舟,一切皆有可能!”

这一刻,天古选择了主动退让:“我可以允诺,仙皇和人皇他们归来之前,万族固守万族山,不再出山!只需要苏宇,也给我们同样的承诺……你们就算打破了天地,我们也不会阻拦……各退一步,如何?”

未战而先让。

气势就落了下风,甚至万族会骂他,恨他,可天古不在意。

若是可以,他会毫不犹豫地如此选择。

可惜……他知道很难。

果然,大周王冷冷道: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天古沉默。

大周王一抬手,冷喝道:“宇皇陛下,倒是愿意给你们一次机会!战前斗将!能拖到仙皇他们归来,那是你们的运气……不能,那就去死!”

天古眼神微动,什么意思?

大周王喝道:“我方天尊出,你方便出天尊,我方合道出,你方出合道!战前斗将,是生是死,各凭本事!”

天古一怔,下一刻,他还没开口,圣侯微微凝眉,冷冷道:“你们要拿我们当磨刀石,当试炼石用?”

一瞬间,他们都懂了!

猖狂!

人族这边,大周王他们居然准备拿他们当磨刀石来用。

所谓战前斗将,不过是为了磨砺苏宇一方强者,这些人晋级太快,进入合道或者天尊之后,几乎没什么战斗经验。

此刻,和万族斗将,倒是一个极好的磨练机会。

生死仇敌!

单对单,实力相当,这样的机会,太难得了。

不怕误杀,不怕误伤,拼死一战即可!

万族合道和天尊,大多都是老将了,苏宇这边却是缺乏老将,都是新晋强者。

大周王冷声道:“答应,那就可以活命,不答应……万族必灭!战前斗将,若是你方强大,拖延时间,一人战一日,三月之期到来之前,我方不会总攻……三个月,你们的机会!否则,今日便是决战!”

这一刻,万族这边,有人愤怒,有人憋屈。

有人咬牙切齿,“答应他们!但是,斗将分生死,各方看本事,不许插手,只凭实力!”

我们怕了你们不成?

天古他们,明显不太想战,那拖延三个月……有变化吗?

有机会吗?

……

“饮鸩止渴!”

这是天古的话,他看向神皇妃他们,有些无奈:“苏宇想要斗将,是为了在我们这,找到最好的试炼人选!拖,未必有利,可不拖……也许,今日就是决战!”

如何选择?

拖还是不拖?

万族有最合适的人选,供给人族这边磨练,在生死边缘磨练,真正的生死之战。

此刻,神皇妃几人都很沉默。

拖吗?

还是现在倾巢而出,和对方决战?

许久,神皇妃叹息道:“答应吧!三个月……也许还有变故!狱青那边也好,百战那边也好,可能都会有一些变故发生,也许……是希望!”

当然,也许也是绝望!

给人族当磨刀石!

至于生死,只能看运气了。

天古微微点头,眼神变幻一阵,看向对面大周王,沉声道:“斗将……就怕你们太嫩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大周王,人族奸诈,斗将可以,死伤勿论!就怕你人族,不要面皮,生死时刻,选择插手!苏宇爱将,不愿死人,你我皆知!”

“若是杀了你方将领,苏宇岂不是很快耍赖?”

这话说的……大周王失笑,很快,淡淡道:“放心便是!斗将乃是自愿,生死有命!”

他回头看向那些人族强者,平静道:“我们很多人,从永恒,瞬间跨入合道,跨入合道后,陛下一直战斗在前线,我们倒是在后方安享太平!”

“龟缩的强者,永远不会成为至强者……”

此话一出,不少人看向大周王,大周王笑了,自嘲的笑了:“看我作甚?我也是!我从上古初期,活跃在万界,别人成了规则之主,而我,只是合道!”

“怕死,那就只能如此,眼睁睁地看着同袍战死,看着强者战死,只能在后方无能为力!”

“我是失败者,我希望……这一次,我不是,你们也不是!”

他环顾一圈,看向大秦王,看向大夏王,看向夏龙武他们,“我们都不是懦夫,我们也曾战四方,然而,诸位,这一年来,陛下打下了万界,我们战斗很多吗?我们跨入合道后,战斗过几次?”

“战斗之下,唯有自爆一种手段,因为仰仗陛下运筹帷幄,可以恢复肉身,保留吾等意志海……如今,战斗本能还有多少?”

“陛下说,百战王的人,早已被养废了,万族也是!”

“可再废,他们也曾战斗过无数岁月!”

“我们,难道也要成为他们那样的废物?那样的跳梁小丑?”

大周王冷喝道:“今日,仇敌就在眼前!战前斗将,陛下的意思是,点到为止!放屁!”

一声怒喝,让众人一震。

大周王……骂苏宇?

大周王喝道:“陛下心慈!不想死人,而我,告诉大家,不死人的战争,不是战争!强者,便是从杀戮中崛起!陛下说,给大家涨涨经验,多点应敌手段……放屁!”

他再次怒喝,“带着生存的信念,带着不会死的想法……那一旦遭遇强敌,必死!唯有一往无前,才能活,才能胜,才能突破!”

“我是失败的代表,我是,定军是,火云是,上古残留,皆是!而我希望,这个潮汐,不是!我也希望,所有人都能成为陛下,而不是人人都在后方,享受太平,让帝王出征!”

“我们当年敢,现在不会不敢!”

“我们最难的时候敢,现在也敢!”

“你们都还年轻,年轻,想追上我们这些老东西,想超越,想灭杀,唯有死里求活!”

他看向那些新生代……是的,大秦王他们都是新生代,大周王沉声道:“不要让我们这些老废物,影响了你们!我们靠活的长,去堆积实力!你们……没有时间了!”

大秦王面色凝重:“吾等自然敢战!大周王之意,此战……斗将……分生死,不会援手,是吗?”

“不错!”

大周王沉声道:“分生死,无救援!陛下不想折损战友……可是,我不赞成!不止我,我想,真的明白的,都不会赞成!现在大家不跟上,难道,还指望到了规则之主之战再跟上……可笑!那时候,死的更快,那时候,我们早已落伍……成为无用的废人,废兵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大秦王微微皱眉:“陛下……有令……”

“那就斩我!”

大周王冷冷道: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!此乃历朝历代都有之事!陛下既然不在,我为统帅,有临阵决断之权!一日不收回我统帅之名,一日,我说了算!大秦王,你乃人族此潮汐统帅,你当知晓,战机稍纵即逝,尔等为兵,唯有遵令行事!陛下追究,统帅之责,和尔等无关!”

大秦王沉默一会,迅速喝道:“既如此,吾等当遵令而行!”

大周王不管其他人,瞬间回头,看向天古,冷喝道:“战前斗将,生死不论!双方强者,非参战之将,不得插手!若是不敌,逃回阵营,为战斗结束!”

不是一定要死一个,但是,真到了关键时刻,你未必跑的了。

此话一出,天古眼神微变。

苏宇不想死人,但是,他手底下的人未必这么想。

此事,真传到了苏宇那边,苏宇也未必会插手。

也就是说……斗将,斗定了!

天古深吸一口气:“好!既然你人族新晋合道都敢,我们没什么不敢的!诸将,听令!”

“斗将,杀敌!斩人族合道一尊,赏同道伪道一条!”

“斩人族天王一尊,赏天尊感悟,与诸位天尊,甚至与神皇妃同游大道,大道……对尔等开放!”

下方,一些强者一惊。

天尊和规则之主大道对他们开放?

这……真的吗?

天古没说天尊,没必要,天尊不需要什么,也不需要刺激,杀敌,是必须要做的。

作为一族领袖,天尊都是领袖,其他人可以怯战,他们不行!

这一刻,万族士气高昂了不少!

下一刻,人族这方,一尊强者飞出,天灭手持大棒,厉声喝道:“宇皇府天灭,二等合道,来一尊二等合道或者天王!”

好生猖狂!

万族一方,瞬间一凝。

这是真的狂!

二等合道,苏宇对合道的一些划分,其实也传了出去,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,现在,天灭却是要战天王。

而大周王,欲言又止,却是没阻拦。

天灭这个好战份子,选择了第一个出战。

号称打架打不赢的他,早就按耐不住了。

人群中,天古沉默一会,天灭不好对付,而且擅战,他刚想着谁去出战,一旁,仙战侯沉声道:“我去!我感受到了,那是我的兵器!他夺了我的兵器,既然要战天王……那我便满足他,杀了他,夺回兵器!也让诸位看看,人族到底会不会守诺!若是不会……陛下,那就……拼了吧!”

他去当这个实验者!

他要去杀了天灭,看看,人族会不会救援天灭。

天灭自己说要战天王的!

若是人族救援,那之前斗将之说,都是放屁,既然如此,唯有拼死!

天古沉默一会,点头。

下一刻,仙战侯飞身而出,冷喝道:“仙族,仙战!天灭,狂妄小辈!”

“小辈?”

天灭龇牙,凶戾之气溢散而出:“仙战!你不过先我一步合道罢了,十万年来,若不是我要镇守死灵通道,你这家伙,早已被我超越!今日,便杀了你,让万界看看,我天灭,到底是不是废物!”

“轰!”

一根大棒劈碎了天地!

大战瞬间爆发!

而仙战侯,兵器也是一根棍子,之前的兵器被苏宇夺走了,他又打造了一根,此刻,双方用着一样的兵器,一瞬间在虚空搏杀了起来。

用棍棒的强者,都是近身战的强者,更喜欢贴身厮杀。

眨眼间,血溅虚空!

天灭一声暴吼,化身一头巨猿,凶戾之气溢散天地,咆哮一声,大棒挥舞,直追仙战,仙战也是长棍横扫,轰隆巨响再起,双方都是硬战不退!

血液飙射而出,天灭虎口崩碎,却是疯狂嘶吼,一瞬间大棒挥舞千万次,打的天地变色,仙战实力更强三分,也是毫不相让,也是一棍打出!

轰!

天灭长棍还没脱手,手臂上,血肉瞬间震的粉碎,露出深深白骨,天灭身体一抖,呼吸法震荡,血肉重生,也是一棒打的仙战侯虎口裂开,血液溅射而出。

……

大战就这么爆发了。

斗将之战!

这一刻,远处,混沌山中,武极这些人刚上来不久,此刻,纷纷回头,只见那边虚空,两位持棒强者,打的天崩地裂!

一上来,居然就开始战斗了!

武极舔了舔嘴唇,笑道:“是天灭和仙战!天灭这家伙,居然到了这地步了……刺激!斗将之战吗?苏宇倒是好想法,拿万族当靶子来练兵……好想法!我们也要尝试……”

刚说完 ,血影微微皱眉:“想多了,罪族不会答应的!何况,他们也没几位合道和天王给我们练兵,天尊的话,你要和月战厮杀到底吗?”

想什么呢!

情况完 全不一样,照搬苏宇那边,是行不通的!

此话一出,武极有些遗憾:“太可惜了,六千年了,我们没动手,血影,说实话,此刻出战,还有六千年前的血勇之气吗?”

他其实也想练练兵!

尤其是看到那边,大战爆发,双方强者,贴身肉战,这可比那些大道之力互相厮杀的家伙好看多了。

这样的大战,太符合他的口味了。

可惜……那是苏宇那边的。

陛下选择了罪族这边,这边天尊天王都被打完 了,现在想用一样的手段,是行不通的,何况,罪族也不可能答应的。

而这一刻,狱王国度,深处,月战声音冰寒:“月罗,月啸,你们还敢回来!”

这俩叛徒,居然回来了!

月罗轻声笑道:“老祖息怒!陛下的意思是,我们只是来看看,避免苏宇他们和万族厮杀,影响到了老祖……老祖勿要介意!苏宇定下三月之期,狱青至尊和婆龙至尊,都刚出地狱之门,消耗不小吧,难道此刻要和我们开战?”

月战脸色冰冷!

月罗巧笑嫣然:“所以,老祖,不如一起看看苏宇他们和万族斗将吧,很多年都不曾有过这样的精彩战斗了,我记得上一次,好像还是数万年前的事了……”

这样的斗将之法,曾经也有过。

甚至五代人主亲自出战,不过很可惜,那时候,人族斗将不敌万族,结果死伤惨重,五代人主之后,斗将之战就不再进行了。

因为双方都损失很惨重!

这种一对一的生死战,也最容易分出生死。

……

狱王国度,深处,地狱之门前。

此刻,婆龙兽彻底出来了。

他庞大的身躯,扭动着,身上还带着一些伤势,巨大的瞳孔,看向远方,冷冷笑道:“都是一些蝼蚁!”

对他而言,这些人太弱了。

斗将,也只是斗个笑话。

他看向狱青,森冷道:“不用理会他们,我刚出来,需要恢复几日,待我恢复之后,再对付他们!”

狱青微微点头:“婆龙,不要大意了!”

“不会!”

婆龙森冷道:“我从混沌中诞生,经历无数,岂会大意!只是,苏宇那小东西,本座一定要杀了他!”

说话间,他看向混沌深处,忽然脸色微变。

下一刻,一尊金甲巨人踏空而来,带着一些疑惑,一些好奇,瞪大眼睛朝他这边看来,忽然道:“婆龙?”

婆龙兽一惊!

“是你?”

隔空相望,他认出了对方!

而远处,那巨人也认出了婆龙:“你还没死呢?真他么能浪,太古就看到过你出来,居然还没被人打死,太山这些人真废物……”

骂了一句武王!

现在,他习惯性骂武王,反正武王又听不到。

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大战,撇撇嘴,小孩子过家家,懒得多看,再看婆龙那边,很快,又看向武极他们那边,好像认识武极,看了一眼,也撇撇嘴,“跟着百战那白痴,果然你也是个白痴,武夫找人投靠,也不能投靠百战这种白痴……得找个靠谱的,蠢货!”

骂了一阵,又道:“那什么周稷,在哪?我怎么没找到他?”

奇怪!

不是说,周稷很厉害吗?

人呢?

“我在混沌中找了一天,人都没影,苏宇骗老子的?”

武皇骂了一声,很快,喝道:“武极,你是百战的人,你说,那周稷在哪?”

至于婆龙兽……他懒得理会。

不能打!

得苏宇说打,老子才打,打死了,可以算一个名额。

现在万界规则之主不多!

若是白白打死了,苏宇不认账,那不是亏了?

至于周稷……他也想着,不打死好了,掂量一下对方实力再说。

他现在算账精明的很,打架打规则之主,不能打死了,就算打死了,也得和苏宇说,这得算名额,这叫打自己的架,苏宇买单!

否则,就这么点规则之主,多死几个,白死的那种,那三个凑不够,难道真让我去打死人皇不成?

打的过,我早打了!

武极有些凝重,看向武皇,半晌才道:“不知道!”

“哼!”

武皇一声冷哼,震荡人心,震的武极几人面色发白,他冷厉道:“一群小虫子,跟我耍心眼?老子天门一开,就知道你这小虫子在撒谎!你也想瞒我?打死规则之主不划算,打死你们……我可以免费!”

“本皇的耐心有限,别逼我现在宰了你们!”

话落,他身影瞬间浮现在几人面前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根本无惧六位天尊,哪怕这几位,都不算弱,他也不怕!

按照道理来说,这六位,可以战他,否则,百战也不敢让他们来这。

可是……武皇才不会在意。

一群白痴,我会怕?

老子武王都不怕……有点怕文王。

读书人都阴险!

场中这几个,一看就没读过什么书,不是穿战甲,就是穿武道服,都没穿白袍的,我怕什么?

月罗连忙带笑,柔弱无比,“武皇前辈……”

“丑女,滚开!”

武皇忽然大怒,轰隆一拳,将对方砸飞,月罗直接飞的不见人影!

武皇冷哼一声:“丑人多作怪!居然还敢影响本皇之道,恶心!一拳居然没打死,倒也有几分本事!”

说罢,他看向武极,武极脸色微变:“稷殿下就在混沌深处,具体在哪,我不知道,我要是知道,我早就说了!”

“算你识相!”

武皇微微点头,再看红月,微微凝眉:“百战麾下,怎么都是丑人?难怪斗不过苏宇,苏宇麾下,丑人也不少,可大多都是男的,百战这边,我都看到好几个女的了……”

摇摇头,武皇有些嫌弃,踏空就走,不和这些家伙计较,都是一群虫子罢了!

而远处,狱青和婆龙脸色都有些凝重。

武皇,很强!

好在,武皇好像没心思和他们战斗,直接就走了,这倒是有些出人预料。

而等武皇离去片刻,月罗浑身是血,披头散发地回来了,气喘吁吁,嘴角还在不断溢血,咳着血,笑的有些疯狂:“武皇……武皇……他居然敢如此辱我!”

武皇太强了!

她只是刚开口,就被对方一拳打飞,直接重伤,若不是武皇懒得追杀,再来一拳,也许就活活打死了她!

这些人,都是疯子!

月罗眼神满是愤恨!

一群疯子!

苏宇如此,武皇如此,巨斧如此……疯狂的一群家伙!

无往不利的魅道,到了他们这群疯子面前,完 全没用。

此刻,红月微微蹙眉:“好了!武皇这边……不要轻易招惹,月罗,你胆子太大,你居然对他使用魅惑之道,你是在找死吗?”

月罗也不想想,武皇哪有那么容易被魅惑。

这种武夫,唯武最纯!

女人,也只是点缀罢了,女色,对他们而言,也只是浮云,何况,武皇他们还不喜欢你这型号的,觉得你很丑,你还上前魅惑,这不是恶心他们吗?

被打飞了,一点也不值得同情。

没死,都算是运气。

武皇如今是诸天第一人,这话可不是虚的。

……

他们这边还在说着,远处,人山之前,一声轰鸣巨响响起。

下一刻,一道身影倒飞而出,万千长毛爆射而出,纷纷炸裂,天灭拔腿就跑,瞬间逃到了人族阵营,浑身浴血,却是哈哈大笑,“老子赢了!”

“……”

寂静无声。

万族无言,人族无言。

远处,仙战侯也是浑身浴血,气息却是还算稳定,此刻,脸色微变:“你赢了?”

天灭哈哈大笑:“废话,老子一个新晋二等合道,打你这天王,居然把你裤衩子都打爆了,不是老子赢了难道是你?废物!等我几日,我伤势好了,咱们再战!”

话落,他跑到后方疗伤去了。

没死战!

废话,他又杀不了天王,死战啥,我疗伤好了再打,太爽了!

疯狂的打,疯狂的输出,打赢了杀人,打输了跑路!

而仙战侯,脸色阴沉,没再说什么,退回了人山。

天灭赢了吗?

说的有些无耻,但是……真较真,天灭赢了!

他一个二等合道,战仙战侯,居然没受太重得伤就逃了,而且,仙战也受伤了,关键是,天灭在拿他磨刀!

到了后期,天灭战斗经验明显提升了上去。

他在迅速适应现在战力的战斗!

这才是可怕的地方!

这一刻,仙战侯回归,低不可闻道:“斗将……不是个好选择!”

他们正在给对方喂招!

天古几人苦涩,我们知道,可是……我们无法选择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