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807章 王见王,完胜!(万更求订阅)

第807章 王见王,完胜!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938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哈哈哈!”

天地震荡,长河断流,武皇的气息,这一刻覆盖天地。

长发飞舞,金色铠甲呈现。

若是……头发多一点,一定更帅,更爆炸。

可惜,头发少了点,有点秃了。

武皇大概没注意到这一点!

也没心思注意这一点。

另外,双腿稍微……稍微有那么一点外八字,没办法不八字腿,你被劈叉十几万年,你也得八字腿!

头秃,八字腿,脖子有点歪,是的,脖子被掰断了塞在地下,也有点歪。

气息爆炸,铠甲绚丽,笑声张狂……

一切都好!

不看人的话,得感慨一声,好一个武皇,霸道无双!

一看人……好一个武皇,见面不如闻名,真的挫!

当然,在这个时代,看实力,人帅不帅的不重要,苏宇这种集帅气、才华、智慧、勇敢、霸气、果决于一身的强者,太少见了!

这是苏宇自己的心思。

此刻的他,傲立时光长河之中,背负双手,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武皇狂笑。

没觉得有什么霸气可言!

见过武皇最不堪的一幕,苏宇不觉得武皇气息强大有什么。

是,武皇很强!

这一刻的武皇,也许真的是这万界最强者,这一点,从时光长河中的神皇妃对比,其实可以看出来,差距还是有的。。

此刻的神皇妃,气息也强,不过从感觉上看,可能比狱青还要稍弱一些? 而狱青,比武皇要弱不少。

就是这种感觉!

这一次,苏宇有了对比? 清晰的对比? 果然? 规则之主是分层次的,境界上其实不好分,到了规则之主这个级别? 看大道长度? 大道宽度,大道特性,规则特点。

大家都掌握了一道之力? 尿道那么宽的规则之主? 也是规则之主。

可比起大海一般宽广的规则之主? 也是天与地的差别。

所以? 规则之主? 不好用等级去划分了? 看整体,看大道强度,而武皇,明显比神皇妃强大许多。

武皇的大道,苏宇其实上次遇到过? 看到过? 单纯从他的角度来看? 宽度还可以? 大概4000米左右,比荒天兽的大道要强。

在苏宇所见的大道中,不算一些特殊大道? 只比笔道弱一些。

武皇是强者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不是强者,没资格和武王他们战斗。

可是……武皇混的太惨,苏宇还真没把武皇当成至强者对待,不过这一刻,武皇还是很霸道的。

当他恢复了实力,放声狂笑,下一刻,眉头一皱,冷喝一声:“滚!”

不是对苏宇说的,而是神皇妃。

武皇气息狂放,冷冷看向神皇妃,神族的人!

借我破封之际,续道而成。

若不是他知道,是苏宇之前默认了,此刻,他就要宰了这个借自己光的家伙!

远处,神皇妃气息强大,然而这一刻,有些和日月争辉的意味。

沉默一会,神皇妃微微行礼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武皇,她不是对手。

尽管武皇很狂,可狂也有狂的资本。

此刻招惹武皇,显然是不明智的。

神皇妃消失了,武皇并未理会,而是看向苏宇,眼神冷厉,气息狂暴无比,朝苏宇威压而来,他一步步朝苏宇这边走来,气息强悍无边,冷冷道:“苏宇!”

这家伙,多次羞辱自己。

而今,自己破封而出了!

当今万界,舍我其谁!

武皇心中有数,他纵然被封印多年,纵然不敌文王那些人,可在这个被封印的时代,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王者!

否则,他也不敢答应苏宇,说什么杀三尊规则之主!

那是底气和自信!

气息狂暴的武皇,脚踏时光长河,一步步逼近苏宇,他要看看,如今的苏宇,还有没有底气和自己嚣张!

你再有天赋,你现在也不如我!

而不远处,苏宇看着他,笑了,“腿要是好了的话,注意一下步伐,有点外八字了,内敛一点。”

“……”

武皇脸色冰寒:“苏宇,而今,不是刚刚了!”

你知道吗?

天变了!

苏宇又笑:“脖子别歪,稍微注意一点!”

武皇脸色铁青,双腿稍微并拢了一些,脖子也稍微扭转了一些。

继续靠近苏宇!

你在找死!

苏宇又笑:“还有,头发少了点!”

“混账!”

一声怒喝,洞穿天地。

他不提也就罢了,一提这茬,武皇大怒,苏宇曾经薅过他头发的!

武皇勃然大怒!

头发瞬间茂密起来,金色铠甲之上,此刻,隐约还有鲜血呈现,血气沸腾,他昔年,也是战天地的人物,也曾杀过规则之主!

他这样的绝世强者,苏宇到这一刻,居然还在羞辱他。

苏宇笑道:“提醒你一下而已,何必动怒,怒急攻心不好!”

“你在找死!”

武皇冷厉无边:“你以为,你解封了我,本皇就真的会和你站在一边?你以为,你手底下人多一些,就能奈何我?你太小看本皇了!何况,你和那百战不和,你和狱青不和,你和万族不和……苏宇,你仇敌遍布天下,你还敢如此猖狂!”

你哪来的资格?

哪来的底气?

武皇都奇怪,苏宇敌人众多,此刻居然不笼络自己,而是在这一刻,还来嘲讽自己,真的不知死字怎么写吗?

苏宇轻声笑道:“纵然诸天与我为敌,我该如何还是如何,我该看不上你,还是看不上你!开天门者,被封十多万年,此刻,借我之力破封而出,觉得可以压我一头,我想想……我今年22岁,你是否觉得很骄傲?”

武皇脚步一滞。

苏宇面不改色,依旧带笑:“不说你能不能杀我,你能杀我,你觉得,你杀我之后,你多久会死?”

苏宇笑容灿烂:“这个天地,不需要搅局者!而你,就是我释放出来的搅局者!”

武皇脸色微变。

“你天下第一又如何?越是第一,越是要死!”

苏宇笑容渐渐消失:“武皇,你是想今日破封,今日陨落吗?你信不信,此刻,我招呼一声,百战、神皇妃、死灵帝尊,甚至包括狱青他们,都愿意助我杀你!”

武皇脸色微变:“不可能!他们和你有仇,而不是我……”

苏宇嗤笑:“幼稚的想法!因为……你天下第一啊!”

武皇一怔。

“天下第一人,你不死,谁死?”

苏宇淡淡道:“我可以杀规则之主吗?单独可以杀吗?不可以!而你……有可能击杀!那规则之主,是怕你多一点,还是怕我多一点?我纵然能杀,也是合围,围剿,甚至损失惨重!而你,既然有杀规则之主的本事,那你才是公敌,这个道理,你都不懂吗?”

苏宇声音渐渐冷漠:“你,为何总是如此愚蠢!”

武皇脸色铁青!

“苏宇,你吃定我了?既然你愿和我合作,那其他人,也愿意!”

苏宇微微点头:“是,你可以试试,我不拦你,现在,马上,百战就在人境,你去问他,是否愿意和你合作!”

武皇脸色变幻。

去吗?

问问看?

苏宇太猖狂了!

他冷冷扫了一眼苏宇,忽然,撕裂长河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苏宇面色平静地看着他离去,你去好了,百战能收你,我喊你爹都行!

你是我放出来的!

百战脑子进水了,才说会收你!

白痴一个!

就不怕是我故意的?

就不怕是我安插的间谍?

百战那边还有月罗在呢,他自己就安插了人,不怕苏宇安插武皇进去?

何况,武皇强大无比,就不怕鸠占鹊巢?

可笑!

……

这一刻,人境。

天地被撕裂。

一股强盛无边的气息,动荡天地,百战顿时皱眉,其他人,纷纷警惕无比。

武皇!

下一刻,一道金色身影浮现,没有之前那么狼狈,武皇此刻霸道无双,强悍的气息覆盖天地,震荡的一些合道都有些窒息感!

武皇一步踏出虚空,看向百战,冷冷道:“不弱!”

百战也看向他,有些凝重,很快,笑道:“武皇前辈!”

“少废话!”

武皇冷冷道:“你也是人族,我也是人族,我和苏宇仇怨深重,我若与你合作,一起击杀苏宇,你可愿意?”

百战一怔,很快轻笑道:“前辈说笑了,苏道友也是人族,同为人族,岂能如此……前辈不要开玩笑。”

开什么玩笑!

这家伙,不会是故意找茬来的吧?

难怪苏宇今天态度大变,原来是武皇破封,他有了底气。

也是,武皇很强的。

至于杀苏宇……他没当回事。

呵呵!

太会开玩笑了!

自己现在答应一声,说要杀苏宇,武皇大概率马上会对自己下手,百战心中失笑,武皇……这是武皇自己的主意,还是苏宇指使武皇做的?

武皇,自然是苏宇的人!

这是废话!

万界谁不这么认为?

不是苏宇的人,苏宇会帮他解封?

会抽调人族气运,破了人皇镇压?

那不可能!

苏宇难道白痴到,释放一个仇敌出来,联手别人杀自己?

开玩笑呢!

武皇微微凝眉,冷冷道:“百战,你这白痴,难道你觉得,我会是苏宇的人?我会听他的?我和他仇怨深重,他实力不弱,麾下强者不少,你我联手杀了他,我帮你平定万界之乱!”

百战笑道:“前辈,都是人族,就没必要了!我和苏道友,也并无仇怨。”

“虚伪!”

武皇大怒:“他成日说要杀你,你就不想杀他?”

而这一刻,虚空动荡,此刻,苏宇身影浮现在天地之间,背负双手,隔空看来,淡淡道:“好了,年纪大了,回去休息休息吧!”

武皇大怒,陡然回头,怒骂道:“苏宇,你这狗贼!本皇今日,和百战联手杀了你……”

百战直接打断,笑道:“前辈,还是和苏道友一起回去休息一阵吧,今日破封,前辈消耗也大。”

就差说:“别演戏了,不累吗?”

别说你骂一声,你就是直接打苏宇,打的半死,我也不会插手的,我一插手……呵,你们马上反杀我,是吧?

百战都无语了!

苏宇到底想做什么?

想借机找茬,还是想趁着武皇解封,和自己彻底撕破脸?

他思考着。

而武皇,脸色铁青无比,下一刻,怒骂一声:“竖子不足与谋!”

愚蠢的百战!

此刻百战若是真和自己联手……也许武皇真的会对苏宇出手,说实话,他还是很愤怒苏宇一再羞辱自己的。

结果,百战就是个白痴!

气煞我也!

罢了,这种白痴,和他合作,那迟早被苏宇坑死。

白痴的东西!

武皇心中狂骂一阵,下一刻,侧头看向苏宇,冷哼一声,破空而去!

后方,苏宇淡笑道:“武皇,别乱跑,这万界,纵然你是诸天第一,也未必安全!混沌千万不要去,小心遇到了周稷贤侄,被打死了,勿要怪我没提醒你!”

武皇不理,直接消失!

他要去看看,世界这么大,我十多万年没去看看了,而且此刻憋闷的很,他不想理会苏宇,有事也得等我看完 了世界再说!

而苏宇,也不再理他,隔空看向百战。

上次,他们在时光长河中并未碰面。

这一次,却是面对面了,所谓王不见王……也要看情况!

此刻的苏宇,想见一见百战。

他屹立天地之间,看向东裂谷,看向那熟悉的地方,轻笑道:“百战兄,武皇性格鲁莽,不要和他一般计较!他被武王封印了十多万年,有些变态了!”

“武皇是前辈,自然不会和武皇计较这些。”

百战也是轻声笑道:“苏道友,是想回人境吗?”

苏宇笑道:“我若是说,我想呢?”

“那我便让出这人境……”

他后方,有人皱眉。

而苏宇,也微微皱眉,淡淡道:“人族,就不值得百战兄久留吗?”

百战失笑:“那是对别人,既然是苏道友来,我想,不会有什么关系。”

苏宇淡淡道:“那我还要巨人族!”

百战凝眉,看向苏宇,沉默一会:“巨人族……道友要了也无用。”

苏宇点点头:“我明白了!”

他没说什么,只是一句明白了。

简单而言,百战可以放弃人境,他不想放弃巨人族。

这一刻,百战身后,有人微微变色,而百战,也很快知晓,苏宇可能是在下套,又笑道:“巨人族……道友也知,毕竟是我妻族……而人族,道友是十代人主,我想,道友若是真要回来,也没人会拦……拦了,那岂不是要爆发冲突?都是人族,无需如此!”

我是为了人族,为了大义,为了给你一个栖身之地,所以我才让给你,而不是我怕了你,也不是因为我不要人族了。

苏宇微微点头,又道:“万界局势混乱,你我同为人族,有事可以协商一二!”

苏宇继续道:“如今,你我大敌,不外乎罪族和万族!”

“罪族?”

“狱王之王位,已被我剥夺,天地认证,人皇许可,人族共弃之!”

苏宇淡漠道:“我在上界,昭告诸天,人族当知,强者当知,百战兄,一无所知吗?”

你不是人族了吗?

你不是强者吗?

你居然不知道吗?

百战微微扬眉,淡笑道:“知道一二,只是不知……道友将其定为罪族……”

苏宇笑道:“狱,无罪吗?狱之后裔,无罪吗?月罗和月啸就在你麾下,他们是否有罪,月罗不知吗?不说其他,单纯一点,坐视人族十万年被万族倾轧,作壁上观,此乃极罪!”

苏宇声震诸天:“同为人族,坐视人族八代人主陨落,其滔天之罪!坐视武王后裔陨落,罪不可赦!武王是功是过?武王后裔,一代人主,是功是过?此若不为罪,人族覆灭,也不是罪!在其位谋其政!既分享人族气运,岂可坐视人族衰落?十万年不出,一出,便是规则之主两位,天尊七八位,天王十多位,合道近百……不要告诉我,这是六千年的积累!”

苏宇喝声震天:“若是六千年积累如此实力,那十万年来,人族都是废物吗?”

一声滔天之喝,让四方震动。

狱王一脉有罪吗?

百战没说什么,苏宇说有,没说其他,一条坐视人族衰落,坐视八代人主陨落,这就是罪!

坐视近百上古人族侯陨落,这也是罪!

他没说什么文王一脉被针对,那毕竟和其他人无关。

也没说什么勾结死灵,苏宇也在干这事。

只此一条,大战,作壁上观,便是不可饶恕之罪!

百战深深看他一眼,微微点头:“罪族……名副其实,此脉有罪!”

他必须认可!

哪怕苏宇有点……指桑骂槐!

作壁上观十万年的是狱王一脉,六千年的,是他一系!

小小年纪,心思缜密,心也黑。

诸天见证之下,百战如何否认狱王一脉之罪?

狱王王位被剥夺,就是最好的证明,苏宇获得了人心,他说剥夺,就剥夺了!

而苏宇,并未就此罢休,再次朗声道:“罪族和万族,乃是我人族之敌,百战兄认可吗?”

“认可!”

百战微微点头,而就在这一刻,忽然有人低沉道:“那苏……苏人主,还帮万族神皇妃破封?”

这又是什么罪过?

苏宇攻势明显,百战不好提,有人帮他提!

苏宇,你说万族是敌,你却是在助敌!

苏宇声如洪钟:“以夷制夷!神皇妃是我大敌,但是,神皇妃……”

苏宇转头喝道:“我助你破封,我无所求,你说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要求不高,你杀月战,此交易一刀两断!”

这一刻,神界方向,神皇妃沉默一会,声音传荡而来:“宇皇之言,老身谨记!以月战之死,偿还此次助我破封之情……”

苏宇不再理会,转头看向说话那人,淡漠道:“我不助她破封,她也有希望破封,而今,她杀月战,狱青必阻,也许,杀的不止一个月战,也许,她会和狱青同归于尽……此事,算亏算赚?”

说话那人,又轻声道:“那苏人主,又如何保证,她会去杀?”

苏宇淡漠道:“她不杀月战,半年之内,我必杀她!她不死,我将这人主之位,让给你,那又如何?”

苏宇一步踏前,冷喝道:“就问你一句,你敢接吗?”

那人倒退一步,脸色微微发白。

不是长眉,长眉此刻哪敢说话,那是百战的智囊长青。

苏宇声如洪钟:“我敢如此承诺,尔等敢吗?”

苏宇声如大道之音,喝问道:“尔等收服月罗、月啸,收服罪族,无建树,可敢说一句,三月内必杀狱青,狱青不死,尔等自绝与此?”

“月罗、月啸之辈,乃是叛逆,一句臣服,就可收服吗?”

苏宇怒斥:“那狱回归,一句知错,可否原谅?若是狱可原谅,那万族规则之主回归,一句我们愿继续共尊人族,可否原谅?”

“若是都可原谅,十万年来,征战为何?”

“神族也好,万族也罢,今日合作,只是为了以夷制夷!”

苏宇直言不讳,高声喝道:“不是为了原谅而原谅,不是他们说一声投效我苏宇,便可无罪!我收食铁、命族、空间、犼族,皆我人族之友!无人族血债!皆无罪孽在身!”

“人族患难之际,他们依旧站在人族一方,为我人族,抛头颅洒热血,我可接纳,万族,也想投效我苏宇吗?”

苏宇一声暴喝:“纵然我可虚言妄语,此刻说一声可接纳万族之人,如此说一声,神皇妃也许愿意投效我苏宇,可为了一位规则之主,我就可忘记血仇?人族此次潮汐,征战五百年,战死军士超过千万,甚至过亿!我可因一位规则之主,便接纳这些刽子手吗?”

万界无声!

“纵然万族与我为敌,又能如何?”

苏宇声音越来越大:“血海深仇,岂可因对方强大,投效我,我实力增强,便可接纳?”

此话,假吗?

不假!

与人族有血海深仇的,苏宇一个没接纳过。

他接纳的几族,和人族无仇,不是中立种族,就是之前偏向于人族的盟友,这个潮汐,前期不参战,罪魁祸首是谁,苏宇都懒得说。

他这一方强者,都和人族无仇。

当然,死灵那边,苏宇没管。

都死了无数年了,鬼知道和人族有仇没仇。

随着他的一声声喝问,天地安静。

许久,百战轻声道:“道友说的是,与人族有血海深仇,的确不可接纳!月罗和月啸……其实一直都在帮人族,探查罪族虚实,拖延罪族步伐,没有让罪族出山合围人族……”

话说到这,苏宇再细问,就是找茬了。

虽然很想找茬,但是苏宇没再纠结这方面的事,朗声道:“既然如此,我和万族有染,你们担心,你们和罪族藕断丝连,我也担心!不如,你们镇万族,我镇罪族!”

苏宇笑道:“第九代人主,第十代人主,两代人主,一统万界!和睦相处,共同御敌,也是一段佳话!百战兄,也许,你我还可以比试一下,谁先镇压对手!诸天之乱,起于人族,终于人族!万族,规则之主一人,天尊数位!罪族,规则之主两位,月战、摩天还算强大……如此一来,我也不算占百战兄便宜,百战兄觉得如何?”

这话一出,百战脸色微变。

不止百战,长青这些人也是变色。

苏宇……逼宫了!

真的逼宫!

此刻,他声震诸天万族,人族也全部在倾听。

他没有咄咄逼人,他以他积蓄几年的力量,去对付狱王一脉的多位规则之主,而百战他们,只需要对付快被苏宇弄残了的万族,亏吗?

一点不亏!

百战……答应还是不答应?

而苏宇,再次道:“百战兄麾下,人才济济,天尊8位,百战和周稷贤侄,都是规则之主,两位规则之主,8位天尊,十多位天王,数十合道……对付万族,绰绰有余!碾压实力!”

这一刻,诸天震撼。

百战……这么强?

哪怕神界中,神皇妃都是震动不已。

而百战,刚想开口,苏宇笑道:“数十合道为百战兄让道,百战兄十万年来第一人,和月罗也是计划假封,六千年前,就可匹敌上古人王,如今,应该比武皇还强吧?至于周稷贤侄……难道没到规则之主?”

他只给百战否认周稷实力的机会,而百战自己,你说你没规则之主实力,那你就等着丢人现眼吧!

六千年前,你可匹敌人王,你和月罗还是一伙的,假封印,难道,你就没点提升?

那这十万年来第一人,就是笑话了!

百战深深看了一眼苏宇,淡淡道:“稷儿,我久未见面,也不知实力如何,只是如今这万界封印,恐怕就算天赋纵横,也难达到道友说的那个地步了!”

苏宇哈哈笑道:“也是!算了,哪怕周稷贤侄不是规则之主,百战兄,对付万族,可有难度?若是有难度……我可支援一些合道,帮助百战兄平定祸乱!都是我人族,这个潮汐诞生的强者!因为百战兄太强,人族肉身道被堵,无人可以跨入合道,我只好另辟蹊径,近些时日,才帮他们跨入他道合道,百战兄莫要嫌弃他们太弱!”

苏宇朗声道:“他们不比诸位,传承断绝,只能走肉身道!结果,肉身道被封,无传承,无底蕴,年岁不大,以杀强大自己!五百年来,他们杀敌无数,战死无数,才出了一些永恒,我无奈之下,逼迫他们断肉身道,换道而行,跨入合道……莫要嫌弃实力不如人!”

一声畅笑,传遍天地!

别嫌弃我的人弱,因为……是你们造成的!

封了肉身道,断绝了上古传承,无法跨入合道境!

到了现在,才勉强在苏宇的帮助下,跨入了合道境,难吗?

太难了!

这就是血泪史!

这一刻,百战身后,有人羞愧低头,不敢直视苏宇!

此话不说出来,也就罢了,一说,当着诸天万族的面说,稍有廉耻之心,便会羞愧难当!

这一刻的苏宇,句句诛心!

苏宇再次喝道:“百战兄,对付万族,有难度吗?还是说,百战兄,不愿和我合作,觉得我苏宇实力低微,不配?”

百战沉默一会,一旁,长青见百战可能纠结,迅速道:“苏人主,此事还要从长计议……”

苏宇一声暴喝:“你是人主,还是百战是?你要越俎代庖?百战兄,愿不愿意,给一个准话!不愿意,这万族,这罪族,我一人来挡!我人族,这六千年来,只靠自己!六千年来,无人相助,我人族,依旧存在!”

话落,苏宇大声喝道:“若是不愿,只求百战兄,不要兄弟阖墙!这人族的血仇,这人族的恨,我来担!”

百战心中一声长叹!

苏宇……苏宇啊!

好一个苏宇!

当着所有人的面,如此说,我能如何回答?

我能如何拒绝?

百战两难了!

他的确被苏宇逼到了墙角,这是双方第一次碰面,苏宇强势而又霸道!

他若是答应了,那万族这边,他得拦,他不拦……那就是言而无信,背信弃义,背叛种族……那他手底下强者,真能走一半!

拦下了万族,苏宇这边,有武皇,有苏宇,有多位天尊,能杀狱青他们吗?

可能性很大!

可不答应……那能如何拒绝?

从长计议吗?

百战知道,这一刻,他必须要答应,但是,百战想了想,轻声道:“我麾下月罗,月啸,对罪族更为了解,不如我来镇罪族……”

“好!”

“……”

百战一怔!

苏宇朗声道:“我无意见,百战兄随意!既然如此,百战兄阻拦罪族,我镇万族!既然百战兄说对罪族更为了解,那我相信,百战兄定然可以将罪族,镇压在地狱之门之前!”

他管百战镇压谁,你只要答应了,我就迅速破掉一方联盟!

你答应了,你做不到……你就是废物,你就是故意的!

苏宇大声道:“百战兄既要镇压罪族,这是百战兄自己的选择……你我兄弟,共同对外,人族必胜!人族辉煌,便在此世!既然百战兄选择了,又说对罪族了解,那我想,不会出现,我对付万族,有罪族和地狱之门后的存在,过来阻拦我吧?”

“……”

安静!

绝对得安静!

这一刻,百战知道,自己入瓮了!

他沉默一会,淡淡道:“当然不会!”

既然如此,就由苏宇对付万族去吧,至于罪族……我来对付就行!

他平静道:“当然!不过,为兄毕竟痴长几岁,苏道友若是提前拿下万族,还请苏道友不要急着增援……毕竟,为兄也想要点脸面……”

你打下了万族,那也不要来干扰我就行!

苏宇哈哈笑道:“怎么会,我还等着百战兄来救援我呢!这样吧,三月内,你我一起镇压双方,我想,强者大战,也就瞬间,何须三月,若是可以,现在都行!不过,我看百战兄现在也许还要休息一阵,毕竟休息了六千年,未必熟练战斗了,最近好好休养一阵,熟练一下战斗,三月后,诸天万族,唯我人族!”

这一刻,人境内部,忽然,吼声震天!

“三月内,诸天唯我人族!”

“唯我人族!”

“唯我人族!”

吼声震荡天地,激动人心!

两代人主,一起联手,击杀万族,击杀叛逆,大快人心!

“宇皇圣明,百战王圣明!”

吼声再起!

这一刻,三十六府,三十六位府主,带着无数民众,高声呼喝,声震诸天!

三月内!

他们没管百战答应没答应,不需要,当苏宇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有人就知道,该怎么做了!

拖?

不可能给你拖的!

百战沉默不语。

后方,那些强者,有人激动,有人兴奋,有人皱眉,有人不安。

这天,不是百战的天了。

这天,不是六千年前的天了!

苏宇大胜!

是的,明眼人看出来了,苏宇胜了,完 胜!

因为,苏宇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,去镇压人,比如百战。

百战无法抗拒,无法拒绝!

拒绝了,那就是叛逆了。

百战闭目,很快睁眼,看向苏宇,露出了一抹笑容:“那……便依苏道友了!”

苏宇大声笑道:“多谢百战兄相助!此次会面,我心甚喜!那就三月后,再会人境,扬我人族之威,再统诸天万界!”

话落,苏宇踏空而行,白衣如雪,潇洒自若,隐入时光长河之中,瞬间消失。

这一刻,百战一直看着他的背影。

而他身后,有人沉默,有人不语,有人却是有些难受,嘀咕道:“陛下,那就……三个月打爆罪族?咱们也未必怕了这小子,这小子三个月能行,我们没万族干扰,三个月也行!”

武极!

长青拉扯了一下武极!

蠢货!

你忘了之前陛下的话了?

陛下的目标,不是打爆了狱青他们!

武极憨笑,心中却是叹息,我知道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我想战斗,我想打爆罪族!

陛下……也许打爆了,也是一条出路!

为何,不考虑一下呢?

苏宇愿拦下一方,好事啊,陛下,你可知,你一再拒绝,若是三月后苏宇拿下万族,而你没有……我们这些老兄弟,又该如何自处?

武极憨憨笑着,没再吭声。

苏宇……人杰也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