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466章 纪鸿被袭(求订阅)

第466章 纪鸿被袭(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833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城外,那些小界归来的天才,有人犹豫,有人跃跃欲试。

还是想试试的!

对这些人,苏宇谈不上什么恶感,当然,也不会有什么好感。

陌生人罢了。

他对这些天才,没太多意见,但是,对那些天才背后,不断怂恿逼迫夏家的人,很不爽!

此刻,不是平日的人族争锋。

而是万族齐聚!

这时候,逼迫夏家,让万族看笑话,充当先锋,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亲疏有别,苏宇毕竟出身大夏府,而今看到夏家被同为人族的家伙逼迫,自然不舒服。

就在苏宇下达命令之后,还是有人族天才站了出来。

那是一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,长发披肩,在背后一位日月的传音下,轻叹一声,走了出来,看向四周的万族天才,轻声道:“大商府侯平召,凌云七重……”

他顿了顿,环顾一圈,看向人群中一位万族天才,“博泰,愿一战吗?”

博泰,凌云七重,黄榜137位,食月魔狼一族。

非百强种族,小族中杀出来的天才,也是很少见的。

食月魔狼一族,万族排名前三百,有准无敌坐镇,也不算太弱,此次,为魔族附属种族,为魔族征战,进入人境。

听到侯平召邀战,这博泰笑了笑,二话不说,瞬间凌空踏出。

眼睛带着一缕血红色,轻笑一声。

没说什么狠话,也不需要。

小族杀上猎天榜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万界争锋,大族资源多,天赋强,功法、兵器都一流,小族有什么?

依旧能杀上猎天榜,这就是实力。

“杀!”

不需要裁判,一声低喝,代表战斗开启。

“呜!”

瞬间,一头魔狼本体呈现,锋利的爪子寒光闪烁,速度快的让人无法看清,一爪子朝侯平召抓去。

侯平召在小界中,也久经战斗,此刻,神文呈现,本人迅速后退。

一枚枚神文瞬间爆发!

镇压!

搬山!

火海!

种种特性爆发!

此刻,不少人都走了出来,围观这一战,双方都是凌云境,此刻人境敢站出来第一个挑战黄榜天才的,自然也是实力强悍之辈,还是有几分自信和实力的。

城中,连白枫和洪谭也走了出来,看向这边。

眼神略微有些复杂,但是,此刻也都认真观战。

这些大府培养的多神文一系强者,到底如何?

他们也想看看!

各大府以五代一脉为靶子,吸引万族注意,但是没放弃自己培养多神文一系,藏着掩着多年,这次总算舍得拿出来的,不止夏家,各大府其实很多人都在看,想看看这批人的成色如何。

苏宇也在看!

他也想看看,这批人实力到底如何!

人族放弃了大夏府多神文一系这一脉,因为他们觉得,他们还有后手,还有指望,证道文明师,不一定只有夏家这边才行,他们培养的人也有希望。

苏宇也想知道,他们有多大能耐。

看了一会,苏宇倒是觉得还行。

神文战技勾勒了,神文数量不少,这侯平召神文几乎都到了三阶,都是凌云境神文,大概有12枚到14枚,是不是全部,目前无法判断。

神文战技,载体是一柄长剑,算是攻杀型的。

中规中矩!

不算太强大,但是也不弱,战斗经验也是有的,看样子在小界中并非虚度,不是苏宇想象中那种只闭关修炼的文明师。

应该参加过不少次战斗!

空中,一人一狼,战斗声轰鸣。

战斗声势,要超过一些弱小的凌云八九重,这侯平召敢出手,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的。

……

“老师……你觉得如何?”

此刻,白枫也看向洪谭,询问意见。

洪谭看了一阵,微微点头,“各府也不傻,不算废物,但是……中规中矩,没有太过突出的地方。”

中规中矩!

这算是个好评价,也不算太好,天才,都是惊艳的!

这侯平召,目前看来,只能算是正常发挥多神文系的战力,依靠神文多,特性多,看起来还占据一些上风,压制了那博泰。

可是……洪谭很快道:“这样下去不行的,神文师消耗的是意志力,尤其是多神文系,其实都是前面猛,后面虚弱,这博泰是战者,肉身强大,别看现在好像被压制了,肉身都破损了一些,可气血、元气消耗不大!再有三十招,侯平召还没杀手锏,一击必杀……就会被反杀!”

白枫点头,神文师,尤其是多神文系神文师就是这样。

一击必杀!

要不然,没法久战,不是人人都是苏宇,学会了赵立的《扩神诀》,硬生生地将自己的意志海砸的比山海初期还强。

哪怕白枫,和人交战,也很少缠斗,都是上来就开大,打的过就赢,打不过……三招之后,跑路为妙!

白枫也进入了凌云,此刻也点评道:“战斗经验还是很多的,感觉比我还多点,但是……多神文系的精髓没掌握。”

洪谭笑道:“精髓?你说的精髓是什么?”

白枫想了想,缓缓道:“疯狂!他太中规中矩了,有些教条,按部就班,甚至恨不得将所有神文的特性全部给展示一遍,让大家知道,他是多神文一系,神文多,特性多……可是,有些神文特性没必要展示什么,特定场合下才有用,就该战技合一,狂杀一阵,杀不过就跑!”

洪谭没接话,看了一阵,开口道:“这家伙的老师,应该是商家的商云绍,大商府这一脉,可能都是商云绍暗中指点的,商云绍,大夏文明学府研究员,42年前离开了大夏府,回归了大商府!和你师祖是一代的,离开的时候山海巅峰,那时候多神文也是被打压的最厉害的时候,他离开,我以为是受不了打压,看样子是去暗中培育这些多神文系学员了。”

白枫点头,对这些老辈多神文强者,他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五代死后,柳文彦被驱逐,洪谭年轻,多神文系无扛鼎之人,大夏府这个多神文系源头,很快就散了,一些来大夏府求学的强者们,纷纷离去。

他们不算五代的嫡传,但是有些人也得到过五代的指点,多神文系当年的人数不算太少。

而今,这些人境隐藏的天才,很多人的老师,其实都是来自于大夏府的。

他们谈话间,大商府那位日月境,看了一阵,忽然喝道:“回来,认输……”

日月强者,眼力还是很强的!

他话音刚落,那一直挨打的魔狼,陡然咆哮一声,狼啸声震荡天地!

“嗷呜!”

一声狼啸,震的侯平召身体微微一震,眼神黯然瞬间,而就在这瞬间,浑身浴血的博泰,瞬间伸出巨爪,速度比之前更快三分,一眨眼,一爪抓向他的头颅!

大商府那日月脸色微变,探手就抓!

而此刻,虚空中,一尊魔神出现,一拳轰出!

“本座可不惯着你!”

那魔神冷笑一声,“既然挑战了,哪有大人插手的道理!”

轰!

一声巨响,大商府日月被一拳轰飞,与此同时,侯平召陡然清醒,怒吼一声,14枚神文组成的神文长剑,全力以赴,一剑斩下!

噗嗤!

爪子先落,博泰一爪子将他脑袋抓碎,神文长剑噗嗤一声穿透博泰的爪子。

博泰不依不饶,不管一切,再次一爪子朝他的意志海圆球抓去,要灭杀他,狼眼中满是戏谑和冷漠,陪你玩玩罢了!

实力不弱,但是……花样太多。

多神文系,的确花样多,因为神文多,特性多,所以有些多神文系的修者,喜欢利用这些神文特性,收拾对手,可一般情况下,对付弱者,才能显示出来厉害,对付强者,花样多,那是自己折损自己的实力。

博泰一爪子朝他意志海抓去,就在此刻,一位少年忽然从人群中跃出,速度极快,神文牵扯,一拉,侯平召意志海消失,被他拉扯走,空中那魔神笑了笑,并未插手。

那少年站了出来,看向魔狼,博泰抓了个空,也看向少年,眼神满是杀意,冷冷道:“你也要来送死?”

侯平召没死,只是肉身彻底破碎,和当日的单雄差不多。

尽管如此,也是一败涂地。

若不是少年搭救,已经被杀。

那少年,凝眉,有些凝重,“黄榜……”

是凝重!

侯平召没自大的要挑战天榜地榜,玄榜都没有,而是选择了黄榜靠后的一位天才,还是小族的,结果,鏖战之下,却是被这魔狼抓爆了肉身!

同阶!

多神文系,号称同阶无敌,然而,今日遭遇了同阶,小族的,却是一败涂地。

这下子,四周那些天才,都有些眼神异样。

侯平召在他们当中,并不算弱,反而是拔尖的那批。

结果,败的很惨!

少年凝眉,开口道:“我是凌云九重,你要接战?”

魔狼博泰,变化了一下,化为人身,露出了嗜血的笑容,“凌云九重……多神文系……很强,我就算了,我可以找人陪你玩玩!”

少年微微变色,“你不愿接战?”

博泰幽冷笑道:“我刚战了一场,消耗不小,饶你一次,火空兄,你来陪他玩玩如何?”

人群中,一尊魔族强者,额头上火焰升腾,带着冷笑,走了出来。

“火空,地火魔族,凌云九重,黄榜14位,人族的道兄,来切磋玩玩!”

少年面色凝重。

火空冷笑道:“来玩玩!都没让摩多那他们来,我一个黄榜的,陪你玩玩,你都不乐意?”

“你刚刚插手,不是很爽吗?”

“多神文……同阶无敌?”

火空幽幽笑道:“来,杀了我,你就能入黄榜了,多神文天才,连黄榜都上不了吗?难道要以九重打七重,那可不行,那样再强也上不了榜单的!”

“天才,都得越阶打,再不济,也得同阶打,是吧?”

这火空,笑声尖锐。

少年不语,四周,不少多神文天才都有些面色凝重,黄榜……刚刚那博泰只是排名一百多位,现在这位,排名前二十!

天地玄黄,这只是最弱的一榜。

之前,天榜摩多那出手一次,大家都知道厉害,可没想到,连黄榜的都如此难缠!

有万族天才,起哄笑道:“上啊,打啊!打死了火空,进苏宇家,有好处的!”

“打吧打吧,打死了火空,魔族插手,我们全部阻拦!”

“哈哈哈,我们不学大商府,打不过,日月还想插手,放心,我们不会,我们巴不得火空被打死,换个人上榜玩玩,熟人太多,都看腻了!”

这些天才,笑的肆意。

都很疯狂!

就连火空,也不在意这些,幽幽笑道:“可以试试,打死了我,我不让魔族强者出手,我不如血火魔族那么疯狂,喜欢找死,可是……同阶,无名之辈,这样都斗不赢,死了也活该!”

少年凝重无比,最终,却是选择了退却。

……

“废物!”

苏宇身边,有白面冷笑一声。

苏宇倒是没说什么,不算废物,找死,何必呢。

他看的出来,这少年凌云九重的境界稍微有点虚浮,对付一般的凌云九重没有问题,可对付这种黄榜靠前,久经厮杀的魔族强者,必死!

黄榜很弱吗?

好吧,挺弱的。

可要明白,万族天才争锋,也就630人上榜了,人族真要随便一个人就能把榜单强者打杀了,那还玩个屁。

至于苏宇……别说苏宇,他实力和境界完全不符。

差距太大!

苏宇淡笑道:“不是废物,这叫有自知之明,非要送死做什么?”

身旁的白面,低声道:“大人,看来这群被藏起来的所谓天才,不过如此!”

苏宇笑道:“别这么说,隐藏实力也正常,又不傻,你觉得他们中的强者,愿意和苏宇他们一样,被万族忌惮,被万族追杀?有些人,还在憋着藏着呢。”

苏宇能看出来,还是有一批强悍的家伙的,但是都没出手。

正如他说的,太强了,你是多神文一系,想和现在的五代一脉一样,被万族追杀?

此话一出,连玄甲都忍不住道:“藏着掩着,那就没必要出来了,还不如继续待在小界!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!”苏宇笑道:“一些大府的意思是,让他们涨涨见识,其实……这一次之后,这些家伙还是涨了见识的,知道了外界,那些天才到底什么实力,到底有多强大,也算是用心良苦了,第一次,这些人知道了差距,第二次再出来,就有心理准备了。”

玄甲点点头,传音道:“你怎么还在为他们辩解?你不该恨他们吗?”

苏宇诧异地看着他,传音道:“举个例子,一个孤儿院,几百个孩子,一群大人,其中一个孩子不受待见,不给吃的,吃的都给其他孩子了,是那些大人干的,这些孩子屁都不懂,怨恨他们有必要吗?后来,这个不受待见的孩子,成了绝世强者,大人物,他会报复那些当年吃了他东西的孩子吗?那些孩子知道啥,当然要报复那些大人了,不是好东西!”

“……”

玄甲无言,许久,传音道:“正常情况下,大人物,不是连那些大人都不会报复了吗?一笑而过,毕竟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气度?”

苏宇笑了笑,传音道:“正常情况下是如此,但是……有一天,一群小混混打到了孤儿院,全部打那个没饭吃的孩子,那些大人都看着,冷眼旁观,说,和我们无关!这孩子的父亲,当年不是好东西,招惹了那些混混,现在被人打死了,也是自找的,换成你,你会怨恨吗?”

玄甲绞尽脑汁地想着,很快回复道:“那些大人,也没保护这孩子的义务吧?”

“你这么说也行,但是……有个大人站出来了,保护了这孩子,然后,所有大人将这个站出来的家伙排斥在外,打压,甚至要杀他,那你说,该不该报复呢?”

“你是说夏家?”

站出来的,便是夏家了。

苏宇再次笑了笑,传音道:“长老,所以啊,你不保护,其实也没什么!孤儿嘛,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,你不给吃的,没事!不保护,没事!可你不保护就算了,那站出来保护你的人,还得被你们打压,威逼,欺辱,那你觉得,这孩子该不该报复这些人?”

玄甲无言。

没再说话。

苏宇也不再说什么,正如他自己说的,五代这一脉,有些祸根是五代自己留下的,其实没啥,倒霉,遇到了这么个老祖,那只能承受。

可夏家站出来了,保护这一脉,结果……人境可不是没针对的。

单多之争,持续多年,就是针对。

用夏龙武证道逼迫,也是针对。

既然如此……那就说不过去了。

沉默了一会,玄甲忽然传音道:“那些混混,势力太大,那些大人也不是对手,这些混混威逼,不交出这孩子,就要打死其他孩子,换成你,你怎么选择?”

苏宇想了想,传音道:“那些混混其实也忌惮这些大人,换成我……哪怕不愿意出面,不愿意站出来,暗中通知一下这孩子,让他自己偷着离开好了,也没必要把人交出来给人打死,这不是人干的事,对吗?”

“哪怕只是暗中通知一声,也许,这孩子还能记个情分呢!”

这一次,玄甲深吸一口气,没再说什么了。

也许,苏宇是对的。

他只是有些唏嘘,感慨,因为他其实不太想看到这一幕,也许……因为他不是亲身经历者。

洪谭他们的想法,也许和苏宇是一样的吧。

两人的谈话,到此为止。

而万族天才的争锋,也到此为止。

苏宇看的无趣,传音道:“大家想办法,把这些家伙引诱出来,找个地方围杀了!栽赃给夏家!”

“诺!”

一群人也是跃跃欲试!

跟着玄九搞事情,他们很乐意,强者多,杀人没人管,很爽,尤其是万族教的这批人,以前哪敢杀这些大家族的强者。

现在,机会来了!

……

天才争锋,不了了之。

苏宇也懒得多管,这些天才,不是这一次的主流,也许他们以为自己是,在苏宇看来,他们只是打酱油的罢了。

包括摩多那,哪怕能战日月,也就那样。

他苏宇,60铸肉身,若是不吞服精血,都未必能参与进去,哪怕吞服了,也不一定够。

引诱那些人离开,还是有办法的。

苏宇开始谋划着,先引出一批人,分散围杀了,减轻一点夏家的压力再说。

……

就在苏宇谋划的同时。

诸天万界,注意力都在南元的时候。

人境这边,在其他人不太在意的情况下,一处处原始神教的驻点被捣毁,大量原始教徒被杀。

不止如此。

大夏府,府城。

最近有些动荡,因为大量强者离去,导致府城中坐镇的强者稀少,偌大的府城,日月没几位。

这种情况下,最近发生了不少血案。

大量强者被派遣出去,镇压四方。

作为育强署署长,日月境的强者,纪鸿也有任务,巡查四方。

此刻的姬鸿,正在巡查附近的北风城。

上次,就在这附近,他被彩一几人差点围杀了。

这一次,因为强者都出去了,他作为日月,再次负责巡查这些地方的安全,毕竟这些大城中,民众无数,缺乏强者坐镇。

北风城外,纪鸿按例再次巡查四方。

陡然,虚空波动,一道剑气冲天而来。

纪鸿好像早有准备,迅速避退,眨眼间,一方大印落下,轰隆一声,大印倒飞,纪鸿遁逃,声音冰寒道:“谁让你来的?”

无声。

黑暗中,再次亮起一道剑芒。

纪鸿再次遁逃,噗嗤一声,剑芒强悍无比,穿透了他的后背。

纪鸿喋血,也不回战,再次道:“看来消息真的泄露了,我没查出任何人,你们这是不打自招,你们就算杀了我,很快,我查到的一些东西,也会传出去!”

黑暗中,有人阴冷道:“纪鸿,你不在乎你自己,不在乎你纪家一门老少吗?”

“你们可以试试!”

纪鸿依旧不停,冷厉道:“你是啸风剑赵天风!别以为我认不出来,果然,背叛的人当中也有你,五十多年前,在诸天战场活跃的强者,就有你!”

“我筛查了一批人,你也是我锁定的人之一,赵天风,你已经日月五重,那人能给你什么?你只要说出他是谁,各大无敌,会算你将功补过的!”

“将功补过?”

黑暗中,阴冷声响起:“不需要,纪鸿,你知道的太多了!”

嗡!

再次响起一声剑鸣声,赵天风一剑杀来。

心中却是有些震动,果然,纪鸿查到了许多东西,他这些年低调无比,很少出手,纪鸿居然瞬间认出了他是谁,看来,纪鸿除了还没确定大人的身份,其他人,被他锁定了许多!

纪鸿迅速遁逃,身上被剑气刺出一道道血痕,日月的肉身,也无法抗住。

他才日月二重,对方却是日月五重,差距极大。

“赵天风出来了……”

纪鸿想传讯,却是发现,传音符根本无法传讯出去,心中一叹,对方的势力,比自己想象的还强。

暗中还有一位日月,在封锁虚空!

而且,可能比赵天风更强。

今日就要栽在这了吗?

“五十多年前,坐镇的无敌……赵天风也被收服了,是他吗?”

他想着自己查到的那几位无敌的信息,哪怕到现在,也不是太确定。

若是……他心中有些叹息和无奈。

算了,任何一位无敌背叛,都是大事,大麻烦,没任何区别。

片刻后,虚空中,一张大手出现,覆盖而来!

身后,一道身影也浮现,手持长剑,那是赵天风,昔年驻诸天战场的一位强者。

“杀!”

一声低喝,赵天风一剑杀出。

纪鸿手持大印,暴喝一声,一印砸出,轰隆一声巨响,纪鸿倒飞,吐血,下一刻,大手朝他拍来!

纪鸿面露绝望!

这是另一位日月,起码日月六重,人族……到底背叛了多少人?

一位无敌的背叛,牵扯到的不止他一人。

对方还有很多属下!

一人,甚至代表一府的背叛,那是人境三十六分之一的实力。

轰!

就在大手落下的瞬间,一道人影浮现,轻叹一声,一掌拍向赵天峰,又一掌拍向暗中潜伏的那位日月。

来人身影虚幻,看不出样貌。

而就在此刻,虚空中,一枚神文降临,瞬间化为一位无面人,看向那虚影,淡淡道:“南无疆?还是原始教主?”

虚影并不回话,一掌拍下。

轰隆!

虚空炸裂,空间撕裂。

无面人倒退数步,身边,两位日月瞬间出现,躬身道:“大人!”

“走!”

无面人低喝一声,三人迅速遁逃。

虚影探手朝三人抓去,那无面人回手一剑,虚影冷冷道:“你有多少神文可破?”

“比你想象的多!”

话落,轰隆一声巨响,响彻天地,这神文化身的无面人,瞬间爆裂,一股强大的破坏力席卷四方。

虚影刚要再追那两遁逃的日月,微微凝眉,迅速回转,一把抓住重伤的纪鸿,眼神有些冷厉,朝四周看了看,叹息一声,抓着纪鸿离开。

纪鸿不断咳血,看向虚影,“你……原始教主?”

虚影不理他。

“南无疆?”

纪鸿再次咳血,“他说你是南无疆……你是三代府长?不可能……南无疆死了……”

纪鸿不断咳血,受伤不轻,“你是那人安排来的?想套取我的情报吗?是还是不是?你们唱双簧,对吗?”

纪鸿脸色惨白,笑道:“我好歹在大夏府扎根这么多年,小伎俩就算了,你们是怕我死了,我查到的东西会爆开吗?原始教主……南无疆……我不信!我不会说什么的!”

“随意!”

虚影淡漠,提着他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。

某地。

一处大殿中,一道人影站起,看向大夏府,眼神明亮,“南无疆?”

说着,微微皱眉。

是南无疆吗?

是觉得自己暴露了,所以不在乎了,出来的那么快?

才刚要试探原始教主的身份,他就出现了?

是不是太巧了!

人影陷入了沉思中,很快,传讯道:“赵天风,你们二人,迅速潜伏!”

“诺!”

两人回复,很快,人影不再去想。

原始,南无疆……不管是不是,就当是了!

不过这其中,还有些疑点,这原始,出来的太快了,总觉得太过于轻松,眼中闪烁出一道道人影,很快,大殿中的人影闭目,不再去想。

……

纪鸿被袭,被神秘人所救!

生死不知,现在不知道人在哪。

这是苏宇收到的消息!

此刻的他,一拳打爆了一位山海,有些皱眉,很快开口道:“撤,都是小杂鱼,清理现场!”

“诺!”

一群人迅速清理战场,消失在原地。

而苏宇,默默传音给万天圣,“府长,纪署长的事,你安排的?”

万天圣过了一会才传讯道:“不是,这个你不用管了!纪鸿短时间内死不了!”

“府长,到底什么情况,一点不能说吗?”

万天圣好像迟疑了一下,片刻后,传讯道:“记住了,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就对了!包括我,包括所有人!这个世界,一切皆有可能!有些事情,连我也没理出完整的头绪,但是,差不多了,我现在不能给你准确的答复,包括原始、蓝天、玄甲以及很多人的情况,现在说了,只会让你产生一些疑惑。”

苏宇疑惑,什么意思?

万天圣又道:“你在算计别人,殊不知,也可能有人借机在算计你,想要将大夏府的底牌全部炸出来!苏宇,自己小心,有些事,我还在深查!”

“知道了!”

苏宇回复,心中却是震动,啥意思?

之前问老万,老万一副啥也不知道的态度,他还以为老万故意的。

现在……老万不会真不知道吧?

那就很坑爹了!

卧槽!

他话中的意思,有些复杂啊。

要说大夏府,苏宇比较信任的,大概就算老万了,虽然接触不多,可总比什么蓝天、原始强。

“玄甲……”

他看向一旁的玄甲长老,皱眉,算了,不想了,有些东西比自己想象的可能要更复杂一些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