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550章 周天之法现!(万更求订阅)

第550章 周天之法现!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970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五层,心火焚烧。

苏宇懒得管宝物了,四层没多少人,也许河图很快就会上来。

此刻,五层也没几个人了。

收到消息的都跑了,没收到消息的,要不是小族的,要不就是独行者,人也极少。

去找脊椎窍。

应该就在这一层,再下一层,都快到屁股了,哪来的脊椎窍。

苏宇直奔这一界的边缘地带,路上,也看到了一些宝物,拿出去,也是能换钱的,但是苏宇不是太在意,到了他这一步,非承载物级别的,苏宇还真不是太看得上眼。

太有钱了!

没办法!

一路狂奔,苏宇也是火急火燎的,河图这家伙来的太快,不然,苏宇准备一层层慢慢搜索宝物的,现在害得他很多地方都不敢去了,怕耽误时间。

唯有到了七层,河图有了对抗者,那才能停下脚步,稍微休息一下。

“消息应该传开了,七层也许有人在守着了,所以一定要在大家都走了之前,混入人群队伍中,不能再杀了,再杀,人太少了,我混入其中就有些明显了!”

此刻,苏宇也不怎么杀人了。

更没急着杀到六层去,何况,六层肯定有一些日月高重存在,杀起来太难,不急,开启一个月,现在还没到5天呢。

一路判断,探查,很快,苏宇找到了一处地方。

那是界域壁垒所在。

苏宇四处看了看,这不是通道,而是一处类似于山脊一样高山,直接渗透到天空中的高山。

“脊柱吗?”

苏宇心中嘀咕一声,他迅速腾空飞了上去,一掌拍在这山脊上,却是纹丝不动。

坚固的无法想象!

也许打穿了……我可以出星宇府邸?

好吧!

放弃这个想法,老周肉身强大是一点,铸兵的那位大师,可能还加了别的东西,铸造出来的星宇府邸,可能比老周原本的肉身还要强大。

想打破出去,无敌都做不到,不,合道也许都不行。

“脊椎窍在哪?”

苏宇四处寻找,定位,根据自己的身体比例来探查,没事少喊几句太山,老周感觉都快要气疯了,喊多了,谁知道会不会爆发,爆发的自爆怎么办?

虽然死人未必能自爆了。

一路定位,很快,苏宇锁定了一处虚空,就在山脊前方一处,苏宇运转脊椎窍,果然,那虚空有些微弱的感应,但是没呈现出来。

就是这地方了!

看来,关键时刻,还是得刺激一下老周才行。

“太山!”

苏宇一声低喝,轰!

五层果然震荡起来,脑海中,老周的咆哮声有些歇斯底里了。

“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

“一定要杀了你!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不是太山……你是谁?”

苏宇:“……”

此刻,苏宇心中发寒,头皮发麻,这一刻,他感觉好像有世界意志在凝视他。

“你不是太山……你把太山藏哪了……你把太山交出来……”

那声音疯狂无比,不断咆哮,冲击着苏宇的脑海。

苏宇心中却是骇然无比!

怎么会?

人都死了,这是为何?

为何会判断出,自己不是太山?

老周,应该只是残念才对,残念,还会思考的吗?

他顾不得许多了,迅速观看刚呈现出的一个空洞,此刻,旋涡在迅速旋转。

而脑海中,老周的声音愈加疯狂了,“你不是太山……你不是……你把他藏哪了……”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你和太山是什么关系?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汗毛竖起!

卧槽,连这种推导理论都会了,都能推导我和太山有关系了……这是真的残念,还是人其实没死,还有一些生机存在,只是意志混乱?

残念,应该不会问出自己和太山什么关系的吧?

苏宇心中惊惧,不敢问话,咬着牙,血液从牙齿中渗透出来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旋涡看,他要把功法弄出来,至于其他的……先不管!

太山这话,要少喊了。

再喊下去,他怕老周真的可能会复苏。

随着自己喊的多了,老周好像更聪明了一点。

这到底是死了,还是没死?

苏宇不寒而栗!

难道说,其实老周没死,在活人的基础上,把人家打造成了星宇府邸,打造成了兵器?

所以,星宇府邸还能一直维持运转?

苏宇心中越想越惊悚,这玩意要是活的……这放出去了,能把万界捅破天,哪怕受伤了,哪怕残了,打合道能行吧?

真他么可怕!

一直盯着那旋涡看,许久,颤动停止,苏宇掌握了,他正要封闭窍穴,耳中,忽然响起一声没那么暴虐的呢喃声:“你不是太山……你不是……太山没这么弱,没这么弱……”

苏宇迅速封闭窍穴,隔离了声音,半跪在地,浑身都是冷汗。

他有些艰难地得出了一个结论……老周没死!

“他没死,他只是残了,被封印了,他没死!”

苏宇浑身都在颤抖,我们现在在一个人体内,而这个人没死!

太山,仿佛是一个咒语。

开启这家伙的咒语,解封这家伙的咒语。

卧槽!

我好像干了一件不好的事……苏宇咽了咽口水,许久,忽然咬牙道:“有什么不好的!而今万界,又非我独尊,神魔仙为尊,真把他放出去了……哼!”

苏宇眼神闪烁,真放出去了,搅乱诸天,与我何干?

诸天万族,还要杀我呢!

真要是乱了,那才是好事。

这么一想,之前的恐惧,瞬间消散了七分,苏宇站了起来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液,此刻,他隐约知道了一点,老周……可能真的还没全死。

也许还存在一线生机!

苏宇眼神变幻不定,不再废话,开始尝试运转窍穴。

这一次,他没再喊太山,开启全部窍穴,耳边,依旧传来那混乱的呢喃声: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

“为什么?”

这就和之前差不多了,没喊“太山”的时候,老周的情绪还算稳定的,一旦喊了,那就如同咒语,让老周暴虐、狂躁。

再喊下去,苏宇担心,真把人给喊活了。

“可怕的家伙!”

苏宇心中默念,很快,尝试着运转一个个窍穴,口中,鲜血不断溢出,随口吃了一根莲藕,苏宇继续尝试。

一个个窍穴被点亮。

330个,340个……

越来越多!

眉心窍,脊椎窍,都贯穿其中。

一直到350窍,砰地一声,苏宇顾不得剧痛,四处张望了一下,迅速吞服莲藕,将炸裂的某处修复了一下。

“我……艹!”

苏宇暗骂!

幸好没人看到,不过别说,幸好是通天窍炸了,要是眉心窍和脊椎窍,那才危险,通天窍炸了,危险不算太大,就是炸的地方不太雅观。

这也是苏宇敢尝试的原因。

只是,显然尝试失败了。

其实就最后10个窍穴了,真要尝试,也许尝试个几百次就出来了,10个窍穴,无论如何运转,也有规律存在的。

若是10个窍穴以不同方式排序,那有无数种,但是夹杂着规律在其中,那就少多了。

“也许……炸个几百次,我就能自己学会了?”

苏宇腹诽,揉了揉刚刚炸裂,现在恢复的某处。

太不雅观了!

太不符合文明师的气质了!

这要是被人看到了,那简直没法活。

文明师,那都是要脸的。

当然,下面这张脸也要。

“还是先找通天窍,若是找不到,或者没时间,那就自己尝试推导……”

此刻,苏宇无比怀念当初。

怀念一个人,周昊。

周昊也是天才,关键是,这家伙肯定没开360窍,现在,不开360窍的,没资格给苏宇当试验品了。

开了,那还能当一下。

关键在于,不是知道360窍在哪,就能开360窍的。

周昊现在开了多少窍,苏宇不是太清楚。

也许开了有200了?

“哎!”

害的自己连个实验对象都没,这种炸屁股的事,还得自己这个大人物亲自上阵干,丢人。

“若是通天窍在七层,我都未必有机会上去……上去了,也未必有机会靠近啊,上面都是无敌呢!”

“那岂不是说……还是非要自己实验才行?”

带着这些念头,苏宇迅速朝五层上六层的入口飞。

飞着飞着,他忍不住想尝试一下,也许一下子蒙对了呢?

砰!

炸裂声再起,苏宇四处张望,迅速一口咬下一根莲藕,好吃!

真好吃!

用吃,缓解一下尴尬。

“我拿了几百节莲藕……我推断,几百次可以推导出正确的运转方式……”

这一刻,苏宇忽然脸色变了。

这是命中注定让我自己去推导?

而且一直喊老周,把老周喊活了怎么办?

几百节莲藕……疗伤圣药!

炸哪医哪!

“不不不……不是的,都是巧合!”

这不是命中注定。

苏宇再次朝四方看去,探查,锁定,就怕有人看到了,丢不起这人,哪怕现在我不是苏宇,哪怕我顶着个狼脑袋,那也不行!

可是……提前掌握了周天窍穴运转之法,自己可以提前完成九变啊!

要不然,要是拿到了宝物去九变,却是没时间了呢?

“要不……试试看?”

苏宇自己问自己,试试吧,又没人看到!

看到了,那就杀人灭口好了。

带着这样的心思,苏宇再次尝试了一种运转方式,砰地一声……血肉模糊。

迅速吃藕!

衣服倒是没事,苏宇的衣服,内部还是有一套地兵级内裤的。

这个不怕!

下次换天兵级的!

此刻,苏宇的确很渴望迅速掌握功法,这是对功法的痴迷,对修炼一道的执着……苏宇自己安慰着自己。

“我在为伟大的事业献身!”

“为诸天万界失传的周天之法献身!”

“伟大的研究员,从不会在意这些,哪怕屎,必要的时候,为了研究,也可以尝一口!”

“……”

自我催眠着自己,这一刻,苏宇觉得自己如同圣人!

如此的悲天悯人!

如此的怜爱世人!

他连自己都感动了!

当一个人,为了伟大的事业,为了完善一门失传10万年的功法,去献身,去奉献自己,何等伟大的情操!

是的,他就是为了还原功法才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是为了诸天的文明传承!

这一刻,许久未动的意志海中,一枚神文,居然缓缓成型了!

“圣!”

是的,圣洁,圣人,为了世人,为了爱,他奉献出了一切……

这一刻,苏宇身上,光明之力呈现。

他身上,光芒四射。

如同圣人降临人间,感化世人。

“果然……这就是我的本心!”

苏宇喃喃一声,圣人之道,是我的本心体现,我所做一切,都是为了大家,为了道!

一枚神文,就这么成型了!

天生神文,天生二阶。

这是苏宇的第29枚神文!

圣!

当苏宇操控这神文,感应了一下特性的时候……有些无言以对。

没啥特性,没有攻击力,没有杀伤力,而是亲和力……

是的,当他动用这枚神文的那一刻,其他人会觉得很温暖,很可信,觉得苏宇就是天下第一暖男。

这是一枚辅助性神文,天生神文。

增加亲和度的!

而苏宇,眼神变化了一下,忽然笑了,笑的格外灿烂,对,作为文明师,其实需要一枚这样的神文,是,这玩意好像没啥大用。

可是……这个可以增加别人对你的信任度啊。

原本的敌人,也许都能被感化呢。

若是无法感化,那就物理超度好了。

“圣人之道,奉献自己的臀……”

苏宇笑呵呵地,再也不觉得,这炸臀有啥不可接受的了。

还行,我果然天赋惊人,随便感触一下,就能勾勒一枚神文,很好!

第29枚了,也许30枚很快就要出来了。

不断地穿梭空间,加上之前炸过“兽”字空间神文,苏宇最近其实觉得,他对空间感触挺大的,而且他的文明志,也有大量的空间,他自己还切割了空间。

多次下来,苏宇觉得,自己也许很快就能感悟出一枚天生的空间神文了。

他一边运转着功法,一边吃藕修补,一边吞服一些宝物,强化刚刚勾勒的神文。

圣道神文!

他要让别人一看到自己,就觉得自己是他爸爸,这样,谁还会攻击自己?

别说,这神文若是真修炼到了极致,还是很可怕的,也许是个人看到自己,都会喊爸爸!

苏宇呵呵直笑,都能想象到那一刻的场景了。

我一出现,面带圣道笑容,天古这些老古董,一看到我,一个个痛哭流涕,跪下喊爸爸,说他错了!

啧啧!

挺厉害的神文啊,难怪是天生神文。

他天生神文不算多,但是每一枚,都有他独特的用处。

比如传承之火,比如“劫”字神文,比如文明二字,比如今日这“圣”道神文。

当然,他再次忽略了一枚不起眼的神文。

阴!

那不是天生神文,只是无意中勾勒罢了。

面带笑容的苏宇,吃着藕,身后一直在炸裂,炸的血肉模糊……这副场面,太诡异了,任谁看到,恐怕都会觉得自己见了鬼,见到了疯子!

而苏宇,又岂会在意这些,关键还是在于四周没人。

正想着,一处山洞中,浮现出一道人影,看向苏宇,带着一些异样,显然,这位刚探宝出来,他看到苏宇顶着个狼头,和自己好像同族,还想打个招呼……

刚想着,脑袋掉了。

书册浮现,这狼落入了书册中,苏宇依旧面带笑容,感慨道:“你,看到了不该看的!”

是的,反派的话语。

从他口中说出来,却是仿佛就该如此,那狼,就看到了不该看的,必须要死。

苏宇不断调试着功法,渐渐地,炸着炸着,也习惯了。

这地方炸了,其实影响不大,他又不用上厕所的。

“这种方法不对……”

“我苏宇,若是对外传授周天之法,绝对不会传此窍运转之法,我发誓!”

苏宇一边想着,一边咬着牙微笑。

一定的!

绝对的!

不但如此,我若是发现谁敢传授此窍运转之法,我和他没完,谁也不行,谁也不许!

就是这么霸道!

哪怕上古强者复活,对外传授,这通天窍预转之法,也不许传,反正死不了人,哪怕没宝物恢复,修炼了个把月,依旧生龙活虎!

能开周天窍的没凡人,也许都不需要个把月,很快就能恢复。

但是,作为修者,不深入体会一下这种感受,如何修炼出更好的实力?

“我若是能制定规则……不传通天窍之法,便是规则!”

苏宇狠狠咬牙,太可恶了。

我太惨了!

一般修炼方式,再苦,再累,再痛,我都没意见,关键这个窍,他真的讨厌。

“77种,炸裂77次!”

苏宇嘀咕,继续调换方式,此刻,他已经到了六层入口处,他没继续上去,但是也没去寻宝。

因为,劫字神文微弱地跳动,他不知道河图什么时候会上来。

“周天之法,应该是顺应大势的,不会遭遇劫难吧?”

苏宇心中思考着,他以前学会五行神诀的时候,遭遇过一次雷劫,而后来,铸造兵器,也遭遇过一次劫难,那修炼出周天之法,不会如此了吧?

“议会血劫会出现吗?”

“难道上古议会,还敢不给人修炼周天之法?不可能的,修炼的都是大人物的后裔或者弟子,又不是时光师这种人人喊打的角色,我觉得议会不敢,或者议会的议员,自己就在修炼……”

有了这样的判断,苏宇安心了许多。

还行!

没雷劫,动静小点,那最好。

“92种……”

苏宇继续吃着藕,打了个饱嗝,口气都是香甜的。

炸裂的伤势,也不断在恢复,很快就能修补好。

“运气不太好啊!”

苏宇心中想着,继续做着调整,此刻,他已经可以连接356个窍穴了,可是,一旦关联到通天窍,还是容易炸裂。

无法完全关联这些窍穴。

就剩下几个了,为何还是不行?

苏宇心中想着,面前,浮现出一个个光影,他迅速连接着自己投射出来的光影窍穴,自己用肉眼去看,功法,是具备美感的。

一眼看去,若是不具备这样的美感,代表这功法不咋样。

此刻,他仔细看了看,微微凝眉,开始做一些调整。

此刻的苏宇,都快忘记了河图的存在了。

说到底,他还是喜欢做这种推导,虽然建立在别人的基础上,可当自己推导完善了,苏宇还是很爽的。

到现在为止,他其实最得意的功法,是双吴合窍法。

因为这是他靠自己,一点点推导出来的。

结合了多部功法,定位36个窍穴,发现了规律,最后进行一步步推导,研究出了这合窍之法。

第二个是五行神诀,这也是他和老赵,一点点地糅合那些功法,五部功法合一,进行推导弄出来的。

这一刻,苏宇专心去推导周天之法,倒也有几分兴趣,都快忘记自己在危险无比的星宇府邸了。

直到……有个不长眼的家伙,隔着老远喝道:“滚开,我要上六层,别挡道!”

砰地一声,面前的虚幻图破碎,苏宇皱眉,探手,一巴掌将这位山海活生生拍的四分五裂!

“玛德,一个山海也这么猖狂?”

苏宇心中骂了一声,有些恼火。

拍死了这个烦人的虾米,这才意识到,时间过去挺久了,河图可能快上来了,“劫”字神文跳动的有些厉害。

他微微凝眉,劫字神文跳动的比之前厉害……危险吗?

那撤吧,这次不录像了。

苏宇迅速消失在原地。

他刚消失不久,这一次,河图很快上来了,没笑,要低调一点,他迅速闪烁了一阵,穿破虚空,没多久,抵达了六层入口。

这一次,他要亲自封锁入口,不知道是不是呆呆故意放走了一些人,他觉得自己可能暴露了!

所以,这一次他亲自来封锁。

抵达入口,他闻到了一点点血腥味。

也感受到了虚空中,存在一点血气,微微凝眉,探手一抓,很快,一滴血液汇聚。

“刚死的?”

河图嘀咕一声,有些遗憾,还是个山海,早点到就好了,害得我少了个山海麾下。

六层,倒是不急着上去。

先搜查五层。

血液,在他手中盘旋了一阵,谁杀了自己的麾下山海,自己回头可得教训一下他。

他捏着血液,血液破碎,很快,一副画面呈现。

视野中,好像是一头狼在盘坐修炼。

河图一开始也没在意,忽然,好像看到了什么,眼神微动,拉近画面一看,仔细看,那狼的面前,好像密布一层星空。

河图愣了一下,仔细看去,顿时凝眉,看的不是太清晰,他看的是这被杀的家伙的视野。

看的不是太清晰,只是大略的一张星图。

可是,河图却是觉得有些眼熟。

喃喃道:“周天之法……哪一家的周天之法?”

他看着这图,仔细看,看了一阵,喃喃自语道:“不对,还不完善,错了!最少有三枚窍穴错了位置……”

他仔细看着,陷入了沉思中。

脑海中,浮现出一幕幕已经被忘却多年的画面。

那是他小时候……久远到他早就遗忘了这一切。

那一年,他在修炼。

父亲告诉他,上古时期,最强大的功法,便是周天之法,而他家老祖,是上古时期的一位人王,位高权重,得人皇看重,得以传承周天之法……他家就有传承。

从那日开始,他就苦心修炼,开窍,继续开窍,开到同辈人都成了山海了,他还在千钧开窍!

直到他开了350窍,无法开下去了,父亲说,他没有修炼周天之法的命……他不服,他不信命!

于是,他一个开着350窍的千钧,一大把年纪的千钧,在同代都有人到山海的地步,他去闯荡诸天了!

再强的千钧,也只是千钧。

他遇到过无数危机,他搏杀了无数强敌,他斩万石,杀腾空,恐怕是诸天第一位,以千钧之身,登入猎天榜的天才!

从未有过!

他不入万石,不入腾空,以千钧之身,在诸天战场,厮杀了三年,三年后,他搏杀了一尊顶级腾空,那一日,他开窍了。

开了最后10窍!

一日合窍,瞬间踏入腾空,人皇送祝!

他踏入腾空之时,搏杀山海!

同代入山海的,被他击杀当场,他,河图,诸天第一!

这一刻,河图脑海中,忽然多了许多记忆。

他仿佛回想起了过去,回想起了当初。

“人族的荣耀……”

喃喃一声,他想起了父亲临死之际的叮嘱,“河图,记住,你注定光辉万界,你一定会恢复人皇盛世!”

那时候,那个时代,还不叫上古。

因为,那时候距离上古覆灭还不久。

“人皇盛世……”

喃喃一声,河图晃着脑袋,脑袋有些痛。

他朝六层入口看去,他有些冲动,他想去看看那个狼头的家伙……假的,那是人族!

绝对的,那是人族!

这是人族的周天窍穴图!

非人族,几乎不可能掌握。

“是谁?”

“苏宇吗?”

河图喃喃一声,我是不是看到苏宇了!

苏宇,伪装成了一条狼,是吗?

可恶的小子,在我来之前离开了,难道知道我来了?

“你是怕了吗?”

“你知道我来了?”

“知道我要打爆你,找你算账了?”

河图喃喃,片刻后,身边多了个呆呆,呆呆木然道:“你要……打爆谁?”

河图笑了,“打爆一个讨厌的人族小子!不过……我会让他知道,同阶,我也是无敌!我会同阶打爆他!”

“那……若是不能呢?”

呆呆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,但是还是问了。

河图笑道:“那就先打残了他,再同阶打爆他!”

“……”

无可挑剔的回答!

呆呆木然,觉得有些不妥,又不知道哪里不对,没有再说话。

河图笑了,声音宏大道:“儿郎们,杀戮吧!探查,给我一点点查,一个不要放过!”

河图说完,再次看向上空,笑了,“苏宇……我很记仇的,得罪我的人,都死了!”

“你很天才……我倒是喜欢上你了……”

他发现了,苏宇在推导周天之法。

好家伙,他居然自己在推导。

哪怕好像已经完善了许多,可能是苏宇意外得到的,可是,完善周天之法,这也是不敢想象的事。

这一刻,他认定那人是苏宇了!

别以为装狼我就认不出来!

“哼,本座会抓出所有的狼族!你是人族,还是人狼混血?难道说,真是狼头?”

河图不太确定,混血儿,也许也可以修炼人族功法。

河图不再去想,只要苏宇在星宇府邸,他就跑不掉的!

……

而这一刻,苏宇上了六层,微微凝眉。

“劫”字神文还在跳动!

“什么鬼?河图不搜索五层,直接要上来了吗?”

苏宇皱眉,而此刻,四周有几人,看到苏宇上来,一尊日月强者喝道:“黑暗魔狼族的家伙,下面情况如何了?”

说话间,还带着一些紧张,他们是来看守通道的,实际上怕死了,生怕死灵君主出现了。

可是,有人让他们来,他们也不敢不来。

现在,六层进入七层的入口,还没开启,他们也急。

正在开启入口的人也急!

没办法,只能让一些人在这边看着。

苏宇四处看了看,就四个人,一尊日月,三位山海,都很紧张的样子,日月,也只是日月一重,强的也不敢来,不愿意来。

不是大族的,而是小族的强者。

苏宇笑了,“问题不大,河图刚进五层……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

说着,这日月觉得有些不对劲,你胆子太大了,而且对我也太不尊重了!

刚想着数十头日月巨兽抓来,瞬间将四人抓入书册之中。

那日月,苏宇没杀,杀了会有点异象,想必,让他来的人,也是这心思,死一个日月,大家便知道有强者来了,对付死灵还行,死灵不管这个,对我可没什么效果!

苏宇没在意其他,继续尝试着,他感觉,自己快推导出来了。

358个!

苏宇心中一喜,再次炸裂了屁股,这都无所谓的事,连到358个了,最后两个窍穴而已,只有两种可能了!

无外乎先连接谁的问题!

“运气好一次吧,好一次,一次成功,我就不用再炸一次了!”

苏宇祈祷着,给我少炸一次!

二选一而已,这要求不高吧?

此刻,他比之前炸了上百次都要紧张!

下一刻,窍穴再亮起!

轰!

苏宇脸色铁青,我的运气,到哪了?

为何二选一,都能炸一次!

“哼!河图!都是你的错!”

苏宇哼了一声,你来的太快,我不得不上来,不然,在五层,也许我可以少炸一次!

不过,很快恢复笑容。

这一刻,笑容格外的灿烂,我……好像成功了!

前前后后,炸了138次而已!

下一刻,苏宇运转,运转最后一种可能!

一个个窍穴被点亮!

一个,两个……

300……

359!

最后一个窍穴,通天窍!

轰!

这不是炸裂声,而是震荡声,这一刻,360个窍穴,如烘炉,在体内震荡!

轰隆隆!

剧烈的震动声,响彻体内,苏宇体外,大量的污血被排出,这都是最近受伤导致的积累。

血液被排出!

不止如此,虚空中,一朵朵云彩降临,很多很多……

苏宇暗骂一声,卧槽!

动静这么大?

还有奖励的?

这也行?

我去,那不是要被人发现了?

他瞬间席卷所有云彩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他刚走一会,数尊日月强者出现在原地,都是日月高重,一个个面色凝重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“天地奖励?”

“覆虎呢?他们怎么不见了?应该还没死,否则不会没动静的……不是死灵,死灵杀人也没奖励……不是杀了覆虎,难道是杀了其他三位山海,所以有了奖励?”

“……”

一位位日月,凝重无比。

到底什么情况?

谁来了?

刚刚谁从五层上来了?

关键是,覆虎好歹也是日月一重,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,而且,对方又是为何获得天地奖励?

哪怕他们没及时赶到,也能感受到,那强悍无比的云朵力量降临。

几位日月,对视一眼,都是凝重无比。

这六层,也不安全了!

必须马上到七层去,河图的威胁还没解除,好像又出了意外变故了。

……

而这一刻,苏宇不断颤动着,一枚枚窍穴,在冲击着他。

爽!

在洗涤,在震荡,他整个人都快成烘炉了!

360个窍穴,在蜕变,窍**的元气,居然在吸收刚刚的天地奖励,而刚刚天地奖励,居然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元气,苏宇都不知道是啥,只知道,在帮助自己完成一次蜕变!

元气九变,正式开始了!

天地奖励,好像要帮自己完成一次元气蜕变!

这便是奖励吗?

其中144个窍**的刀气,这一刻居然被冲散了!

苏宇感受到了一丝丝规则之力的影子!

那奖励的力量,可能和规则有点关系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七层。

夏龙武微微一怔。

苏宇?

距离我不算太远?

不……不对,这家伙,好像……好像驱散了我的刀气!

他知道苏宇早就完成了一次简单的元气蜕变,好像进入了凌云,但是似是而非,可今日,苏宇好像破除了自己的刀气!

他……居然看不上我的刀气?

夏龙武眼神略显呆滞,我,夏龙武,证道的强者,杀过无敌的存在,我未证道之时的刀气,也是无敌天下,某个人,用了我的刀气完成了元气蜕变,夏龙武都觉得那家伙厉害无边了,结果就在今日,那家伙把这刀气驱散了!

“好猖狂!”

夏龙武低喝一声,你不用我的刀气蜕变,难不成,你觉得我的刀气很弱?

这小子……他居然混进来了!

不但混进来了,还在我附近驱散了我的刀气!

可恶的小子,好猖狂,别让我遇到你,关键是……驱散了自己的刀气,自己还真未必找到他了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