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159章 书中自有千般计(万更求订阅)

第159章 书中自有千般计(万更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844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3号晚上,苏宇彻底火了。

一群人恨不得马上去挑战苏宇,可3号之后,就没人再看到苏宇了。

有人说他闭关了,有人说他之前受伤了,也有人说苏宇不敢接受挑战了,所以躲起来了。

按照学府规则,月底25号之前,若是有人挑战苏宇,苏宇还不迎战,那25号之后,再结算百强榜,苏宇就会自动下榜。

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些学员,避而不战,故意找理由拖着,霸占榜单。

……

苏宇还真不知道这茬。

此刻的他,正进入一个神奇的领域中。

研究天赋精血!

制造天赋精血!

地下三层。

主实验室。

苏宇惊叹道:“老师,这精血里面的印记,居然可以剥离出来,这也太神奇了吧!这东西就是天赋技印记吗?”

精血,里面都有对应生物的影像。

很模糊,当然,实力越强大越真实。

就如苏宇第一次购买铁翼鸟精血,就看到一只金色小鸟,仿佛被困在精血中一般。

此刻,他们研究的正是噬魂虫精血。

精血中,一只黑色的小虫子若隐若现。

白枫一边进行细微操作,给精血分离,一边回道:“不错,这就是天赋印记!精血是什么?生物死亡之后留下的东西,或者活着的时候,消耗大量血液和元气留下的东西。其实精血,也分死物精血和活物精血,这个你要学会区分……”

“老师,有差别吗?”

“有!”

白枫对于自己的专业领域,知识还是很渊博的,讲解道:“一般人不在意这两者的区别,我们作为研究者,一定要区分开!死物精血,就是死亡生物凝聚的精血,是蕴含一些意志力的,甚至怨气这些东西,所以可能会残留下很多东西,比如执念,比如生前一些细微的影像,这个主要在神魔强者身上比较常见。”

“而活物精血,比如说我们关押的那几头妖物,提取的精血,是不蕴含这些东西的……”

说着,师徒俩对视一眼。

白枫看着他,苏宇看着白枫。

“你几天没喂了?”

苏宇盘算了一下,松了口气道:“没几天,今天才4号,前后也就5天不到。”

“那还好!”

白枫也松了口气,才这么几天,那就没啥了。

此刻,白枫已经将精血进行了分离。

意志力呈现,将那小小的虫子虚影包裹住,轻声道:“这就是印记,但是不一定只有天赋技印记,可能还存在一些其他的印记,所以,得进行剥离!”

说到这,白枫有些骄傲道:“以前,不少人都走到了这一步,也知道这印记可能存在一些东西,但是一直无法剥离出属于天赋技印记的那一部分,还是你老师我,发明了快速剥离法!”

苏宇瞪大眼睛,拍着马屁道:“老师厉害了!”

“那是!”

白枫很满足,你这小子,现在知道你老师多牛了吧?

为了不让这小子继续说话扎心,他迅速道:“快速剥离法,其实不算难!但是需要很细心,你不但可以剥离出一些天赋技印记,也许还能剥离出一些生物生前的记忆!”

白枫严肃道:“这个就很重要了!我敢说,当今文明师世界,能和我一样,能清晰剥离出不同印记的人没几个!”

苏宇觉得他在吹牛。

很难吗?

人家无敌都做不到吗?

还没几个!

“不信?好好看,好好听!”

白枫没好气道:“这是你老师我的独门绝招,除了你师祖从我这偷学了,我都没教过人!”

偷学!

这个词……有点意思了。

苏宇甭管信不信,此刻都瞪大了眼睛,看着白枫操作。

白枫才不管他,意志力将那个虫子虚影搬移到了实验台上。

手中出现一柄小剑,也是他的神文战技。

白枫严肃道:“这东西,虚实之间,和神文类似,以前不太懂其中的原理,现在看来,可能就是天赋神文的投影或者意志海崩溃后的投影。”

“必须要用神文进行分割剥离!”

“有些强者,到了这一步,麻烦的要死,你师祖当年还用山海境意志力进行切割,都失败了。”

“其实相当简单,神文分割就行!”

白枫说话间,神文屠龙剑对着虚影小心翼翼地切割了几下,原本一个虫子,忽然变成了好几个虫子。

“这个要掌握诀窍的,一个虚影,代表一个残留特性!”

他随手指着一个虫子虚影道:“这个漆黑的虚影是怨气,这东西,说是怨气也不准确,就是杂质,你吞噬精血的话,这东西吞了,出现窍穴元气混杂,就和这个有关!”

说罢,他一剑将这个虚影斩碎,冒出了一股黑烟。

“第二个,这个是记忆碎片!”

他又指着一个虚影道:“你击碎这个,可以看到一些噬魂虫记忆最深的影像,当然,实力太弱,残留的不会太多。”

下一刻,他击碎了这个残影。

这一刻,一副画面呈现了出来。

漆黑的空间中,无数虫子,都是噬魂虫。

此刻,这一个个虫子,从一个巨大的虫子身上爬下来。

画面一闪而逝,瞬间消失。

白枫皱眉道:“这是噬魂虫母虫,实力很强,在诸天战场遇到了,跑!就一个字,有多远跑多远!这玩意专门针对文明师的,一只母虫,最少是凌云境!山海境的文明师遇到了都麻烦。”

“知道了!”

苏宇点头,接着,想了想道:“老师,这个可以看到一些记忆,好可怕的感觉!既然如此,那我们击杀一些神魔,岂不是可以得到很多秘密?”

“不错!”

白枫点头,不过很快道:“我说了,能剥离出记忆的没几个人,所以其实用处不大。”

“很简单啊!”

苏宇却是觉得很简单,这还不容易剥离吗?

我看你,随手几刀就给切割开了。

白枫翻着白眼,没好气道:“废话!我这是熟能生巧,经验丰富,天资过人!一个虚影,怎么进行分割,哪一部分还是记忆碎片,哪一部分是怨念,哪一部分是天赋技印记,你能分出来?”

苏宇想了想,摇头。

好像也是,不好分。

白枫又道:“这东西,慢慢学,到了你老师我这地步,一眼看出来!”

“老师,那人族呢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人族死了,会有精血吗?会剥离出记忆吗?”

白枫看着他,微微皱眉,想了想道:“文明师领域有个规矩!绝不能拿人族当实验品!包括万族教的人!宁愿斩杀,也不要用人族去当实验材料,一旦突破了这个底线,那文明师就会化为魔鬼!”

“你要明白,有时候,一些东西放开了,那就再也别想收回来了!”

“甭管是不是敌人,是不是对手,你杀了他就算了,还要千刀万剐,弄成试验材料……苏宇,记住了,这个禁忌不要去触碰!”

苏宇点头,白枫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当然,若是真在诸天战场之上,遇到了一些万族教的家伙,杀了他,你遭遇了一些麻烦,急需知道一些情况,可以酌情提取一滴精血,探查一下记忆碎片……”

说罢,白枫警告道:“也只是如此!只限于如此!你对他挫骨扬灰都没问题,但是不许私下对敌人尸体进行研究性探索!”

“知道了!”

白枫不再说这个,继续进行试验,很快,破灭了其他虚影,只剩下最后一个虫子影子了。

“这就是天赋技印记!”

白枫正色道:“不过噬魂虫这东西,我之前实验过几次,几次都失败了,可能是对方的天赋技,不太适合成为天赋精血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可能和它的天赋种类有关,变异元气,腐蚀、灼烧意志力,具备腐蚀性作用,导致包裹它的精血外层被破坏……”

白枫解释道:“这只是印记,想成为天赋精血,外面还要包裹一层特殊精血,我之所以将噬魂虫原本的精血剔除,不单单是因为为了提取这印记,还有就是原本的精血,不适合成为包裹层。”

苏宇再次点头,乖宝宝似的。

挺复杂的!

外围的包裹层精血,也有特殊制造工艺。

苏宇现在都服了!

他么的,我真敢编。

上次卖资料,我编的是啥玩意,居然还有人会信,我都服了,这些人太傻了吧!

一系列复杂的程序之后,白枫开始给这虚影套上外套,也就是外面的精血层。

结果,刚套上去,炸开了!

炸开的瞬间,那虚影好像吐出了一口口水一般,苏宇没来得及避退,忽然感觉意志力灼痛!

“啊!”

白枫意志力覆盖而来,没好气道:“没多大点事,叫什么叫!没附加精血能量,印记破碎而已,对开元都造成不了太大伤害!”

“痛!”

苏宇委屈!

好痛,艹,感觉刚刚又像是在梦中被人杀了一次,白死了一次,委屈。

“废话,当然痛!不痛噬魂虫怎么能杀文明师?”

白枫看着他吃瘪,有些幸灾乐祸道:“这下明白,为何那些人知道噬魂虫精血可以提取天赋技的时候,都很重视了吧!太痛了,这东西被战者掌握了,你说,打文明师是不是简单多了?”

“你意志力覆盖而来,想要固定我……呵呵,我元气变异,一下子烧的你惨叫连连,意志力收缩,我瞬间靠近,一刀就劈死了你!”

苏宇急忙点头!

厉害!

我下次可以试试,这个厉害了,下次万明泽想要固定我,呵呵,我元气变异,一下子腐蚀灼烧的你叫爹,接着上前一脚踢死你!

果然厉害!

“老师,失败了?”

“嗯,失败了!”

白枫叹息道:“这个腐蚀、灼烧很麻烦,不好包裹精血层,精血容易被烧爆!”

白枫头疼道:“我之前放弃,就是因为这个,你自己想办法,我可没时间为了这点小事,耗费大量时间在这上面。”

苏宇一脸无奈,这是小事吗?

很大的麻烦好不好!

可白枫现在一心在天赋神文上,没办法,苏宇只好自己来了。

白枫也不管他,给他示范了一遍,就不负责任道:“你自己可以继续试试看,根据我刚刚的流程来,至于包裹的精血层,这个你自己想办法改良!”

白枫说着,将一块玉符丢给他道:“这是我之前改良精血的办法,以及外层包裹的那层精血的组成构造方式,你自己多看看,然后想办法改良出一种适合噬魂虫的外层精血,这个就当你的入门考核了!”

“老师,您都没弄出来,给我当入门考核,是不是太难了?”

“难什么!”

白枫翻白眼道:“有什么好难的,我是懒得去配比研究,否则,早就改良成功了!多花点功夫,做我的学生,连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?”

苏宇无奈!

白枫人已经跑了,继续回到了他的小房子里,研究天赋神文去了。

苏宇拿起玉符开始看资料,另外心里还在念叨一件事!

精血……是我的啊!

穷鬼老师!

他连实验原材料都没,这噬魂虫精血,是我提供的啊!

真穷!

气死人了!

还得我自己出材料费,太惨了。

“算了,不和你计较,我自己挣钱去!”

苏宇郁闷,不过白枫对他,那也是知无不言,一切该说的都说了。

……

苏宇一直在看书,然后自己亲自动手操作了几次,废掉了几滴噬魂虫精血,一次都没有剥离成功过天赋印记。

没关系,失败是成功他妈,慢慢来。

就是没精血了!

自己也许要去采购一些,他忽然明白,白枫为何一直用火豚精血了,他么的,便宜啊!

用这个练手,效果一样的。

怪不得实验室有不少火豚精血呢!

原来如此!

这一刻,苏宇那是恍然大悟,为啥研究火豚的这么多了,就一个字,穷!

穷的没有钱购买其他精血,进行大量研究。

就说这噬魂虫精血,一滴千钧境的都得3点功勋,还是夏虎尤给的价,便宜不少。

轻轻松松,苏宇剩下的8滴噬魂虫精血就没了,24点功勋没了。

结果连个印记都剥离不出来!

果然,搞研究的就是费钱。

至于剥离出来的精血,只能废弃,丢到过滤室去了,里面的印记没了,苏宇尝试吞噬了一滴,结果发现,连噬魂诀都没办法开启了!

显然,图册用精血开启,不是简单的能量供应,还有主要的原因,就是其中的一些印记残存被吸收了。

“废弃的精血也不是没用,起码能量精纯,难怪在过滤室一直觉得能量很精纯,原来是其中的一些东西被剥离了。”

此时此刻,苏宇对文谭研究中心更加了解了。

……

没了精血,得去找夏虎尤买。

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5号天亮了。

苏宇正准备出去,忽然想到了什么,急忙去照了一下镜子!

毁三观!

这才几天啊?

出现了一些胡子,头发也乱了,白衣服也黑了,黑眼圈都出现了!

“我去!”

苏宇一惊,这就是白枫第二啊!

难怪每次老师出来都这样,这还有什么形象可言!

苏宇急忙一震全身窍穴,身体上的灰尘脱落,黑眼圈消失。

文兵出现,化为小刀,给自己刮了一下胡子,理了理头发,苏宇又急忙去换了套衣服,再照镜子一看,儒雅书生,这下子苏宇才放心了起来!

人靠衣装!

不打扮的好看点,儒雅点,难道跟郑云辉那家伙学,一看就不像好人?

他苏宇,可是大好人!

在学府,熟悉他的,谁不觉得他苏宇有气质,是好人,儒雅随和。

……

半小时后。

养性园内,一家小茶楼中。

夏虎尤看到苏宇,急忙道:“你还敢出来!我还以为你躲着不敢出来呢,你不怕被人看到了,找你麻烦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夏虎尤急忙将事情说了一遍,接着有些遗憾道:“可惜,我没资格挑战你,要不然,我都想跟你唱一次双簧了,赚个大钱!”

苏宇微微皱眉,开口道:“山海巅峰的意志之文?周明仁给的?”

“应该是!”

“击败我就送一本?没限制次数?”

“没!”

夏虎尤耸肩道:“你也发现了漏洞了吧?我早就发现了,可惜,我现在又不是排名前90的学员,哪怕89名,也有资格挑战你,咱们干脆演一次……”

苏宇翻白眼道:“你就算89名,赢了我,也就一次机会!我掉到89了,你怎么刷……”

“废话,你再挑战我,我再输给你,来回输赢,直到他们叫停!”

夏虎尤说着,笑呵呵道:“别说,你觉得如何?要不我给你找个托,你俩一直刷排名如何?”

“学府没限制的?”

“有一点,百强榜学员,排名没前进,一个月最多挑战三次!”

夏虎尤笑道:“就是说,你排名71,想挑战70名,接连失败三次,这个月就不许挑战了!但是,对你又没影响,你们来回刷排名,名次是提升的,有啥啊!”

苏宇笑了一声,无语道:“亏你想得到!这种事太缺德了,而且那个托也未必敢干,真不怕死?”

“也是!”

点点头,夏虎尤认可了他的说法,谁这么大胆,真的敢一直来回刷,不怕山海境找麻烦?

虽然山海不能对你出手,可收拾你的办法不要太多。

苏宇笑道:“俗话说的好,法不责众!一个人得罪单神文一系,人家怕,一群人,那怕个球!”

说着,摇头道:“周明仁这些人,脑子都僵化了吧!”

说到这,苏宇压根没当回事,随意道:“明天我摆台,89名到72名的都来,我都输一次给他们,按照排名来,一个个来,我一次掉一名,还能去换个几十本意志之文……”

“不对!”

苏宇喃喃道:“我掉名次了,掉到89名,那不是说,后面的也都能来刷我了?”

苏宇摸着下巴道:“行,排名在我后面的都来,一人刷我一次,好几十号人,要是嫌弃不够,我再打上去,再来刷我,一个个刷,刷我几十回合都行!我就不信了,他单神文一系,敢收拾一个,还敢收拾所有人?”

苏宇撇撇嘴,“刚好,给学府同学都卖个好!实在不行,我掉出百强榜,多大点事,掉出去了,养性的都可以挑战我,又没说非要是百强榜上的战斗排名,直说击败我就行……对,干脆明天全校养性都来!”

苏宇笑呵呵道:“咱们学府,好几万养性吧?都上来,我认输,人手一本,我看他们怎么玩!”

“……”

夏虎尤呆滞地看着他。

我只想刷个几本占个便宜,你牛,你居然让全学府几万养性过来刷你,你……太狠了吧!

苏宇说着,忽然道:“不行,免费的太丢人了,这样,挑战我的,一人收1点功勋,我这人大气,1点功勋谁都拿得起,没问题吧?这么少,换一本意志之文,划算吧?”

“从明天开始,我接客,一天接个几千人没问题吧?”

苏宇喜滋滋的,这么少的功勋,问题不大吧?

说着又觉得不好,皱眉道:“不行,这样显得我苏宇太好欺负,人善被人欺!这样,明天我先接战几场,急着挑战我的混蛋,我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大棒!锤死几个再说,该狠的时候狠,恩威并施,这样大家才会敬畏我,感激我,否则免费得到的东西,他们觉得理所当然的!”

夏虎尤愣愣地看着他,半晌才道:“你爹是城主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这权术,玩的很溜啊!”

夏虎尤盯着他看,你他么什么情况,这些东西,他也会,不过都是言传身教学会的。

苏宇无师自通?

苏宇笑呵呵道:“小孩子的把戏罢了,多看书,书中都有!明天我先示威!让大家知道我苏宇不是善茬,不好惹,示威之后,我再施恩!”

苏宇笑道:“至于周明仁给不给,和我无关了!对了,黑市有人接这种任务吗?一旦周明仁不兑付,有人敢去领头惹事吗?拉横幅,喊家长,告御状,找学府,去育强署……”

夏虎尤呆滞地看着他,你胆真肥!

“苏宇,你不怕把他得罪……”

“废话,我早就得罪了,我有办法吗?”

苏宇郁闷道:“我现在哪有时间和他闹腾,他又不能直接对我下手,我怕他干嘛?他的人挑战我,我大不了认输好了,你真以为我死要面子活受罪?在你们眼中,大概我苏宇死不认输,跟我师姐一样,战斗到底,这才是我该做的,对吧?”

“对!”

夏虎尤点头!

就是如此,大家都这样想的,包括周明仁,所以才给出了这样的条件。

对天才而言,失败,是耻辱的!

以苏宇的实力,学员中能击败他的人不多!

所以,按照大家的想法,击败苏宇的人没几个,哪怕最后真的有人击败了苏宇,那也没什么,撑死了也就那几个人。

周明仁给的起吗?

给的起!

几个人而已,我给你们!

而苏宇,失败几次,还有现在的锐气吗?

恐怕没了!

这才是他们的想法,或者说所有人的固有观念。

苏宇才懒得理会,失败一次就废了?

什么玩意!

老子失败了几千次了,每一次都被妖怪杀了,要是失败一次就废了,我这么多次都被杀,早就废成渣了!

当你习惯了,还在乎这个?

恩威并施之后,会有人觉得他苏宇废物吗?

开玩笑呢!

你想想黄启峰的下场就知道了!

该狠的时候,苏宇可不比任何人差。

到时候,大家只会感激他,周明仁不兑现,大家只会怨愤,堂堂山海,说话像放屁!

丢人现眼至极!

苏宇觉得,不用几万人,他输个几十次,大概就会出岔子,出麻烦,周明仁那边会来反击。

想到这,苏宇忽然道:“不急,你帮我盯着几位山海境强者!等他们闭关了,或者出门了,或者开会了,你再告诉我,我再去举办挑战,给他们没时间反应!”

夏虎尤眼神微动,迅速道:“这样,我去找人,找阁老!开会!拖住他们几个小时,苏宇,你付钱咋样?”

“滚!”

苏宇没好气道:“我没钱,别想太多!你完全可以赚大便宜……”

“我?”

夏虎尤无语道:“我赚什么,撑死了赢你一次,大家都赢,不算什么大便宜吧?”

苏宇无语道:“傻不傻!赢了的人,未必能拿到东西,你去收购啊,赢我的,都有一本意志之文,虽然是虚的,可你去收啊,让他们给你写欠条,一本意志之文,他们拿不到,你花10点功勋去收,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卖给你?肯定会的啊!”

“当然,前面不行,等他们拿不到了,周明仁赖账了,你再去收!然后拿着这些东西,让夏家去收啊!”

苏宇都能猜到,肯定拿不到的。

几千上万本,真以为单神文一系富可敌国?

光是成本,就高的惊人!

“夏家手握这些玩意,他敢不给?哪怕给不起,找夏侯爷啊,夏侯爷扒皮的性子我都知道,去扒下他们一层皮,他们敢赖账!”

夏虎尤一脸讪讪!

这话说的,谁说我二爷爷是扒皮的!

不过……话说回来,真有道理啊!

这样一来,苏宇赚钱了,学员们没亏,也能赚一点,大家会感谢夏家,感谢苏宇,夏家肯定也不会亏的!

你周明仁敢赖学员的账,敢赖夏家的?

你不扒层皮,夏侯爷都不叫夏扒皮了!

单神文一系……有宝贝啊!

别的不说,光是一些专利性技术,单神文一系就掌握了不少,都是钱啊!

正兴奋着,忽然看向苏宇,郁闷道:“苏宇,你真黑了心了,连夏家也敢算计!你这家伙,胆子不是一般的大!”

他都差点忘了!

这事夏家出面,那就是夏家和单神文一系的较劲了!

到时候,焦头烂额的周明仁,还顾得上苏宇他们?

一箭多雕啊!

讨好了全府学员,恶心了单神文一系,还让夏家出面和单神文一系较劲,然后单神文一系焦头烂额没时间理会他……

这家伙,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学生,像个老狐狸似的!

苏宇淡淡道:“爱干不干,我又没让你们夏家非要出面!没夏家,我让郑云辉去收购,郑家来要钱,就算要不到,郑家和文明学府一直不和,恶心一下文明学府,宣扬一下,那也乐得出钱!”

苏宇无所谓道:“反正我又拿不到多大好处,你爱干不干!不怕单神文系的多了,不行就九天学府,或者龙武学府,或者干脆就是龙武卫、镇魔军!不怕他们的还少?”

苏宇嗤笑道:“我老爹就在镇魔军,不行我就去找镇魔军的人来,保证他们乐得赚一笔,我可是听说了,他们现在很讨厌这些家伙,因为万府长让他们休战……”

夏虎尤盯着他看了一阵,半晌才道:“这些都是书上教你的?”

苏宇笑而不语。

书上当然有,主要还是我自己脑子聪明。

打小,我苏宇就没吃过啥亏。

算计我……干嘛呢!

我不找你们麻烦就不错了!

周明仁他们是强,也聪明,可大家的位置不一样,你周明仁考虑的是颜面,我考虑的可不是这个,是好处,是利益。

丢面子……算个屁啊!

你周明仁现在给我1万功勋,我……我让我老师和我一起去拜你为师咋样?

苏宇想着,忽然失笑。

夏虎尤看着他,一脸无语!

这家伙……真的难缠。

天赋好,脑子活,不要脸,口腹蜜剑,心狠手黑,擅长伪装,典型的伪君子!

妖孽天才,都是骄傲的!

苏宇……也骄傲,可是和其他人不一样。

多了几分市井的油滑!

夏虎尤深吸一口气,许久,低声道:“好,那我试试!要不这样,明天,我让一位阁老召集他们开会,在修心阁开会,任何人不得打扰,非阁老不得进入!”

“拖个几个小时,哪怕后来他们知道了,也木已成舟!”

苏宇盯着他看了一会,幽幽道:“阁老,你都能指使了,夏虎尤,你不会是夏侯爷的儿子吧?”

“切!”

“扯什么!”

夏虎尤没好气道:“扯淡呢!我要是他儿子,我就不是人,夏侯爷就是猪!也不是他孙子,别想了,是他孙子,我就自杀!我都说了,我只是夏家支脉的,你想什么呢!”

苏宇失笑,心中暗骂一声!

滚你大爷的!

夏侯爷是猪……这话你都敢说,不是儿子孙子,也是夏家重要人物,我有那么蠢吗?

PS:求月票订阅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