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595章 天没变(求订阅)

第595章 天没变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8558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手抖归手抖,气势不能丢!

我就是这么有底气!

底气大到几个合道我也不怕!

而此刻,那些石雕,也陆续回归了,打了一场,心情都很愉快,虽然没杀人,但是三身被打爆的不止一两个,这些石雕之前还是有些顾忌的。

不是不能杀,而是杀了没必要,容易引出大麻烦,打爆三身就够了!

也正因为如此,这么多石雕几乎都没杀人,但是,各族回去了大概就会想哭,这次起码多了二三十位单身汉了。

星宏回归。

他刚到,天灭破空而来,看向苏宇,再看看那白玉门,笑哈哈道:“那里面真有老怪物吗?”

苏宇笑道:“天灭大人不是猜到了吗?”

“我随便那么一说!”

天灭笑哈哈道:“武皇……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,只是有些传闻,连我们都不是太清楚情况,随便说说,总不能说,我没猜出来吧?我看老大他们都好像猜到了,我不得提前说一下嘛!”

苏宇无语,这也行?

天灭来了,没多久,云霄也来了,一脸晦气道:“含香那贱人,实力还挺强……”

一听这话,也就自己人,不然,得是反派!

苏宇心中嘀咕,话说回来,咱们这群人,不都是反派吗?

看看,把人家骂的,逼的!

逼死了守护种族的无敌,骂含香,夺宝多宝,勾结死灵,释放武王镇压的强者,对抗规则……

从哪看,都是反派行径!

苏宇摸了摸下巴,半晌才有些回过味来,合着,我才是反派?

那些家伙才是名门正派?

再往上推,这些家伙也是为了反抗人族暴政,这才要消灭人族……合着人族一直都是反派?

真可怕!

“想什么呢?”

云霄看向苏宇,忽然觉得苏宇眼神不太对劲。

苏宇轻咳一声,笑道:“没什么,娘娘霸气!含香那贱人,放心,我能弄死智王,迟早也弄死她!”

云霄喜笑颜开!

这才对!

苏宇吐气,喊道:“这次多谢诸位镇守大人出手相助,苏宇感激不尽,也没什么可报答的,接下来三个月,每位镇守都可以出去玩他个三天三夜!死气通道不用在意,我能抗住!一次不要走太多就行!”

“哈哈哈,好,苏宇,我们就等这个了!”

“三天……短了点,算了勉勉强强吧!”

“可以!”

“还不错,三天去哪玩呢?”

“神魔仙各界不好去啊,要不去小界玩玩,要不去人境玩玩?”

“……”

一群镇守也瞬间来了兴趣,去玩了!

三天不算太长,然而,对他们而言,十万年了,几乎都没出去过,能给三天时间出去放放风,已经很不错了!

至于刚刚死了那么多人,他们不在意!

死就死了好了!

这么多年了,他们经历了九次潮汐之变,看多了这些,每一次潮汐之变结束之前,哪一次不是大战连天,无敌陨落如雨,等待下一个潮汐之变再次开启。

他们聊着天,远处,各方无敌也纷纷罢战了。

此刻,大秦王带着几人朝苏宇这边飞来。

没有入城,大秦王站在城外,悬浮在空,看向苏宇,朗声道:“想回人境看看吗?”

苏宇笑了笑,“我父亲还在那!”

“想回去,就回去!”

大秦王朗声道:“圣城之主苏宇去人境,人族定当以礼相待,昔日的一些琐事,能放下就放下,放不下就记在心中,哪天,你若能威压万界,一切自然都是你说了算!”

苏宇笑了,拱拱手,“秦王陛下客气了!”

大秦王也不多说,踏空离去,声音依旧传荡而来,“这一次,你救了我们,这是私人情分,有需要,随时找我,我觉得我还能战几场!”

“多谢!”

苏宇抱拳,目送他们离去。

这一次,大秦王他们还是出了力的,另外关键还是大周王,带着其他人族强者,做到了威慑作用,逼迫的好几位准备出手的合道,最终都放弃了!

若不是如此,这一次也没那么轻松结束战斗。

死灵界域,也是后来的事了。

一位位强者离去,哪里来的哪里去,远处,那猎天阁大殿,也多了一道人影。

不过,比起之前……多了几分萧条。

地部、玄部部长都死了,北楼楼主也死了,执法大长老也死了。

倒是西阁阁主,和南楼楼主,两人厮杀了半天,没分出胜负,此刻,彼此分开了。

监天侯站在猎天阁门前,片刻后,南楼楼主带伤回归,有些消沉。

东西两阁,南北二楼,天地玄黄四部,执法殿……

这么多无敌,而今,只有他和阁主还在了!

远处,西阁阁主,目光投向监天侯。

监天侯也看向他,眼神有些复杂,有些唏嘘,轻声道:“你也不用如此看我,各有各的立场,第十潮汐了……胜负也许就在这个潮汐,也好,作出各自的选择……”

西阁阁主低沉道:“侯爷深得文王看重,本该是人族一脉,就为了一本残破的猎天榜,值得吗?”

“值得吗?”

监天侯笑了笑,有些事,谁知道呢。

他没再说什么,侧头看向苏宇那边,而苏宇也在看他,监天侯目光深邃,看了苏宇一会,驾驭着猎天阁离去,声音遥遥传来:“文王没你张扬!”

就这么几个字,对方走了。

苏宇看着猎天大殿消失,也不多说,而是默默体会着这句话的含义。

文王没我张扬?

苏宇想了想,点头,“所以文王很失败,没能杀怕你们,否则,哪怕死了,你也不该不敢背叛!”

苏宇笑道:“监天侯,我想,我若是文王,张扬一点,杀怕了诸天,你大概百万年都不敢背叛,所以你说的没错,文王是比我差点!”

“……”

已经离去的监天侯,身体微微一震,差点有些接受不能。

我没说这话!

我没说文王比你差点!

我说文王没你张扬,不是文王比你差的意思,你怎么理解的?

刚赶来的老龟,都忍不住咳嗽一声。

这理解能力!

你好意思吗?

你现在猖狂到,连文王都敢编排的地步了,真不怕文王还活着?

“苏宇……”

“大人!”

苏宇微微躬身,老龟是真的很强,也很给力,这一次,老龟威慑了两位合道,要不然没这么容易结束此战。

老龟看了看其他人,看到天灭他们一个个聚在一起,不肯离去,知道他们的心思……趁机多浪浪,不愿回去。

“你……算了,有空来鸿蒙城一趟!”

他原本还想说几句,结果天灭这些人很不识趣,一个个的站在这不走,他也懒得说了。

说完了这个,看向天灭,喝道:“天灭,不要再给我胡闹!”

天灭点点头,一脸认真地看着老龟。

老龟微微皱眉,又道:“下次不要动不动就解封……”

天灭继续点头,很乖巧。

老龟都意外了!

这么听话?

一旁,星宏笑呵呵道:“老大,你骂一声,说天灭是个王八蛋,他也得点头!”

老龟愣了一下,忽然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骂道:“这玩意,封闭了听力?”

天灭继续点头!

他看到老龟动嘴了,老生常谈的事,懒得听,点头就对了,免得听到了心烦,现在这样多好,你说一句,我点下头,大家你好我好,一起好!

老龟都被气乐了!

天灭见他笑了,再次点头,老大笑了就好,大概没啥事了。

一旁,星宏笑呵呵地,捅了捅天灭,天灭侧头看他,星宏笑道:“老大说你是个傻叉,还说你这傻叉没脑子!”

天灭见他指着老龟,点点头,我听劝!

星宏乐的不行,天灭,你也有今天!

“天灭,你是白痴,对吗?”

星宏又一副劝架的姿态,苦口婆心地说着,一旁,云霞打了个哈欠,不动声色,一股细微的意志力,戳了一下天灭的耳朵。

很快,天灭耳中就传来了星宏的声音:“天灭,你是白痴?你看,你自己都承认了!除了是白痴,你还是个傻子……”

轰!

天灭一拳打出,打飞了星宏!

一脸的愤怒,你当我听不见?

一旁,苏宇都无语了,你们也太无聊了吧!

一群老古董了,玩这么幼稚的游戏。

老龟也是无可奈何,叹息一声,“关了这么多年,都给关疯了!”

难得出来一浪,这些镇守,也是一个个都释放了天性,闹腾着,心中都欢喜,老龟倒是不奇怪,他见天灭能听到了,哼道:“再惹出麻烦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这次天灭听到了,有些不忿道:“我怎么惹事了?我有苏宇能惹事?什么事不都是苏宇干的?怎么就成我了!我搭个腔,就是我的错了?”

老大不分青红皂白嘛!

果然,就知道听到了声音,自己得烦。

老龟也是无奈,罢了罢了,关了这家伙十万年都没用。

“我先回去了!死灵界域一团糟!”

老龟不再多说,迅速回归鸿蒙古城,他还有事呢,现在下面一团糟,不止那么多死灵君主了,来了更多,都是受到活人气息吸引,从四面八方赶来的。

再不驱散……一旦真的全跑来攻打星宏古城或者鸿蒙古城,都是大麻烦!

他得把这些死灵君主驱散了,各回各家!

还有,苏宇说的岐山侯……这事他还真不是太清楚,之前刚好有事,没顾得上,这次倒是危机解除了,但是自己也的确大意了,还得解决这个麻烦!

……

老龟很快回到了海底,古城再现。

鸿蒙古城浮现。

老龟沉吟了一会,很快,整座石雕老龟消失,瞬间进入了死灵界域。

死灵界域中,他这边没几个死灵了,都被河图带走了,一群死灵还在星月那边呢。

老龟朝远处看了一眼,那边死气冲天,他看了一会,也没多管,很快,朝死灵天河飞去,速度极快。

一眨眼,他到了死灵天河。

天河之上,一尊死灵悬浮,身上却是溢散出淡淡的白光。

老龟眼中露出神光,朝那死灵看去,而死灵也瞬间睁眼,看向老龟,好像认出了老龟,微微躬身道:“见过将军!”

“客气,守文侯比我高等……”

死灵再次躬身道:“不敢,我已死去,如今也不再是守文侯,我这一脉,唯有当代守墓人才是守文侯。”

老龟倒是没多说什么,再看了他一眼,很快道:“记忆恢复了?”

“恢复了六七成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老龟说着,又道:“之前是你击退了岐山侯?”

“勉强挡住了,后来他被人喊走了。”

“他跨过死灵天河了没有?”

“跨过了……”

“那我知道了!”

老龟也没和他多说,一步跨出,走上死灵天河,天河中,忽然有爪子伸出,朝他抓去,却是被他一脚跺碎。

老龟直接跨越了死灵天河,哪怕其中危险无数,对他而言,也只是轻松破碎。

跨过死灵天河,这边的天空,没那么昏暗。

夹杂着一些白光,带着一些明亮之意。

老龟也不拖沓,忽然,身上气息一变,服饰一变,那是一尊大将军的模样,老龟不复之前柔和,带着一些愤怒,怒目圆瞪!

一瞬间,撕裂虚空,气息瞬间爆发,浮现在一座巨大无比的大殿之前!

“东天王!”

一声低喝,响彻天地!

老龟气息不断飙升,手中浮现一枚大印,“镇灵将军鸿蒙,求见东天王!”

巨大的大殿中,一处偏殿,岐山侯微微皱眉。

另外几处偏殿,都有强者凝眉。

很快,有人道:“镇灵将军,天王不在,出去办事了。”

老龟冷冷道:“是吗?那这么说,岐山侯跨境,擅自闯入东三十区,是他自作主张?大胆岐山侯,出来领死!混账东西,胆敢侵我镇守之地!”

虚空中,一尊强大的存在浮现身影,正是岐山侯。

岐山侯冷冷道:“鸿蒙,这是死灵界域!”

“死灵界域?”

老龟冷冷道:“这是皇庭所辖!天上地下,生死两界,皆归皇庭!无人再一统诸天,那这天,还是上古的天!皇庭的天!吾乃皇庭册封之将,镇灵之将!岐山侯,你敢擅闯我的领地?”

岐山侯凝眉,“你欲如何?”

“斩道身三刀,此事便作罢!”

“笑话……”

轰!

一声巨响传出,老龟大印抛出,一击之下,击破天地,那岐山侯刚要反抗,一股规则之力覆盖而来,镇压四方,好像专门针对死灵一般。

“啊!”

岐山侯身上忽然被那些规则之力燃烧起来,凄厉惨叫一声,老龟冷冷道:“小小一尊侯,就敢反天?违抗规则在前,还敢放肆,想造反吗?”

话落,大印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,覆盖天地,四周,一群死灵君主和几尊侯,纷纷避退。

那白光灼烧,哪怕是侯,也有些难受。

而岐山侯,剧烈咆哮起来,死气撼动天地。

轰!

老龟一拳打出,打的他不断吐血,却是有些无力反抗,老龟一拳接着一拳,打到最后,岐山侯身上冒出一道虚影,老龟见状一喜,瞬间化出一把刀,嗡地一声斩出,也带着一些规则之力,接连斩出三刀!

噗嗤一声,虚影破碎,流出了三滴血液!

死亡之血!

是的,上次苏宇看到过一次的死亡之血,摩多那身上带的,而这一次的三滴血液,每一滴好像都比那一滴更强大。

老龟斩出三滴血液,很快,收回了大印。

而岐山侯,却是气息衰弱,眼神怨毒,“鸿蒙,你破我道身!”

老龟淡漠道:“你自找的!跨境入侵,擅作主张,违背规则,还敢反抗,拒不认错……当罚!岐山侯,别忘了,这规则它还在!在一天,你就得守!哪怕死了,你也得守!其他人,也是如此!”

老龟看向其他强者,“我只负责镇压东三十区,东二十八、二十九区,原本是恭王镇压之地,现在恭王不在,归元刀被大秦王取走,我暂时接管这两区防务!希望诸位能配合老朽职司!”

话落,老龟飘然离去,就在他要走的瞬间,远处,有笑声传来:“鸿蒙,急着走作甚?既然来了,不来我府邸中喝几杯?”

老龟脸色微变,头也不回道:“公务在身!多谢天王款待,下次有时间忙完了公务,再来打扰天王!”

“也是……那便罢了!”

笑声依旧,也不着恼,“对了,河图什么时候来述职?他该来东王府述职,你那边,可不是他该待的地方!”

老龟脸色变幻一下,很快笑道:“快了,我尽快督促……”

“督促多年了吧?”

老龟挑眉,头也不回道:“那我再督促督促,东天王也别着急,河图身份毕竟特殊,是恭王后裔,是我上司之后,我多少要顾忌几分。”

“那我明白了,其实,岐山侯这次越境,便是去找河图的,想让河图早日来述职,看样子是闹出误会了!”

东天王笑声依旧,“鸿蒙兄,你看,那几滴死亡之血,还是还给岐山侯吧!”

老龟迅速朝远处飞,声音也是带笑:“岐山侯入境,那也该打个招呼,有个文书什么的,这不请自来,我惩罚的还是没错的……”

“鸿蒙兄的意思是……不归还了?”

老龟迅速撕裂虚空离去,声音也不再带笑,“是的,不还了!东天王,你的领地,我可以来,我是皇庭册封的镇灵将军,而我的地盘……岐山侯不能来,因为他没资格!”

东天王声音清冷了一些,“鸿蒙,你有些过了……”

“天王息怒,我所做一切,都在规则之内,我若是违背了规则,自有皇庭来罚!还是那句话……规则为重,岐山侯下次再敢来,我还会收拾他!”

老龟说完,人已消失。

巨大的宫殿上空,一尊古老存在浮现,身上死气不重,隐约间都快看不出来了。

一旁,岐山侯一脸虚弱,躬身道:“天王,他……斩了我道身三滴血!”

东天王平静道:“你非要自取其辱,越境去他镇守之地作甚?你是东王府王侯之尊,贸然去他领地,他找来,也属正常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东天王平静道:“这次就算了!鸿蒙以规则法则为标,难不成,你还想杀了他?正如他所言,这天……还是皇庭的天!杀了一位镇守将军,你承担的起吗?”

说罢,淡淡道:“正式发文,督促他,迅速打发河图来述职!河图身份特殊,不能久留外域,另外,我从天河监得知,最近有永恒高段死灵复苏,发函,派人前去确定身份,符合标准的,也要来东王府述职!”

岐山侯虽然还有些不甘,不过还是很快道:“诺,天王放心,我会处理好!”

“去吧!”

岐山侯不甘心地飞落下去,有些愤怒,鸿蒙,我跟你没完!

也只能拿规则来压我了!

东天王没管这些,朝远处看了一眼,片刻后,飞回了大殿。

虚空中,几尊侯出现,有人轻笑道:“岚山,我听说,这一次东三十区变动,好像是因为你人族导致的……”

人群中,一尊强者,漠然道:“是又如何?那里,是鸿蒙镇守地,是与不是,都是鸿蒙他们掌管,我们多事作甚?岐山侯就是太多事了,死都死了,还搅合什么!”

“也是!”

几尊侯笑了笑,各自散去,没再多说。

这事,到死都斗个没完,不过外域那边,不归他们管,老龟在呢,他们也不好插手。

……

苏宇这边,苏宇还在和那些镇守聊着天。

很快,苏宇身上死气波动了一下,微微一怔,很快,看向各位镇守道:“诸位大人,死灵回归了!死灵界那边,规则波动的厉害,有惩罚的征兆,那些死灵君主都回归了,诸位大人没事的话,还是先回去镇守吧!”

“过河拆桥!”

天灭骂了一声,很快道:“规则波动?老大下去了?大概是老大做的,驱散了这些家伙。”

苏宇意外,“天灭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天灭也懒得多说。

苏宇却是有些意外,鸿蒙老龟,在死灵界域,难道还能掌控一些规则?

星月给他传讯,说的是规则牵引,一些死灵君主受规则辖制,已经离开,这是老龟做的?

这么厉害的?

到了此刻,苏宇也知道,自己对一些东西了解的太少。

之前他觉得,自己已经掌握了很多秘密。

现在看来……差的多。

这上古说是覆灭了,却是一直影响诸天万界,每一次潮汐之变,好像都有老家伙插手。

苏宇忽然盯上了天灭!

其他人谈及这些,都有些忌惮的样子,唯独天灭,几次虽然说的含糊,但是苏宇大体上都能听出个一二三来。

天灭正准备走,忽然背后有些发凉。

回头一看,苏宇正一脸笑容地看着他,笑容灿烂无比,一副恭送的姿态。

天灭微微挑眉,感应错了?

古怪!

算了,先回去再说!

……

等人都走了,苏宇吐了口气。

死气渐渐被他逆转,死气太浓郁也不是好事,逆转一些再说。

这一次,很刺激。

但是收获也不小!

别的不说,此刻,他的文明志都晋级到了131道金纹了,这是天兵高等!

等到了136道金纹,那就是天兵巅峰了。

而且这是实纹,还有虚纹已经达到了155道!

杀了这么多人,吞了这么多血肉,有些尽管不太完整,可也让这文明志得到了许多好处,虚纹155道,这代表文明志接下来可以提升到155道金纹,而不需要付出什么太大代价。

“还有智王精血、智王的一些记忆……”

“还有刘洪这边!”

“还有夏辰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不算不知道,一算,自己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不少。

这一次大战,暴露出太多的东西了。

另外,人族那边,自己必须得抽空去一趟,老爹在那,另外,还有识海秘境的事,自己也得去一趟,看看能不能从夏家把这玩意借来。

“还有,诸天战场的承载力问题!”

苏宇心中微动,这才是关键。

老龟他们的意思是,现在不合适,那什么时候合适出现大量的顶级强者?

这些家伙,又到底在哪?

人族还有残存吗?

九次潮汐之变,人族好像最终都缩回去了,是不是惨败,败的一塌糊涂?

带着无限疑惑,苏宇回到了古城。

城主府中,万天圣正在喝茶,看到回来了,笑道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府长,你等等!”

苏宇喊道:“急什么,蓝天等你?”

“……”

万天圣看了他一眼,笑了,“你是实力强了,胆子也大了。”

苏宇干笑一声,很快道:“不说这些,府长,之前那出手的死灵你也看到了,那出手的是镇山拳!我猜测他是一代府长夏辰,您对夏辰有了解吗?”

“一代府长?”

万天圣微微凝眉,“倒是没太在意,那死灵是夏辰府长?”

“大概是!”

万天圣沉默一会,想了想道:“夏辰府长……比较神秘的一个人!是大夏王的堂弟,当年大战爆发,诸天入侵,大夏王这些人,都运气不错,得到了遗迹。夏辰府长也得到了遗迹,很遗憾的是,他没能证道!之后,他开创了大夏文明学府,靠神文战技碑,开创了多神文一道!”

“再之后,他联合了一些强者,开创了求索圣地,他的想法,大概是将多神文传承整个人境,结果……算是成功了,也算失败了!”

“开府之后,大概30年左右,他在诸天战场战死了……”

苏宇意外道:“战死了?怎么战死的?被谁杀的?”

“一尊路过的无敌,具体是谁……不太清楚。”

“不清楚?”

苏宇意外,这个也不清楚吗?

“当时大家都在战斗,开府前期,战斗还是很多的……”

苏宇忽然想到了刘洪的话,急忙问道:“那一代战死的时候,人族有没有无敌,在那个时间段陨落?”

万天圣想了想,点头,“有,320多年前,也就是一代战死的期间,开府之王大魏王战死了!”

苏宇凝眉,“被谁杀的?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“嗯?”

“记载没写,只是写了遭遇无敌围攻,被杀陨落,当时的文献记载比较混乱,因为大战还没结束,到处都在大战,无敌大战也不是一次两次,有些无敌会深入敌境,陨落之后,还得看异象才能得知!”

好吧!

万天圣看了他一眼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大魏王强不强,强的话,是不是他杀了一代?”

“嗯?”

万天圣皱眉,“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?”

“不太清楚,待会就知道了!”

苏宇笑道:“问当事人去!若是呆呆真是一代,现在我觉得,可能恢复了一些记忆,我去找他!还有,呆呆超强,他若是一代,那他生前就隐藏了实力……文明师啊!一个个的,都不老实!”

苏宇感慨一声!

都不老实啊!

夏辰……守墓人……一代……

也许在大夏王他们之前,这位就是无敌了。

没人知道他证道无敌……废话,他证道的时候,你也许都不知道什么是无敌!

守墓人啊!

还有,遗迹的问题,遗迹都是突然出现的,被人继承了,都是人族,刚好那个时期……真的是巧合吗?

越是了解,苏宇越是清楚,这其中,存在很多问题。

第九潮汐,真的没强者活下来吗?

夏辰,真是大夏王的堂弟?

对那种强者而言,顶替一个人还不简单。

还有他说文墓碑不祥之物,到底哪里不祥了?

这一切,也许很快都能知道了!

当然,得带上刘洪,这家伙好像也知道许多东西,连死灵界域的事情都了解,知道的比自己还多。

想到这,苏宇忽然道:“府长,我之前一直以为,刘洪是你的棋子,是你的人,不是吗?”

万天圣轻笑道:“怎么会,我安插他到单神文系用处不大。”

“那就好!”

苏宇无语,之前他是这么猜测过的,结果证明,自己想错了。

“府长,那不介意的话,我们一起去问问情况,了解一些八卦?”

万天圣笑了起来:“你不休息?”

“不用!我现在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!”

苏宇起身道:“走吧,现在下面死灵君主都撤了,就星月他们几个在,他们在,那下面就是我的地盘,危险不大!”

万天圣也跟着起身,轻笑道:“你是把那君主吃的死死的,不怕她反制你?”

“她笨的很,没能力反制我的……”

万天圣不再说什么,你有把握就好,死灵,还是不要太过纠缠,容易出问题的,比如河图就出了事。

……

苏宇也没多说,很快,看到了刘洪,不多说,打晕带走!

拖着刘洪,带着万天圣,苏宇再次踏入死灵界域,他得去找呆呆问清楚情况,也许……人族另一位叛徒,这次该暴露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