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502章 做人要有良心(求订阅)

第502章 做人要有良心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852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死灵通道暴动。

苏宇这边,空间也是颤动了一下,很快,青年消失。

而苏宇,也一眨眼,出现在一座大殿中。

一尊石雕,正盘坐在后殿之中。

刚从空间中出来,耳边,就传来了一阵咆哮声,“我出来了,苏宇,你不是让我出来吗?”

“我来了!”

“你等我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愣了一下,今天,他真的愣了好多次了。

什么鬼?

这声音……有点像刚刚被他打散的那残灵的,可现在,声音好像是从死灵通道中传出来的。

轰隆隆!

老龟气息微微爆发,镇压通道,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云霄侧头看了一眼苏宇,见他一脸呆滞,以为他怕了,安抚道:“没事的,那家伙没事出不来,鸿蒙圣城也没人在,他想出来,很难!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苏宇有些糊涂了,“云霄大人,这个……什么情况?”

“没什么,当年那人在圣城被杀,之后,转换成了死灵,而且还成了死灵君主,如今鸿蒙圣城通道中不断朝外杀出的便是此人!”

苏宇意外无比,“大人的意思是,上任城主,真的化为死灵了?”

“对。”

“还有记忆?”

“残留了一些记忆。”

苏宇无语,这么说,我刚刚打爆他的残念,他其实是知道的,我让他有本事复活来杀我……人家虽然没复活,可人家真的还有战斗力,还是一位死灵君主!

这也行?

好吧,好像真的行!

苏宇自己都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要是挂了,化为死灵,若是有记忆存留,自己也得带着死灵往外界干,报仇雪恨。

合着,真有人这么干了。

他再看向石雕,这一尊石雕,倒是没保持人形,而是一头巨大无比的大乌龟,和旋龟有些相似。

乌龟?

苏宇意外,这么强大的半皇,本体是一头乌龟?

龟族,可不算太强大。

没想到,这一族还存在一位半皇,当然,大概龟族自己都不知道。

老龟镇压了一会,咆哮声渐渐消去,石雕没再化人,缓缓道:“苏宇,可以炼化城主令了!”

苏宇忍不住道:“大人,这……他成死灵了?”

“是。”

老龟悠然道:“成为死灵,也是城主们最后的归途。”

城主,很多都会转换成死灵。

比起寻常强者,概率要大许多。

苏宇点点头,没再问。

死灵……我怕他?

他才不怕!

这家伙,又出不来,就算出来了,自己出了城,这家伙也奈何不得自己,有能耐先把老龟打死了再说吧。

苏宇可不觉得,这家伙比老龟强。

苏宇不再理会,盘坐下来,开始炼化城主令。

这一枚城主令,比其他城主令更强大,死气更浓郁,也更难炼化,炼化途中,一条条讯息,冲击着苏宇,苏宇有些恍惚。

……

记忆中,出现一尊强悍的身影。

那人背负双手,遥看远方,身后,一尊尊死灵君主浮现,苏宇一眼看出,那些都是死灵君主,因为死灵君主和一般死灵是不一样的,眼神有光,着装也不同,比如星月就喜欢穿披风。

“死灵,也是万族之一,死后复生,比生灵更难,诸天万族争霸,岂能少了死灵一族……”

那男人,声音宏大,传遍天地。

“诸君,杀出这囚禁吾等的圣城,让这万界,处处都是吾等之乡!”

“杀!”

一尊尊死灵,死气沸腾,覆盖天地。

……

画面一转。

死灵君主,一尊尊陨落,一只巨大无比的大乌龟,横空而行,四肢踏出,死灵君主们不是被打回通道,便是被击杀当场。

死气,溢散开了。

“河图,你越线了!”

空中,老龟看向下方那头戴王冠的强者,缓缓道:“规则,不可逾越!”

“规则?”

男人仰头看天,笑道:“万族皆可争霸,死灵一族为何不可?规则……就是如此不公平?如此可笑吗?那今日,我便打破这规则……”

“哎!”

一声叹息,下一刻,记忆中,天崩地裂。

时光长河横贯天地,不知过了多久,那男人跌落在地,脸色黯然,口中,鲜血一滴滴滑落……

而苏宇,却是眼神一变!

那男人……胳膊上呈现出了一道花纹!

花纹!

苏宇对这个太在意了,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这花纹,和当初记忆中看到的花纹,有些不同,好像不是一样的,但是……却是呈现出了花纹!

这什么情况?

男子咳血,看向天空,叹道:“技不如人,老龟,我败了!不过……我虽死,依旧会再度归来,你……等我!”

黑暗之火,燃烧了男人。

天地一片昏暗!

血云降落,血雨飘摇,男子在黑暗火焰中重生,彻底化为死灵,一步踏入一条巨大的通道中,眼中带着一丝茫然。

呓语声传来:“我虽遗忘了许多,但是……我还记得,我会回来的!打破这所谓的规则!等我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眼前一花,额头上汗液渗透。

他通过炼化城主令,好像看到了一些关于上任城主的事。

这家伙,还真带着死灵君主杀出来了,想要称霸诸天,参与诸天争霸之战,结果……被老龟亲自斩杀了,当场化为死灵,化为死灵的瞬间,居然还保存了一些记忆。

可怕!

这家伙陨落的异象,感觉都不比魔皇三世身陨落的异象差了,说明对方虽然不如魔皇,但是,恐怕也属于顶级的无敌。

也许……堪比大夏王?

这个苏宇不好确定,之前陨落的几位无敌,都没血雨降临,只有血云漂浮,两者还是有些区别的。

“直接就转换成死灵了?”

苏宇有些意外和震撼。

这家伙,很强啊,不过……老龟好可怕,击杀了多位无敌死灵不说,好像杀这城主,也没花多大精力。

可怕!

苏宇抬头,余光看向老龟石雕,心中骇然。

这要是违背了规则……这位会亲自出手击杀自己?

大殿中,老龟睁眼,看向苏宇,好像看穿了什么,缓缓道:“上古规则,不可违逆!吾等能活下来,自当遵守规则,无规矩,圣城不存!”

苏宇心中微惊,喘息着,开口道:“大人说的是,苏宇定当维护圣城规则,绝不会逾矩!”

说着,苏宇不经意般道:“大人,刚刚我看到了一些画面,看到了这上任城主,大战之时,手臂上呈现了一道花纹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老龟还没回话,云霄便不以为意,随口道:“上古血脉传承,可能是血脉浓郁,或者先祖实力太过强大,从而呈现出血脉标志。”

苏宇心中微震,有些干巴巴道:“我……之前,大人好像说,这……大夏王所在的夏家,也许是上古人王血脉?他们家……会有这个标志吗?”

老龟缓缓道:“只是猜测,并未确定你所说的夏家,是不是上古血脉。至于血脉标志……上古已去,是否会呈现血脉标志,也是无法肯定的事,哪怕血脉传承,如今,也未必能呈现。”

苏宇又急忙道:“那……那大人知道,手臂上呈现一条花纹,花纹……应该……感觉有些像荷花……这是什么血脉传承?”

他急忙在空中勾勒当初自己看到的那一幕,这件事,他一直没问,没说,憋着。

因为这东西,他不知道会不会误导谁。

此刻,苏宇还是问了出来。

画了出来!

当看到空中那花纹模样,老龟和云霄都看了一会,许久,老龟迟疑道:“这……不太像是荷花……”

云霄也看了一会,开口道:“这好像是血脉标志混杂而成,可能是两家上古血脉混杂传承,看似有些像芙蓉,不过……多了一些火焰纹路……”

她也仔细看了一会,摇头道:“这个不好判断,除非是纯粹的血脉。”

苏宇也不失望,急忙道:“那……这标志是一直会呈现出来吗?”

老龟缓缓道:“不,这个不需要一直呈现,不过情绪激动、战斗爆发、力竭之时,都可能会呈现,上古至今已远,传承无数代,你在哪见过此物?按照我的判断,如今,人族应该难以有人拥有此等血脉,传承太过久远了!”

很多年了!

不该有血脉标志出现了。

说着,老龟又喃喃道:“也是,未必,若是此人也达到永恒,也许,可以激发上古血脉传承!”

苏宇急忙道:“大人,有血脉标志的上古血脉,很强大吗?”

“强大。”

老龟缓缓道:“你的上一任,河图,便是上古血脉,还是嫡传的那种,并未断了传承,只是初入永恒不久,便可横行诸天,有此标志,也昭示着,他的先祖或者父辈,最少有一人,踏入合道之境。”

“合道?”

苏宇愣了一下,云霄淡淡道:“就是现在所谓的半皇级实力,以前不这么称呼,老大也是这个境界,一旦诞生后裔,可能就有老大的血脉传承标志,可能是一只乌龟?”

“……”

老龟看向云霄,眼神莫名,我诞生后裔,是乌龟,很奇怪吗?

不是,才奇怪吧!

当然,老龟还是缓缓道:“血脉标志,可能和功法、战技、承载物这些有关,比如你给我看的,荷花和火焰的结合,火焰可能是战技,荷花……也许是种族,或者承载物,或者功法?这个,不好判断。”

他有些奇怪道:“你在哪看到的此物?”

苏宇敷衍道:“一处遗迹中。”

老龟也没再问。

和自己无关的事,他也不想问,不问,不烦心,睡觉才能睡的安稳。

他知道苏宇肯定看到了一些东西,再次道:“规则……不可违!规则,不是规矩!规矩,是我,是你,可能是任何人立下的,而规则……不一样!”

“不是任何人立下的规矩,都能成为规则,言出法随,违背规则,必遭弃之,苏宇,望你谨记!”

苏宇心中一冷,他有些懂了。

规则,不是老龟立下的。

而是更强者,或者说那个时代的皇者立下的!

而老龟,是执行者。

他没权力去违背规则,所以,只能去执行,包括上任城主被杀,都是因为违背了规则。

苏宇深吸一口气,很快道:“属下知道了!”

此刻,城主令已经被他炼化。

不过,除了炼化的时候,有些死气,现在居然一点死气都没有,倒是让人意外,看来是这老龟自己全部承担了,果然强大。

其他人,比如星宏和云霄,一炼化,苏宇就承受了许多死气。

这么说,我完全可以再成为几城城主?

前提是,老龟这边别乱动,不然,苏宇担心自己会被这边的死气弄死,因为下方,有个上任城主好像很不听话,一直在暴动。

老龟也没再说什么,闭目,好像要入睡了,闭目的一刻,苏宇听到他的话语:“希望你不要走河图之路,我杀他,也曾挣扎,希望……你不会成为下一个河图。”

苏宇摇头,不会的,放心吧!

河图就是个白痴!

老龟都说了无数遍规则了,这时候还违背规则,非要和老龟对着干,想要打破所谓的规则……你他么倒是有这个实力再干啊!

你没这实力,还要跳出来打破所谓的规则……这不是勇气,这是有病,自己找死。

苏宇心中腹诽,我才不会这样!

起码,没能力打倒老龟……哈哈嘿嘿呼呼……

苏宇迅速在心中胡思乱想着,不能想,这位绝世强者就在自己眼前,不能胡思乱想。

神文跳动,静字神文收敛一切情绪。

不能想!

我要低调!

我是个守规矩的人,石雕老大真威武!

苏宇心中迅速自我催眠,老龟闭上的眼,颤动了几下,想睁眼,最后还是放弃了。

苏宇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的确让他有些感应。

不过,很散乱,夹杂着一些溜须拍马的话语,让老龟怀疑龟生,有哪位天才,是如此不要脸的吗?

心底深处,都在时刻进行溜须拍马的心理活动!

苏宇才不管这些,看向云霄,笑容灿烂,“云霄大人,那我现在算是炼化成功了?现在是鸿蒙城的城主了?”

“嗯!”

云霄点点头,随意道:“走了,这边的事情结束了,没事不要来打扰老大,不过遇到了麻烦,可以召唤圣城降临……符合规则的情况下!”

苏宇龇牙笑道:“明白!圣城的规则我懂,核心就一个,不能让死灵出来,不能让死气泛滥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打死他全家,大人,我这么理解没错吧?”

云霄愣了一下,半晌,点点头。

不算错。

应该就这样!

他们的任务就一个,不许死灵出来,不许死气做大,其他的……星宏都敢偷摸着杀无敌,云霄都敢破城去打城主,其实没啥规则。

苏宇笑了。

不就这么点破事吗?

算什么啊!

小事一桩!

他很快笑道:“大人,那我若是猎杀大量死灵,也算是为圣城做贡献吧?我之前在星宏古城和天灭古城就杀了很多死灵,应该是有功的吧?”

云霄迟疑了一下,“灭杀死灵算是有功……”

苏宇笑道:“那我若是利用死灵,和强敌交战,最后死灵挂了,强敌也挂了,那我和河图的下场会一样吗?”

“……”

云霄不好判断,此刻,闭目的老鬼,不得不睁眼,有些无奈,总觉得……自己好像搞错了什么,也许……会遇到一些麻烦。

他迟疑了一下,缓缓道:“利用死灵去杀人,不算违规,可是,死灵一旦出现,若是不肯离去……”

苏宇愣道:“对啊,大人,死灵在三日后,不是必须要走吗?或者说,根本出不了城,这河图……如何能用死灵争霸诸天?”

古怪!

老龟不语。

云霄刚想说话,老龟打断道:“云霄,带他离开吧!”

云霄到口的话咽了回去,看向苏宇,冷冷道:“不该问的不要问!瞎问什么!”

差点害得我说出来了!

还好,老大制止了,果然,人族很奸诈,这小子居然在套我话。

云霄暗暗想着。

苏宇遗憾,看来是有办法把死灵弄出去的,当然,这些人不说,苏宇也不问。

魔族……也许是知道的。

否则,如何接引炎魔回归?

算了,这事自己暂时不用去管了,今天运气还不错,虽然鸿蒙城中啥也没有,这老龟也未必会为了自己出手,可关键时刻,哪怕只是召唤出古城,吓唬一下人也行。

好歹也是半皇强者!

不出手没关系,只要在后面摆着,那就是大旗,扯大旗,苏宇还是有一手的。

云霄拖着他,很快离开。

等他走了,老龟睁眼,看向苏宇离去的方向,眼中带着一些疑惑之色。

苏宇,有些不寻常。

他的血脉之力,老龟看了,并非什么特殊之力,可是,苏宇能完成食铁七十二铸,这几乎不可能的事。

食铁七十二铸,食铁一族的绝强之法。

哪怕以食铁族的血脉和天赋,真正完成72铸的也是极少数,现在还有没有都难说了,这苏宇,如何能完成?

还有,这铸身之法,他是如何改造成适合人族修炼的铸身之法?

还有,那神文战技,不寻常。

还有……很多东西其实都不寻常。

五行神诀已经断了传承,哪怕五行族,都断了传承,昔年,五行分离,五行神诀分开,上古人皇曾收回了这门功法,列入禁法行列。

这五行神诀,虽然还没彻底完善,可是……苏宇不应该学会的。

老龟眼中疑色越来越多,古怪的小家伙。

下方通道,咆哮声再起!

“老龟,让我出去,我让那家伙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强大!”

老龟叹息,有些无奈,淡淡道:“你啊,记忆丧失,脾气都暴躁了,不复当年从容,区区小事,睡一觉便遗忘了。”

多大点事!

睡吧睡吧!

睡着了,一切都不记得了。

他开始闭目睡觉,任由那河图挣扎,想打破自己的镇守,河图还嫩了点。

下方,河图挣扎了一阵,冷哼一声,转身消失。

大量死灵跟随着他,朝远处走去。

河图不再挣扎,这老龟太强,没关系,我去喊人来,一起打破这老龟的镇守。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,云霄又带着苏宇浪了一圈。

天南海北的跑!

跟之前的路线完全不一样,苏宇也不在意,现在的他也明白了,这位就是想乱跑,和路线无关,她巴不得在外面多待一点时间。

挺好的!

苏宇起码可以多问问,多了解一下情况。

比如,到了欲海平原一带,苏宇就问道:“大人,这地方很古怪,强者进入了,就容易被转移走,这是为什么?”

云霄古城,其实距离欲海平原不远。

云霄果然是知道的,随口道:“当年一位强者在这陨落了,生前擅长欲望之道,越强,越容易和这位强者共鸣,被欲望支配,所以此地叫欲海平原,到了永恒,大多都可以避免。”

苏宇了然,原来如此。

死了一位绝世强者在这!

等飞到了星辰海,苏宇又道:“大人,那这星辰海,为何会浮空?”

云霄果然也知道,再次道:“和上古有关,当年星辰海并未浮空,后来,一位强者的道侣说,落地的海,看到的星辰不美,所以那强者耗费了无数岁月,最后用大阵将星辰海浮空了。”

艹!

苏宇心中无言了,这也行?

哪个强者这么无聊?

“大人,那空中的那无数星辰是什么,为何强者腾空,也抓不到那星辰?”

云霄再次道:“那个……星辰……其实不是星辰,应该是窍穴,这个亘古就有,传闻建立诸天战场的时候,不少强者累死了,陨落了,窍穴化为星辰,并非真的星辰。”

苏宇再次咋舌,窍穴?

跟星辰一样大的窍穴?

真够可怕的,真的假的?

听这意思,云霄其实也只是听闻,并非真的见过。

“大人,那诸天战场,为何有天才相遇的定律?”

“因为诸天战场原本就是给天才打造的试炼场,那时候,诸天万界天才,都会来这试炼,躲着,那还叫试炼吗?所以天才容易相遇,也是一种规则。”

“大人,诸天万界和平相处不好吗?为何非要大战?”

“问你人族!”

云霄不客气道:“十次大战,九次都是人族掀起的,多次下来,你人族一旦有崛起之征兆,万族自然会吸取教训,灭杀你们!”

“那为何不在我们虚弱的时候,彻底覆灭我们?”

“四百年前你们虚弱吗?”云霄不客气道:“结果如何?人族这边,后手不少,想彻底覆灭,很难!而且诸天战场会定期封闭,你人族会在这个期间,再次死灰复燃!”

苏宇想笑……就是想笑。

是有些古怪。

杀也杀不干净,不杀,人族又冒出来了。

大概万族也崩溃!

“定期封闭……那诸天战场多久封闭一次?”

“数千年上万年不等。”

好吧,还早,人境通道才开启几百年呢。

“大人,那猎天阁,大人了解吗?”

云霄四处张望,欣赏美景,也不管他问什么,就这么敷衍着回答:“知道,猎天阁……诸天战场封闭期间,除了少数地方,其他地方不能活人,猎天阁依仗猎天榜,一直庇护了一些人,所以算是此地的常驻客,圣城其实也可以,不过圣城在封闭期间,活人时间长了,大概都成死人了,所以圣城很难庇护一些人活到下一次诸天战场开启,猎天阁借用猎天榜,倒是可以。”

“猎天榜是神兵吗?”

“是。”

云霄捞了一条大鱼,她想吃,余光瞥了一眼苏宇,又有些不好意思,我堂堂圣城镇守,吃鱼,被苏宇看到了怎么办?

苏宇看她抓着大鱼,也是心思活络之辈,急忙道:“大人,我有点饿了,可以烤鱼吃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可以!”

云霄善解人意,点头,可以烤。

苏宇也不多说,很快,用五行之火烤了一下,想了想,又用传承之火,烧烤了一下,这种天生神文,烤出来的应该更有滋味一点。

至于调料,不需要,木字神文爆发,一根根绿叶环绕烤鱼,绿叶清香味溢散,水字神文爆发,无根之水冲刷,扩神锤挥舞,震荡鱼肉,劲道而又口味极佳。

一枚枚神文爆发,看的那云霄也是眼花缭乱。

鱼,还可以这么吃?

她看向苏宇,眼中露出满意之色,不错,很不错!

当然,这苏宇……好像是要烤着自己吃,那我怎么办?

她正想着,苏宇烤好了鱼了,香味十足,笑道:“大人,尝一口如何?我这人,一个人吃了没味道,多个人,吃了才有味道……”

“那我试试看!”

云霄不动声色,苏宇手中出现一柄金筷子,云霄别扭地拿起,夹了一块鱼肉……一夹一条,一口吞下,点头,“还行,不错!”

苏宇无语!

你是猫吗?

这么一大条,你一口就给吃了!

云霄才不管他,你邀请我吃的,我尝一口,一口就是这么多,味道真不错!

苏宇严重怀疑,这云霄本体是猫!

反正不是人就对了!

苏宇也不管这个,看她还算满意,再次笑道:“大人,云霄圣城是您自己建的吗?”

“合力建的,当年……”

云霄顿了顿,没继续,敷衍道:“算我建的。”

“大人,那听说古城中都有一些宝物,机缘,我也入住了古城一段时间,为何没遇到这些机缘?”

古城,可是有很大机缘的。

有人遇到了兵器,功法,也有人捡到了宝贝,为啥我什么都没有?

这是看不起我?

云霄倒是不太在意这个,随口道:“圣城古屋的东西,一部分是当年入驻强者留下的,一部分是镇守死灵界有功,天地奖励的!你没经历过不知道,每隔一段时日,天地会奖励圣城,包括我们这些镇守,都有奖励的,算是……你们说的工资!当然,千年才有一次,若是那时候古屋中有人,也有奖励一些,包括城主,也有大量奖励。”

苏宇恍然,还发工资的!

难怪!

“那大人们,在这无数岁月中,也积累了许多宝物?”

云霄随意道:“算是吧,不过大部分都消耗了!有些东西用不上,可能会积累一些。”

“那天地奖励,从哪来的?”

苏宇疑惑,云霄笑道:“星宇府邸来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愣住了。

星宇府邸?

奖励,在星宇府邸中?

啥意思?

云霄笑了,“星宇府邸,老大说了,你没听到?先有府邸才有诸天战场,一切都是围绕星宇府邸建立的,现在那些天地奖励,宝物来源几乎都在星宇府邸中。星宇府邸……说是府邸,比你想象的要复杂的多!哪怕我们,昔年去过,但是,也不曾进入过核心之地……这地方……比你想象的来头还要大!”

苏宇急忙道:“不是古皇的府邸吗?”

“算是吧!”

云霄敷衍道:“不要多问,有些事,我们不说,一方面是不清楚,一方面是不能多说,涉及一些古皇,说多了没好处,最好提都不要提,这些强者也许死了,也许没死,总之,诸天万界的秘密很多!”

苏宇深吸一口气,再次道:“大人,那再问一件事,上古,无敌很多吗?”

三十六圣城,三十六位无敌,还有半皇!

这样的强者,只是来镇守死灵界的。

云霄笑道:“还行,说多不多,我们也算是那个时期的强者,不是强者,也没资格来镇守一界!另外,我们当年没现在这么强,时间太久了,我们也在修炼,也在打磨自己,所以我们比当年都要强大!”

说到这,古城在望了。

云霄有些恋恋不舍!

我,其实不想回去。

算了算了,回去就回去吧,不能一次性把苏宇薅到死,慢慢来!

她带着苏宇,瞬间消失,苏宇耳边传来的她的声音,“你最好去一下雨虹圣城,雨虹有些撑不住了,鸿蒙城不需要你承担太多死气,雨虹需要你帮助。”

苏宇点点头,明白!

话说,我准备去找天灭的。

这要是去了雨虹古城,我这承受起来,有些艰难了啊,这还要去找天灭吗?

天灭这边……要不算了?

我看天灭很精神,一点没有要出麻烦的征兆。

……

不远处,天灭睁大着眼睛,看着苏宇和云霄入城,眼中满是渴望和期待。

我想出去!

我不想再在这鬼地方待着了!

不怕苦,就怕对比,星宏和云霄这两个混蛋,太过分了,太刺激人了!

要不是他俩出城了,天灭觉得自己也能忍。

可是,这俩都出去了,就我没出去。

我不服!

苏宇是我徒弟,为何不来救我?

我传你的呼吸法,震荡法,你都给忘了吗?

做人,岂能这么没良心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