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621章 宇皇府(万更求订阅)

第621章 宇皇府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979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圣地之议,结束了。

名字都没取!

苏宇说不着急,他慢慢想。

至于圣地之议第三个决议,苏宇也说,明日自己加冕圣地之主之后,再谈这个,不着急!

一切都压下!

就一个话题,明日我父大寿,大家都来,你们来,万族来,都给我来参加!

不参加的,那就是不给面子!

不给我苏宇面子,考虑好结果。

新建的南元,就是明日的主场。

……

会议结束了。

苏宇走出了大殿,看向还在铸阵的几位无敌,笑了笑,踏空上前,问道:“大明王陛下,这阵法,今日能铸造成功吗?”

大明王有些无语,看了一眼大阵,开口道:“不能,万门塔,之前被你们打破了不少,现在才铸了五千门户,起码还要两三日才行!”

苏宇笑道:“那劳烦小周王,时光加速一下吧,让铸门速度更快点,明日……还得劳烦几位去南元跑一趟,见证一下我当上这圣地之主的位置呢!”

时光加速!

小周王微微凝眉,看向苏宇,苏宇平静道:“做不到吗?”

周天元凝眉道:“这么着急要用吗?”

苏宇玩味道:“当然!明日我加冕,万族能答应让我上位?要是来刺杀我,我不得用大阵弄死他们?去南元贺寿,就是找个普通人少的地方,不服的,都给杀了!关键时刻,还能开一下死灵通道!我苏宇也想看看,明日有没有不怕死的,想跟我苏宇玩玩!”

小周王无奈!

这个理由,无懈可击!

是的,苏宇直说了,我去南元,就做好了杀人的准备!

不在这,就是因为这里人多。

你给我时光加速一下,弄好了阵法,我明日去杀人!

会有这么不长眼的家伙吗?

不好说!

而此刻,苏宇目光投向大楚、大越、大辽三大府的人,笑容灿烂,牙齿都露出来了,雪白的牙齿,格外的渗人!

三大府中,一些人脸色都变了。

一些人暗暗有些埋怨自家府主,为什么非要出头?

当这出头鸟做什么?

现在好了,被苏宇这个疯子给盯上了,这日子还能好过吗?

苏宇玩味道:“等我正式成了圣主,我说谁是叛逆,谁就是!不服的,就给杀了!”

“……”

此话一出,那边,大夏王呵斥一声道:“苏宇,不可胡言乱语!圣主之位,可不是让你玩闹的,这是人族对你的信任!”

苏宇笑眯眯道:“当然,我都懂!大夏王陛下放心,我杀人,也不是乱杀,说的我好像疯子一样,就喜欢乱杀人!我杀人,都是有理由的!”

“……”

无言以对。

三十六府那边,有些人忍不住看向三大府,眼神中满是同情。

而大楚和大越府的府主,则是心中想着,你俩家,是苏宇钓出来的鱼,还是都是饵?

都是饵,那没什么好说的。

就怕……是钓出来的鱼。

那就麻烦大了!

正常情况下,应该没有那么头铁的吧?

33家都同意了,非要来个反对票,有意义吗?

平白和苏宇交恶?

应该没这样的人吧?

大楚府主和大越府主都想着这个,不过扫了一眼大辽府,两家都有些异样,大楚府主和大越府主对视一眼,再看看大辽府主……对方一脸不满意的态度,这是装的还是真的?

要是真的……那就有些意思了。

……

苏宇不管这些,再次看向小周王。

周天元深吸一口气道:“我尽量!”

苏宇笑道:“小周王实力滔天,我相信可以的,时光加速而已,很快的!”

周天元不吭声。

说的好像很简单一样,可涉及到时光之法,消耗巨大,哪有那么容易!

苏宇不说什么,下一刻,声震四方,“明日,我父寿宴,南元大宴!诸位若是不嫌弃……明日还请南元一聚!苏某侥幸,今日人族各府,选举苏某担任这新圣地之主,刚好,明日一起举办!”

苏宇哈哈笑道:“还请诸天见证!明日,我要铸圣主令,各府府主,还请带上大府之令,为我加持圣主之令,以后,也好号令人族!”

此话一出,那些还没走的三十六府强者,纷纷看向苏宇,看向大周王他们几位老牌无敌。

大周王挑眉。

苏宇朗声道:“另外,请诸位,明日奉上堪舆图、兵员册、山海之上名册……我要造册登记!凡不在册者,当以非人论处!遇之,杀无赦!”

“……”

此话一出,所有人变色。

造册!

山海之上,全部要造册登记。

这是要各府交代出所有实力和势力,山海之下登记没意义,掌握这名册……凡是不在册的,苏宇杀了,也没人敢说个不是!

不填,那遇到苏宇必死。

填了,人族所有势力,全部会被苏宇掌控!

苏宇平静道:“以后,凡晋升者,按我要求,登记造册!非在册者,人族皆可杀!不入册,非人族!我要造永恒册、日月册、山海册三册!凡不入册,不在名者,当杀,无罪!”

好狠!

此话一出,哪怕大周王几人也是变色。

这还没上任呢!

一下子,就要所有势力,送上强者名单。

家底全部要交代清楚!

这个时代,什么最重要?

不是资源,不是人口,不是功法和秘籍,而是强者!

山海之上都是强者!

谁说苏宇不会管理?

他会!

他一下子抓住了重点!

非但如此,以后,若是冒出个老古董,不去登记造册……一句你非在册者,非人族……当杀!

怎么办?

谁能反驳?

苏宇依旧平静,淡淡道:“怎么了?很难吗?各大府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府中强者数量和名单?若是如此……那各大府管理真够松懈的!如此一来,也会让万族教无所遁形!”

还有万族教吗?

有人心中吐槽!

这家伙,睁眼说瞎话呢!

可是,怎么反驳?

此刻,大周王轻咳一声道:“苏圣主,登记造册,倒是不难!不过,有些人闭关多年……”

苏宇笑道:“难道生死都不知吗?活着,那就登记造册,死了就死了,死了再复活……那就是有阴谋,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!”

“那若是有人隐藏了实力……”

苏宇笑道:“为何要隐藏?到无敌了吗?没到无敌,有什么好隐藏的!没到无敌,更没必要隐藏,太弱,万族都看不上眼!”

苏宇笑道:“诸位不会介意这件事吧?只是登记造册,我都没说让人亲自来了,难道……这所谓的圣地之主,只是个屁?所谓的圣地,只是开个玩笑?连强者名单,登记在册都很艰难吗?若是如此……这圣地不要也罢,这圣主,不当也罢!都是个屁!”

大周王心中叹息!

这家伙,还没上任,就要出幺蛾子了!

这哪是挂个名的意思!

一来就要强者名单,各府很快就无所遁形了。

苏宇又道:“登记造册之后,若是有空,我会巡查一下人境,清点强者人数,但凡有不认识的,没登记的,一律当万族教论处!大夏府的万族坑,我看才是他们的归宿!万族和我为敌,我不在乎,人族出了万族教,当杀!”

苏宇笑哈哈道:“摩多那,你说是吧?你魔族在人境还有探子吗?有的话,带走,现在带在身边,我当他们叛变过去了,不会当着你们的面强行杀人,给你们一个面子!”

远处,高空中,摩多那看向苏宇,平静道:“没有,魔族的始魔教就是蓝天建立的,有没有,他比我们还清楚。”

苏宇笑道:“那就好!我给诸位面子,有探子的,有眼线的,今晚之前带走,我给他们活命的机会,否则……我就准备大开杀戒了!”

四周,一些万族强者,也是无言。

你真行!

让我们亲自带走,往哪带去?

万族教,从头到尾就是个笑话。

有事了,就拉出来杀一波,大夏府就差把万族教当成转移视线的宝贝了,有事就杀一波,杀来杀去的,大夏府这边都被杀空了!

出了个云尘,又出了个蓝天,两大最强教派,都是人族自己弄出来的。

剩下的,还能成什么气候?

……

“不是善茬啊!”

此刻,其他大府的强者,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。

一个个你看我,我看你,头疼不已。

不用别的,就一个强者名册……让大家都很头疼。

这时候,夏虎尤身边,也聚集了一些二代三代四代的,有人传音道:“我看各大府都很惆怅,一个名册而已,登记在册,有什么不好的?”

一群人看向那小年轻,叹息不已,朱家的小年轻,朱清研,一个女的。

算了,这女的懂啥啊。

夏虎尤传音道:“各大府,谁家没点隐藏实力?我大夏府,之前你们知道有那么多日月吗?上一次战死了大半,日月二十多位,算上柳文彦他们都超过了30……可各家明面上的日月有几人?别的不说,就说你大明府,日月少于30人,我都不信夏!”

朱清研惊讶,传音道:“不会吧,我府登记的日月,只有18人!”

夏虎尤耸肩,废话,你大明府没有30个以上日月,我爬!

夏虎尤也是感慨,就这一招……够了,不用搞的太复杂,就这一招,够各大府喝一壶的了。

到底交代不交代?

交代了,苏宇对人境的情况就摸清楚了,不交代……呵,下一次冒出一个日月,苏宇当众就给砍了!

你说什么?

能说什么?

没登记的,就是编外的,非人族的,哪怕是人族的,也是奸细,万族培养的!

他还要巡查人境!

……

而那边,苏宇笑道:“诸位不必如此忐忑,登记一下而已,若是日月九重,我也许心情一好,还会赏赐一些承载物,助他证道!实力,可千万别瞒报!日月九重了,非要说日月一重,这种人,自己丢了机会,也别怪我苏宇不讲人情!”

一群人再次一动,苏宇有承载物吗?

肯定有!

他有钱!

这家伙,是真的有钱任性,一本文明志,换几十枚承载物都够了。

此刻,大夏王笑道:“可以,明日我大夏府,会将府内府外,所有山海以上名单交给苏圣主!”

“大秦府也是,事无不可对人言,大秦府有多少实力,一目了然!”

那边,秦镇也应声了。

大周王沉默一会道:“大周府也会给,但是一些安插在万族的探子名单,暂时不会给,这些人或者万族,其实都算是人族,哪怕不是人族,也是人族培养或者扶持的……”

此话一出,四周,一些万族强者,脸都绿了。

什么意思啊?

什么叫探子名单……

这话,大家听着就觉得像是反间计,可是……可是不好说啊。

人族,到底有没有安插探子?

详情请见猎天阁!

还真不好完全否定这事!

苏宇笑道:“可以,安插在万族的强者名单,可以以后私底下转交给我,我有个数就好!”

“可以!”

大周王点点头,苏宇其实还真信,这位也许真安插了人在万族。

大阴王说啥,他都信一成,九成不信。

三大强府都开口了,这就没有其他人拒绝的机会了。

一时间,一群人都在思考着,到底要不要交出全部强者名单?

苏宇可不管这些,传音大周王他们道:“包括一些隐藏无敌的名单,我也全部都要!”

大周王不吭声。

大夏王传音道:“其实没几位,都是一些往年受伤,三身破碎的人,现在有些正在恢复,有些已经安排到了小界之中。”

“那名单我也要!”

大夏王无言,只好道:“好!”

都给你!

这家伙,你说他不管事吧,一来就要这些,是个不好招惹的主。

说他管事吧,他连圣地名字都没取!

明日,他要铸圣主令,登记造册各府强者名单,一旦成功了,大家都知道了,这家伙,就是公认的人境圣地之主了!

而苏宇,也不客气,传音夏侯爷道:“侯爷,将圣地的意义,圣地的权利,圣地的一切,对外传播,告诉人族所有人,以后,人境,我说了算了!”

得让大家知道,我以后就是你们的老大了。

至于服不服的,那不重要。

不需要你心服口服,你表面服就行,不听话就杀!

夏侯爷笑了笑,微微点头,小事!

……

周天元开始为大阵加速,大明王他们加速打造大阵。

而大夏府这边,也迅速安排人到南元准备。

招待万族,招待各府。

……

消息,也迅速传荡开了。

不止在人境,诸天这边,很快消息都传开了。

苏宇这边,真的成了!

没什么波澜!

就这么轻松地成了,人族这边,都没怎么反对。

……

仙界。

天古感慨一声,轻笑道:“大周王!”

……

神界。

神皇唏嘘道:“大周王!”

……

魔界。

魔皇平静道:“大周王看来是同意了,人境所谓的不和,内讧,其实一直都有人在暗中控制,甚至操控!降低万族的戒备心!”

“大周王,周天齐,与天而齐,这是要与天比高吗?”

魔皇轻笑道:“看来,人境所谓的主和派……都在他囊中了!人境永恒,谁是主和的,甚至主降的,大秦王不知,他是必然知道的!”

“人族,当先杀大周王,再杀大秦王,否则……人族难平!”

他身边,那老魔王轻声道:“皇,那苏宇登顶,成为人境之主……”

“人境之主?”

魔皇摇头,笑道:“不,苏宇现在只是个招牌,他掌控不了任何永恒!大周王和大秦王他们立下苏宇这牌子,只是防止万一,防止他们死后,人境群龙无首!而苏宇,要的其实也不是这个人境之主的身份地位,他要的,就是一个可以击杀一切和他为敌的家伙!要一个正大光明的机会!”

“所以双方一拍即合!”

“人境各大强者,都是他们的棋子罢了,囊中之物!”

“这几位,进行了交换,完成了这次交换,苏宇死了,也影响不到人族的局势,而同样的,大周王和大秦王他们死了,也影响不到古城的局势!”

所谓的联盟,都建立在这三人的基础上。

除非杀了这三人,否则,杀谁,都不影响另外一边。

魔皇没再多说这些,问道:“死灵界域有消息传回吗?”

“暂时联系到了炎魔……炎魔说,上次,河图和星月几位死灵君主,联系各方赴宴……唯独他,因为受伤,养伤,没去,也没被邀请!事后,据说岐山侯的确来了,但是击退岐山侯的,不是其他君主,而是一位新来的死灵君主,据说好像服用了什么宝物,瞬间具备了强大的实力,在死灵天河,阻挡了岐山侯,之后,苏宇一群人击杀了智王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!”

魔皇微微点头:“我就说,岚山侯大概率没机会阻拦,甚至不会阻拦,岚山侯在东王府,权势不大,也被压制,一旦和岐山侯作对,可能会被再次压制……这么说,这新来的,实力很强了!”

“应该是。”

“生前身份知晓吗?”

“暂时还没查出来,但是据说和河图关系不错,一开始,也是河图招揽的。”

“河图?”

魔皇陷入了沉思中,“难道是第一潮汐的强者?第一潮汐的强者,按理说,也该复苏了!而且,真要是第一潮汐的,一开始复苏,就这么强大,生前可不弱!这么强大,怎么会在镇灵域?”

老魔王沉声道:“皇的意思是?”

“可能不是第一潮汐的,或者身份有些特殊……很大概率是人族的强者。”

说着,魔皇笑道:“算了,不管这些!通知炎魔,盯紧了死灵界域,有事,及时联系。”

老魔王沉声道:“现在圣城被苏宇霸占,云霄古城更是!炎魔现在被压制的厉害,联系起来也很不方便,炎魔的意思是,希望魔族能开辟一条死灵通道……”

魔皇淡淡道:“哪有那么简单!再说了,真开辟了,现在还不好控制,规则还在,一旦开辟之后,死灵扩散,无法收拾……那就自己把自己坑杀了!”

规则无情!

死灵通道可以开吗?

除了36通道是正规通道,其实偷着开也行,死气足够多就行,万族强者,谁还没收集点死气?

可是……开了之后呢?

你一旦开了,你能百分百关上吗?

关不上……死灵失控,完了,规则一定会找上你!

规则不找你,36镇守也得找你,因为坏了规矩!

老魔王闻言没再说什么,魔皇笑道:“行了,暂且不要轻举妄动,看看东王府有没有什么动静,看看仙族如何安排?仙族在死灵界域,布局多年,岐山侯只是其中之一,天古还是能联系上一些人的,甚至和东天王都有一些交情,苏宇现在开辟死灵通道,大多情况下,都在东王领域,只要算计好了地点,苏宇敢入死灵界域,也是死路一条!”

静待仙族安排!

老魔王点头,“不过苏宇进步也很快……”

“一日不到合道,一日不足为虑!”

魔皇平静道:“他是天才,可再天才,也需要时间,需要破境!他蛮力再强,跟合道比,终究还是欠缺太多!”

老魔王再次点头,开口道:“皇,那人族这边,暂时不管吗?”

“管!”

魔皇笑道:“当然要管,不过不是现在!不急,很快就有机会了!”

“机会?”

魔皇平静道:“先等等吧,等监天侯!此人逍遥了十万年,他要遇到麻烦了!这十万年来,苏宇最像文王,甚至真的掌握了一些文王的传承,运气也是逆天!监天侯,按照记载,可能就和这气运一道有关,苏宇越强,运气越好,其实就是在扎他心!他不会等待太久的,他一定会找机会对苏宇下手的!只要他对苏宇下手了……我们就可以趁机对人族下手!”

老魔王忍不住笑道:“皇,他真那么忌惮苏宇吗?要说实力,监天侯恐怕快要踏出那一步了……”

“你不懂!”

魔皇笑道:“无数数月,监天侯其实谁都不怕,他唯独怕一人,文王!文王让他守好了监天阁,结果他监守自盗,盗取了猎天榜!你要明白,这无数岁月来,他也遭遇过危机,但是都避开了,运气逆天!可是,他现在遇到了一位文王传承者,甚至也有逆天的运气……一旦文王留下了什么后手,他不死谁死?”

基于此,监天侯必然会对苏宇下手的。

他不会寄希望苏宇不会找他麻烦的。

没有任何一个强者,会把自己的未来和性命,交给一位年轻人,期望他仁慈一些,不要计较其他。

监天侯不敢这么去赌!

老魔王微微点头,也明白魔皇的意思了。

现在,不急。

苏宇是个难啃的骨头,交给同样难搞的监天侯去对付,而他们需要做的,是苏宇出事之后,对付人族。

……

各族都在商量,在议论。

议论苏宇成为人族之主,哪怕只是一个名义上的,那也值得在意。

同一时间。

天渊族。

天渊半皇坐在大殿之中,大殿中黑暗无比,整个天渊界,都是黑暗的,此地,常年黑暗。

他刚打发走了南楼楼主。

监天侯想换“图”字,做梦呢。

天渊半皇摩挲着手中的碎片,那上面有一个字,图字。

而碎片上,仔细看去,好像有无数身影浮现,无数图形浮现,有各族的强者,也有各族的天才。

天渊半皇把玩着这东西,半晌,碎片上好像想浮现一道身影,可是很快,这身影溃散了。

天渊半皇微微凝眉,没有继续管这道虚影,很快,又召唤出一道虚影,虚影渐渐凝练出来,隐约间,有些像夏龙武。

他皱着眉头,迟疑了一下,手指上出现一滴黑暗无比的血液,血液朝虚影渐渐覆盖而去。

噗!

一道刀光,朝他劈砍而来。

天渊半皇的血液,瞬间被劈成了飞烟。

“意志如此强大吗?”

天渊半皇喃喃一声,有些遗憾,轻叹道:“可惜,无法呈现出苏宇之影……”

他想了想,没再管这些,开口道:“来人!”

很快,有人进入,黑暗无比,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中,来人幽冷声响起:“皇。”

“死灵通道开了吗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天渊半皇沉吟一会,开口道:“吸引一批君主前来,那南楼楼主到来,为监天侯而来,想要换取我手中的猎天榜碎片……我担心,此人换取不到,会动别的心思。”

“皇,哪怕监天侯亲自来,入了天渊界,也会被皇所杀!”

天渊半皇微微点头,这倒是,在这,有界域压制之力的,监天侯还没本事打碎天渊界,他只是有些不安,隐约间的不安。

想了想道:“还是早做准备,以防万一!”

“诺!”

来人很快离去。

等黑影走了,天渊半皇喃喃道:“监天侯倒是不怕……怕就怕,人族……人族可是畅通无阻的!”

想到这,他迟疑了一下,还是取出了一样东西,那是一个黑球,看了一眼手中的碎片,他将黑球丢进了碎片,很快,一股黑烟冒出。

片刻后,一道虚影浮现,那是一道人影,面色有些虚幻,也有些木然。

天渊半皇看了这虚影一眼,笑道:“你还在,这么说,你的主人还没死?果然,焚海不是那位,我就说,焚海这么蠢的家伙,怎么可能是那位!”

虚影微微颤动了一下,眼神有些清明起来,许久,艰难道:“有事……快说……没有时间浪费……”

“你转告你的主人,我需要知晓最近人族的动向,尤其是大秦王、大周王、大夏王、大明王几位的动向!”

“主人……没必要理会你!”

天渊半皇幽幽道:“你的主人可能忘了,你,还在我掌控之中!我能找到你,迟早可以找到他。”

虚影哂笑:“我只是主人养的一条狗……随时都会自爆死亡,你找到我,又有何用?”

天渊半皇沉默一会,开口道:“让他帮我查查看,我自有回报,我可以为他出手一次,杀一人,一位合道的承诺,还是值钱的!昔日,他想杀叶霸天,我不也帮了他吗?”

虚影沉默一会,很快道:“我会转达主人!”

“那最好!”

很快,虚影消散。

天渊半皇轻轻敲了敲座椅,为何……隐约间有些不安呢?

这天下,我不出界域,谁能杀我?

谁也不能!

鸿蒙也好,天古也罢,来了天渊界域,都得被压制,自己完全可以碾压他们!

“监天侯吗?”

天渊半皇想着,这“图”字一暴露,对方也许真的动了心思,可惜,这东西自己不会让给他的,他甚至也想着,把这猎天榜,纳为己有!

可惜,监天侯太强!

……

而这时候的苏宇,正在坐等大阵成型。

再不搞好,就要来不及了。

大周王说,他们明日就走,这一次一走,也许禁天王就要被干掉了,他被干掉了,谁给自己打造大阵啊?

至于禁天王或者灭蚕王搞小动作……苏宇完全不担心,大明王才是主持大阵的人,关键是,搞小动作被发现了,那就是自爆了。

真正的叛徒,反而不会这么干。

大周王和大夏王,也就在旁边看着呢。

天色,渐渐黑暗了下来。

明天天亮,苏宇就要离开,去南元了,大周王他们要离开,用假神文制造分身,让苏宇打掩护来着,也不知道这假神文靠谱不靠谱?

还有,大周王的意思是,他只带夏龙武、禁天王、灭蚕王几人离开,这带走禁天王,他会不会怀疑什么?

还有,诸天战场那边,他又如何带走那么多人?

需要镇守给他们打掩护吗?

传送到天渊界,可是极其遥远的,甚至靠近神界,一旦攻打失利,很快消息暴露,那就完了,很容易被围堵在天渊界的。

苏宇正想着,远处,忽然来了一人,一位日月境强者。

看到场中这么多强者,那日月强者也有些忐忑,朝诸位无敌微微躬身,正在铸阵的禁天王,微微凝眉道:“老七,有事?”

“大人,二公子和九公子修炼期间,因为一些琐事起了冲突,两人动了手,打的不可开交,老奴阻拦不住,大人……”

“胡闹!”

禁天王微微皱眉,“我知道了,你回去,镇压他们!就说我说的,再敢胡闹,全部受罚!”

“知晓了!”

那日月强者,迅速退去。

苏宇身边,大周王不知何时到来,轻笑道:“不认识?禁天早些年收的奴仆,二公子和九公子……说的是禁天的学生,俩人都很有天赋,但是谁也不服谁,经常斗殴,我们都知道一些。”

苏宇笑着点点头,开口道:“实力不错,日月七重。”

“那是,昔年也是上过猎天榜的天才,可惜后来受了伤,禁天救了他,他自愿为奴,这些年为禁天打理一些琐事。”

苏宇再次点头,那边,禁天王没管这些,继续帮着铸阵。

苏宇打了个哈欠,笑道:“陛下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,诸位陛下,都一些死卫或者奴仆,山海以上的,也要登记!”

大周王笑道:“这个也需要吗?”

“那当然!”

苏宇笑了一声,瞥了一眼刚刚离去的那个老七,笑道:“这位行将就木了啊,我看,死气都有点了,年纪大了,以前还受过伤,可惜了!”

“死气?”

大周王看了他一眼,若有所思,苏宇一脸淡然,我是死气的祖宗!

谁能瞒住我?

生死两界,死灵习惯了死气,大概都难以感应到,唯独苏宇,生死参半,对这些格外敏感。

大周王微微点头:“是老了!”

苏宇笑了笑,你知道就好,这位忽然来找禁天王,也许有点问题,苏宇懒得管了,大周王在这,多少还是放心的。

至于交谈,好像也没啥问题,关键是,屁大点事,值得跑一趟吗?

二公子、九公子……两个学生而已,斗殴打架这么点事,一个日月七重,还不随手镇压了,当然,也许是这位老奴不敢。

苏宇也懒得追究,跟我无关。

大周王也不提这个,问道:“明日想好了给圣地取什么名了吗?”

苏宇笑道:“想好了,宇皇府!纪念一下星宇人皇!”

“……”

你认真的?

此刻,大周王愣住了,那边,大夏王他们也都朝这边看来,一个个有些傻眼。

你是认真的吗?

苏宇一脸淡然,“人族的圣地嘛,当然要纪念一下上古人皇!星宇府邸在那,我猜测,这可能是道号,或者名字,都无所谓了,为了避免和星宇府邸冲突,就叫宇皇府吧!”

“……”

你还要脸吗?

一群人震撼。

你是真的不要脸啊!

你到底是不是纪念人皇,你自己没点数吗?

艹!

哪怕大周王都有些憋不住了,轻咳一声道:“有些高调了!”

说罢,又道:“太大了,折寿!”

苏宇笑道:“宇皇啊,星宇之皇,人族之皇,一统诸天的存在,不值得纪念?还是诸位觉得,我们该忘记上古的荣光?”

一群无敌,都有些无力了!

小子,你的想法,天下皆知,这真是……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了!

神他么纪念星宇人皇!

谁信啊?

苏宇打着哈欠,笑道:“就这样吧,诸位若是觉得不好听,那就叫宇皇天,天可能比府好点,随意,这都不是事!”

我们在意的是后面的吗?

是前面的宇皇!

大夏王幽幽道:“怎么不叫苏皇府呢?”

苏宇笑道:“那太直接了,我受不起,还是宇皇府吧,和我无关,都是为了纪念上古人皇!诸位不介意的话,以后可以喊我宇皇圣主……嫌太长的话,省略后面两个字也行!”

“……”

几位无敌无言以对,一个个不吭声了。

当一个人不要脸了,你能把他怎么办?

宇皇!

这小子,还真不怕折寿!

皇……那么好当的?

那么好喊的?

如今,那些合道,虽然被称为皇,可谁真的敢自认为皇?

第九潮汐,百战王那么强,也只敢称王,不敢称皇!

苏宇,飘了啊!

大周王沉默了一阵,开口道:“有志气,怕就怕……哪一日,上古真的回归了!”

苏宇眯眼笑道:“那也没事,跟后辈计较的人不是好人,不是好人的就不是人,不是人的……通通打死!”

没毛病!

大周王彻底无言,不说话了,行,你乐意就好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