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786章 兄妹终相见(求订阅)

第786章 兄妹终相见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985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抓捕了监天侯,苏宇也轻松了许多。

其他人想打破封印,晋级规则之主,自己想办法吧,办法肯定不止一条,关键是,你们能不能学星月那样,直接逆流而上,去突破封印。

又或者,和苏宇一样,自开天地,屏蔽时光大道影响,再或者,走上混沌之道,也能避开。

办法很多!

监天侯,未必是唯一的路。

可杀监天侯,是最简单,也最直接的路。

南王他们去了混沌深处,探索到混沌山的路径,苏宇也不耽误,他也得过去看看才行,肯定能去,就是不知道路上危险不危险。

很快,苏宇和万天圣他们打了个招呼,一步迈入混沌,探寻前往上界之路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。

时光长河中。

星月破境,实力更强三分,继续前行,她不知道哥哥他们到底在哪,但是她觉得,应该快见到了。。

太多年了!

自从化为死灵,实力被封,记忆百不存一,而今,可能又一次见面了。

星月激动的同时,也很担忧。

复生的瞬间? 血脉感应,哥哥的本体,好像受伤极重? 不知这些年? 是如何度过的?

还有? 文钰当年遭遇了什么?

为何会突然消失,陷入险境,导致文王他们都跟着离开? 从而让万界陷入水火之中?

文钰? 时光师。

也是她的玩伴。

文钰比她还要小一些,两人认识了很多年,诸天一统之前? 就经常一起玩耍? 后来她陨落了? 丧失了记忆? 文钰如何? 她不是太清楚。

但是她化为死灵? 也知道一些关于时光师的事,苏宇,好像就是时光师的传承,也就是说,苏宇其实算是文钰的传人。

心中想着这些? 星月继续前行。

作为治疗师的她? 此刻若是能找到人皇他们? 救助这些人? 应该还能给苏宇他们争取一点时间,否则,一旦早早回归? 都是规则之主,苏宇这群人还没成长起来,如何匹敌这上百的规则之主?

她前行着,镇压着,却是有些绝望了,怎么还没到?

星宇印,已经耗空了能量了!

若不是这印章,她根本无法走到这里来。

可到了这时候,印章的能量,也耗空了,此刻的星月,只能不断提取生命之力,进行铺路,继续前行,否则,她走不到最后。

她是治疗师,其他手段不多。

星月在想,若是苏宇前来,一定手段很多,那个家伙,手段总是千奇百怪,各种手段都会。

“再找不到……我可能要被冲回下游了!”

“冲回去也就算了,也许还会重伤,再次被封印,甚至陨落……那此次复生,就白白复生了!”

而且一旦陨落在这,苏宇的生死大道都要断裂。

一个个念头闪烁,星月已经有些疲惫绝望,还没到吗?

我都已经跨过哥哥的封印区域了,为何还没到?

他们到底在多远的地方?

苏宇说的靠谱吗?

人皇他们在上游,这是苏宇说的,是的,就他在说,那他说的,到底靠不靠谱啊?

会不会根本就不在上游?

就当星月疲惫不堪的时候,一声低喝响彻四方:“来者何人?”

星月精神一振!

有人?

她抬头朝远处看去,远处,一条条大道之力林立,而远处的时光长河,也出现了一些变化,被固化了,甚至说,成为陆地了!

星月瞬间明悟!

固化时光长河,减缓回到万界的时间,原来,这些年,他们就是如此战斗的。

封锁了时光长河,让其他人无法回归。

她正想着,一瞬间,三道强大无比的气息升腾而起,这里,是后方!

这里,也是防线!

防止后方来人,也是为了预防有人临阵脱逃!

谁来了?

此刻,星月震动,那三道光柱的主人,也都很震动。

后方居然来人了!

这么说,此地距离万界,也许不算太远了,再拖下去,可能会和万界彻底合一,不会再和万界有隔离了,一旦如此,那时候,封堵就没用了!

因为到了那一刻,时光长河,就可以随意撕裂离开了。

现在,是没办法随意死灵的。

和万界不一致,你撕裂长河,会跌落到哪里,谁也不清楚,大概率会陷入无尽的混沌,彻底失踪或者陨落。

双方对峙!

一瞬间,三大强者降临,两男一女,都很苍老。

以前也许年轻。

可鏖战多年,也无力去保持年轻之态了,生命力和规则之力,都在消耗,三大顶级强者看起来都有些老态。

三人看向星月,微微皱眉。

其中,一位青色长发男子,看向星月,微微皱眉,看起来有些眼熟,可是一时间又没想起来对方是谁。

太久远了!

星月陨落太多年了,久远到,其实一部分人王都不认识星月,星月算是最前期的一批强者,是人皇初崛起那个时代的强者。

此刻,星月也看向那三人,其中两位她也不熟悉,不认识,但是她一眼认出了那个青发老人,看了一眼,眼神有些复杂,许久才道:“玄天将军!”

多么久远的词汇啊!

多么久远的称呼啊!

玄天将军!

这一刻,青发老人有些恍惚,一瞬间,他记起了!

他的记忆,复苏了。

他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的事,那一日,他见她,她躲在人皇身后,怯生生地问候一句,“玄天将军!”

那笑容,还有印象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青发老人喃喃一声,忽然,有些失控,眼神复杂无比:“你……你是殿下?不,不可能!殿下战死了,你不是,你是谁?说,你是谁!”

殿下战死了!

人境刚完成一统,天下还没太平,她就战死了,被人暗杀了!

那个有时候会到军营中救援一些伤兵的殿下,战死在了胜利前夕。

那个时期的老兵,都几乎战死了,还记得殿下的,没多少人了。

星月死了!

很多很多年了!

“是我!”

星月也是心情复杂无比,“玄天将军,我……复活了!”

“不可能!”

玄天将军有些失态,身旁,那女性强者忍不住道:“玄王!”

玄天将军瞬间清醒!

下一刻,眼神冷厉无比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多少岁月了,居然有人冒充殿下!

星月有些无奈:“是我,我真的是星月,我复活了!”

说着,见他不信,她只好道:“我不记得多少年前了……大概是你攻打人境西地的时候,你有一次受伤了,被人一箭射穿了……大腿,还是我救你的,你还记得吗?”

玄天将军回想了一下,眼神异样,星月见他不说话,有些着急了,“就是那一次,射穿你大腿,长箭有些偏移,箭头从臀部射穿了出去……我不想救,我哥说,当那是肥猪肉就行,我才救你的那次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玄王脸色一变,不敢置信,“你……真是殿下?”

“是我!”

星月无奈,“你要是不信,我想想,还有没有其他事情了……”

“不用了!”

玄王阻止!

星月却是轻声道:“对,还有一年,玄天将军攻打西南,被一只毒虫咬中,眼看命不久矣了,将军见了我,最后一面见我,居然……居然让我给你找个女人,说临死前睡一晚,死了也不亏……我救了你之后,你又否认没说过,那一次,将军可还记得?”

“……”

玄王脸色僵硬,干巴巴道:“没有吧?殿下,记错了!”

下一刻,他不给星月再说了,忽然吼道:“殿下回归了!”

声如洪钟!

管他真假,先把陛下喊来,艹,别说了。

我不认识你!

你记错人了!

而他身边,两位顶级强者看了他一眼,有些异样,玄天将军!

这的确是玄王很久之前的称号了!

不过,自从多年前封王,其实很少,或者说几乎没有人喊他玄天将军了。

关键在于,这女子说的话,是真是假?

两次受伤,一次射穿了屁股,一次临死前要睡个女人,这……真是是玄王?

玄王在他们眼中,那是老大哥一级的人物。

向来都是一本正经的!

玄王是人皇前期的老部下,那个时期的老人,大部分都战死了,少部分,如四极人王还活着,剩下的活着的,也都是一些人王级存在了。

如今,这老大哥,当年好像有不少八卦啊。

玄王身边,那雄壮的男子,有些异样,传音道:“玄王,这位……是谁?”

殿下?

这个称呼,也很久远了。

人皇无后,几乎很少有人能用得起这个称呼。

这是谁?

和陛下有关吗?

就在他们想着这些的时候,一道道身影浮现,没浮现的,也是意志力探查而来,下一刻,有人震动道:“星月?”

星月朝那意志力震动方向看去,没看到人,但是感觉有些熟悉,不太确定道:“朱明将军?”

“真是你!”

意志力震荡不已,“老文回来了?你复活了?”

那是明王的声音,他震动不已,“你……你哥在前线巡查,马上回来!”

话落,他身影瞬间浮现!

一瞬间,呈现在所有人面前。

也是风流倜傥的老男人,稍微有些偏胖,不过不影响美观,这男子潇洒不羁,此刻,却是有些骇然失色,“星月,你真复活了!”

星月也看到了他,眼神复杂:“朱将军老了!”

老了?

明王一怔,第一次有人说他老了,很快,他有些苦涩,是的,我老了。

昔年,认识星月的时候,我还年轻。

那时候,我还是个翩翩少年郎呢!

这一眨眼,无数岁月过去了。

他带着一些复杂,朝星月走去,“你真是星月?”

不敢置信!

当然,他升起一个念头,文王回来了!

否则,星月如何能复生?

若是文王、武王他们都回来了,那还怕万族做什么?

文王、武王,两个人联手,打七八个规则之主都行!

再狠一点,丢10个规则之主给他们,这俩疯子也能打!

当年,也正因为有这些人在,才能震慑万界,震慑万族,奠定了人族万世一统的根基,可惜,最终还是溃败了。

星月眼神也很复杂,点头:“真是我!朱大哥,我复活了!你若是不信,你可以问我问题……或者……你问问嫂子,当年你和嫂子认识,我还起了作用……你忘了,你为了追求嫂子,故意打伤了嫂子的父亲,暗中偷袭了嫂子的哥哥,造成他们受伤,后来你喊我去治疗他们,我看出了伤势的力量好像来自你,你让我别说出去……”

安静!

四方那叫一个安静。

明王愣住了,看向星月,半晌,他想说话,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而就在这一刻,一道冰寒刺骨的气息升腾而起,“朱明,是这样吗?”

“……”

明王眼神变幻一下,迅速道:“此人不是星月,假的!”

他一声低喝,迅速道:“要不就是死了太多年,这复生之后,记忆混乱,导致张冠李戴,将别人的事情记到了我头上!”

我不承认!

这偷袭老丈人和大舅哥的事,我都藏了多少年了,现在居然有人扒我老底!

我的天!

我可不能承认,家有悍妇,这还活着呢。

四周,众人也是眼神异样。

这……真的假的?

此刻,玄王松了口气,没人记得我的事了吧?

真可怕!

还有,老朱居然干过这种事?

太不要脸了!

难怪能抱得美人归,合着是这么干的,打伤了老丈人……

想到这,玄王脸色一变:“难道是那一次?”

他陡然看向明王,震撼道:“难道是那一次,你趁机打跑了玉生将军,说他保护不力,合着你是故意打走了情敌?”

“……”

八卦啊!

一群强者,迅速倾听,这是什么八卦?

有老人想起来了,低声道:“大概……反正很久以前了,明王还是将军,当年也有个帅气无比的玉生将军,一起追求明王妃,后来出了一件事,玉生将军值守期间,明王妃家中遭贼,丢失了大量宝物,连王妃父亲和兄长都被贼人打伤了……后来玉生将军因为保护不力,所以自动退出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黑心啊!

不少人看向明王,明王脸色僵硬,许久,忍不住怒骂道:“看什么看!扯淡!不存在这些事!玉生是自己主动退出的!”

说着,扭头看向远处一位迅速赶到的妇人,那妇人虽有些苍老,却是依旧美貌,明王骂骂咧咧道:“别信他们的话,都是骗人的!”

见那妇人气势冲冲地杀来,明王急了,迅速道:“你别过来啊!后来为了补偿你爹和你哥,我都许诺了,把星辰海给升空了,星辰海下面的地盘,册封给你爹和你兄长……要不然,你以为我会费劲升空星辰海!”

那妇人一惊,接着大怒:“什么?你升空星辰海,不是因为我喜欢看天空的海吗?”

“扯淡!”

明王跳脚,“怎么可能!我那么闲的吗?是你爹和你兄长知道了当年的事,逼着我给他们分点油水,我寻思着,也没地方册封了啊,就把星辰海给升起来了,下面的地盘大的很,这不全部册封给你家了?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人,你看我,我看你,一个个眼神异样。

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!

美好的爱情故事,都是假的!

传闻,明王因为喜欢的女子,喜欢看空中之海,于是,不顾一切,用大阵和大法力,用规则之力,将整个星辰海给升空了!

如今……我的天!

真相曝光了!

居然不是因为王妃,而是他老丈人和大舅哥没地方册封了,他没办法,才把星辰海给升空了,下面的地盘,原本的海底,都给册封给了他老丈人家!

我的天,毁三观啊。

爱情故事都是假的啊!

明王妃怒了,“你胡说,我爹和兄长死了多年,你还要栽赃他们?”

“真的!”

明王大喊道:“没骗你,你爹和你哥都知道,玉生后来也知道了,还找我要好处来着,要不然,他那个死后封侯的操作怎么来的?人都死了,我还给他求了个侯位!”

“混账东西,老娘劈死你!”

轰!

那女子,一掌朝他拍下。

明王顿时逃跑,逃到了星月旁边,低不可闻地哀怨道:“我的大妹子,你坑死我了!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,你还提!”

这算怎么回事?

星月也惊呆了,忍不住道:“嫂子……嫂子她,以前……不是很温柔的吗?”

“我的天,都多少年了?”

明王扶额,我的大妹子,你知道,这过去多少年了吗?

你还以为是当年呢!

这早就成悍妇了好吧!

星月一脸尴尬,这……变化这么大的吗?

嫂子都成悍妇了?

真可怕啊!

鸡飞狗跳!

闹腾了一阵,一道人影浮现,有些虚幻。

虽然之前就猜到了,可这一刻,虚影还是颤动不已,带着一些不敢置信,带着一些喜极而泣的心情,有些苦涩,“星月……你……活过来了!”

“哥!”

星月也是瞬间落泪,看向那道虚影,带着一些战栗。

这一刻,四周也安静了下来,吊打明王的明王妃,此刻也不再打了,抓着明王的衣衫,擦了擦眼睛,小声道:“好感人,星月妹子总算复活了!”

明王无奈,你感动个屁。

你感动,也先把我给放了,成何体统!

人皇一步步上前,带着喜悦,带着激动,“你……真复活了!”

“当年我不想你就此陨落,想等我开天之后,将你复活,结果……被他们坑了一把,无奈之下,只能放弃,我原以为你一辈子只能浑浑噩噩地过着,没想到……你活了!”

他激动无比!

星月也是激动无比,兄妹团聚,星月冲上前,抓了一下虚影的衣衫,却是抓了一个空,顿时落泪道:“哥,你本尊呢?”

“受了点伤,小伤,没事的!”

虚影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,安慰道:“只是小伤罢了,放心吧,你能活过来,是我这么多年听到的最好的消息,我没想到你居然来找我了,我之前感应到了一些变故,还以为是感应错了,没想到你真活了!”

星月点头,也是激动不已。

兄妹俩,一时间,你看我,我看你,又哭又笑。

又是兴奋,又是激动。

很快,人皇更是想到了什么,兴奋道:“你……还执掌生命之道吗?”

“嗯!”

星月点头,人皇顿时大喜,天助我也。

“星月,你……果然,苍天都在助我!”

在这时候,他妹妹复活了!

不止如此,还执掌生命之道来援,简直就是天降甘露啊!

众人听到话语,也是瞬间激动起来。

生命之道?

这,陛下的妹妹,居然执掌生命之道,这的确是天助大家啊!

多年的战斗,谁还没点伤势?

有的伤势,不是自我能恢复的,哪怕能,也需要太多时间,尤其是生命力的消耗,其实很难补充的,现在,星月来了!

那岂不是说,大家都能恢复伤势了?

和万族的战斗,其实一开始也没落入下风。

可是万族那边,仙族之皇,最擅长生命之道,结果,一方是硬撑着,一方是受伤了有人恢复,多次突袭仙皇都失败了,反而损兵折将,人皇重伤,其实也和突袭仙皇有关。

两军交战,不杀医生,那没有医生的一方,迟早会落入下风。

这些年,也证实了这一点!

打消耗战,这边的确不如那边。

时间久了,越战越弱了。

可现在,人皇的妹妹,居然执掌生命大道而来,简直太振奋人心了!

“现在万界如何了?”

“你被谁复生了?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大家都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了,可惜,看着人皇和星月团聚,他们也不好多问。

倒是明王,见人皇发问,忍不住道:“难道文王回来了?为何没来这边?”

此话一出,大家都很振奋。

是文王吗?

武王在吗?

这俩要是都回来了,大家会激动死的,那就可以和当年一样,再战万族了!

“不是,文大哥没回来!”

星月摇头,见众人期待地看着自己,有些无奈,她知道大家期待什么,可是……复活自己的苏宇,还是个弱鸡呢。

现在给予大家希望,也许是绝望。

她很快道:“我复活,也是机缘巧合……”

人皇倒是想到了什么,沉声道:“有人开天了?”

“嗯。”

星月这次倒是没隐瞒,不过还是道:“可他是日月开天,实力不强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人呆滞,人皇都虚影颤动。

卧槽!

什么玩意?

日月开天?

是的,苏宇开天前没合道,自然只是个日月,此话一出,人皇忍不住道:“怎么可能!”

这么弱,开天居然没死?

这不正常!

我说,没规则之主,怎么开天,合着,人家干脆是日月开天!

原本,大家还有些期待,一听这话,都有些无奈了。

那岂不是说,没用了!

日月开天,哪怕成功了,能有多强的实力?

合道?

准王?

还是什么?

反正,不可能一下子就成规则之主的,没那么快,一个日月,对大道感悟有多少?

有人忍不住道:“我们认识吗?多大了?”

“多大?”

星月一怔,很快道:“20……出头吧?”

“……”

绝望中!

算了,没希望了。

这也太年轻了,还以为是也积蓄多年的老鬼,合着不是啊。

有人迅速道:“那现在万界,一个规则之主都没吗?”

“有几位!”

星月迅速道:“死灵帝尊,武皇,狱王一脉的老祖……”

众人有些异样。

倒是没来得及关心别的,有人古怪道:“武皇死了吧?”

“没啊!”

“……”

哗啦啦,一瞬间,所有人视线投向人皇虚影。

人皇都没来得及阻拦,此刻,轻咳一声:“星月,你刚复生就来了,你知道什么,是吧?”

星月奇怪道:“我当然知道!我来之前,武皇还活的好好的,我到这,也没花多久!我走的时候,他还活着,既然没死,那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死了!”

苏宇不杀武皇,武皇哪有那么容易死去!

“啧啧!”

“呵呵!”

“嘿嘿!”

“嘻嘻!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,众人就差来一次集体嘘声了!

陛下,你还是失策了啊!

武皇,没死!

人皇笑了笑,也不在意,“星月刚复生,她不懂,你临走看到了武皇,不代表什么,其实,你来的路上,跨越时间,你觉得很快,实际上,可能过去很久了!武皇死了没多久,所以你不清楚。”

算了,他不和大家一般计较,迅速转移话题道:“对了……”

可星月却是没给他机会,皱眉道:“过去很久了吗?不会吧!我是逆流而上,应该不会过去太久啊!”

“……”

我的妹妹,你怎么还纠结这个问题!

“星月,你刚来,我和你说说此地情况,你迅速帮大家疗伤,万界是指望不上了,幸好星月复生了!”

人皇强行打断话题,暗暗庆幸,反正时间流速的问题,我说了算。

武皇死了就是死了!

我说的,就这样了!

众人就差翻白眼了,不要脸,算了,你是老大,你非要这么说,那就这样吧。

明王笑呵呵殴道:“反正很快,我们就要回归万界了,武皇死没死,大家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星月意外:“大家很关心武皇死没死吗?”

为什么?

她说到狱王后裔是规则之主,没人在意吗?

这才是重点好不好!

星月微微皱眉,刚想开口,战王笑呵呵道:“殿下,陛下说武皇死了五次,我们不太相信……咳咳,我们觉得武皇死不了那么多次,验证一下。”

“五次?”

星月古怪地看着自己哥哥的虚影,你怎么撒这样的谎!

怎么可能死五次嘛!

换我,我也不信啊。

好吧,死鸭子嘴硬,打死也不承认自己说错了,我理解。

星月只好勉强道:“也许真死了!”

她盘算了一下,也许等我们回去,武皇真死了呢。

苏宇在万界,武皇不听话,迟早会被苏宇打死的,也许不等他们回去,武皇就被苏宇打死了!

这下子,人皇倒是松了口气,迅速道:“星月,先跟我单独聊聊天,太多年没见,这次看到你,我太开心了,对了,万界近期变化好像不小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星月点头,苏宇在,变化自然大。

“救你的那个开天者,叫什么?虽然日月开天,感觉有些不可思议,不过若是开个简陋的天,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……大概也废了,生死之道,被你吞了吧?”

人皇叹息一声,“以生死为道,为核心,开天,这潜力其实不错,可惜了!”

“他救了你,现在还活着吗?”

在他想来,对方开天,开的应该是生死大道天,现在,救活了星月,不出意外,生死之道都被星月吞了,那对方的核心大道没了,可能已经死了。

这事,他不好说什么。

星月想了想,苏宇让她别外泄,加上她也担心苏宇后续无力,给大家白白期待,想了想道:“算是废了,还活着!”

没说太多,希望越大,绝望越多。

苏宇没来之前,一切都当苏宇不存在。

免得大家期待太高,真遇到了苏宇,看到苏宇连规则之主都不是,反而会小觑苏宇。

“猜到了,真可惜!”

人皇再次叹息:“活着就好,等回去了,我会弥补他的!”

太可惜了!

日月开天,恰好开了生死天,恰好能救自己妹妹,不得不说,这也是巧合到了极致了。

日月开天,天赋还是极强的。

强大的可怕!

真可惜啊!

看来,以后不会再有震动了。

其他人,也是惋惜无比。

这事,的确不好说,毕竟对方是为了救星月,而星月又执掌生命大道,一位执掌生命大道的规则之主,也许比一个日月开天者更有帮助!

人皇又道:“万界局势还好吧?”

“不太好,狱王背叛了,他一脉强者太多,万族强者也多,人族这边,强者损失殆尽,几百年前,连合道都没了,就出了一些永恒……”

众人一惊!

怎么会?

人皇也不可思议道;“我们再弱,也不至于连个合道都没!”

星月冷笑一声:“第九潮汐……就是一万年一潮汐,距离你们消失10万年了,六千年前,第九代人主,带着他的人,隐藏了起来,放弃了人境,导致人境第十次潮汐,一个强者都没,甚至断了传承……好在有苏宇,就是救我的开天者,他这几年迅速崛起,斩杀了大量合道强者,保住了人境!结果我来之前,第九潮汐的人主又回去了,赶走了苏宇,夺取了人境……”

众人眼神异样!

有人咬牙道:“这……第九潮汐的人主叫什么?”

“百战!”

星月冷冷道:“据说是斗王之后,人祖之后,亲近巨人族,第九潮汐,坑死了我们大量盟友,导致这个潮汐的人族,无人敢帮!”

斗王?

不少人心中微动,人皇也微微凝眉道:“斗王……斗王的确是人祖之后,不过斗王早就消失了,可能是去找人祖了。”

至于狱王一脉,人皇倒是不太稀奇,随意道:“狱王反叛,最后被我一掌打入了地狱之门中,地狱之门解封的时间大概和我回归的时间差不多,倒也不用理会!”

战王骂道:“斗王一脉这么坑?居然把人族弄的一个合道都没了,我们那个时期的侯都死了?”

“没!”

星月冷冷道;“都背叛了!跟随了百战!不过我临走的时候,念在他们有功,没杀他们,抽取了一半生机之力和肉身之力,算是平了背叛之恨!”

“都该杀了才是!”

有人愤怒,人皇倒是笑道:“算了,都是人族!哪怕人祖之后,没星月说的那么不堪,这百战,应该也是为了庇护人族,否则,星月早就杀了他们了!”

说着,笑道:“星月,那抽取的肉身之力和生机之力,你都带来了吧,是为了给我们疗伤的?我妹妹,的确想的周到!”

“……”

星月不语,半晌才道:“没,半路上,我逆流而上,消耗太大,所以就用那些东西当成逆流而上的能源了!”

“……”

好吧!

人皇虽然有些失望,倒也没太在意,笑道:“算了,到了这就行,这里的时光长河被固化了,不会再有逆流之力!”

星月人来了就好!

他心情很不错的!

人复活了,又来了这边,加上执掌生命大道,此刻,人皇心情极佳!

至于武皇之事,算了,谁在意什么武皇啊!

而那个苏宇……回去后,倒是要感谢一下。

至于什么百战,狱王之后,他都没放在心上,都是小事。

众人心情也很好,星月来了,多了一位规则之主,还是医生,加上听了一些八卦,大家心情都相当不错。

万界的事,回去再说!

现在再讨厌,那也没办法。

他们不能撤离,不能回去,顺流而下的话,一旦万族打来,少一位规则之主,那都是大麻烦!

此战,只能迎战,不能后退。

拖一天算一天!

真到了不得不回归的时候,再说吧!

而这一刻,星月跟着人皇虚影走,听到有人在感慨那个日月开天的小子可惜了,星月很想反驳几句,算了,不反驳了。

就连她哥,此刻都在感慨,生死道难见,的确可惜!

“生死道……难见吗?”

星月想反驳,再次闭嘴,憋的有些难受。

苏宇又不是生死道是核心!

星月没记错的话,她复活之后,苏宇的天地极其稳固,压根没受到什么影响好不好,为何在哥哥眼中,苏宇的天地都崩溃了?

奇怪!

星月不想说什么,那你们就这么以为吧!

此时此刻,她记着苏宇的话,等见了人皇,让人皇大吃一惊!

对,大吃一惊!

想到这,星月迟疑了一下道:“哥,我在万界有个很厉害的属下,他说会来救你的!”

“哦,呵呵!”

人皇点头,笑了起来,妹妹的一片心意,我心领了!

万界?

万界都没规则之主!

哎,后人啊,果然,没见过强者,都飘了,知道什么是规则之主吗?

大概都不知道什么是规则之主!

也是,妹妹死了多年,一直都只是永恒,她说的手下,难道是日月?

人皇心中发笑,算了,不多说什么,照顾一下妹妹得面子。

大概是刚复苏,脑袋也不清醒。

这话,你犯得着和我特意说一下吗?

还很厉害的属下,多厉害?

人皇再次感慨!

PS:还得去一下医院,下一更11点前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