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万族之劫>第155章 未来一角(求月票求订阅)

第155章 未来一角(求月票求订阅)

本书:万族之劫  |  字数:782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藏书阁。

当苏宇再次进入藏书阁的时候,门口的守卫,如同当日养性园护卫军组长看到了百强学员姜牧。

恭敬!

是的,恭敬。

门口的闸道被迅速打开,几位护卫军退到了一边,让苏宇可以顺利进入。

这就是文明学府!

不,这就是诸天万界!

有实力,有天赋,有能力,到哪都能吃得开!

苏宇并未计较第一次来被阻拦的事,朝几位护卫军微微点头,笑容柔和。

在学府,护卫军听命行事罢了。

作为文明师,有时候还是需要护卫军帮忙的,比如出去做点小任务,干点别的事,都是可以征调一部分护卫军的。

……

十楼。

苏宇刚上楼,耳边就传来一声有些发腻的声音:“师弟!”

苏宇打了个冷颤,好别扭啊!

吴嘉走了出来,看着苏宇,眼睛还有些发红,忽然上前,一把抱住苏宇,使劲揉搓着他的脑袋,哽咽道:“师弟,你真好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无奈,挣脱了师姐的魔掌,苦笑道:“师姐,师伯在吗?”

“在呢!”

吴嘉有些不乐意他挣脱了自己,敷衍了一句,接着一脸好奇道:“师弟,你怎么这么厉害了?”

“咳咳,老师教的好!”

“……”

吴嘉傻眼了!

师叔教的好?

骗人!

师叔明明很不靠谱的好不好!

“嘉嘉,苏宇,进来!”

里面的陈永喊了一声,至于苏宇的话,听听就行了,何必当真。

你师父都未必知道你什么境界,还老师教的好,忽悠外人就算了,你师姐也忽悠,不当人子!

……

大客厅中。

陈永看着苏宇,眼神微微有些复杂,许久,开口道:“嘉嘉,去泡壶茶,你师弟渴了。”

“好的!”

吴嘉笑嘻嘻地跑了出去,等她走了,陈永恢复了正常,吐了口气,开口道:“麻烦大了!”

苏宇点点头。

陈永笑道:“看你的样子,是明白什么了,说说看?”

“万府长下手太重了!”

苏宇平静道:“就算郑阁老真的要对我下手,可毕竟还没出手,一位山海境阁老,就因为有这动机,府长就重伤了他,甚至差点杀了他,万府长若是如此,文明学府早在几十年前就废了!”

“没错!”

陈永点头,“还有呢?”

“我觉得可能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。”

苏宇判断道:“可能是为了震慑单神文一系,又或者杀鸡儆猴,或者他们有什么地方触怒了万府长,甚至是触及到了一些不能容忍的底线。”

陈永再次点头,笑道:“可能是吧,其实还有一个可能,扶持一下多神文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苏宇奇怪,几十年了,都没扶持过我们,现在来扶持我们?

“原因……”

陈永沉吟了一会道:“可能有一些原因吧,之前府长找过我一次,和你有点关系,当然,我懒得理他,等他自己去找你再说。”

陈永不太愿意参与这个,这个看苏宇自己意愿,他不会给出任何主观上的倾向。

说罢,陈永笑道:“不止和你有关,府长还想让我们能将神文战技墙半公开一下,当成一个秘境来用!”

苏宇忍不住低骂道:“想什么呢!那怎么不让其他系,将他们的一些珍藏资源拿出来分享?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压箱底的宝物了,连这个也要分给别人?”

陈永按了按手,笑道:“我没答应,这事让他找你师祖去,我做不了主。”

陈永也没多提这些。

提醒道:“反正小心点,你重伤了黄启峰,这不算什么。郑玉明却是因此被重伤,罚他去诸天战场,杀一尊山海才能回归,他一辈子都可能无法回归了!”

一位山海,一辈子没办法归来,这事情就很严重了。

苏宇却是不以为然,甚至有些不解道:“去诸天战场回不来又怎么了?我们修炼的强大,难道就是为了在学府闭死关的吗?不应该强者大部分都出去征战,弱者在学府留守传教吗?”

学府有这么多山海不走,这才是苏宇奇怪的地方!

人境内部,留这么多强者干什么?

诸天战场上,千钧、万石都在厮杀,人族的强者却是不参与,这让苏宇很是不理解。

陈永叹道:“原因很多,第一,强者都去了诸天战场,那战争就会升级!从原本的腾空为主,变成了凌云山海为主。”

“第二,诸天战场只是第一道防线,也得小心被人一锅端了,彻底断了传承。”

“第三,人境内部也不是太太平,得有一部分强者留守,以防万一。”

说着又道:“其实还有一点原因,那就是文明学府上战场的比战争学府的少,因为我们这些人手中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比较重要的研究需要去做。”

陈永解释道:“有些项目,还是比较关键的,需要强者去解析主持才行。”

“项目?”

苏宇想到了白枫,又疑惑道:“那单神文一系有什么项目?那么多强者在,我也没听说有什么了不起的项目在进行中。”

“有的!”

陈永笑道:“别真的小看了单神文一系,既然能强大到这地步,肯定有过人之处的!你之前不是和郑宏交手了吗?感受到了什么?”

苏宇想了想,迟疑道:“风火山林……体系?”

“对!”

陈永点头道:“单神文一系,其实目前已经和当年截然不同了!当年他们主修的神文,都是不成体系的,有些人都是修炼单个神文的,如今其实也有些变化。比如修炼成体系的神文,这就是单神文一系的进化……”

陈永说着又道:“其实在单神文系内部,都有一些分歧,是单一修一个神文,还是修几个不同神文,还是修一个体系的神文……这些都有争议!”

苏宇点头,原来如此。

陈永又道:“不止这些,他们研究的东西其实不少,比如周明仁府长,这些年就在研究意志之文的永存法,还是有些重要的。”

“人族意志之文你也知道,有些时候,哪怕你不用,时间长了,都会自动消散……”

苏宇急忙点头,惋惜道:“是这样!我在南元的时候,柳老师送了我一本《雷元刀》,可是只有前四刀有一些意志之力存在,后面的都溢散了……”

陈永一愣。

前面的在,后面的溢散了?

开我玩笑呢!

越是后面越强,附着意志力越多,就算要消散,也是前面的先散,怎么可能后面的先散了。

心里盘算了一下,大体上猜到了一些。

陈永哭笑不得,也不好拆穿自己的师伯,略显尴尬,开口道:“对,就是容易溢散,所以人族的意志神文保存时间不长,往往会造成一些浪费,周明仁府长研究的就是这个方面,听说也快出成果了。一旦成功的话,人族的意志之文可以和万族的一样延续多年,那人族一些强者,就可以多保留一些意志之文供给后人了。”

苏宇点点头,这个倒是有些作用。

“郑宏的老师,孙阁老,其实也在研究一项比较重要的项目。”陈永开口道:“基础文诀的开发,也就是千钧万石就可以修炼的基础文诀,这项目,投入的精力和资源也很大!”

苏宇心中一动,开口道:“师伯,基础文诀,难道求索境这么多年都没开发出来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永摇头道:“不清楚!有些事,我也不是太清楚。按理说这么多年,投入了不少精力物力,可能有一些成果,也许没完善,也许不外传,谁知道呢。”

说着,解释道:“你也知道,人族这么多,总有些人不是好人,一些好东西,传承性都比较严密,就是怕外泄被万族知晓。”

“因噎废食!”

苏宇却是不赞同道:“可以收取一定的代价进行传播,就和《战神诀》一样,完全封锁,那如何进步?”

“这个就不是我们能掺和的了!”

陈永笑道:“也别说别人,就说我们文谭研究中心,真要出了什么大成果,那传播之前,肯定也得衡量利弊才行。”

想到这,苏宇倒是点了点头。

也是!

双标要不得。

别人花费无数年时间,耗费无数资源的东西,你张口就要,人家不干也正常。

还得看利益!

陈永见他明白了,笑道:“这些事,目前都和我们无关。”

他说到这,顿了顿,看向苏宇道:“你当前的主要任务还是修炼,尽快进入腾空境!另外一点……”

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:“有些东西,若是不方便说出来,没关系,文明师或者说修者,都有自己的秘密。但是尽量给予自己的老师一些信任。”

他看向苏宇,“师伯不是想要夺取你什么成果,但是……别给自己留下后患!尤其是上次天赋精血,关于噬魂虫精血的事,我知道,白枫不可能出了这样的成果,否则早就告诉我了。”

“天赋精血,之前只是涉及到肉身上的一些变化,所以文明师大多不是太重视,可一旦涉及到意志力的变化,这就完全不同了!”

“以前,战者是很难击伤文明师的意志力的,除非对方实力太强,否则,文明师和战者交手,在腾空以上的层面,几乎都是文明师更强!”

“可如果,真的出现了可以击伤意志力方面的精血,这个成果就很严重了!”

陈永慎重道:“你要知道,在诸天战场上,文明师都是当成压阵强者用的!一位山海境文明师的价值,绝对大于一位山海境的战者!”

“神秘,无常,变化莫测,手段繁多……这就是文明师!”

“但是这一切的基础,都建立在意志力的基础上,苏宇,你可以想象一下,一旦有精血可以击伤意志力,那这种精血价值有多高?”

他深吸一口气,有些凝重道:“现在,消息还在小范围内流传,我已经建议府长封锁消息!可这消息,迟早会外泄的,现在府长的意思是,可以有偿交给学府,学府交给大夏府和求索境!由他们来深入研究,如此一来,分摊风险,免得只有我们被盯上!”

苏宇心中咯噔一跳!

“师伯……您的意思是……噬魂虫精血,问题很严重?”

他之前就知道,比以前要麻烦的多。

可现在,好像更麻烦!

“对!”

陈永点头道:“以前只是提取了战者道的天赋技,这就是一些基础武技,其实影响不算太大,可现在,连意志力上面的天赋技都能被提取了,问题严重性就大了!”

说罢,又道:“当然,在学府内,可以保证你的安全,可出了学府……那就麻烦了!所以,最好的办法,就是将技术有偿交出去,一起研究。”

苏宇皱眉道:“那难道所有价值高的研究成果,弄出来了都有麻烦?”

“那得看实力,看势力,看保密度!”

陈永有些头疼地看向苏宇,你这小子,虽然办了不少好事,可也惹了不小的麻烦。

噬魂虫精血,就是个不小的麻烦。

他倒是不怕什么,白枫其实也安全的很,可苏宇……除非苏宇在学府待着不出去,否则,出去了就有风险。

“我只是个学员,不知道技术……”

陈永幽幽道:“你之前说可以,自从卖了资料之后,大家就觉得你知道!”

“……”

苏宇尴尬的不行!

作茧自缚了!

是的,以前你说你不知道,那没毛病,可你连精血制造资料都能拿到卖出去,你说你不会,有人信吗?

严格说起来,还是苏宇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一个比较大的危机。

若是他不导演上次那么一出,哪怕他拿出了噬魂虫精血,大家也觉得,他一个小学员知道什么。

关键没有如果!

苏宇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:“师伯,你的意思是,现在我们必须弄出这样的技术来,然后最好上交上去,可那样,我们还是会知道这个技术的,难道就没人针对我们了?”

“减少风险罢了!”

陈永笑道:“当知道的人多了,我们就不具备唯一性!另外,一旦证明,这东西难以制造,成本太高,甚至只有千钧境的制造方法,那价值也没想象的大。”

苏宇挑眉道:“所以说,只需要弄出千钧境的提取方案,后续方案很难很难,或者根本没有,这样风险就降低到极致了?”

“对!”

苏宇听懂了!

再次道:“师伯,那我们的研究中心,有把握弄出来这样的技术吗?”

陈永笑呵呵地看着他,这小子……这话说到现在,要是两人还不心知肚明,那就真傻了。

“还是有希望的,我对这方面不擅长,你老师很擅长这个,精血天赋技,提取的关键技术就是你老师开发出来的,既然能提取别的精血天赋技,那就有把握提取噬魂虫的天赋技,前提是多了解噬魂虫的天赋技释放手段……”

苏宇听懂了!

点点头。

噬魂虫的天赋技噬魂,其实和噬魂诀差不多一体,算是一种重合的武技。

这其实还是武技,但是可能涉及到了意志力方面。

噬魂诀,开窍开的是肉身窍,不是神窍。

所以这东西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,不像五行法诀。

“其实,只要能提供出噬魂诀适应人族的修炼方式,让一些人修炼了,那问题就不是问题了!”

苏宇心中想着,倒也没那么严重。

当然,最好不要提供功法,就是天赋技最好,吞噬精血才能爆发的那种,这样更不显眼。

……

和陈永聊了一阵,吴嘉泡茶回来了。

一直盯着苏宇看,看的苏宇很无奈,也看的陈永很无奈。

不过想了想,不由失笑,真要这俩能成……倒是一段佳话了。

他也懒得管这事,吴嘉和苏宇都未必有这心思。

吴嘉此刻不过是感动加好奇而已,真要说男女之情,陈永觉得可能性不大,自己那徒弟,也是个马大哈性子,知道个屁。

又聊了几句,叮嘱苏宇最近最好低调一些,陈永就没再说什么了。

至于郑玉明的事,和苏宇现在无关。

临走的时候,苏宇想了想道:“师伯,那你年底的考核,是不是必须得师姐登上百强榜?”

“别太在意这个……”

苏宇岂能不在意!

急忙道:“师伯,藏书阁可不能丢!咱们的神文战技墙还在这呢!”

“那东西可以搬走的……”

“师伯!”

这下子苏宇就不能答应了!

义正言辞道:“我们多神文一系,祖祖辈辈,都在藏书阁进行神文战技勾勒,到了我们这一代,反而丢了大本营,那以后有何颜面见那些前辈?而且没了藏书阁,以后我们勾勒神文也麻烦,所以不能丢!”

“……”

陈永看着他,失笑,这小子怎么感觉比我还要紧张!

“师伯,师姐一定可以进入百强的,不行的话,我把单神文一系的家伙都给打出去……”

“别胡闹!”

陈永急忙道:“太危险了,那边还有前十的学员,可战腾空的存在!嘉嘉这边……”

陈永想了想道:“真要不行的话,年底12月份月底,25号快要百强榜挑战结束的时候,让嘉嘉挑战你,取代你的排名,可以保住在百强榜的位置,这样就可以避开这次考察……”

“可我71名了……”

苏宇看了看吴嘉,吴嘉不能挑战自己的。

除非……自己的排名下降了!

而吴嘉,此刻有些抑郁了。

有些不太开心,嘀咕道:“师父,还要师弟给我让位置……多尴尬啊!而且还得让师弟排名掉到90以后才行,这不是耽误了师弟吗?”

陈永也无奈。

苦笑道:“所以我才说,真丢了就丢了吧,没必要为了一个馆长的位置,耽误了前程。”

除了这个方法,除非苏宇真的把所有单神文一系强者全部打服了!

打的他们不敢再上榜!

打的那些掉出榜单的,都不敢再挑战吴嘉,可这难度……太大了!

苏宇却是眼神微动道:“师伯,师姐是意志力受创,神文受创,若是能主动修炼基础文诀,是不是就能快速康复了?”

陈永点头,苦笑道:“是这样,可她没到腾空,我也没办法!《万文经》只适合腾空境修炼,她若是到了腾空,这样的伤势,很快就可以恢复。《万文经》开启的神窍,都是到腾空才能定位,开启,在千钧万石,是没办法开启的。”

“你师姐,现在别说恢复了,就是去修炼,一旦意志力对抗,马上就会出现意志海动荡的情况,所以不得不停止修炼意志力,现在她主修肉身。”

养性,只能进行意志力对抗性被动修炼。

可吴嘉意志力有伤,一旦修炼,那就加剧了伤势,导致现在只能默默恢复,等待痊愈的时候。

“五行诀……”

苏宇心中嘀咕一句,这东西养性是可以修炼的,而且不是对抗式的,而是主动吸纳意志力的那种。

吴嘉若是修炼了,是有机会迅速康复的。

可是……苏宇心中犹豫。

外泄的话……这可不是肉身功法,是意志力功法,还是学府都没有的养性意志力修炼方法,一旦传出去了,比噬魂虫精血还要严重百倍!

很麻烦的!

苏宇其实怕麻烦!

再说句难听的,他和吴嘉没那么熟,为了吴嘉冒风险……

击溃黄启峰,那是他有这个把握。

可功法这事,太容易出麻烦了!

“再看看吧!”

苏宇打定了主意,再等等看吧,自己先修炼一下再说,这东西也未必适合所有人,而且现在还没有成体系的功法,只是他自己知道如何开神窍而已。

他修炼也许可以,吴嘉未必可以修炼呢。

……

苏宇离开了藏书阁。

一路上,遇到一些学员,不少学员主动给他让路。

这就是百强学员!

而苏宇,依旧柔和,没有傲气,让路的,他都回以微笑,倒是没有拒绝,这是百强学员的福利,他一旦拒绝这种福利,那就是和固有的百强学员阶层作对。

可以谦逊一些,但是没必要和现有的利益阶层作对。

太过低调,谦逊,那也没必要,太假了,有些伪君子的姿态。

虽然……有些家伙就是这么认为的!

但是苏宇不会承认的!

我不是伪君子,我是老实人!

……

再次回到研究中心,苏宇提着的心放下了。

有些安心!

也有些唏嘘。

今天发生了很多事,有些事也出乎他的预料。

正盘算着今天的得失,苏宇忽然眼前一花!

下一刻,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一座阁楼!

一道人影!

“苏宇,有空可以来一下修心阁,聊几句如何?”

苏宇惊呆了!

我在研究中心啊!

这是山海八重的地盘,被人无声无息的入侵了?

“府长?”

“是我。”

万天圣声音缥缈,笑道:“其实在这也可以聊,不过……你的意志力坚持不了太久,有空来聊聊吧!”

“府长,我……”

苏宇话音未落,眼前再次一花。

清醒了!

还是在沙发上,可他的意志力,却是消耗殆尽了!

苏宇只觉得疲惫不堪!

眼中,却是无限的震撼。

万天圣,轻松突破了洪谭布下的防御,将他的意志力牵扯到了他所在地方,和自己进行对话。

这算什么?

太强了!

山海八重和山海巅峰的差距吗?

苏宇震撼之下,心中却是有了别的心思,我要小心了!

太可怕了!

感觉学府发生的一切,都在府长掌控之下。

那这么说……自己算计单神文一系的事,他知道吗?

自己私底下和胡宗奇建立小圈子的事,他知道吗?

自己从夏虎尤那边购买大量资源的事,他知道吗?

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,自己脑海中的图册,他知道吗?

这一刻,苏宇忽然觉得自己无所遁形!

一切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!

咽了咽口水,我在研究中心啊,他都能牵扯我过去,秘境可以阻挡他的意志力和视线吗?

“未必能……周明仁之前明明在秘境中修炼,却是在郑玉明受伤的时候,很快出现,这么说,哪怕在秘境中,也未必能挡住他们的意志力探查!”

“找我谈话?”

“谈什么?”

苏宇头疼,搞什么鬼!

为何觉得,万天圣不是个好人,这家伙,一天到晚在学府待着,不会就是为了监控所有人吧?

“我得变强才行!”

苏宇心中暗骂一声,现在还是太弱了。

弱到在自己老巢待着,别人都能随便弄死你,真可怕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修心阁。

万天圣笑了笑,喝着茶,喃喃道:“多神文一系……不,不,人族神文一系,会在你手上崛起吗?”

他看到了!

看到了未来一角!

也许不是真实的,也许只是千万个可能中的一种,可他想试试。

眼中,日月流转。

头发忽白忽黑,一根根银发从头上掉落,万天圣随时一挥,头发粉碎消失,轻声道:“百年寿元……值得吗?”

摇摇头,没再去想。

“日月、永恒……”

苏宇,只是大幕中的一角,不是主要的。

他想的更多!

下一刻,眼神微动,淡淡道:“我只是废了他神魔神文,也许也是个机会,老周,就不用再为他和我求情了!规矩,还是要守的!”

阁楼外。

周明仁低沉道:“玉明主修的就是神魔神文!废了他的神魔神文,让他去诸天战场,只有死路!”

万天圣平静道:“不破不立,刚入山海,还有机会!真若到了山海巅峰,想废,都要耗费巨大的代价了!”

“好,那我不说什么,我想为玉明求一枚神文!”

万天圣凝眉,“那不是我的,也不是你的!”

“我知道,可那几人,已经死了!神文伴随着他们永埋地下,值得吗?”

万天圣平静道:“我不知道,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!有因有必有果,当年若是不驱逐他们,也许……神文就留下了,既然驱逐了他们,那就没办法了!周明仁,你今日为你弟子,掘坟挖墓,翌日,多神文一系再起,找你报仇,莫怪我袖手旁观!”

“我自承担!”

周明仁低沉道:“挖坟掘墓,我也不愿!可玉明被废,我不能坐视他去送死,你是府长,你说让他斩一尊山海,我守你的规矩!可作为老师,我要为他求一条生路!”

万天圣不语。

周明仁也不再说话,转身离去。

等他离去,万天圣轻叹一声,微微摇头。

有因才有果!

今日,你掘坟,翌日……那些人归来,自然会找你清算。

“柳文彦、夏云奇……”

万天圣念叨一声,还有希望再次归来吗?

“坟都被掘了,你们……还能熬得住吗?”

万天圣呢喃一声,闭目修炼,不再出声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