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182章 我的剑很多!(感谢狂野的小男孩大佬再次白银)

第182章 我的剑很多!(感谢狂野的小男孩大佬再次白银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954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小屋之外。

不远处,夏玉文面色淡然,站在一处高坡之上,俯瞰那座小屋。

白枫……

他和白枫认识很多年了。

很久之前,就有人说,多神文一系学员,同阶无敌。

结果……证明这只是个笑话,白枫从未赢过他,倒是他扫榜的时候,横扫了白枫几次。

当然,有人觉得不公平,白枫比他弱,可白枫弱,那是白枫的事,和他何关?

白枫为了研究,耽误了修炼,那也是白枫的事,跟他何关?

他已经凌云三重,原本已经没兴趣和白枫交手,他的目标更大,目标更强!

白枫,腾空境而已!

小屋中,白枫走出来了,脸色有些发白,好几天都没睡觉了,眼圈都是乌的。

不断被强大的神文震荡,他意志力都有些涣散。

夏玉文微微皱眉,没有开口。

白枫面带笑容,走出小屋,身后,吴月华这些山海境强者纷纷目视他走出,做好了大战爆发的准备。

战区之外,吴琦皱眉不语。

她没入战区,姑奶奶不给她进去,那不是她能掺和的。

可此刻,见白枫摇摇欲坠的样子,吴琦皱眉,这样的白枫,岂能和夏玉文交手?

本来差距就极大!

腾空八重,凌云三重!

夏玉文见白枫走来,淡淡道:“这就是你要挑衅凌云的资本?”

白枫呵呵笑道:“要啥资本?凌云很厉害吗?说的好像凌云无敌一样!”

说着,白枫打着哈欠道:“夏玉文,你不好好的争你的府主,跟着单神文一系瞎闹腾啥!闹腾的厉害了,府主就是你的了?”

夏玉文平静道:“府主,我自然要争!单神文一系,我自然也需要拉拢!我可以给你机会,你让陈永自己让出藏书馆馆长之职,我不但不会杀你,还会为你们争取一线生机!”

他说的直接,也说的干脆!

我要的,那就是我的!

对付你白枫,也只是为了完成我的目的。

白枫打着哈欠,无趣道:“说的好像大夏府都是你的一样,你这么牛,你干脆让万府长退位,你当府长好了,不行让夏府主退位,直接给你当府主!”

“路要一步步走!”

夏玉文好像听不出嘲讽,“我若是进入山海,这府长之位,我为何不能争一争?”

“……”

白枫没话说了。

这家伙,还是没经历毒打,说话一如既往的狂妄。

想了想,忽然笑道:“我一直好奇一件事,你这么狂,战争学府那混蛋怎么不来打你?”

夏玉文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!”

白枫没听懂,半晌才好像听明白了什么,诧异道:“你是说,你是文明师,他是战者,所以不打你?艹,那为什么打老子?”

“……”

无人接话。

远处,吴琦翻了个白眼,你说为什么打你?

第一次是因为两大学府的考核,所以打了你,那是任务。

第二次,那是因为你不服不忿,非要去找茬,又被打了。

第三次,那是因为不干人事,趁他不在,把战争学府万石榜扫荡了一次,人家回来了,为了战争学府的颜面,也得打你一顿!

你说为什么打你?

心里一点数没有!

夏玉文也不理会他,再次看向他道: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

“考虑什么?”

白枫一脸奇怪,考虑啥?

你说啥了?

夏玉文脸色微变,看了他一眼,没再重复。

白枫这人,就这点很让人讨厌。

他只听他想听的,不想听的,他完全听不见。

夏玉文缓缓从高坡上走下,平静道:“那你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准备啥?”

白枫笑道:“你准备杀我?你确定你能杀我?夏玉文,别高估自己了!以前懒得理你罢了,你这种人,要是没夏家罩着,早就被人打死了!”

“彼此彼此!”

夏玉文不以为然,你也一样!

没有洪谭,你也如此。

“那倒也是!”

白枫笑了,手中呈现出一柄长剑,屠龙剑!

稍微理了理衣服,屠龙剑拿起,夏玉文脸色郑重,哪怕腾空八重的白枫,他也不会小觑。

白枫却是没理他,拿起屠龙剑,对着脸颊刮了刮胡子,又理了理衣服,将头发梳理了一下,笑道:“好了,这下准备好了!”

“找死!”

他话刚落,夏玉文脸色一冷,一刀斩出!

开天刀!

夏家绝学!

白枫踏空,砰地一声,地面炸裂,一道刀痕贯穿地面,直至延伸到几位山海面前才消失。

“这和我无关,夏家罚钱,找夏玉文算账去!”

白枫大喝一声!

要钱的!

死要钱的夏侯爷,大概连夏玉文都不会放过。

“哼!”

一声轻喝,刀气弥漫,虚空割裂!

漫天刀影落下!

腾空的白枫,这一刻挥舞屠龙剑,乒乒乓乓地斩碎一道道刀气!

噗!

白衣上,出现第一道裂痕,接着是第二道,第三道……

夏玉文都没有近身,再次一刀斩出,无数刀影再现!

白枫挥剑留影!

噗噗噗……

一道道血痕,在他身上不断呈现出来。

差距!

这一刻,双方山海都在观战。

都看出了差距!

差了足足四重境界,还有一个大境界,白枫虽强,可遭遇了同样绝世天才的夏玉文,还是差距巨大。

向来一剑杀人的白枫,此刻连全力出一剑的机会都难。

“白枫,你让我失望了!”

夏玉文再次一刀斩出!

虚空震荡,火海焚天,白枫面露痛苦之色,喘息道:“有点意思……火神文倒是不弱,都能焚烧识海了!”

“继续啊!”

白枫龇牙笑着,继续挥舞长剑,击碎一道道刀气,意志力不断震荡,火海愈加沸腾!

“给你加把火!”

下一刻,火海蔓延,密布天地之间,大火之中,白枫笑着,身上也冒出一团火焰,燃烧!

轰隆隆!

虚空都好像快被烧裂了!

四面八方的元气汹涌汇聚而来,火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!

就在燃烧到巅峰的那一刻,噗呲一声,好像什么被烧裂了!

夏玉文脸色一白,抬头看向白枫!

白枫此刻也是脸色苍白,笑道:“好玩不?神文碎了没?小孩子别玩火!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引火烧身吗?知道原理吗?我告诉你啊,当四周意志力被烧光了,元气烧光了,这火,它会燃烧主人神文的,继续提供意志力,提供燃料,所以啊,我刚刚那把火是助燃剂,给你加火的,好玩不好玩?”

“……”

夏玉文面色变幻了一下,他的“火”字神文,曾经连凌云都烧死过,今日却是被白枫轻松破了,甚至还重创了他的神文!

白枫说的简单,哪有那么容易反噬自身!

这家伙……的确是妖孽。

都只看到了白枫一剑杀人的风采,却是忽视了这家伙是个天才研究员的本质。

夏玉文不语,再次挥刀!

这一次,不止挥刀了!

身影一动,瞬间消失!

当地一声巨响!

“咳……”

白枫咳嗽,鲜血从空中涌出,长剑抵住了一把刀。

白枫被巨大的力道,轰的不断朝下方落下,轰隆一声,砸落在地,地面出现一个大坑!

嗡!

夏玉文收刀,再斩!

一刀横空,凌空斩下!

“嘿嘿……”

一声蔑笑传来,白枫神文爆发,四面八方的地面瞬间冰冻!

砰地一声巨响,地面冰层被斩裂!

白枫从地下一窜而起,迅速逃窜!

“白枫,你太弱了!”

夏玉文踏空而行,脚踩黑靴,手持长刀,一步步朝他追去,语气一如既往,“你可以逃出战区,我不杀你,我若是成了府主,我甚至可以招你入城主府,如何?”

“不如何!”

远处,白枫踩地遁逃,嘿嘿笑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!你真当了府主,我还活着,老子宁愿回家种地,也不会跟着你混!”

夏玉文踏空而来,清冷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白枫,天才很多,这个世界,不缺的就是天才!”

“那就杀了我试试!”

白枫反手一剑,嗡地一声朝他破空杀去!

砰!

一声巨响,长剑倒飞而回,白枫再次咳血,收回长剑,再次遁逃!

一人逃,一人追。

夏玉文不断挥刀,刀气弥漫四方,带着惊人的杀气和杀伤力,白枫一旦碰到这些刀气,瞬间便是被无数刀气切割,逃窜的范围越来越小!

旁边,吴月华几人皱眉。

吴月华传音道:“白枫不是他对手,差距太大了,哪怕琦儿上,也不会是他对手!夏玉文很强!”

白枫可是秒杀凌云二重的存在,结果在夏玉文手下,反击的机会都没。

当然,夏玉文这么久都没能拿下白枫,也足以看出白枫极强。

可双方差距还是太大了!

四重境界,中间还隔了个凌云!

柳文彦没吭声,白枫既然想试试,那就让他试试看。

……

外围。

周明仁平静地看着场中的交手乱象,身边,孙阁老眼神冷厉道:“这家伙,之前杀张宇的时候倒是张狂,现在也不过是丧家之犬!”

之前,他还没那么恨,现在却是恨极了白枫!

上次,白枫一言不合,挥剑就杀了他徒弟,这让他火冒三丈!

培养一位凌云境的徒弟可不容易!

周明仁没理他,看向远方,那边,不少强者都在。

郑家老鬼,夏侯爷,胡总管,赵将主,纪署长……

一群人都在默默看着!

周明仁依旧沉默。

身边,来自大周府的单天昊忽然道:“周府长,你既然都已经到了,何必让夏玉文去击杀白枫,不如直接擒拿柳文彦,免得浪费时间!”

周明仁不语。

单天昊微微皱眉,“周府长……”

周明仁侧头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不急。”

“不急?”

单天昊心中一怒!

还不急?

你到底在等什么?

“郑玉明还受着伤,难道周府长不想救他?”

周明仁再次看了他一眼,没有理睬,转头再次看向白枫他们。

此刻,白枫被压制的根本没法反击。

夏玉文太强了!

“院长……”

孙阁老几人也看向周明仁,他们也不明白,到底还等什么?

现在直接掘了张若凌的坟,多神文一系绝不会答应,大战爆发,干脆利落地擒拿柳文彦不就算了!

周明仁微微蹙眉,片刻后才道:“人还没齐!洪谭不回来,不拿下洪谭,难道任由洪谭在外闹事?打蛇不死,必受其害的道理不懂吗?”

单天昊却是急忙道:“拿下了柳文彦,洪谭必然会来,到时候洪谭逃不了!”

非要等,等的出了意外怎么办!

周明仁再次沉默,不理会。

单天昊有些愠怒!

周明仁忽然道:“你可以试试,我不能出手,我出手,洪谭若是来袭,没人挡得住他!”

“你……”

单天昊冷冷看着他,忽然传音道:“周明仁,不要想的太多!你真觉得,他们可以挡住我们?你来定鼎,确定你大夏府文明师领袖之位?”

他看透了这家伙!

周明仁明显是觉得,这些人未必拿得下多神文一系,他想来定鼎这一战,成就他自己!

周明仁不语。

也不回话,更不理睬。

“你莫非忘了周府长的嘱咐?”

单天昊再次传音!

这个周府长,可不是周明仁,而是大周文明学府的那位府长,周破龙。

无敌的嫡子!

周明仁依旧不语,如此三番,单天昊已经是怒不可遏,这家伙,真以为离了他,他们就拿柳文彦他们没办法了?

……

远处山头上。

夏侯爷没站着,而是坐着,喝着茶,吃着瓜,就差弄个丫鬟来扇扇子了。

一边吃着,一边笑道:“夏玉文和白枫破了这么多土,发财了!”

身旁,一位身材高大的斯文中年,瞥了他一眼,淡笑道:“夏家的钱,倒一倒手,不还是你自己的!”

“那不一样!”

夏侯爷笑道:“夏玉文自己也能挣钱,又不是小孩子了,夏家一年补贴他3000点功勋,你看,他都击碎了几百方土了,几十万功勋呢!”

“他给不起!”

“没事,他爷爷给得起就行!长青当了这么多年副府长,有钱,不怕!”

夏侯爷笑了起来,又道:“老纪啊,坐下聊聊天啊,站着不累吗?和老胡学干嘛?”

纪署长不理他,也不想和他说话。

夏侯爷却是耐不住寂寞,又道:“老纪,你说他俩谁能赢?”

“周明仁和洪谭?”

“不是,我是说这俩!”

他指了指还在不断逃跑的白枫,此刻,白枫的白衣早已成了血衣,无法反击,只能遁逃,勉强保命,却是越战越弱,这么下去,最多一分钟内就会被夏玉文斩杀!

纪署长微微蹙眉,眼神渐渐明亮起来,好像在观看什么,半晌,淡笑道:“白枫死,夏玉文伤!”

“你在看未来?”

夏侯爷忽然笑道:“这东西不准的,哪怕你是日月,也不一定就看得准!别说日月,就是无敌,也只是说预判,通过各种信息分析,得出一个可能性的未来,而不是准确的未来!”

纪署长侧头,看向他,淡笑道:“那你觉得呢?”

“我觉得?”

夏侯爷笑呵呵道:“这样,打个赌如何,赌……赌……你女儿?”

“嗯?”

纪署长眼神瞬间不善起来!

“干嘛?你觉得我们家虎尤咋样?”

夏侯爷笑道:“憨厚,老实,踏实,肯干……”

“丑!”

纪署长就这么一句话!

太丑,配不上我女儿!

夏侯爷脸色不善,“别人都说我家虎尤像我!”

“所以丑!”

“你……”

夏侯爷大怒,恼火道:“好,你不干拉倒,还看不上你女儿!一个小小的新晋日月,跟我夏家联姻,那是你的福气,还装犊子,不干拉倒!”

纪署长淡淡道:“日月很弱吗?何况,我纪某人的女儿,不收二手货!”

“……”

夏侯爷一脸郁闷,那边,胡老憋笑。

二手货……

算是吧!

夏虎尤小时候有联姻对象,柳家的嫡系,可惜……柳家彻底败落了,夏虎尤联姻的那嫡女,刚出生没多久就跟随父母一起死在了诸天战场。

当年还是孕中定下的婚约,半开玩笑,半是真。

纪署长说这话,不过是故意气气夏侯爷罢了。

夏侯爷恼怒,很快道:“我赌白枫这小子,必然还有杀手锏,他的两柄屠龙剑,到现在只出现一柄!还有一柄呢?”

纪署长微微挑眉,轻声道:“他哪来的两柄?那一柄,到底从哪弄到的?”

“也许当年直接勾勒了两柄,这小子藏起来了!”

夏侯爷不负责任地猜测!

纪署长淡淡道:“我在想,是否是他拆开了自己的屠龙剑?”

“不至于吧?”

夏侯爷不确定道:“多神文一系的神文战技,拆不开吧!不排除这个可能,这小子一天到晚钻在研究室中,谁知道捣鼓出了什么玩意,要不……待会你插手保他一次?”

纪署长淡笑,不理会他。

那边,胡老也轻笑道:“侯爷,你这看人下菜的习惯不好,上次那谁被杀,你可没管!”

夏侯爷不以为意道:“经商就是如此,看人下菜!看他值不值得插手,不值得,那你们斗你们的!”

几人不理他。

你要插手,自己插手去。

……

四面八方的强者都在默默看着。

而战区中,白枫白衣染血,已经黔驴技穷!

白枫不擅久战!

这一点,知道的人不少。

此刻,却是拖了这么久,越战越弱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不行了,再拖下去,最后一剑都斩不出来。

夏玉文不慌不忙,一步步缩小他的逃遁空间。

防着他的最后一剑!

双剑!

白枫到现在,只出了一剑,还有一剑没出呢。

刀气弥漫,白枫遁逃的空间越来越小!

夏玉文步步为营!

他是很强,也很张狂,可战斗的时候,他有自己的章法,不慌不忙,不乱,不急。

对付白枫这种人,就得稳住。

不然,随时都有可能翻船。

“白枫,还要挣扎吗?让我看看你的第二柄屠龙剑!”

“如你所愿!”

白枫呵呵笑了一声,低吼一声,一剑杀出!

与此同时,又是一剑从天而降!

一强一弱!

“这柄,太弱了!”

夏玉文淡笑一声,探手直接朝弱小的那柄剑抓去,与此同时,右手持刀,一刀斩向正面飞来的那一剑,那才是主剑!

砰地一声巨响,主剑飞出!

副剑被夏玉文一把捏在手中,夏玉文简单探查了一下,微微皱眉,意志力爆发,震荡这柄副剑,有些奇怪,哪来的这么多屠龙剑!

这是他的神文战技吗?

还是说,只是一门别的战技。

正想着,白枫忽然吞下一滴精血,暴吼一声,身躯壮大,朝他扑杀而来!

“天赋精血?”

“太弱!”

夏玉文淡淡回应,一把震的副剑失色,失去了光泽,随手丢落,持刀杀向疯狂扑杀而来的白枫!

噗嗤!

一道道刀口,再次密布白枫身躯。

白衣已经破碎,露出了身躯,露出了狰狞的伤口。

“还要挣扎吗?”

“挣扎你大爷!”

话落,远处的两柄长剑,忽然合二为一,再次朝他背后杀来!

夏玉文感受到了后方那一剑的强大,又有些疑惑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,不弱,也许可以击杀那些弱小的凌云,可对他而言,则是太弱了。

哪怕他还是腾空,这一剑也杀不了他!

手中长刀飞出,直接出现在背后,轰隆一声,和长剑纠缠到了一起,厮杀!

夏玉文赤手空拳,依旧强悍无比,眨眼间,接连轰中了白枫,杀的白枫不断喋血,天赋精血的效果,这一刻根本无法撼动夏玉文。

白枫却是不管不顾,再次吞下几滴精血,暴吼一声,朝他杀来!

就在此刻,一道惊天杀气从他身上冒出!

下一刻,又是一柄屠龙剑出现了!

强悍!

比后面那柄合二为一的剑更强悍!

四面八方,一些强者都愣住了,还有第三柄?

什么情况!

夏玉文反而松了口气,这就对了!

他就知道,白枫没那么好杀,杀手锏必然还有,果然!

这一剑,很强!

杀张宇够了,那之前的一切倒是顺理成章了。

“开天!”

夏玉文也不大意,一声暴喝!

身上闪现出九个光点!

合窍之后的九窍!

这九个光点,强大无比,此刻,夏玉文身上,隐约传来荒古气息,神魔之气,那是神魔精血铸体而成!

以手为刀!

夏玉文暴喝一声,手刀斩下!

这一刀,杀气撼天!

白枫也是咬着牙,怒吼一声,直接飞跃腾空,握住那第三柄屠龙剑,元气、意志力不断涌入,暴吼道:“碎元!”

破天杀第三式!

这一剑,绚烂无比!

杀气冲霄,神文爆发!

一刀一剑,瞬间碰撞到了一起!

无声!

只有一道光波朝四方扫荡而去!

两人固定在半空中,刀剑相击,夏玉文以手为刀,此刻右手灿烂无比,通体金黄,也坚韧无比,咔嚓……

一声脆响传来,白枫手中的剑,此刻在破碎。

夏玉文的手,也出现了一道裂痕!

血液,滴落。

夏玉文轻笑一声,“很强,越阶杀凌云够了,白枫,你很强,可惜……我更强!”

只是轻伤罢了!

白枫的最强一剑,并未重伤到他。

而白枫,此刻眼中满是不敢置信,愤怒,不甘……

为什么!

这么强?

“你去死吧!”

夏玉文轻声说着,左手化刀,朝白枫头颅劈去!

“我不甘心!”

一声悲愤欲绝的咆哮,响彻四方!

吴月华这些人纷纷准备出手,那边,单天昊几人纷纷爆发气势压制,一副马上要开战的意思。

“我白枫,天资绝顶,我不甘心,我不服!”

白枫绝望咆哮!

手中长剑已经寸寸碎裂!

夏玉文轻叹一声,也不多说,左手已经朝他头颅劈下!

你……可以去死了。

“我不甘心啊!”

白枫疯狂咆哮,意志力爆发,元气爆发,他在挣扎,在做最后的反击!

就在此刻,外围,周明仁眼神一动,睁眼,瞬间看向虚空某处!

这一刻,一位位强者,先后发现了不对劲!

就在这时候,之前还在和夏玉文文兵刀纠缠的那柄二合一的屠龙剑,原本已经气势微弱,可这一刻,却是爆发出了璀璨无比的光辉!

一道光芒,照亮了天地!

长剑在燃烧!

嗡!

一声击破天地的巨响声传来,砰地一声,夏玉文的文兵刀瞬间被击碎!

粉碎!

正要斩杀白枫的夏玉文,脸色一变,意志力动荡,神文破碎了一枚,顾不得后看,暴吼一声,双手合一,化为金色,合刀瞬间朝白枫斩去!

“小看你了!”

夏玉文暴吼一声!

“小看的多了!”

白枫忽然哈哈大笑,夏玉文后方,一柄长剑破空而来!

神文在燃烧!

夏玉文此刻后背凝聚了无数元气,他不回头,他要斩了白枫!

哪怕受伤,也要斩了白枫!

“傻叉!”

就在此刻,夏玉文元气汇聚的瞬间,白枫手中陡然出现了又一柄长剑!

屠龙剑!

第四柄!

和前面不同,这一柄剑,此刻黯淡无光,然而,下一刻,这柄剑上,足足爆发出18个灿烂的光点!

18枚神文在燃烧!

“送你归天!”

一声厉喝,响彻四方!

“斩!”

一剑斩出!

什么第一剑,第二剑,第三剑……都是假的。

也不算假,每一柄剑,都蕴含两枚神文,足足6枚神文,为了伪装成强大的屠龙剑,神文全部燃烧了!

白枫总共勾勒了28枚神文!

其中12枚基础神文,16枚后来勾勒的神文。

此刻,加上手中这一剑,已经足足粉碎了24枚神文,只留下四枚神文,在意志海中孤独飘荡,形成了一柄小小的剑,那才是他准备留下的屠龙剑。

神文燃烧,意志海震荡,神窍坍塌封闭!

一声“斩”字,响彻天地。

嗡!

快,太快了!

噗嗤一声,夏玉文那如金刚的金色双手,遭遇这一剑,瞬间被切断!

鲜血都来不及涌出,瞬间被蒸发!

夏玉文脸色大变,疯狂咆哮一声,全身9个窍穴,忽然轰隆爆炸!

一股强大无比的元气爆发出来!

虚空中,一柄巨大的长刀出现,和白枫那燃烧的长剑碰撞!

刀剑再次碰撞!

无声无息!

下一刻,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从中心爆发,一道光圈传荡而出,荡平了四面八方的一切阻拦物!

一座小山,瞬间被切割成了两半!

远处,几位凌云强者,脸色大变!

刚想遁逃,噗嗤一声,光圈划过,砰地一声,一位凌云境强者直接胸口炸裂,肉身被切成了两半!

“镇!”

一声清喝传来,溢散出去的光圈瞬间被镇压!

周明仁皱眉,镇压住了那些溢散的能量,徒手朝那位被切成两半的凌云抓去,手中涌现一股白光,强行捏合对方炸裂的身体。

片刻后,这位凌云境心有余悸,脸色惨白,看向中央,再看看自己的伤势,欲哭无泪!

肉身破碎了!

余波而已!

自己差点就死了,哪怕没死,自己没有半年甚至一年,都无法恢复到从前!

四面八方的强者,此刻都定神朝那边看去!

虚空中,白枫龇牙笑着!

手中长剑彻底破碎,寸寸断裂,意志海重创,神窍封闭,神文破碎,肉身不断炸裂,血溅四方。

而面前,夏玉文双臂被切断,和他徒弟一样,直接断了双臂。

这不重要,关键是,此刻的他,九窍炸裂,元气耗空,这才堪堪挡住了那一剑!

砰地一声,眉心处,炸裂开了!

血液涌出!

夏玉文没吭声,木木地看着白枫,两人目光交汇,同时从空中跌落!

砰!

砰!

两人同时砸落在地,夏玉文仿佛被切开了!

眉心处,一道裂痕蔓延开来!

从眉心到鼻尖,到嘴唇,到胸口……一路蔓延下去!

夏玉文看着天空,没死,但是此刻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他不明白,为何……会有第四剑!

白枫,到底做了什么?

而白枫,此刻意志海也快成浆糊了,甚至包括主神文都破碎了,此刻,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中溢出,地面瞬间被染成了红色。

“师伯……救我……”

他觉得,自己还能抢救一下,为何落地,没人救我!

师伯……真他么坑啊!

这一刻,四面八方,强者们才纷纷惊醒!

依旧呆滞,依旧有些不敢置信!

“白枫……破了自己的神文战技,燃烧了自己的主要核心神文……”

这……不死也彻底废了啊!

这样的活着,还有意义吗?

也许有,郑玉明和他差不多,可郑玉明还有不少神文没破碎,白枫呢?

白枫还有几枚?

他的意志海,能承受这样的反噬吗?

……

“夏玉文居然没赢!”

这一刻,外面的吴琦也是一脸震撼!

凌云三重的夏玉文,差点被白枫一剑切成了两半!

他防了第一剑,第二剑……防来防去,他却是没防住最后一剑!

九窍破碎的夏玉文,文兵也被击碎了,这样的伤势,能治愈吗?

……

还是这一刻,夏侯爷几人也是一脸古怪。

纪署长喃喃道:“四柄屠龙剑,别告诉我,当初就勾勒出了4柄,他拆分了屠龙剑……拆了4次!”

白枫,到底怎么做到的?

下一刻,他忽然探手,朝那边抓去!

而与此同时,单天昊几人纷纷出手,朝白枫那边抓去!

规矩?

顾不得了!

白枫如何拆分了屠龙剑,他们太感兴趣了!

“他废了,给我个薄面……”

纪署长淡淡说着,眨眼间,一方金色大印直接朝单天昊几人砸去!

大印越来越大!

与此同时,天空中,一轮明月升起!

这明月,瞬间升起,瞬间落下,明月落下,遮天蔽日,一把砸向周明仁!

周明仁皱眉,微微后退了几步!

砰地一声巨响,单天昊几人被大印砸飞,纪署长一把抓住了白枫,瞬间收回巨掌,白枫落在他身前,眼神已经有些涣散,口溢鲜血,低不可闻道:“艹……轻点……”

纪署长笑了,不再开口,那边,周明仁退开,看向夏侯爷几人,平静道:“几位若是要插手,那就早说,何必等到现在,夏家若是不允,此战不会爆发!”

夏侯爷耸耸肩,“跟我无关,老纪要出手,你们找他去!”

周明仁不语,单天昊怒道:“你们自己划出了战区,现在要食言而肥?”

“老纪干的!”

夏侯爷再次重复了一句,想了想道:“罚钱,不许再出手!再出手,罚你去诸天战场杀一尊日月,大家觉得如何?”

“交出白枫!”

单天昊大怒!

纪署长不理他,抓住白枫,扭头就走!

交什么交!

他现在好奇着呢,怎么做到的?

怎么拆出了四柄屠龙剑?

太神奇了!

“纪……”

单天昊还没吼完,纪署长忽然扭头,身影一动,快的无与伦比,瞬间出现在他眼前,手中出现一轮明月,一手劈出日月光辉!

砰!

肉身炸裂!

又是一击劈出,砰地一声,血液横飞,骨骼炸开!

纪署长冷冷看着他强行恢复血肉,淡淡道:“这样的交代,足够吗?不够的话,让周破龙来找我!”

无声!

纪署长平静地环顾四方,“你们打你们的,我要我的,我想要保他,那就能保!区区山海,在大夏府,想阻我纪鸿?”

侧头看了一眼周明仁,淡淡道:“周府长,不服,可以试试!”

周明仁不吭声。

“我纪鸿保一个腾空,还有人敢和我较劲?”

纪署长环顾四方,淡淡道:“还有人要说个不是吗?”

无声!

“那就告辞了!”

纪署长笑了笑,提起白枫,踏空而去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